白眼狼贾跃亭 vs 大灰狼许家印

贾跃亭除了FF已一无所有,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拼死一搏,向死而生

NetSmell 出品

贾跃亭除了FF已一无所有,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拼死一搏,向死而生

本文来自公众号财经十一人

图0:白眼狼贾跃亭 vs 大灰狼许家印

今年7月,许家印应贾跃亭之邀请赴美考察FF总部

坑了孙宏斌又坑许家印,这是很多人看了恒大健康(00708.HK)10月7日公告后对贾跃亭的评论。沉默大半天之后,贾跃亭实际控制的Faraday Future (下称FF)10月8日通过官方推特和微信账号“严正声明”,称恒大不能既不给钱又要控制权,“这是最基本,最常识性的公平问题。”

红极一时的“贾布斯”曾与BAT老大等量齐观同台论道,但自2016年11月乐视体系爆发资金危机后,贾跃亭先是把乐视系的控制权输给了“白衣骑士”孙宏斌,又因无法偿还到期债务而信用破产,不得不避走美国。那里有他最后的领地FF,这是他实现汽车梦的平台,也是他重振旗鼓的最后希望。

2017年11月,贾跃亭迎来了他的第二个“白衣骑士”香港时颖公司,时颖承诺三年内分三次向FF投资20亿美元。今年6月25日,恒大健康公告全资收购时颖,把“白衣骑士”变成了许家印。很快,许家印赴美考察FF,与贾跃亭惺惺相惜的照片出现在公众面前。但仅仅三个月之后,洞房就变成了战场。

接近恒大的知情人士对《财经》称,战火是贾跃亭挑起的,恒大先发公告是因为按照香港上市公司治理准则,这类影响股价的重大事项必须公告。截至发稿,FF方面对《财经》的置评请求未予回复。

贾跃亭为何要公开与许家印翻脸,没有恒大的资金输血,FF还有未来吗?没有了FF,贾跃亭还有未来吗?

白眼狼还是大灰狼

恒大健康的公告称:2018年7月,贾跃亭提出恒大的8亿美元已基本用完,要求恒大提前支付2019年投资款。恒大为了最大限度支持合资公司的发展,与贾跃亭签订了补充协议,同意在满足支付条件的情况下,提前支付7亿美元。贾跃亭利用其在合资公司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操控合资公司,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就要求恒大付款,并以此为借口于2018年10月3日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

按这个版本,贾跃亭就是一头忘恩负义的白眼狼,恒大在其资金断裂难以为继时雪中送炭,又答应提前支付本该在明年支付的款项,而他却恩将仇报,一旦无理要求得不到满足,就想把“救命恩人”扫地出门。

造车是个耗资以百亿计的行当,贾跃亭在乐视盛世期倾其所有投入150亿人民币,也就换来了2017年1月CES(美国消费电子展)上的一辆样车FF91,以及PPT造车大师的戏称。

贾跃亭造车的实体,是注册于美国加州的FF。2017年11月,FF行将断粮之际,香港富商赵渡拥有的时颖公司与贾跃亭签署投资协议,时颖与贾跃亭新成立一家合资公司Smart King Ltd.,由其拥有造车实体FF全部股份。时颖分三年向合资公司投资20亿美元,其中2017年支付8亿美元,2019年和2020年各6亿美元,由此换得合资公司45%股份,也即间接拥有FF的45%股份。贾跃亭实际控制的FF Top Holding以FF拥有的技术资产及业务入股,拥有Smart King 33%股权,合资公司剩下的22%股权预留给FF管理层的股权激励计划。

2018年6月,恒大健康收购时颖,承接了对FF的投资协议,同时宣布将由恒大集团副董事长、总裁夏海均出任Smart King董事长,恒大健康董事长时守明出任Smart King董事,其余董事由贾跃亭方面委派。

按双方协议,时颖持有的Smart King股份,每股配有 1 票投票权,FF Top持有的股份每股配有10票投票权,用于股权激励的股份没有投票权,这让贾跃亭虽为少数股东,但仍掌握Smart King的控制权。但贾跃亭的控制权并非牢不可破,协议规定:贾跃亭1:10的投票权是“在合资公司正常经营情况下”,但当管理层不能履职时,贾跃亭的投票权将被“回转到时颖公司”。

