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种寂静》为基督再次降临准备14.4万处男的计划

肤白貌美的女孩,误入陌生家庭做保姆,是恐怖片屡试不爽的开场。但假如女孩,去的是一个邪教家庭,会见证怎样的惊悚事件?洗脑、体罚、被操纵,各种PUA手段齐上阵。

NetSmell 出品

肤白貌美的女孩,误入陌生家庭做保姆,是恐怖片屡试不爽的开场。

但假如女孩,去的是一个邪教家庭,会见证怎样的惊悚事件?

洗脑、体罚、被操纵,各种PUA手段齐上阵。

令人震惊的是,这背后还藏着邪教组织,为基督再次降临准备14.4万处男的计划。

必须拿出来说一说了,这高能片叫《某种寂静》。

看图说话,你觉得,海报上这个男孩在干嘛?

竖着看,有点像游泳前的准备动作。

但横着看,就会发现世界大不同。

原来,他是脱了裤子,准备迎接保姆拿藤条抽自己的屁股。

抽完之后,还要说声谢谢,彼此握个手。

这不是开玩笑,而是当做宗教洗礼般,固定在半夜进行的程序。

 

被打之人,必须无条件接受,并且对此感恩。

如果拒绝,就会登上隔天报纸的寻人启事。

这是怎么回事?

一切,还要从米莎去国外做保姆的经历说起。

米莎是个年轻貌美的捷克女子,为了从贫民窟走出去,她接受了一份去国外富裕家庭做保姆的工作。

雇主是当地的中产阶级,住着独栋别墅,说话斯斯文文,看起来是标准的温馨三口之家。

实际上,他们确实是爱洗脑、操纵别人的PUA高手。

没多久,米娅就察觉到了这个家庭的诡异。

第一次吃饭,女主人就要给她改名,阴阳怪气地叫她“米娅”。

临睡前,男主人突然出现,要拿走她的身份证、护照。

米娅听完,一脸懵13,心想“这家人太事儿了”。

殊不知,更龟毛的事,还在后面。

就拿厨房清洁来说吧,女主人要求,杯子必须要用蓝色海绵洗,其他物品用绿色海绵洗。

更令人无法容忍的是,这些要求,都写到了附加协议里,强迫米娅签署。

雇主威胁她,如果不签,就等着被遣返吧。

米娅只好硬着头皮干下去。

由于雇主夫妻,白天要上班。

米娅大部分的时间,都跟家里的小孩赛巴斯提安待在一起。

这个男孩,跟她以往见过的小朋友,完全不一样。

才10岁,就爱说脏话,见面就叫她“人渣”。

喜欢暴力,心里不爽,就把米娅的电脑砸个稀巴烂。

更令人费解的是,

他天天车接车送,却从未坐过副驾驶。

海滨城市长大,却从没有去沙滩玩过。

而且,半夜经常做噩梦,还尿床。

有时候,甚至对米娅做出“摸脸杀”的早熟行为。

一天傍晚,米娅突发奇想,带着赛巴斯提安来了趟海边之旅。

对赛巴斯提安来说,一切都是新奇的。

因为米娅身上,没有那么多规矩与束缚,她允许赛巴斯提安赤脚在沙滩行走,大胆触碰海水的温度。

在夕阳的余晖下,米娅第一次看到赛巴斯提安有了笑容。那是一个孩子,该有的天真与烂漫。

然而,“没有规矩”的快乐,对雇主来说是叛逆的。

米娅的放肆举动,引来了雇主的极度不满,声称要跟她解约。

半夜,女主人把米娅叫醒,来到间暗房。

她给了米娅一根木条,让她抽打赛巴斯提安的屁股,美其名为“升华他”。

这就是海报上,小男孩的动作来源。

米娅一脸不解地问,“你这是在干什么?”

看看女主人是怎么劝她的(PUA语录)。

“我们这不是打他,而是爱他。”

“米娅爱赛巴斯提安吗?爱就证明给他看。”

说完,便给米娅示范,迅速打了几下赛巴斯提安。

米娅被这场面吓到了,心里喊了一句“WTF”,就跑了。

边跑边想,这哪是伺候的什么有钱人,简直是一屋深井冰。

刚开始,米娅还一副傲骨。然而现实,却狠狠地打了她一巴掌。

没有关系,没有金钱,她像个孤魂野鬼般,在城市游荡。

 

这样的日子,没过几天,她就被迫回到雇主家里,决定好好听话。

回来的日子,才是噩梦的开始。

原本鲜活的米娅,开始无条件接受雇主的规矩。

这是她,第一次屈服。

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对赛巴斯提安实施“棍刑”,来“升华他”。

 

注意,这时米娅的表情,已经从犹豫不决变得麻木不仁。

 

