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所见不略同:马斯克和扎克伯格就人工智能问题吵起来了

在公众面前,扎克伯格和马斯克表露着截然不同的性格。扎克伯格以谨慎克制著称,但也一向有信心技术能够改善世界。马斯克则向来在任何话题上都敢于直抒胸臆,无论是关于计算机拥有意识,还是他对于人类实际生活于模拟世界中的猜想。在AI问题上,两人之间的巨大分歧在于风险评估,这次也不是他们就人类未来发展的第一次针锋相对。

NetSmell 出品

图0:英雄所见不略同:马斯克和扎克伯格就AI问题吵起来了

图片来源/recode.com

机器人跟人类的对峙或许还远得很,但科技界对于AI问题的争议与分歧已经日趋明显。最近,马斯克和扎克伯格又吵起来了。

世界上大概没几个人有资本把Facebook的创始人扎克伯格称为笨蛋,但同样身为技术界领军人物、一手创立特斯拉和Space X的马斯克可能是其中一个。

三年前,马斯克如有神启,投资了后来很快被谷歌收购的人工智能公司DeepMind,然后迅速意识到AI技术的发展进步能有多快。

今年初,马斯克在《名利场》的封面专访中表示,“……让我更能看清事物前进的速度,我认为它们的确在加速进步,远快于人们意识到的程度……大部分原因在于,在日常生活中,你看不到机器人在身边走来走去的情景,最多是扫地机器人之类的。但扫地机器人毕竟不会接管世界”。

随后,马斯克对AI发展的担忧逐渐升温,乃至公开责备身边的朋友和技术界人士,警告他们,研究AI或许就是在创造自我毁灭的途径。他向撰写了自己个人传记的彭博社记者Ashlee Vance表示,他担心自己的好友,即谷歌联合创始人、现Alphabet集团CEO拉里·佩奇(Larry Page)可能正在好心干坏事,“意外创造出恶魔”,其中可能包括“一支有能力毁灭全人类的AI机器人舰队。”

显然,现在的马斯克和佩奇又勾肩搭背了起来,但前者对AI的忧虑并未消减,最近这把火又烧到了扎克伯格的头上。上周日,扎克伯格在Facebook Live中回答一位用户提出的关于人工智能的问题,直接批评马斯克的观点。“我坚持自己的看法,就是我(对此)很乐观,”扎克伯格说,“我认为我们可以有所创造,让世界更美好。但是针对AI,我真的相当乐观。我认为那些老爱唱反调、鼓吹末日论的人,起码我是觉得不可理喻。那样太消极了,在某种程度上,我其实觉得那么做相当不负责任。”

“在未来五到十年里,AI将大大提高我们的生活质量,”在直播中,他一边在后花园里烤肋排,一边补充道,“无论什么时候听到AI在未来将危及人类的言论,我都会想,是啊,技术本来就是一把双刃剑,你得谨慎考虑它的研发方式,你想打造什么,又将如何使用。但是,对于那些只会争论或是拖累AI发展进程的人……我觉得那是非常可疑的。我完全无法理解。”

扎克伯格还举了两个例子,分别是城市医疗和无人驾驶汽车,认为潜在的利益远大于弊处,“你要是反对AI,就是在反对开发更加安全、免于事故的汽车,反对开发更好的诊断手法来为病人看病。”

另一边,马斯克坚决对AI技术的潜在危险表示忧虑,曾把AI评价为“人类文明存活的根本风险,跟车祸、坠机、假药、劣质食品等不可同日而语”。在本月早些时候的全美州长协会夏季会议上,他就曾警告公众关于自动化和人工智能取代人工后将带来的大规模失业,“机器人能够在所有事情上比人类做得更好。我可以接触到非常前沿的AI技术,我认为人们真的应该担心。我一直在敲响警钟,但人们往往要看到机器人跑上大街开始杀人,才能意识到该采取行动,因为这个话题太遥远了。”

扎克伯格的言论一出,马斯克很快就在推特上予以反击:“我跟马克(扎克伯格)聊过这个。他对于这个课题的认识是有限的。”

分歧在哪?