图1:白眼狼贾跃亭 vs 大灰狼许家印

根据财新、腾讯棱镜等多家媒体报道,恒大进入FF后,积极布局,与贾跃亭团队摩擦不断。目前的格局是,恒大基本掌控FF中国部分,贾跃亭团队仍掌控FF美国部分。就在此时,贾跃亭突然以恒大方面不继续提供资金又阻止FF新融资为由,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起仲裁,要求解除与恒大的协议——剥夺时颖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解除所有协议,剥夺时颖在相关协议下的权利。

对该起仲裁, FF在其官方推特和微信账号中的叙述是:“FF(要求)解除(与恒大的)所有协议的唯一原因是因为恒大未能实现其意图,继而拒绝支付其已同意支付的资金。这是最基本,最常识性的公平问题 —— 恒大不应该一方面拒绝支付资金,另一方面享受补充协议生效后的权益,包括接管FF中国的大部分经营管理权。”

显然,这里的“意图”,指的是恒大控制FF的意图。按这个版本,恒大就是一头乘人之危趁火打劫的“大灰狼”,对于“穷得”只剩下FF的贾跃亭来说,这断然无法接受。

两个版本都提到一个关键事实,恒大可以提前支付给FF的投资款,但需要满足为此签订的补充协议。恒大坚称FF未能满足协议,FF则坚称满足了协议中要求的全部支付条件。《财经》试图向双方了解补充协议具体条款,恒大方面回复涉及商业机密无法对外公开,FF方面截至发稿未予回复。

究竟谁是白眼狼谁是大灰狼,看来只有香港国际仲裁中心能给出答案。

仲裁何时有结果

走到仲裁这一步,双方其实早有准备。香港国际仲裁中心(HKIAC)规定,仲裁是以书面约定为基础的争议解决方式,除非当事人有仲裁约定且约定的条件充分,否则仲裁庭不会接受仲裁申请。以此推知,FF与恒大签署的投资协议或补充协议中,已经写入了仲裁条款,仲裁方为HKIAC很可能也写入了协议。

按照HKIAC的流程,第一步,申请人(本案是Smart King,恒大称贾跃亭利用多数董事席位操控了该公司,但FF方否认)向HKIAC和所有其他方提交仲裁通知,根据恒大健康的公告,该步骤已于10月3日完成。

第二步,被申请人(本案是时颖公司)收到仲裁通知后30天内向HKIAC和所有其他方提交对仲裁通知书的答复。

第三步,确定仲裁员,包括人数和人选。若双方无法达成一致,则由HKIAC指定仲裁员,但当事方亦可质疑指定的仲裁员人。整个过程最长会耗时三个月

第四步,确定仲裁地点,并不必然是香港。

第五步,被申请人在答复仲裁通知书之外若有额外抗辩,须在45天内完成,并提交仲裁庭和其他当事方。

第六步,仲裁庭将决定当事人是否需要进一步的书面陈述,或者召开听证会。

第七步,仲裁庭给出裁决。当事方可在收到裁决的30天内要求仲裁庭纠正裁决错误。在特殊情况下,仲裁庭可以重新开始诉讼程序。

HKIAC对仲裁时间未有限定,但根据以上流程,完成一个仲裁至少耗时数月。对于资金枯竭的FF来说,在此期间无法继续融资,若恒大方利用流程合法拖延仲裁时间,无疑会雪上加霜。但恒大若在新能源车投资上真有长期打算且看好FF的前景,那么如果FF因资金断裂导致人才出走运营崩溃,这对恒大也并无好处。因为即使恒大意在控制权,它也想控制一家有价值的公司。

在10月7日的公告中,恒大表示: 时颖已聘请国际律师团队,将采取一切必要的行动,捍卫时颖在相关协议下持续享有的权利,以保障本公司及其股东的利益。

FF真是个宝吗

决定投资之前,恒大对FF做了详尽调查,在6月25日发布的投资公告中,恒大对FF给予了高度评价:

“Faraday Future目前在中美两地提交申请专利接近1500件,获中美颁授专利超过380件。这些专利涵盖三电系统、自动驾驶、车联网、生产和制造领域,包括大负载电力输出技术及T型逆变器获得美国专利。Faraday Future自主研发的充电设备效率达200千瓦╱小时,达到全球最领先水平。首款高端车型FF 91,设计0-96公里加速时间为2.39秒,最高续航里程700公里,搭载多个智慧传感器和智能升降3D激光雷达,无人自动泊车、面部识别技术、无缝进入系统等前沿技术。坐落于美国洛杉矶的汉福德工厂计划于2018年年底完成量产准备,现已正式获得汉福德市工程许可开工建设并将全面开展生产线设备调试工作。”

