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平依赖病

我们喜欢依赖郎平,依赖一个传奇人物来拯救一项运动,却忘了这件事怎么从根本上去推进,去改变。这是悲哀的人治。当有一天,不需要英雄式的郎平们从天而降,中国体育也能成功的时候,那才是真的成功。

NetSmell 出品

图0:郎平依赖病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有马体育(ID:youmatiyu),作者: 小码哥,标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今天故事的主题是“悲哀的人治”

距离世界女排联赛总决赛只剩5天,郎平居然把主力球员都带去度假了。穿个花裤衩乘游艇,吹海风,照片上全是女排姑娘灿烂的笑脸。

女足也回来了。球迷在机场中举着“铿锵玫瑰”的横幅,贾秀全笑容满面,还被一名阿姨亲了一口。世界杯虽然结束了,但新赛季女超联赛即将开始,两个多月要结束一个赛季的比赛,其中有三周是一周三赛。留给女足休息的时间不多了。

当我同时间刷到这两条新闻时,观感全然不同。尽管女排和女足都被当成一种传承的精神来宣扬,但两者展现出的风貌是不同的。一个是赏心悦目型,一个是艰苦奋斗型,这种差异,不仅仅是运动项目的区别。

图1:郎平依赖病

1

5天后,中国女排将迎来世界女排联赛总决赛,对手是土耳其、意大利、波兰、巴西等世界级强敌。但郎平心态够好,她把中国女排的大半壁江山,朱婷、张常宁、袁心玥、李盈莹等7名主力队员,都带出去玩了。姑娘们穿着花裤衩或紧身裤,戴着墨镜,头发被海风吹得凌乱。2个月前,郎平还带着女排姑娘去春游,走吊桥,看海豚,据说是因为那段时间雨下多了,要出门晒晒太阳。

自郎平上任后,中国女排给人的感受一直如此,拼搏但不失乐趣。有一个专门负责女排日常新闻更新的团队,叫“我爱女排”。一周前,“我爱女排”在文章里写,刘晓彤曾在训练中穿了一件T恤,胸前带有“脾气极差”四个大字。郎平问:“请问晓彤同学,你这‘脾气极差’是穿给谁看呢?” 刘晓彤反应迅速:“啊,郎导,我,我是穿给对手看哒!”

图2:郎平依赖病

还有一次是康复训练,郎平和袁心玥讲抛球动作:“我四年前就告诉你不对,一点儿改进都没有啊”。袁心玥听后吐吐舌头,再次抛球后手上一偏,扣出的球朝郎平飞去。“报复,绝对是报复”,郎平笑着说。与此同时,朱婷正在旁边做着“抓大米”的特殊训练,可以增加阻力锻炼手腕,助理教练安家杰开玩笑说,“这米吸收了朱婷手腕上的毒素,应该是不能吃了。”

这些日常训练的小故事,很大程度反应了女排姑娘们的生活状态,团队气氛轻松自在。我相信女足队员之间也有这样有趣的小互动,但出现在新闻报道中的她们,形象总让人觉得是贫苦的,工资低,伙食差,环境不行,在赛场上,解说不爱讲技术,喜欢强调信念:“中国女足又用顽强的精神顶住了对手的进攻”。同样为了提高团队精神,在女足身上试用的是军训,叠被子,站军姿,扫厕所,不能带手机,完全“封闭”,很过去式。

图3:郎平依赖病

2

也许有人要说,女排和女足风貌的差异,可能来自领导者的风格差别

郎平是务实派,说的做的都是实在型。尽管中国女排在里约奥运会上夺冠,但她知道,中国女排目前只有世界第六、第七的水平,靠精神力量没用,得有物质保障才行。所以她在医疗团队增加了美国的专业康复师和外科医生,在技术上增设了更专业化、清晰化的分工。

贾秀全是美言族。他知道中国女足与世界强队的差距,踢球人数少,待遇差,联赛攻防节奏和对抗水平低,但没见他怎么解决,只见他说了不少漂亮的实话,“大家付出了200%的努力”“差距需要几代人的努力才行”“输了是教练的责任”“失败的原因是缺少斗志”,等等。

郎平是细腻的。她对队员,一直在“琢磨”。郎平曾解释过她的临场应变,“我对自己的队员非常了解,进攻端出现问题的时候,我就用刘晓彤”;“如果后排出现问题,我用惠若琪,还要根据临场情况”;如果还不行,还有招,“把张常宁调回主攻,我再试别人的接应”。郎平不和你打酱油。

贾秀全是含糊的。记者问,王霜表现怎么样,他回答,“我需要的是一个团队,而不是某个球星”;记者再问,怎么用王霜,他回答:“如果说我用她上场是去防守的话,那我就是缺心眼。如果我让她防守还不如直接派一个防守球员上场不更好?”

图4:郎平依赖病

对球星,郎平重视的是个人发展。她引导朱婷去参加世界最具影响力的土耳其联赛;大赛前,她给朱婷发短信,“大战当前,我相信你,你也要相信自己,站在场上你就是最好的,最棒的”;朱婷回国,身体劳累,尽管中国女排有比赛,但郎平只让她回来检查身体,然后给她10天假。

贾秀全是功利的。王霜基本已经确定和大巴黎完成了解约,7月中旬回国参加女超联赛,贾秀全对她的期盼是,“无论在哪,希望她都能有一颗为咱们中国女足团队增光的心。”

一个是讲科学的专家,一个是会说漂亮话的“严父”,两种风格,带出了两支不同色彩的队伍。

图5:郎平依赖病

3

贾秀全和郎平,郎平当然是更专业的那位,但一味地赞美郎平是无意义的。因为当我们赞美郎平时,我们忽略了一个更基础的问题,如果没有郎平,女排还能像现在这样吗?也许也是苦兮兮的,和女足别无二致。

赞美郎平是一种心理,这种心理有一种依赖性,所以我们喜欢拿郎平说事,总是感叹为什么没有郎平这样的好教练。

郎平经验丰富,学贯中西,她的成功是个人的成功,不是她所在的环境的成功。郎平具备博弈的资本,拥有完全的自主权,于是在她的引导下,女排变得更有活力。但这种活力是不能自主生长的,它只能跟着郎平,郎平在哪儿播种,哪里才有活力。单纯地赞美郎平,是一种遮蔽,掩盖了中国体育里长期且广泛存在的环境问题。

这就好比,医院来了一个重病患者,恰好有一个医术高超的医生将他治疗痊愈,大家都在称赞医生的医术,却忘了问这个患者得的是什么病。如果有一天这个医生不在,又来了一个相似的患者,医院是不是就束手无策了?

我们习惯依赖郎平,依赖一个传奇人物来拯救一项运动,却忘了这件事怎么从根本上去推进,去改变。这是悲哀的人治。当有一天,不需要英雄式的郎平们从天而降,中国体育也能成功的时候,那才是真的成功。

图6:郎平依赖病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有马体育(ID:youmatiyu),作者: 小码哥,标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显示余下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