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娅被罚13.41亿元背后,电商主播是怎么纳税的?

▲(ICphoto/图)全文共4360字,阅读大约需要10分钟此前市场上常见的税收筹划手法有:个人独资企业、税收核定、税收洼地。“最好的节税模式就是个体工商户加

NetSmell 出品

来源:南方周末

此前市场上常见的税收筹划手法有:个人独资企业、税收核定、税收洼地。

“最好的节税模式就是个体工商户加内资公司的组合。”截至2021年11月,可以查到薇娅、李佳琦均开设了个独公司和有限责任公司,李佳琦名下有企业16家,薇娅名下企业14家。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文|南方周末记者 周小铃

南方周末实习生 李静宇

责任编辑|张玥

2021年12月20日,国家税务总局杭州市税务稽查局依法对网络主播黄薇(网名:薇娅)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共计13.41亿元。

一个月前,网络主播雪梨、林珊珊也因偷逃税款,分别被罚以6555.31万元和2767.25万元。

财税、法律界专家学者认为,税务部门作出的处理处罚决定体现了税法权威和公平公正,再次警示网络主播从业人员,网络直播要自觉依法纳税,承担与其收入和地位相匹配的社会责任。

事实上,早在2018年,国家税务总局加强对影视行业的税收监管,就曾引发明星补税潮。

2021年9月18日,国家税务总局办公厅发出通知,要求进一步加强文娱领域从业人员税收管理,对明星艺人、网络主播成立的工作室和企业,要辅导其依规建账建制,采用查账征收方式申报纳税,且定期开展对明星艺人、网络主播的“双随机、一公开”税收检查。

10月11日,《郑州晚报》报道称,郑州出现全国首例网红补税案。该纳税人在2020年汇算清缴有大额欠税,纳税人补交634.66万元,滞纳金27.78万元。

在规范网络直播行业税收秩序过程中,税务部门宽严相济,也为网络主播们的“自我救赎”打开了一扇窗,在国家税务总局发布的上述通知中明确指出,对2021年底前能够主动报告并及时纠正涉税问题的,可以依法从轻、减轻或者免予处罚。根据新华社消息,截至12月20日,已有上千名网络主播主动自查补缴税款。

主播们一人的补缴税款、罚款金额从数百万攀升到十数亿,不禁让公众好奇,迈入高收入人群的主播们此前是怎样纳税的?

12月20日,薇娅因偷逃税被罚款13.31亿元。(undefined/图)

1

一位主播为何拥有十几家公司?

Ellen在一家跨境电商平台负责财务工作,同时运营“表姐说会计”微信公众号做财税咨询。她以此次双十一为例,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通常来说,双十一的交易额扣除掉退货部分,才是品牌方真正的销售收入。主播收取的费用主要是销售提成和坑位费。

主播的纳税方式,也与其和品牌方、经纪公司的关系有关。品牌方通过经纪公司找到主播,品牌方的佣金会直接打到经纪公司的账户,最后由经纪公司根据与主播的关系再做分成。

市面上大多数腰部、尾部主播会选择签约经纪公司,即MCN机构。少部分的头部主播会选择单干,其中一些主播自己就是经纪公司的老板。

在第一种主播普遍采取的模式中,经纪公司与主播是雇佣关系,经纪公司将佣金以工资的形式打给主播,主播纳税与一般工薪阶层无异,都是按照收入高低,根据累进税率制,按3%-45%缴纳相应的个人所得税。

如果不通过公司,主播以个人名义在平台直播,那么主播收的是平台支付的劳务报酬费。

2019年新个人所得税法实施以来,中国建立起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税制,劳务报酬所得这类收入,应按税务机关规定的预扣预缴办法扣缴税款,纳税人一个纳税年度取得的所有劳务报酬所得需要与其他所得合并计算,劳务报酬所得统一扣减20%的费用,适用3%-45%七级超额累进税率。

在预扣预缴阶段,按照税率要求,超过800元不超过4000元部分,扣除800元后按20%缴税;超过4000元,扣去营业额的20%后,纳税基数在20000元以下的,个税税率20%,纳税基数超过50000元的,税率40%。劳务费一般按次计算,同一项目的连续收入,则每月核算一次。

