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16年,杨振宁和翁帆现在怎样了?

结婚16年,杨振宁和翁帆现在怎样了?

NetSmell 出品

 

▣ 公号:灵魂有香气的女子(ID:lixiaoyilhyxqdnz)

最近,著名物理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杨振宁先生,正式受聘担任“安徽大学纽约石溪学院”的名誉院长,妻子翁帆一如既往陪同左右。

 

有报道是这么写的:已经98岁的杨教授依旧精神矍铄,状态和前几年一样,变化不大;反而是44岁的翁帆显得身形浮肿,也比之前憔悴了些。

 

可是翁帆不是明星,人到中年有这样的气色,我觉得已经很好,没有必要看似闲闲地加上几句有点恶意的评论。

1

2002年,翁帆结束了一段失败的婚姻;2003年,杨振宁的原配夫人杜致礼因病去世;2004年12月24日,82岁的杨振宁与28岁的翁帆登记结婚。

用杨澜的话来说,就是,作为最早获得诺贝尔奖的华裔科学家,杨振宁先生被称为是继爱因斯坦和狄拉克之后,当代最重要的物理学大师之一。

他的物理学理论非常深奥,不是常人都能够理解的,然而他“续弦”的举动,却让全世界的人似乎都有了一种评判的权利。

 

突然之间,人人都可以对大师一番冷嘲热讽,仿佛成就了一场异样的“全民狂欢”。

 

大家迫不及待的集体为大师扣上了为老不尊的帽子,而翁帆则是“司马昭之心”,图他年纪大?当然是图名图利。

 

每隔几年,这对生活在安静的象牙塔中的忘年夫妻,总要被推出来“示众”,极尽嘲讽,好像生怕他们越过越好,打脸众人的预言一样。

而翁帆,作为这段婚姻中最让人无法共情的一方,则屡屡被渲染成“赔了夫人又折兵”的角色,不是“对杨振宁不耐烦、一脸嫌弃”,就是“满脸憔悴,日渐发福,老了不少”……

总之,结论一定是不幸福。

 

比如3年前,一则“杨振宁遗产分割完结,翁帆结局令人心酸”的新闻跳出,爆料杨振宁与前妻的子女将获得现金资产,而翁帆获得现居别墅的使用权,重点是没有产权。

 

虽然杨先生的助理回应“胡说八道”,但翁帆“被套牢”的说法还是满足了很多人的看戏心理。

 

你看,承认这对相差了54岁的夫妻因为爱情而结合的现实,对很多人来说,实在太难了。

 

2012年,香港中文大学为杨振宁教授举办90岁庆生

时间是最好的证明。无论外界如何贬褒, 16年了,总归是爱情了吧。

 

2

 

我其实十分相信,经历过那个时代人文教育的杨先生,可以准确击中翁帆的内心。

 

翁帆笑说杨振宁有个外号叫杨大头。

 

杨振宁从小长在清华园里,5岁就可以把《龙文鞭影》背的滚瓜烂熟,这篇文章属于初中以上水平。

杨振宁与母亲罗孟华

那时的物理大师还是个调皮、淘气的小男孩,“我爬过清华园里的每一棵树,甚至研究过里面的每一棵草。”

 

杨振宁的父亲杨武之,是中国现代数学的先驱,留美博士,著名数学家陈省身和华罗庚都是他的学生。

 

但高知的他却听从媒妁之言,娶了一位没什么文化的同乡,生儿育女,且一直恩爱有加。

 

罗孟华,杨武之与长子杨振宁

杨振宁深受父母言传身教,不仅是学霸,为人风趣,还生性浪漫。17岁,他暗恋过父亲的一个女学生张景朝,回忆道:

 

“张景朝的出现使我心里头很烦躁,我那天想了想,我说这个不好,这对我的前途不好。所以,我就决定,说现在不是我交女朋友的时候,我现在还是应该集中注意学习和工作。”

 

22岁时,杨振宁在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研究生毕业,一边等待出国手续,一边在联大附中教高中一二年级。

 

17岁的杜致礼就是他的学生之一。佳人才子,互生好感,来不及思量,就各奔前程。

杨振宁先生和杜致礼女士

直到5年后的圣诞节,两人在普林斯顿的一家中餐馆门口偶遇,杨振宁相信这是命中注定的缘分:

 

“我并不知道杜致礼到了美国,我是无意中走进了那家饭店。我早到或者迟到,都将错过与杜致礼相见的机会。我们见不上面,也就谈不上一辈子的婚姻。可命运之神安排我们在那一天那个地点相聚,这不能说不是一个奇迹。”

杜致礼多才多艺,文学、音乐、雕塑样样精通,身上既带有传统大家闺秀的贤良,又充满现代独立女性的果敢。

 

她不仅兼顾工作和家务,还在日常生活中制造文艺气息,来中和杨振宁经年累月的科学研究,营造一个相对轻松愉悦的氛围。

她说,“如果两个物理学家结婚,上班、下班都谈物理,岂不枯燥?”

