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鬼藤子》这种大尺度毁三观剧还是日本人最拿手

虽然剧名里面带个“鬼”,但这部剧却并不是鬼片。因为此鬼非真鬼,而是指杀人如麻的女主藤子(“杀人鬼”在日语中即是“杀人魔”的意思)。

NetSmell 出品

近年来,未成年人作案数量呈上升趋势,而弑母案件也逐年上升。

2019年3月16日晚,13岁的汪苏盐城男孩邵某因不服其母杨某管教,双方发生激烈冲突,致杨某身亡。

2018年12月2日,湖南沅江发生12岁男男孩吴林(化名)因不满母亲管教太严,被打后心生怨恨将母亲用刀杀死。

2018年12月31日,湖南衡南县13岁男孩罗某,因向父母索要去网吧玩游戏的钱遭拒,便抡起锤头击杀双亲。父母倒在血泊中死亡,他却径自走向网吧。

 

……

 

这一桩桩案件都是如此触目惊心;

那究竟是什么,让这些孩子们拿起了砍刀对准了自己的母亲?

在这些惨案的背后,是家庭教育的缺失?还是母亲的爱太过沉重?

这就让人不得不讨论一下,原生家庭之恶。

原生家庭的教育,到底对一个孩子的影响有多大?

有这么一部日剧,用了最极端的方式告诉你——

杀人鬼藤子

フジコ

虽然剧名里面带个“鬼”,但这部剧却并不是鬼片。

因为此鬼非真鬼,而是指杀人如麻的女主藤子(“杀人鬼”在日语中即是“杀人魔”的意思)。

该剧改编自畅销小说《杀人鬼藤子的冲动》,原著中文版刚一售卖,就畅销60万册。

直接将作者真梨幸子推上「致郁系」推理女王的宝座。

由于尺度过大,小说曾被认定:内容过激而不可能拍摄出来。

但霓虹人民胆子大,不仅将它完整地拍了出来,而且口碑也意外地不错。

豆瓣评分五年过去了,依然保持在8.7的高分。

是的,该片其实早在2015年就已经完结,但苦于没有字幕,大家只能苦苦等待更新。

网友们为了能看到本剧已经被逼疯了,有的甚至要去自学日语看生肉。

群众的眼里是雪亮的,如此狂热的追求字幕,可见该剧是有多吸引人——

故事一开始,就是警方正在逮捕藤子的场景。

藤子,全名上原藤子,一个表面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子,居然从10岁开始接连杀人。

她杀过陌生人。

杀出轨的丈夫。

也杀害过同学;

涉案多达15起,触目惊心,最关键的是每起杀人案件都不能轻易的找到尸体,因为每次她都是碎尸处理。

于是,上原藤子,被判处死刑。

她被判处死刑,一点也不意外。

但,在血淋淋的惨案之下,人们还是不禁疑惑:

究竟是什么让藤子变成了一个可怕的杀人魔?

从小到大她都经历了什么?

其扭曲的价值观又是如何建立的?

市面上铺天盖地揭秘的书,统统卖得飞起,但并没有人真正知道藤子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直到有一天,报社记者高峰收到一份手稿,是关于藤子之前的人生经历。

撰稿人是藤子的大女儿上原早季子。

令人奇怪的是,在写下这份文稿后,她便在酒店浴缸里服下大量安眠药自杀了。

而且在一年前她就用这样的方式自杀过,但没有成功。

故事在记者高峰跟藤子的采访中展开。

一边是早季子的回忆,一边是记者调查。

从早季子的人生来看,藤子是个渣得不能再渣的母亲。

在母亲藤子的阴影下,早季子的生活只能用“极惨”两个字来形容。

睡觉,和妹妹挤在狭小的空间;

房间久不打扫,脏乱差至极。

衣服,总有一股臭抹布味道。

就连体育课要用的运动服,都是姐妹两个人共用。

吃饭,食不果腹;

饿的不行,只能用一句“睡着了,就不饿了”来安慰自己。

想问妈妈要点钱交学校的伙食费,结果不想搭理她的时候是一脚飞踹。

有闲工夫揍她的时候,迎接她的就是一顿毫不留情的暴打。

撩起衣服一看,小姑娘瘦骨嶙峋不说,身前身后全是被打的伤痕。

更可怜的是,在学校里,她也是被人欺负的对象。

因为没钱,早季子上交的伙食费信封是空的,结果直接被同学揭穿老底。

因为忘穿罩衫,被学校里的男同学发现之后直接一哄而上,将她胸部露出来的事情大肆宣扬。

好不容易能在学校吃顿饱饭,也会被他们毫不犹豫地倒掉。

可怜早季子被折磨不仅心理受不了,生理也濒临崩溃——

就在所有人都在的教室里,她尿了,并且马上被同学发现报告给了老师。

从家庭到学校,唯一一个还对早季子留有一点耐心的,大概也就剩她的老师了。

但就像老师说的,早季子的父母真的没钱吗?

