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堡垒》票房扑街背后:金牌作家不等于金牌编剧

江南的小说《上海堡垒》不是一部精彩的科幻小说,但确实是一部值得肯定的言情小说。

NetSmell 出品

图0:《上海堡垒》票房扑街背后:金牌作家不等于金牌编剧

“科幻电影”《上海堡垒》的票房和口碑都崩塌了。

8月11日上午,电影《上海堡垒》导演滕华涛在微博上发长文回应影片口碑,承认影片让投资人赔钱自己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编剧江南也于同日发博致歉了不喜欢此电影的朋友。

钛媒体编辑在看完这部披着科幻外衣、罩着言情躯壳的“四不像”影片后,最大的感触就是:除了鹿晗的演技,《上海堡垒》这部影片最大的问题,在于故事情节本身的荒诞和不合逻辑。

如果说鹿晗是《上海堡垒》创作体系中一个并不适配的主元器件,那作为这部电影的框架,剧本软肋就是影片获得一致差评的根本因素。

江南的小说《上海堡垒》不是一部精彩的科幻小说,但确实是一部值得肯定的言情小说。而由这部小说改编的电影最大的失败之处,在于它既没有强化书中原本较弱的科幻元素,也没能将小说中可圈可点的言情因素体现出来。

原著内容的精华不在于英雄拯救世界的激情与豪迈,更多的是作品中真挚的儿女情长。书中刻画的男主江洋与女主林澜年龄、身份地位相仿,能让读者在平辈间带入青春的悸动;而,电影中的林澜初始登场即被设定为指挥官,与乳臭未干、刚成为预备役的江洋的身份有着云泥之别,二人之间的CP感就此削弱大半。

此外,作为打着中国第二部“实力派科幻片”旗号的《上海堡垒》,影片还弱化了主角之间的感情戏,这使得原本难以产生化学反应的两个角色之间,更难在仅有的戏份和鹿晗差强人意的演技中碰撞出火花。这不免让钛媒体觉得,在忠于原著与迎合扮演者咖位之间,导演和编剧选择了后者。

在江南书中原本篇幅有限的科幻线索,电影中也失掉了其可嘉许之处。一个荒唐的改动在于影版中的个人英雄主义:灰鹰小队共四名成员轻易折戟三人,死得唐突;而鹿晗饰演的江洋孤胆英雄被超级武器“上海大炮”对准开了火却死里逃生,活得蹊跷。

影片还少了整个科幻宇宙架构的点睛之笔。原本小说中存在与地球人为敌、为友两股外星人势力,外星人在其中有着更为立面的形象;而电影中、与地球人为友的势力被删,外星人成为了单纯的恶势力,这种设定变得非黑即白、简单粗暴,原本小说中“不了解的族群并不代表怀揣着恶意”的超越了星际斗争不共戴天的、普世的地球人价值观,在电影中就变得荡然无存了。

诚然,因为电影的时长限制和视觉化表达形式的特殊性,电影与小说在节奏的把控、人物呈现的集中度方面存在着巨大差异,因此,电影对角色的精简化不可避免。

然而,在电影人物主线与大故事背景的架构上,究竟该如何筛选,就是个专业化的问题。

深究《上海堡垒》影片改编失败的根本原因:一个是导演、编剧和制片方在忠于小说和迎合主演两者的抉择上,选择了演员先行,希望靠流量来提振市场;第二则是编剧改编技艺本身的不够纯熟。

中国影视剧至今依然是“导演中心制”,不同于欧美国家的“制片人中心制”,国内导演在影片内容上有较大的自主权。

尽管《上海堡垒》主角的人选最终由投资方敲定,并且事实证明并不适合原著设定,但作为身兼编剧和导演双职的滕华涛和编剧江南来说,为主角生硬改动其身份地位、量身打造一个符合其咖位的角色,却不从电影整体情节的大局出发,这在最初会让明星和投资方满意;然而牺牲受众感受来强行迎合主演本身,对于如今审美品位日益提升的中国观众来说,无疑是舍本逐末。

中国电影工业体系至今的不健全,也是目前电影鲜有好剧本的原因。即将上映的科幻电影《拓星者》的编剧张小北指出,

好莱坞大概从30年代起就形成了完备的电影工业体系。而国内电影工业大概2010年前后才初具规模,相差了80年。

而这80年中的差距是什么?从编剧的领域来说,是影视剧中其不可或缺的话语权和成熟的编剧培育机制。

资料显示,截止2015年,我国开设编剧专业的高校也不足70所,各高校的教学水平也良莠不齐。

在电影工业化体系中对编剧的重视程度方面,据统计,好莱坞每年在剧本开发上的开支达9亿多美元。为了分摊成本,大制片厂会将剧本开发作为公司每年的固定开支项目,并将其分摊到每一部电影中,大约占到这些电影预算的8%—10%,由进入制作阶段的电影为那些停留在开发阶段的电影买单。

而反观国内,专业编剧在收入方面非但杯水车薪,在资本的乱象中,制片方只想打造钱生钱的快速通道,编剧们原本想要调研采风后、花几年时间打磨出的剧本,常常在热门题材出现后被要求两三个月交稿。“除场务、群演外,编剧成了最底层。”有业内人士曾这样对媒体感慨。

于是,专业编剧时常被排挤在热门题材之外。

《老炮儿》《疯狂的外星人》等作品的编剧董润年也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如今的IP剧找编剧有两大特点:第一是找便宜、年轻、经验浅的编剧,认为贵的不好控制;另一些则是直接找原著网络作家做编剧,虽然也有成功的案例,但失败居多。

编剧这个职业有着很高的进入门槛。优秀作家不等同于优秀的编剧,向来是文化圈内的共识。而如今,在投资方的急功近利之下,IP作品屡屡只有原著作者和导演参与成了普遍现象。

钛媒体梳理了几位分属不同写作领域作家的作品发现,根据畅销作家IP改编的影视剧,在口碑上频频会出现滑铁卢。

图1:《上海堡垒》票房扑街背后:金牌作家不等于金牌编剧

近两年IP作品影视剧与原著评分对比

在以上几部电影中,影视剧评分最接近原著评分的是《流浪地球》,而该片与其他影视剧最大的差异,在于其编剧团队共有8人、且全部由专业人士构成;这种多人参与、经过多遍打磨的剧本创作模式,相对来说更接近于好莱坞的模式,在原著作者个人化的情绪和想法之外,还有专业把关人的加持,为影片质量构成了保障。

《流浪地球》的编剧之一严东旭还曾对媒体表示,刘慈欣认同电影剧本和小说是两个不同类型的创作方式,没有过多干预其他人的创作;但编剧们却一直试图去找准原著的核心精神和气质,因此打造了较为符合电影叙事的作品。

而,《九州缥缈录》和《上海堡垒》将目光集中在几个主要人物身上,弱化了奇幻的宏大叙事背景和原著中深蕴的价值观,可谓失掉了书中的文化内核,便无怪乎只收获了远不及原著的口碑。

由此可见,当影片缺乏工业化的流程体系,当剧本的创作以人为主要驱动因素,影片的质量就有如摇号中彩,全凭运气,成功率难以保证。

电影从来都不只是属于导演和演员的艺术,编剧是一部电影诞生的基石。

2018年,我国院线全年观影人次17.17亿,票房突破600亿元,电影票房也前所未有地成为了电影口碑及时的晴雨表。流量明星再难成为院线票房的保证,中国电影亟需在技术与资金之外,注入优秀的主创团队,来构成其完整的护城河体系,迎头赶上中国成熟的观影受众。(本文首发钛媒体,作者 | 陶淘)

显示余下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