 

杨振宁获得诺贝尔奖时,杜致礼也一起前往斯德哥尔摩参加颁奖仪式,和瑞典国王谈笑风生,和丈夫翩翩起舞,令全场瞩目。

1957年,30岁的杜致礼陪同丈夫参加诺贝尔颁奖,和瑞典国王交谈

 

想想看,即便现在,能珍惜并尊重妻子的付出,允许背后的伟大女人和自己一同发光的成功男人也是不多的。

杨振宁先生的人生画卷,看似壮美的令人生畏,走近了看,又温柔的让人流连。

除了他常人难以企及的科学成就,那些父母、前妻共同塑造和影响的性格,也让老先生身上充满了人性的魅力。

1976年,幸福的一家五口

 

也只有这样浪漫的人,才说得出“翁帆是上帝给我的最后一份礼物”这样的情话来吧。

而被问到“对杨先生的崇拜是如何变成了爱情”时,翁帆笑着反问到:

 

“其实你不觉得一个女人,假如她崇拜一个男人的话,然后这个男人又喜欢或者爱他,其实她很容易爱上这个男人的。”

 

3

 

1995年第一次见到杨振宁和杜致礼时,翁帆还是汕头大学英文系的一年级学生。

2002年她结束了第一段婚姻,转而考进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翻译系硕士班。2011年,她又考入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读博士。

 

即使杨振宁没有出现在翁帆的生命里,她的人生大概率也不会“被套牢”。

 

所以是年轻的翁小姐骗了老人家的钱,还是年迈的杨先生骗了小姑娘的色?又或者,只是两个成熟的人,都保持了一份年轻的纯和真。

 

1995年,杨振宁,杜致礼和翁帆在汕头大学相遇

杨振宁先生有多少钱,我们无从得知。

 

只知道1996年,他放弃马里兰大学的45万美元返聘年薪,回到清华大学任教,不但捐出了卖掉纽约房子所得的120万美元,还每年如数捐出100万人民币的年薪,长达20余年。

 

和翁帆结婚的第二年,又以夫妻名义,向他创建的清华大学高等研究院捐赠了近200万美元。

 

多年来设立的其他奖学金等种种捐献,更是不胜枚举。

而相比之下,这对夫妻的私下生活却分外日常,即使住在所谓的别墅里,装修陈设也很普通。

媒体镜头下,翁帆的装扮也十几年如一日的随性体面,从未有过奢华的形象示人。

 

但她却觉得和杨振宁结婚以来,自己像是生活在象牙塔里的象牙塔里,稳定又平静,很享受这种纯净的生活状态。

 

2015年,杨振宁翁帆夫妇接受杨澜采访

这样的灵魂才会互相吸引吧。正像2004年订婚后,杨振宁在写给亲友的信中所说到的:

 

“我发现现在已是一个成熟女人的翁帆,依然保有9年前致礼和我特别欣赏的率真。

 

我最近写的一首关于她的诗,其中有下面的几句:没有心机而又体贴人意,勇敢好奇而又轻盈灵巧,生气勃勃而又可爱俏皮,是的,永恒的青春!

 

我也知道,虽然在岁数上已经年老,在精神上我还是保持年轻。我知道这也是为什么翁帆觉得我有吸引力的部分原因。”

 

4

 

气象学家J. Marshall Shepherd说过一个有趣的观点。人们对科学的偏见,分别源于:

 

“确认偏误”,指观念先入为主,再寻找证据来支持我们已经相信的事;

 

“达克效应”,则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和水平,或者说,低估了自己的无知;

 

“认知失调”,表现为无法理解现有经验外的事物,从而去寻找一个合理化的解释。

 

现在看来,这三种来源,其实放之四海而皆准,也同样适用于对世上一切事物的偏见。

就像翁帆回忆这段婚姻的开始,“我们自己没有什么压力,但是外面的声音很大。”

可见,在这件事上,外界和杨振宁翁帆的认知半径存在着很大的差异。

也许我们没法理解别人的选择,但至少可以选择尊重。而善良,本质上就是对不理解的事物依然保持尊重、接纳与宽容。

 

祝他们幸福。

祝善良而宽容的人越来越多。

参考资料:

[1]《杨振宁传》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1年,作者:杨建邺

[2]《杨澜访谈录》20150606

[3] 美国气象学家J·马歇尔·谢博德(J. Marshall Shepherd)TED演讲视频

作者简介:李筱懿,新女性主义作家、媒体人,“灵魂有香气的女子”创始人。著有《情商是什么》、《在时光中盛开的女子》、《先谋生,再谋爱》、《美女都是狠角色》、《灵魂有香气的女子》,新书《气场哪里来》

显示余下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