在公众面前,扎克伯格和马斯克表露着截然不同的性格。扎克伯格以谨慎克制著称,但也一向有信心技术能够改善世界。马斯克则向来在任何话题上都敢于直抒胸臆,无论是关于计算机拥有意识,还是他对于人类实际生活于模拟世界中的猜想。

在AI问题上,两人之间的巨大分歧在于风险评估,这次也不是他们就人类未来发展的第一次针锋相对。

2015年,马斯克联合Y Combinator总裁Sam Altman共同发起了非营利人工智能公司OpenAI,两人志同道合,认为需要密切监控AI的发展。过了三周,扎克伯格宣布,要开发自己的人工智能管家,好比钢铁侠里的贾维斯,来帮他管理家里的智能设备。早在2013年,Facebook就成立了专门研发人工智能的实验室,开发语音和脸部识别程序,聘来深度学习专家燕乐存(Yann LeCun)一手建起Facebook的AI总部,还收购了一批专注开发人工智能产品与服务的初创公司。

有人在Facebook上警告扎克伯格,别一不小心反而造出了《终结者》里的天网,对此扎克伯格这样反驳道:“有些人到处散布关于AI如何如何危险的恐惧心理,但我觉得那太牵强了,远比疫病或暴力可能带来的灾难性后果更遥远。”

当然,两人也并非处处对着干。马斯克认为,类似普遍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这样激进的政策需要用于解决大规模的工作问题,对此扎克伯格的看法就跟大部分硅谷精英一样,对其基本概念表示支持。

两人分道扬镳的地方,在于对末日情景的设想和对技术创新的设限。或许,扎克伯格对AI的态度是,AI能在短期内大幅改善人类境况(可能还有Facebook的广告收入),但马斯克更关注的是更长远的未来,那个可能为时已晚、覆水难收、机器人或已失控的未来。在法律层面,扎克伯格呼吁技术创新自由,马斯克则在州长大会上向政客们呼吁,要尽早认识到AI的风险并开始监管。

不过,虽然马斯克坚决反对让AI发展失控,但是特斯拉却正集中精力开发其“计算机大脑”,当前开展的最大型的项目之一就是自动驾驶(Autopilot),即教会电脑程序如何开车。

图1:英雄所见不略同:马斯克和扎克伯格就AI问题吵起来了

科技大佬们对AI所持的不同态度。图片来源/vanityfair.com

不同阵营

对马斯克的反对之声早已不是一天两天,AI业内一直认为他的观点站不住脚。

机器学习研究员、《The Master Algorithm》一书作者Pedro Domingos在推特上用一个词总结自己的心情:“唉(Sigh)”。后来,他在《连线》杂志的采访中表示:“我们有很多人一直尝试教育马斯克和其他跟他类似的人,解释关于AI真实存在的风险与纯属想象的危机,但看来那些努力毫无奏效。”

霍金则是AI威胁论的代表人物之一。他曾向BBC表示:“我认为人工智能的完全发展可能预示着人类的终结。”比尔·盖茨也认为,AI可能比核灾难更危险。牛津大学哲学系教授Nick Bostrom在《超级智能》(Superintelligence)一书中警告,“一旦邪恶的超级智能出现,它就会阻止我们更新或改变它的偏好。”

但是,身为吃瓜群众,静看两位大人物的论战是一回事,静心分析双人的漏洞又是另一回事。虽然AI研究人士对马斯克嗤之以鼻,但他们的所谓“想象中的危机”,指的只是Skynet那样的邪恶系统。他们也同意,AI的确已经带来一些切实影响到当前生活的问题,比如技术如何加强了种族与性别歧视;如何让百万人失业、带来社会动荡,又如何加剧了不平等现象。

这些都是亟需解决的真实威胁,不再是科幻小说里的情景。诚然,扎克伯格对AI能够带来的好处自有其道理,但也有其狭隘之处。人工智能问题之复杂,远非140个字幕的推特或在后花园的直播能囊括,但两位大人物的唇枪舌剑起码把这一课题带到了公众视野中,并潜在地带动关于AI未来的深刻讨论。我们不能光看到好或坏的一面,而是需要结合两人的思路,又或许,少听噱头、多干实事才是硬道理。

显示余下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