事实上,早季子的母亲藤子对早季子很苛刻,可对待自己,她却非常大方。

整天沉迷于美容养颜,对孩子伙食费斤斤计较,但买起化妆品来却大手一挥,十足阔绰。

同时,人前人后两幅面孔。

平时对早季子非打即骂,但当有人来家里做客时,则又换了一副伪善的面孔。

热情给女儿化妆,让其穿上漂亮红裙子。

明明丈夫公司很早就已经破产,可面对街坊,她还总是展露出一家四口其乐融融,幸福快乐的样子。

实力演绎打肿脸充胖子。

实际上呢,藤子与朋友在外面花天酒地。

却单独留下两个女儿在家里忍饥挨饿。

面对这样的家庭和母亲。

早季子心中只有绝望:

最终,她选择了自杀。

另一方面,经过记者调查。

藤子的幼年经历也渐渐浮出水面。

用一句话形容——

昨天的藤子正是今天的早季子。

藤子自小生活在一个缺乏安全感的环境。

她在家中犹如空气,丝毫感受不到父母的爱;

在学校还要忍受同学霸凌和老师漠视。

1977年,10岁的藤子家发生一起惨案。

光天化日下,凶手杀了藤子的父母和妹妹。

现场惨绝人寰。

然而,这个案子到最后也没能抓到凶手。

令人奇怪的是:

藤子关于这件事的记忆十分模糊,只记得母亲被杀的场景。

藤子明明可能会记住杀人犯的脸,但凶手为何没有杀死藤子?

对此,记者的推测是——

不过,这一推测遭到了藤子小姨的质疑。

然而,只有藤子自己知道,母亲临死前用自己的亲身经历,给她留下了一个最恶毒的诅咒:这就是你的劫数,孩子终究会步父母的后尘。

藤子不想认命。

被小姨收养后,她决心展开全新的生活,从母亲的阴影中逃脱出来。

但可惜的是,在父母的长期虐待下,她的三观已经非常病态和扭曲。

进了新学校,为了不再被霸凌,藤子想尽方法讨好班里最受欢迎的女孩,加入她的小团体。

骗小姨的钱,买来各种礼物送给她们。

一起孤立其他的人。

她把同学划分好“派别”和阶层,再分别去靠拢和远离,甚至欺负。

因为,只要别人受欺负,她自己就可以解放了。

包括小姨在内的所有关注藤子的人,都看出这样不正常。

而且,藤子的所作所为越来越像她的母亲。

难道正如母亲诅咒的那般?

藤子最终将成为母亲那样的人?

不,藤子决不允许。

她要重启人生,追求真正的幸福。

所有阻挡她追求幸福的人,都必!须!消!失!

从第一次失手杀死同学小坂惠美后,一切就再也回不了头……

高中时,藤子恋爱了。

她还结交了闺蜜安娜,一个认为犯罪一定会被惩治的白富美。

结果,藤子发现闺蜜与男友背着她搞到了一起。

怎么办?杀!

掐死安娜之后,还要逼着男友和她一起分尸。

同时,让男友向她求婚……

藤子的幸福,需要以别人的鲜血献祭。

似乎只有如此,她才能感觉到真切的爱和拥有。

15岁的藤子搬出小姨家,嫁给了男友,生下第一个女儿。

老公游手好闲,在家偷腥,还各种羞辱她。杀!

20岁那年,藤子去整容变美,开始陪酒的工作。

这么漂亮还被人嘲讽?杀!

还有无法停止哭闹的女儿,一直调查藤子的记者石川,破产的第二任丈夫……

凡是阻挡藤子走向幻想中的幸福之路的人,全都被她抹杀。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人原本都是藤子真心爱着或者努力讨好的对象,但同时,他们也推动着藤子一步步走向深渊。

用错误掩盖错误,用鲜血掩埋鲜血。

在正常人看来,藤子的思维逻辑已然扭曲。

她只看到自己的孤独,却从未试图站在别人的立场看待问题。

但藤子也有自己的不甘。

从出生开始,便被家暴、被孤立、被背叛、被无视……

小姨对她好,只让她觉得更孤独。

每一次,每一次强调她有妈妈的基因,她都像被捅了一刀,血往心口涌。

于是她拼命摆脱母亲的阴影,全力证明自己才不是那样的人。

她采用了最极端的方式:只握住不会逃走的东西。

如所有人所“期待”的——

藤子把自己变成了又一个母亲。

人们常说,孩子是父母的一面镜子,有什么样的父母,就有什么样的孩子。

在现实中,有不少问题家庭出身的孩子都像女主一样,在三观形成的过程中被父母所拖累,看待世界和他人走向偏激。

因为急于求得父母的认可,身上逐渐流露出与父母同质化的人格。

不可否认,在如今的影视作品中,原生家庭仿佛成了一个筐,什么问题都可以往里装。

这难免给人一种思维懒惰的嫌疑,让人忽视天平另一端——

儿女作为独立个体的主观能动性,以及他们本身需要对自我肩负的责任。

因此,剧中有一个绝妙的反转设计,原来这个负责采访藤子的记者高峰,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小女儿春和子。

这也是为什么早季子会在临死前,将手稿留给她的原因。

与早季子过早结束的悲剧人生不同,春和子很早就选择了改头换面,她成为了一名前途大好的记者,过着正常人的生活。

直到这次狱中采访,才将她重新拉回了原生家庭的阴影。那么她究竟经历了什么,又将如何查清真相、直面过去,势必也会是剧集的看点之一。

就像“港乐诗人”黄凯芹所说,人终究是被父母拖下水的蜉蝣。

没有人在出生前能够决定自己是否来到这个世上,是父母让我们有了生命,也是父母给我们构建了世界最初的模样。

但是人生会走向何方,终究是我们自己的每一次选择所决定的。

聊天对话框发送 杀人鬼藤子 获取信息。

显示余下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