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关晓彤挨骂两天 植物肉究竟是门怎样的生意

其实,在关晓彤“吃播”之前,汉堡王、肯德基、麦当劳等大牌连锁快餐店纷纷“下场”,推出“经典千层面”“植培黄金鸡块”等植物肉套餐,不少消费者为猎奇尝鲜

NetSmell 出品

原标题:让3000万粉丝的关晓彤挨骂两天,植物肉究竟是门怎样的生意?

文|《财经》记者凌馨

2021年5月19日,在新浪微博拥有3000多万粉丝的明星关晓彤再次被骂上热搜,这次是因为推荐一款“植物肉”水饺。

网友怀疑关晓彤“假吃”,也质疑“植物肉”添加剂过多,对健康不利,价格虚高是“智商税”。

 

 

植物肉是人造肉的一种,以大豆、小麦等植物提取的蛋白物为原料,通过加工做成像肉一样的食品。

除了关晓彤“吃播翻车”的水饺,同一品牌的淘宝旗舰店还销售植物肉做的包子、春卷、肉饼、肉碎、鸡块等,近1个月的总销量并不高,仅2000件出头。

关晓彤“翻车”,也受累于此前的一个环保言论。

“中国人每吃一块肉,亚马逊雨林里就冒出了一股烟。”美国品牌Impossible Foods首席执行官帕特布朗接受采访时称,基于这一原因,希望把中国发展为其植物肉产品的重要市场。

让国内舆论反感的这番话余音还未消,网友对植物肉外资公司挺不待见,而关晓彤“吃播”的植物肉水饺来自植爱生活,正是一个外资品牌。《财经》记者获悉,品牌与关晓彤是合作关系,并非请她代言。

关晓彤算是把植物肉一起送上了热搜,对植物肉是福是祸,很难有一面倒的判断。食品行业的巨头们星巴克、麦当劳、双汇、双塔等已纷纷入局人造肉,这是一波“割韭菜”行为,还是将颠覆人类食品结构?

植物肉比真肉更健康?

关晓彤在最初上传到社交平台小红书的视频中称,植物肉“吃完不会有负担”“我在嘴馋、需要保持身材的时候也会吃”,品牌方也主打“轻食”“控卡”概念,不少消费者留言称,是出于“吃不胖”或“低脂”目的购买。

关晓彤称,这款植物肉水饺中,每100克植物蛋白肉比猪肉少了90%的脂肪,却多了4倍多的蛋白质。

食用植物肉确实可以减少人体对脂肪的摄入。中国营养协会理事、营养师顾中一分析,对于营养相对较好、日常不贫血、心血管疾病风险较高的人群来说,植物肉会比真肉更加健康。但就脂肪含量而言,某些植物肉品牌商宣称其脂肪含量比猪某些部位的肉少89%,实际上,“它比较的猪的部位是脂肪非常多的,其实瘦肉完全可以脂肪仅有10%”。

关晓彤同款植物肉水饺中,有一款麻辣水饺脂肪含量约为5.6%,仅比瘦肉略低一些。

与真肉相比,植物肉会缺乏某些营养成分,如铁、牛磺酸、肉碱、维生素B12、n-3多不饱和脂肪酸等,需要制作中添加补充。

植物肉加工过程中,还会添加芥花籽油、菜籽油和食品添加剂等,以便让它的风味更接近真肉,有人担心这些添加物不够健康。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院长罗云波的看法是,添加剂更多是用于烹饪环节,植物肉本身未必会有太多添加,即使有,也在国家要求的食品安全范围内。

一份台湾的植物肉相关调查显示,非素食者对植物肉最在意的三大因素是口感、价格、风味。

关晓彤粉丝的用户评价称,“明星同款就是不一样,这口感和真肉没差”。

加工植物肉主要原料是豆类,如大豆,其所含人体必需氨基酸和肉类相似,但大豆蛋白做的产品,就会有豆味,去掉豆腥味,使产品肉味更真实,这是一项技术难点,目前仍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