男主人看到米娅的转变,十分开心。

带她参加了一次旅行,骗她如果好好听话,将来会把部分遗产继承给她。

除此之外,男主人还把她带到了一个社区活动上。

在这里,米娅发现,还有另外一群跟雇主一样的奇怪人士。

这是个有教义规矩、有精神领袖的秘密结社组织。

男主人在活动上激情演讲,鼓吹台下坐着的,都是有智慧有品位的高级生物,大家要一起做有追求的事情。

话毕,便跟所有人,介绍了米娅。

这代表着,米娅已经被精神操控,成为了邪教组织的一员。

此后,米娅在雇主的安排下,进行了一系列匪夷所思的行为。

首先,接受妇科检查,确保是处女。

其次,开始与一位男性邪教成员,定期啪啪啪。

期间,米娅还要帮其他邪教成员的家庭,用“棍刑”升华孩子。

已经行尸走肉的米娅,对此毫无知觉。

直到有一天,赛巴斯提安突然拿一把匕首,桶向了米娅的腹部。

来自生理的痛感提醒她,已深陷泥潭。

等她打算做点什么来挽救的时候,赛巴斯提安已经消失不见。

雇主又带来了一个新的男孩,等待米娅的升华。

可能你觉得这内容,有点太扯了。

但《某种寂静》,有真实背景为其背书。

片中邪教组织的原型,是臭名昭著的“12部落”,也叫“12支派”(The Twelve Tribes)。

 

这是一个教义严酷,等级森严的邪教组织。其目标,是培养14.4万名处男,为基督的二次降临铺路。

2019年10月,澳大利亚电视九台采访了一个已经退教18年的前信徒马修·克莱因,揭开了这个邪教的真面目。

上世纪70年代,美国田纳西州查塔努加市原高中教师和嘉年华主持人尤金·斯普里格斯创办了“十二支派”。他们将犹太教和基督教混为一谈,要求信徒遵守守《旧约》中的戒律。

成员加入“十二支派”后,将会被赐予新名字,并交出自己的财产,与其他成员生活在同一社区。

这也对应了,影片中雇主为何执意要给保姆改名,并且要收走身份证与护照的剧情。

十二支派,有一本儿童教育手册。

里面清晰写着,对儿童的惩罚行为。只要年龄满6个月,就可以进行体罚。

前信徒马修·克莱因说:“从早到晚,孩子们都会受到打屁股的惩处,每天会被抽打二三十下,每个孩子还会被用藤条在手上抽打6下。”

这也解释了,影片中用藤条抽打儿童的行为。因为十二支派相信,只有足够的痛苦,才能产生预期的结果。

另一位退教的前成员罗伯特·普莱尔,曾在2014年出版《撒旦无眠》一书,进一步揭露十二支派的邪恶面孔。

书中直言不讳的指出,“十二支派”像训练狗一样训练儿童,小孩一大早就受到虐待。对孩子不服从、贪玩等任何显露情绪的行为,都会进行体罚。

孩子的哭声,是“十二支派”最常见的声音。

“十二支派”特别擅长营造假象,表面看上去,教员每日都在开party庆祝,跳着舞蹈唱着歌。但他们都活在没有个性的约束下,无论个人还是家庭,都受严酷的宗法制约。

他们被约束(PUA)到什么程度?

从你日常的起居,到你娶妻生子,生老病死,任何一件事情,都不能自己做主。长期以来,整个人变得神经兮兮,害怕被监视,害怕遭到背叛。

对于想退教的人,十二支派的成员会进行可怕的诅咒,即使退教也会受到恐吓信的困扰,这样的力量足以控制一个普通人的思想。

这种对成员的PUA行为,也对应了米娅在片中的种种遭遇。解释了她如何从一名青春美少女,变成了邪教体罚机器。

导演用了几段相似的场景,来记录米娅潜移默化的改变。

赛巴斯提安失踪后,警察先后几次带走了米娅,对她问话。

前两次,警察问她,“你们关系如何?”

她想了几秒,决定做伪证,回了句“我们理解彼此”。

第三次,警察再问她,“雇主是否跟你说过,只有足够的痛苦,才能带来预期的结果?”

米娅觉得自己没有做错,脱口而出:“我什么都没做。”

第四次,警察尝试跟她解释,你已经进入了一个邪教组织。

“不止你一个人,其他女佣、互惠生,都做过相同的事情。她们可能是为了钱、信仰或者爱…”

可米娅,依然还是瞪着无辜的眼睛,觉得错不在自己。

第五次,警察开门见山,“你的雇主,有没有让你体罚孩子?”

米娅开始觉得不对劲,她只想知道赛巴斯提安,现在过得好不好。

于是问了一句“赛巴斯提安在哪儿?你知道吗?”

警察无奈的回她,“已经有数百名儿童失踪了,他就是其中一个。”

米娅彻底崩溃了。

 

比电影更可怕的是,十二部落成员渗透在社会的方方面面。

有的人掌握着生物农场资源,有的人是青年旅社的老板,有人经营着咖啡店。

 

范围遍布美国、加拿大、德国、法国、英国、西班牙、巴西、阿根廷……

《某种寂静》把十二支派的邪恶拍出来。

一方面,是为了揭露邪教的真面目。

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警示人们,如何看待被操纵。

影片中,为了脱离贫民窟,米娅放弃了自己的道德底线。

现实中,你细想,这种“被驯化”的现象,并不单单只存在于邪教里。

那些报纸头条上,时不时冒出的“职场潜规则”。

那些年会视频上,互扇耳光到脸肿的“奴性文化”。

都是被驯化、被妥协、被牺牲的结果。

而一个真正健康的环境,是容许且鼓励不同个性的存在。

如果被驯化,只是为了换取“某种寂静”,才是真正的可怕。

-END-

显示余下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