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国旗事件OPPO在印度遭到抗议,我在现场目睹了全程

总之,印度人习惯了示威,而民主制度对他们的规训也可以在这里看到痕迹。

NetSmell 出品
图0:因国旗事件OPPO在印度遭到抗议,我在现场目睹了全程

穿过一条河流,就从新德里来到Noida,一个正在迅速膨胀的卫星城。在Noida 62区,很难辨识,这里正在发生的抗议,是针对OPPO的。

图1:因国旗事件OPPO在印度遭到抗议,我在现场目睹了全程

OPPO广告几乎和突突车一样,构成印度街道必不可少的景观。但在Noida的办公室,OPPO没有摆出任何招牌,低调得让人怀疑他们是不是临时取下了。

这场冲突的另一元素倒是不稀罕,打印的A4面积的印度国旗,被胡乱贴在围墙上。OPPO隔壁的一栋大楼,显然被印度人的爱国热情吓坏了,怕被搞不清状况的爱国青年误伤,一口气在顶层插上三面印度国旗。

图2:因国旗事件OPPO在印度遭到抗议,我在现场目睹了全程

(被抗议者贴上去的印度国旗)
3月29日11点45分,我赶到这里时,仍有人群在OPPO门口聚集,还有电视记者在采访。不过,这场升级到外交层面的事件,在事件被报道一天后,无论人员规模、荷尔蒙的紧张程度,还不及我小时侯两个村小朋友之间的约架呢。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中午气温太高,抗议者的热情很快耗尽。二十几位年轻人在电视镜头前高喊几声,转身回家喝茶。对于一个中国人的到来,他们也丝毫没表现出同仇敌忾,一位小哥还友好的的向我解释发生了什么。

总之,印度人习惯了示威,而民主制度对他们的规训也可以在这里看到痕迹。

(OPPO门口的抗议者)

一天后,OPPO发表声明:

印度当地时间3月27日下午3点,中国籍生产班长A在检查工位整洁程度时,将一名印度籍产线员工B放在工位上的印度国旗扔进了垃圾桶,由此引发矛盾并吸引了当地媒体报道。

在印度国旗上栽跟头的,可不止OPPO。

2017年1月,印度外交部长苏什玛·斯瓦拉杰在推特上发飙,要求亚马逊公司将“有辱印度国旗的商品”下架,并“无条件道歉”。

这批被外交部长大人批评的地垫,最终被停止销售。而亚马逊印度负责人也只能公开道歉。

印度人对于国旗的尊重,最近几年,似乎变成了另一种宗教。爱国主义教育要天天讲,年年讲,随时随地讲,连电影院都不放过。
1月在甘地路那看爱乐之城,开映前,全场起立,面对飘扬的国旗,听国歌。在漆黑的电影院里表达对这个伟大国家的敬意,大家似乎没有什么不适。

图3:因国旗事件OPPO在印度遭到抗议,我在现场目睹了全程

(印度电影院里在放国歌)

不过,但凡有丝毫不敬,碗里风波即可变成滔天巨浪。

对OPPO而言,由于员工无心之失而遭受民族主义抵制,发生在一个相当微妙的时刻。

两周之前,OPPO刚以11亿左右的价格获得了印度板球国家队为期五年的赞助权。而一旦国旗事件公关不利,板球冠名,则可能在印度国内民族主义的冲击下,变成OPPO的自我羞辱。

进入2017年,三星与OV的竞争堪比焦土战。从户外广告到实体店广告位的摆放,每一条战线都打得相当激烈。

前天拜访新德里古尔冈时,那儿有一座刚竣工的地铁站。三星在签署冠名合同时稍作犹豫,OPPO便趁机拿下。

OPPO的另一战场,则是中国品牌之间的内战。小米的饥饿营销、OV以卖保险的方式卖手机,颠覆了印度市场早前“中华酷联”的格局。
OV激进的风格也挤压了一批中国厂商的空间,反过来,他们也批评OV的做法伤害着整个生态,甚至给他们贴上恶性竞争的标签。

一家中国产商忍不住像我吐槽,“我以前做国内市场,大家也是激烈竞争。但是中国基本都是大型的连锁门店,自己都会衡量和平衡各个品牌,不会让个别品牌在体系内一枝独秀。”

但是,“印度这里,一来是环境特殊,两年前还没有其他中国品牌来带着这个市场走这样的玩法,所以很新鲜。二来是,印度都是非常小的个体店,门店老板非常贪眼前的小便宜,VIVO和OPPO 抓住这个心理,任何品牌形象都不计成本的投入,并且给门店大笔的广告位租金。”

这给其他中国品牌巨大压力。“现在在市场无论做任何东西,哪怕放一张海报帮助门店销售,门店都伸手要钱要广告费。因为,被VIVO和OPPO 惯坏了”

不少业内人士担忧,如果中国品牌手机不抱团取暖,在印度生存环境只会越来越恶劣。问题在于,在一片杀红眼的红海里,抱团又如何可行?
此外,中国品牌还得堤防本土品牌的伏击。由于被中国产商碾压,印度几大品牌几乎奄奄一息。他们真心甘心交出全球第二大的市场,当个认真的吃瓜群众?
显然,国旗羞辱事件给树大招风的OPPO是一大警醒。但是,这场生存游戏里,这类黑天鹅事件的概率只会越来越高。

显示余下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