北京工商大学食品学院副教授李健的研究重点,就是植物肉的味道。他对《人民日报》解释,需要把大豆的蛋白水解、进行热反应,找到植物中的“肉味”分子,并激活它。除此之外,还必须鉴定出“豆味”分子,并且想办法掩盖它。再者,调味的香料也不可少。

植爱生活承认,“植物肉产品会补充一些添加剂成分,但是这些成分都是经过食品认证的,可以放心食用。”

其实,在关晓彤“吃播”之前,汉堡王、肯德基、麦当劳等大牌连锁快餐店纷纷“下场”,推出“经典千层面”“植培黄金鸡块”等植物肉套餐,不少消费者为猎奇尝鲜。

面对风波,植爱生活回复《财经》记者采访称,“我们建议科学减肥,不是完全不摄入某一种食物,而是如何做好优化配比,结合运动,更好地进行体重管理。”

目前植物肉的原料主要是豆类蛋白,“这些都是非常好的优质蛋白”,罗云波告诉《财经》记者,“我们现在吃肉偏多,植物蛋白还比较缺,而且红肉摄入过多会造成肥胖,导致心血管问题等慢性病。所以从营养学角度来讲,少一点动物蛋白增加点植物蛋白,是有利的。”

被资本寄予厚望的植物肉,现在卖得挺糟糕

虽然关晓彤被痛骂两天,植爱生活品牌创始人陈树光仍然称,“我的人生下半场将致力于植物肉在中国的发展。”

陈树光是一位华裔人士,来自新加坡,由于故乡可能随海平面上升而“消失”,环保是他进入植物替代蛋白领域的初衷。

然而,不是所有人的考量都在环保。

经纬中国合伙人左凌烨非常看好替代蛋白在未来的潜力,因为它的供给变革了人们传统的消费方式,尤其是当前中国肉类供应缺口大。

中国是世界猪肉生产大户,即便如此,若要满足供应,预计到2029年仍需进口120万吨。

2020年中国牛肉消费量884万吨,羊肉的消费量是527万吨,国家统计局等部门数据显示,牛羊肉产量分别为627万吨、492万吨。供需缺口200万吨。

看好中国市场的植物肉生意的,不只左凌烨。

中国植物性食品产业联盟已约有 160 家会员单位,其中上市公司多达18家。由该联盟牵头,国内外头部人造肉企业共同开展推进 “植物肉行业/团体标准”。

《财经》记者发现,植爱生活母公司必斐艾的股东中,有中国地方政府身影,安徽省农业产业化发展基金有限公司占股6.9095%,系第二大股东。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预测是,到2025年,中国植物肉市场规模将达到154亿元左右。

“淡马锡、google风投、盖茨参与的能源突破联盟,还有李嘉诚的维港投资,都在投替代蛋白”。Lever力矩中国总监陈莉莉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说,“包括建设银行等传统资本,还有拼多多、美团战投、IDG等,都在看这些项目”。Lever力矩中国在华投资了5家替代蛋白初创企业,其中3家主营植物肉。

问题是,被资本寄予厚望的植物肉产品,到目前为止,销售难称亮眼。

尽管在尝试过植物肉的美国消费者中,年轻群体18岁-29岁占优势,65岁及以上老年消费群体也对这一食品也很热衷,但美国“人造肉第一股”Beyond Meat2021年第一季度亏损超出市场预期,净损为2730万美元,远不及去年同期的净利润180万美元。这也是该公司连续第三季亏损超出市场预期。