但Ellen表示,此前行业内,一般主播并不会选择以个人名义和电商平台合作。对于头部主播而言,更常见的做法是通过把个人经营所得转变为企业经营所得,以更低的税率缴纳税款。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财税相关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头部主播大多会选择成立个人独资企业(以下简称“个独企业”),也有人选择某某营业部、商贸部这类个体工商户的形式。个独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的税收优惠差不多,只是个体工商户的经营范围大于个独企业。“一家‘个独’一般做450万,有些人年营业额过高时,通常名下会有多家(个独)。”

虽然个独企业的核定税率低,但需要对企业承担无限责任。在实践操作中,遇到金额更大、风险程度更高的单子,则通常成立有限责任公司来签合同。

Ellen分析,主播不会把品牌方都用一家公司来接,往往会用多个公司跟不同的品牌方签合同。最好的“节税”模式就是个体工商户加内资公司的组合。以薇娅、李佳琦为例,此前两人均开设了个独公司和有限责任公司。

企查查显示,自2017年至2021年11月,李佳琦名下企业16家,其中9家为有限责任公司,位于上海、海南、浙江和北京。6家是在上海取消一般纳税人核定政策前注册的个独企业,均位于上海。还有一家其他有限责任公司,也位于上海。

自2013年至2021年11月,薇娅名下仍存续的企业共有14家,其中7家为个独企业,均设于上海。薇娅的公司类型繁多,有个体工商户、个独企业、有限责任公司和有限合伙企业,分布于上海、浙江、云南。

12月20日,薇娅的丈夫董海锋在公开的致歉信中说,“我深知我们在税务上并不专业,因此聘用所谓的专业机构帮我们进行税收统筹合规,但后续发现这些所谓的合法合规的税务统筹均存在问题。”

他表示,“在更为专业的财务团队到岗后,发现税务统筹有极大风险,于是自2020年11月至今,我们终止了所谓的税务规划统筹,按照45%个人所得税率全额缴纳薇娅相关税款,并主动补缴在此之前的不合规的相关税款。”

截至2021年11月,薇娅、李佳琦的企业版图。

2

税筹常用手法

国枫律师事务所律师陈沈峰长期从事税收咨询工作。他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此前市场上常见的税收筹划有:个独企业、税收核定和税收洼地。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所得税法》,个独企业、合伙企业不属于企业所得税的纳税人。个独企业以投资者为纳税义务人,征收个人所得税、增值税和增值税附加等。

个人所得税征收方式有两种,一种是查账征收,即年收入减去成本、费用和损失后的余额作为个人生产经营所得,适用5%-35%的五级超额累进税率征收个人所得税。第二种是核定征收,包括定期定额征收、定率征收和核定应税所得率征收三种方式。

国家税务总局深圳市税务局官网详细介绍核定征收三种方式的计算办法,定期定额和定率征收都是以收入总额乘以核定征收率征税。核定征收税率从0-1%,定率征收按0.8%执行。

核定应税所得率则是先按照应税所得率计算出应纳税的额度,再适用个人所得税五级累进税率。应税所得率,除了娱乐业征收20%税率外,余下行业均为5%。

一位业内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在年营业额不超过500万元的情况下,属于小规模纳税人,增值税税率仅3%,疫情期间降至1%。年营业额超过500万元,为一般纳税人,现代服务业增值税税率为6%。

税收核定政策出台于2000年,针对的是财务制度不够完善的企业难以查账的问题,如应设置但未设置账簿;账目混乱或成本资料、收入凭证、费用凭证残缺不全;未按规定期限办理纳税申报,要求企业必须按照规定税率限期申报并纳税。

税务机关相关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解释,核定征收仅为符合特定情形时,税务机关采取的一种征收方式,且该征收方式的实际税负并不一定比查账征收低。核定后,税务机关也会依据纳税人经营情况及时进行定额调整。

