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中国十大丑陋建筑现世:具象丑,正在毁掉城市的美

2020中国十大丑陋建筑现世:具象丑,正在毁掉城市的美

NetSmell 出品

本文转自公众号:物道精致生活(ID:wudaojieqi),转载请联系物道精致生活。

 

在广州恒大“莲花球场”引发热议之后,广州融创大剧院又刷新了人们对美的感知。

这是英国建筑事务所(SCA)的作品,灵感来源于中国的几大经典元素:丝绸,凤凰以及红色。但外资设计工作室往往难领会真正的中国风,于是他们对元素进行了拼接。

这就有了广州“花棉被”,远远地看过去,醒目鲜艳的红色,堆叠柔顺的褶皱,被面上绣着百凤图,象征着幸福吉祥,乍一看好像天下掉下的喜被。

夜幕降临后,它亮起灯,红色的光中有隐隐的黄,更是被网友嘲为“阴间建筑”:“这的确是中国风,不过是阴间版的中国风。”

是的,当你不知道怎么表现中国风时,只需要把长城、丝绸、书法、汉字、功夫等元素拼凑起来就可以了。如果不放心,就把它们涂红,然后放大就更完美了。

这是不是外国设计工作室对中国风的理解呢?我不得而知。我认为除了这点之外,“花棉被”最让人诟病的,是简单的具象化。

民间每年都有评选“中国十大最丑建筑”,2020年的榜单里具象建筑占多数。这些为了像而像的建筑,就好比没有灵魂的混凝土。

建筑家王澍说:“造房子,就是造一个世界。”

无论是体育场,还是大剧院,都是用来安放我们的喜怒哀乐,日常生活的。而不是随便拿个东西巨大化,毫无审美地怼挤在我们的眼前。

美不该被少数人垄断,那些奇怪审美不该让我们“忍受”甚至“强迫”地接受。

肤浅具象,才是真的丑

 

上个世纪末,台湾设计师李祖原在沈阳设计了方圆大厦,那是个外圆内方的古代铜钱造型,昭示着赤裸裸的金钱主义。自此之后,中国建筑不断出现了各种具象建筑,附以地标的名义,成为城市景观中尴尬的存在。

二十多年过去了,来到这魔幻的2020,我们还是可以看到在重庆,有飞天之吻。那是娱乐设施,创意来源于当地的爱情故事。那仙女和王子的深情一吻,只是被简单地巨人化,配色尴尬。

在广西,有河池丹泉酒业文化馆,将一个地球放大,清晰可辨陆地海洋,以体现所谓的世界性。

在南京,有蜂巢酒店,真的就是两个悬崖山体之间的蜂巢。有网友说,可怜这座山。

在大同,有体育馆,设计灵感是太行山,吕梁山。但却把山脉肤浅地具象,看着像黑香蕉粘在一起。

还有我们熟知的,41米高的“福禄寿”,75米长的“大闸蟹”,20米高的“大白菜”……

具象建筑丑,丑在简单把事物巨大化,尺度失真不协调,勾起人们的巨物恐惧症。当他们被突兀地安插在城市之中,成为地标景观之时,根本没方法融入环境,只是没有灵魂的建筑垃圾。

你无法想象,入夜了,你在街道上走着走着,迎面撞来一个巨型的螃蟹,龟鳖,或者是三个神仙老头俯视凝视你,这是一种多么魔幻的存在。

具象当然也有美的作品,但更多时候,一个奇怪的具象建筑的诞生,往往是没经过思考,没有设计思维的结果。

与其说是审美力的缺失,不如说是审美的偷懒。

图片|Michael-Hakel ©

具象丑,真的很可怕

建筑是公共的,它的伤害必然也是“公共的”

在未来的几十年之中,奇怪建筑将作为这座城市抹不掉的疤痕,一直立在那里。给社会留下记忆,让这样的审美世代流传。

就像尼采说: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回以凝视。你注视丑建筑过久,丑建筑也将回以注视,审美的影响是潜移默化。

生活在一座城市里,建筑是生活的容器,随处可见的畸形楼房,楼房的尴尬配色,店铺的招牌设计,街边的雕塑和公共设计,都在影响这个城市的人。

图片2|不学无术的胖胖同学 ©

之前,我们讨论了当下中国的“审美匮乏症”,发现从网红审美到奇葩建筑,从土味视频到魔音喊麦,慢慢渗入了我们的生活。这些公共性的审美风格,构建出鱼龙混杂的恶劣环境,解构重构着我们的审美力。

有人说:那些奇怪的建筑丑就丑点,看久了也就习惯了。

但建筑学家理查德·诺依特拉说:“周围设计元素的危害,虽没被人意识到,但并不意味着就是无害的。”

是的,我们常常被其挟裹而不自知,所以才让审美环境更恶劣,如果继续忍受和漠视。我想,未来如果出现那种“穿着花棉袄的神仙,骑着龟鳖螃蟹”的建筑,也一点不奇怪。

审美先审丑

有人说:“丑建筑的深层逻辑是建筑语言的混乱使用。”

的确,回头看看那些屡上榜单的奇怪建筑,你丝毫不知它们的建筑语言是什么。它们既不是中国传统,也不是西方古典,不是哥特和巴洛克,离简洁的现代主义也远之甚远。魔幻的像反传统的后现代。

反观中国美的建筑,你能找到其文化语言,也能看到它和周边环境的融洽。

图片|mingcat ©

图片|视觉中国 ©

 

比如斩获今年建筑界奥斯卡奖的昆嵛山洗手间,它像文人归隐的山房,返璞归真地独立山壑中,其具有几何美感的屋脊线正好与山脊线重合,巧妙地融入其中。

再如苏州博物馆,白墙黑瓦是苏州传统园林的另一种表达。它把传统和现代融合在了一起,既把叠山理水,曲桥凉亭的园林搬入馆中,又有现代感很强的几何设计。我们可以从里面看重中国的文化基因。

建筑理论家伊利尔.沙里宁说:“让我看看你的城市,我就能说出城市居民在追求什么。”

城市审美和城市生活,如同源之水,一个被污染了,另一个何谈干净。而生活的审美,与我们每个人的人生都息息相关,而美好,是我们的追求。

一百多年前,蔡元培先生曾说过:“美育可以代替宗教,美育是最重要、最基础的人生观教育。”

一百多年后的今天,倘若我们不能留下任何价值理念,肯定会被后人诟病纷纷,这是对这个时代审美的缺失,也是最大的讽刺。

显示余下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