国内企业的销售也不出色。中国三大植物肉企业在2018年的营业额即使加在一起,仍远远低于Beyond Meat。

以各厂商淘宝官方旗舰店线上销售为例,金字火腿的两款植物肉食品,近1个月总销量为11份;双塔食品的植物肉火腿和“鸡块”,月销量将近50份。

双塔食品是目前全球豌豆蛋白原料龙头企业,豌豆蛋白提取纯度可达88%,是Beyond Meat的原料供应商。

有投资者公开质疑双塔为植物肉成立的两个专业团队能力不足,植物肉在京东、苏宁等平台均未见销售。

在这几家A股食品公司的业务版图中,植物肉的贡献也可忽略。仍以淘宝平台为例,双汇销量最大的鸡肉火腿场,月销量在1万箱以上。同为腊肠类产品,金字火腿的真肉腊肠月销量是植物肉肠的近300倍,更别说主力产品火腿。

据陈莉莉了解,各品牌植物肉产品在国内目前销量都不高,“一些头部初创公司年销售额多是百万元,最多到千万”。

消费者为啥不买账?

关晓彤“翻车”,还在于网友怀疑这是资本来收“智商税”。

在关晓彤的“吃播”评论区,就有网友发出普通水饺和植物肉水饺的配料对比图,试图证明植物肉产品使用调味料过多,对健康不利。

植爱生活回复《财经》记者采访称,“从这次合作上,我们也发现很多消费者对植物肉是有兴趣的,但是了解不多。”

中国人一向有通过豆类和豆制品摄入蛋白质的传统,一些素食仿膳的水平也很高,完全没必要认为植物肉是“舶来品”。罗云波分析,另一方面,推广植物肉也有利于可持续发展和碳中和策略的实施。

工厂化生产的食品,受到国家法律约束,是符合卫生和食品安全标准的,一味排斥调味料并不合理。

“就像盐,盐吃多了肯定是有害的,但不吃也不行,不能说是盐本身不好。”罗云波分析,植物肉产品使用较多添加剂,主要是为了更好地模拟“肉菜”的味道,从而让中国消费者更愿意接受。

益普索Ipsos通过专家访谈并结合1000多份消费者问卷调研分析发现,大部分消费者认可植物肉产品的上市有利于保护环境和保护动物,并且有益于体重管理。

但在这种素食文化的影响下,新的植物肉产品的推广还是面临阻力。比如不像肉,就是植物肉摆上中国人餐厅的一大阻碍。

“在进入中国之前,植物肉在欧美市场接受度已经很高了。但他们有应用场景的配合,肉饼、火腿肠、腌肉等形式,符合他们的饮食习惯。”陈莉莉意识到,虽然植物肉在欧美某些大型超市可以和普通肉类放在一起售卖,它们要成为中国人的正餐产品,仍然较受局限。

中国消费者对健康饮食的诉求,与一些发达国家存在天然差异。如美国高热量、高蛋白质、植物膳食相对缺乏的食品偏多。因此,在欧美市场,植物肉的主力消费者是崇尚健康、环保和素食的人群。

“像美国,肥胖的问题太吓人了,健康方面的专家也就意识到要推广植物肉。”罗云波分析。而中国的饮食文化相对来说均衡,对植物膳食的摄取比例高,消费者的健康问题目前来说还没有那么迫切,因此没有大动力去改变饮食结构。

在上述台湾植物肉调查中,价格是素食主义者考虑的第一因素,也是植物肉推广的潜在阻力。因为大部分传统素食(如素鸡、素肠)的价格要远低于同类肉制品的价格,消费者形成了一定的思维定式,认为素肉就应该比真肉便宜。

从在国内市场销售看,价格确实是一个“拦路虎”。在全家便利店,一份普通的三明治售价一般在7元左右,一款植爱生活的植物肉帕尼尼则要卖9.9元。星巴克在售的两款“别样牛肉”产品,价格也类似的传统肉产品高出约三分之一。

“食品供应链需要一些时间完善”。陈莉莉回忆,植物肉在中国“火”起来也就一年多时间,加上市场教育刚刚开始,即使部分大型食品厂商拥有很大的生产线,也难以短期内形成规模从而降低成本。“此前一些初创公司资源也不够充足,现在是扩张阶段,正在慢慢提升销量。”

想在中国做大植物肉生意,还得再等等。

显示余下内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