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尔:没落的芯片王者

英特尔:英特尔:没落的芯片王者

NetSmell 出品

作者 | James Allworth

译者 | Sambodhi

策划 | 刘燕

英特尔已从行业王者沦落为命运观察者。

“听着,Clayton,我是一个很忙的人,我没有时间听学者们的废话,但是有人告诉我你有这个理论……我想知道你能不能出来向我和我的员工们介绍一下你所学到的知识,告诉我们它是如何应用到 Intel 上的。”

Clay Christensen 想要讲述的故事就是这样开始的,他讲述了 Intel 的 Andy Grove 是如何成为著名的颠覆理论的信徒的。Christensen 与 Grove 分享了他的研究成果,即那些从低端市场起步的小型钢铁公司如何站稳脚跟,并以此为手段扩大自己的市场,继续向高端市场进军,最终颠覆了美国钢铁(US Steel)等巨头。

Grove 立刻感到心意相通。

 1999 年,Christensen 与 Grove 登上《福布斯》(Forbes)杂志封面

几年后,在 Grove 退任 Intel 首席执行官,但仍然担任 Intel 执行总裁之后,他站在了 Comdex 的舞台上。他告诉世人,他现在手中拿着的这本书 —— Christensen 刚刚出版的《创新者的窘境》(The Innovator’s Dilemma)——是“他十年来读过的最重要的一本书”。

Grove 在任期内利用 Christensen 的研究心得来指导 Intel。其中一个最著名的例子就是,Grove 让 Intel 做了一些公司几乎没有兴趣做的事情:推出低利润产品,蚕食它的高端产品。但是 Intel 做到了,他们在 1998 年推出了 Celeron 处理器。在某种程度上,这确实是对他们的 Pentium 处理器的蚕食,但同时也让他们占领了 35% 的市场竞争份额。但或许更重要的是,它抵挡了来自低端产品的威胁。

在 Grove 的坚定领导下,Intel 制造的芯片有效地推动了个人电脑的发展,并迅速走上千家万户的办公桌上,与 Microsoft 一起,Intel 成为台式计算机的代名词,并以其价值而闻名。

Grove 直到 2005 年才从 Intel 退休。那一年,恰好是 Paul Otellini 接任首席执行官的那一年。对于 Intel 和 Otellini 来说,这一切似乎都是幸运的开始:在这一年,Apple 放弃了 PowerPC,转而选择 Intel X86,并与 Intel 达成协议,让 Intel 成为 Apple 的独家处理器供应商。

Jobs 在 Macworld 上邀请 Otellini 上台宣布双方合作的消息。

Intel 的胜利看起来是彻底的。

实际上,Apple 和 Intel 之间的那笔交易对 Intel 来说,其重要性远远超出了他们所能意识到的范围。但这并不是因为 Intel 已经缝合了台式计算机处理器的最后一个市场。而是因为 Intel 刚刚与一家公司建立了关系,这家公司正在考虑下一步的发展。当 Apple 在想如何为其提供动力时,我说的是 iPhone —— 他们找到了新合作伙伴 Intel,并要求获得设计芯片的优先权。

Intel 是如何回应的?

我们很幸运,在 Otellini 在担任 Intel 首席执行官的最后一个月里,我们采访了他。下面是他在面对是否为 iPhone 提供芯片的问题时做出的决定:

“最终,我们没有拿到、或是说我们选择不去做这份合约,这取决于你怎样看待这件事。如果我们拿了这份合约,也许整个世界会变得很不一样。首先你要明白,这件事是发生在 iPhone 发布之前,没有人知道 iPhone 在未来会产生怎样的影响。最后,虽然我们有一种芯片是他们感兴趣的,但他们丝毫不愿意提高采购价格,而且他们开出的价格比我们预计的还要低。这件事我不能接受,这不是可以靠量来弥补的事情。事后看来,我们预测的成本是错误的,而需求量却是大家想象的 100 倍。”

Otellini 将它作为一项决定来提出来。当然,任何大型组织内部的真相往往比这更为复杂,因为有一大堆决定导致他们决定放弃这样一个机会。我的 Exponent 的联合主持人,Stratechery 的 Ben Thompson 这样描述:

Intel 从行业之王沦落为命运的观察者,在 2005 年就已经开始了:尽管 Intel 拥有 ARM 授权的 XScale 业务,但它拒绝将精力集中在功耗问题上,更愿意向 Apple 这样的客户发号施令,让他们考虑新 iPhone 适配 Intel 芯片的问题,而不是像 TSMC 那样试图迁就他们。

但是不管哪种情况,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的。就像它在 PC 时代的合作伙伴 Microsoft 一样,Intel 被它在 PC 模式上的成功所迷惑,以至于它无法摆脱这种模式。有了这一点,以及与成功相关的利润率,Intel 认为没有必要质疑自己的制胜法宝:芯片设计和制造的一体化。一个有前途的客户来敲门,结果发现带来的东西看起来和现有业务的利润率不一样?

Intel 对此不感兴趣。

昨天(译注:2020 年 11 月 11 日),Apple 公司宣布,首批 Mac 将使用他们自己设计的芯片。里面不再有 Intel 的身影了。这是自 2005 年以来 Mac 运行的 CPU 架构的第一次改变,当时,他们转投了 Intel 的阵营。

关于新芯片的报道有很多,但其中有一篇分析尤其令我印象深刻 —— 来自 AnandTech 的这张图:

 

这张图有什么有意思的地方吗?原来,它与之前,实际上是 25 年前,绘制的一张图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看看 Clay Christensen 在他的第一篇关于颠覆性创新的文章中,于 1995 年绘制的这张图:

也许在那时,Grove 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是当他阅读 Christensen 的著作时,他读到的不仅仅是 Intel 是如何继续占领个人电脑市场的。同时他还读到了他与别人共同创立的公司最终会遭遇什么困难,而这一切在 25 年前早就已经发生了。

Grove 很快就明白了颠覆性创新背后的因果机制,那就是即使一项颠覆性创新一开始处于劣势地位,但由于其极大地扩大了市场,其改进的速度会远远超过现有的创新。这也是 Intel(和 Microsoft)当初能够赢得计算机市场的原因:即使个人电脑更便宜,但卖出一些家家户户都能用的东西,最终会比出售仅存在于服务器机房的几台昂贵的服务器获得更多的研发资金。

同样,Apple 最初涉足芯片领域时,他们并没有生产出什么特别的芯片。但这并不是必须的——人们只需拥有一台可以放在口袋里的电脑就很高兴了。Apple 继续销售大量的 iPhone,所有这些销售收入都为大规模研发提供了资金。它们内部研发的芯片不断改进、完善和提高。并且他们的晶圆厂合作伙伴 TSMC,也一直伴随着他们的成长。

对于 Intel 来说,今天标志着这两条线在图表上相交的日子。与上次在个人电脑市场上两条线相交不同的是,Intel 并不是那个正在进行颠覆性工作的人。如今,基于 ARM 芯片的性能继续向高端市场挺进,进入 Intel 最后的避难所:服务器业务,这只是时间问题。

从今往后,他们的日子不好过了。

原文链接:

https://jamesallworth.medium.com/intels-disruption-is-now-complete-d4fa771f0f2c

显示余下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