2020年11月,国家税务总局开始推动核定征收转向查账征收,对特殊行业及一般纳税人的核定征收严格把控。2021年初,上海取消了一般纳税人的核定征收申请,同时限制行业律师、会计、房地产评估、资产评估不能核定征收,但个独企业中的小规模纳税人仍可享受核定征收。

前述财税相关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强调,现在核定名额很难拿到,只有跟他们长期合作的园区才能申请到核定名额,“自己注册‘个独’是很难申请核定的”。

海南某一园区的财税企业员工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目前主播行业的核定也越来越难,海南也做不了,“政策处于收紧状态”。

上述深圳财税人士则表示,由于核定政策较难申请,且每年都要重新核定,服务价格较高。在深圳注册有核定名额的个独企业服务费2.5万,在深圳以外地区注册有核定名额的个独企业首年只需要1.5万,此后每年缴纳1.3万。如果次年原本所在的园区无法申请核定,财税公司会为客户免费更换其他合作园区并申请核定。

尤其是将有限责任公司设立在税收洼地的园区。当地政府有招商引资的需求,通过区域财政扶持,政府将按照一定比例向企业返还地方留存的增值税、企业所得税,最高可返还地方留存的80%。

比如,企业所得税地方财政最高只能留40%,按照最高返还比例计算,企业所得税的税负将从25%降低至17%。

目前,全国各地能够申请到核定名额或者财政税收返还的园区都被视为“税收洼地”,它们不仅集中在发达地区,在中部、西部省份也存在。

3

MCN机构的避税之道

头部主播的多公司版图之外,腰部、尾部主播与其签约的MCN机构也有节税的方式。

通常,主播签约MCN机构后,由MCN机构作为雇主为主播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但由于整体税务成本过高,MCN机构、品牌和主播会不约而同地选择更低的纳税方案。

律师陈沈峰向南方周末记者举例,在带货直播领域,品牌方、直播平台和MCN机构会达成一种“默契”:假设售价100元的商品,品牌方给主播的最低价为70元,品牌方最后也是按照70元确认收入,剩下的30元被平台留下,再与MCN机构分成。

陈沈峰认为,真实的税务逻辑应是品牌方按照实际销售价格确认收入,再由品牌方向MCN或直播平台支付服务费,同时收款方应提供增值税发票。“现在这一过程被掐断了,直播平台解决双方支付佣金的通道问题。”

在这个链条中,一方面是品牌方确认的销售金额低于实际销售额,报税税率低;另一方面,MCN直接从平台获得佣金,往往很少对其进行增值税申报,这笔收入打入主播账户时,也未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而是由直播平台代扣代缴。高收入的主播,税点也高,MCN通常也会找到一些注册在税收洼地的灵活用工平台为主播代扣。

灵活用工平台实际上是一种委托代征的模式,适用于短期、兼职的零工人员,尤其是互联网新型行业中的零工群体,如快递员、网约车司机、主播等。它们一方面给劳动者申报个税,另一方面还能给用工单位开具增值税发票,实现双赢。在灵活用工平台中,主播能被视作个体工商户做核定征收,税负较低。

一位MCN机构的负责人亦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主播纳税由代扣平台来完成。南方周末记者向一家财税公司人员咨询代扣业务,对方也表示,只要业务是真实发生的,就没有问题。

在陈沈峰看来,这样的行为已经游走在违法边缘,合规的办法是主播本身就是灵活用工平台找的,但这显然不合实际,只有全行业合规才有可能改变这一现象。

近年来,税务部门坚持包容审慎原则,积极支持undefined新业态健康发展。同时,深化大数据运用,探索创新税收治理方式,以推进信用监管为主线,逐步建立“信用+风险”动态监管体系,对新业态实施精准监管。

“税务部门已经印发通知,对相关经纪公司及经纪人、网络平台企业、中介机构和帮助设计、策划、实施逃避税行为的第三方等进行联动检查,一并依法从严处理。”国家税务总局税收科学研究所副所长李平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直播平台企业等要诚信经营,依法依规开展业务,不能抱有侥幸心理,更不能为网络主播偷逃税出谋划策。

显示余下内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