图2:白眼狼贾跃亭 vs 大灰狼许家印

许家印身边是一辆FF91

一位曾担任全球顶级汽车公司中国区一把手的知情人士认为公告所言非虚,他对《财经》说:“FF的车是很好的,贾找了不错的团队在操盘。”

贾跃亭在FF的团队建设上用心良苦,虽然此前已有多名高管陆续离职,但留下来的团队仍然颇为亮眼,其中包括:

Peter Savagian,FF全球研发高级副总裁,原通用汽车电动车总负责人;

Nick Sampson,FF全球高级产品副总裁,原特斯拉model S研发负责人;

Dag Reckhorn,FF全球生产制造高级副总裁,原特斯拉生产制造主要负责人;

Silva Hiti,FF动力总成和热管理高级总监,原通用汽车电动动力总成负责人

Ron Polonski,FF设计负责人,原特斯拉和福特汽车设计师

Andy Hall,FF产品安全负责人,原奥迪、奔驰安全工程师;

Steven Schulz,FF电气试验室技术专家,原通用汽车电动车技术专家

在前述知情人士看来,只要有资金支持,FF 91这款车一定能等到量产销售。只是不计成本的投入是不可持续的,按目前的态势,FF的资金窟窿只会越来越大。

从全球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竞争态势来说,定位高档车的FF前景并不乐观。

第一电动研究院数据显示,全球第一大电动车市场中国,迄今为止的纯电动乘用车基本被A00级(轴距在2米至2.2米的小型轿车)和A0级(轴距在2.3米至2.45米的中小型轿车)把控,纯电动C级车(高档轿车)在新能源车市场占比一直未能超过5%。

全球第二大的电动车市场美国则是特斯拉的天下,日产和雪佛兰销量紧随其后。在特斯拉的销量中,起步价为3.5万美元的Model-3最受市场青睐。

无论中国还是美国,性价比高是电动车大卖的重要因素。而对于比照特斯拉Model-X定价,售价在12-20万美元之间的FF91来说,其品牌力能否承载如此之高的售价,市场普遍表示怀疑。

随着巨头不断加力,FF面对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9月,传统豪华车企梅赛德斯-奔驰、奥迪分别推出了首款纯电动SUV。虽然并非革命性产品,但是传统豪华车企的体系优势仍在。

罗兰贝格全球合伙人方寅亮告诉《财经》,传统豪华车企品牌溢价较高,对较高的电动车成本有更好的承载力。同时,传统豪华车企在销售、服务网络等方面也有先天优势。而新造车势力在资金等的限制下,很难在短期内补上短板。

大象身子仙鹤腿

直到现在,贾跃亭仍然是新造车势力的代表,也是缺钱的代表,只是相比其他新造车者,贾跃亭的梦想更大,烧钱也更凶。但无论乐视还是FF,孱弱的现金流创造力放在宏大的汽车梦之下,犹如大象的身子下面长着两条仙鹤的腿。贾跃亭不认为自己的梦有问题,问题出在自己的融资能力,他痛定思痛的结论是:“我们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找到资本高手,把融资能力打造起来。”

然而在经济下滑资金紧张的大背景下,贾跃亭指望精明的许家印让他敞开烧钱显然不现实。《财经》获悉,就在10月8日,许家印在恒大集团会议上做出了紧缩指示:一是从今天起恒大全集团停止招聘;二是优胜劣汰,提升战斗力,劝退5种人、清除3种人;三是精兵简政、提高效率。具体表现为各单位要查找无用工,合并岗位,重新定岗定编,必要时减少岗位。此种局面下,向FF提前支付7亿美元谈何容易。

在同一天的“严正声明”中,FF指责“除了首笔8亿美元投资之外,恒大未能兑现向FF支付任何额外资金的承诺,反而试图获得对FF中国和FF所有IP的控制权及所有权。在这期间,恒大也阻止FF接受任何来自其他来源的直接融资。”

接近恒大的知情人士对《财经》回应称,恒大不会阻止任何对公司有利的新融资,恒大反对的是损害现有股东的新融资,比如压低公司估值来融资,这意味着现有股东此前的投资贬值了。但他又说,恒大并未看到任何新的投资者,“影子都没有的事,何来阻止?”

果真如此,贾跃亭试图赶走恒大就显得不可理喻,唯一的解释是:乐视由姓贾变成姓孙对贾跃亭刺激太大,他无法承受FF也由姓贾变成姓许,眼见恒大步步蚕食,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拼死一搏,向死而生。

作者为《财经》记者,实习生任颖对本文亦有贡献

显示余下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