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影《玩物》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公司却变本加厉,社长要求她陪睡才会换来电影中的小配角。

NetSmell 出品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你心中的娱乐圈,相信不少人会想到一个字:名利场。

看起来繁花似锦、浮华若梦, 每一个站到舞台上的人都光鲜亮丽,但背后的水有多深、他们要爬上台有多难,谁都不知道。

2009年,韩国演艺圈曾曝出一则震惊亚洲的丑闻:

女星“张紫妍”因无法承受经纪公司强迫其进行性交易近百次,连父母的忌日也无法避免,最终选择上吊自杀,留下血泪遗书进行控诉。

开始,因为没有其他目击证人,再加上当事人张紫妍已经自杀。

法院认为证据不足,判该公司社长无罪,引发大众愤慨。

而后案件历经反复上诉,法官最终认定她被迫陪酒,判处社长赔偿家属2400万韩币(价值14万人民币)。

今天小编就给大家安利这个由真实案件改编的电影——

《玩物》

노리개

《玩物》这个片名,与同样揭露真实社会阴暗面的《熔炉》有异曲同工之妙。

主角是《釜山行》里的彪悍大叔,马东锡主演。

他是一名记者,为了解某女演员的死亡真相而展开调查。

闵志贤饰演的女主郑智熙,在签约了一家新公司后便一直没有工作机会。

在和老板商量过后,公司方提出了条件,让她去“应酬”。

作为新人,出去和投资方、前辈等人应酬似乎无可厚非。

而公司不仅没有保护年轻女艺人的计划,还特别“热情”的向各类实权人物推销“新鲜到货”的女艺人。

刚开始就要去陪人喝酒、不时被揩油的智熙,并没有太多的怨言。

在她心里,想红难免付出代价,毕竟这条路是自己选的。

可是后来,公司却变本加厉,社长要求她陪睡才会换来电影中的小配角。

然而她发现,自己种种的牺牲并不意味着将来的成功。

不过是为了给公司的另一位大明星铺路。

对人生失望,前途绝望的她,最终选择了自杀。

电影的情节和当时的事件如出一辙。

但是现实中的原型,张紫妍更加悲惨。

在2005年至2009年之间,张紫妍被经纪公司强迫先后提供了100次以上的性服务,而这其中多数都是韩国的公众人物,有头有脸。

更过分的是有一次竟与4个男人同床。

甚至就连父母亲的忌日,也会被公司传召出门陪酒陪睡。

曾经,她曾问过朋友“酒店小姐一天可以接多少客人?”。

朋友回答道,一天接2,3个客人就差不多了。

没想到张紫妍却绝望的说,这样的话我比酒店小姐还没用。

她的老板金某为了获得更多的利益,甚至还专门买下了一栋楼,就为了方便“客户。

一楼是喝酒的地方。

三楼是VIP房间。

据职员们爆料,他们经常会看见张紫妍出现在这里,但究竟三楼发生了什么事儿,他们也不太清楚。

但是据经纪人声称自己看到的远比大家知道的多,而且张紫妍的受到最不公的时候是在所谓的VIP一晚接待客人近10名,她有时候被欺负到连走路都困难。

甚至这些人会给她灌药,以致她起反应,并当众抚摸自己。

终于,张紫妍不堪重负,她自杀了。

她选择用死还揭露这一黑暗现象。

她留下了一封遗书和近50封信件,揭开了一个足已让韩娱地震的黑暗链。

在这50封信件中,她详细列出了一份包含时间、地点、人名的恶魔名单。

涉及到的大都是商贾、各界大佬,横跨娱乐圈、媒体圈、财经圈到政治圈。

但是她用命写下的遗书和亲笔信,却被公开认定是伪造。

当年有位尹姓艺人,就为她做了13次笔录。

证明当时亲眼目睹有一位媒体高层强迫张紫妍坐到膝盖上进行猥亵。

而她这一行为,换来的却是被整个韩国娱乐圈封杀。

而这13次笔录却没有被采用。

因为检察官是其中一名嫌疑人的妻子。

影片中的审判结果和“张紫妍事件”的审判结果是一模一样的:判一年,缓刑两年,所谓的“恶魔”们一个都没有被揪出来,一个也都没有被判刑。

张紫妍的自杀只换来了经纪公司老板的判刑1年,缓刑2年。

也就是说,这最终只是媒体在一边闹的沸沸扬扬,仅此而已。

在韩国的法律里,法官是至高无上的,没有陪审团,所以无论什么案件都由法官最后说了算,且法官具备十足的人身保障,至今韩国还没有法官被弹劾过。

也正因此,影片的结局只能说是不足为奇了。

所以,如影片开头所述,情节是虚构的,但也正如影片结尾所讲,结局是真实的。

因为结尾提到了斗争还在“进行时”,我想这正是这部影片所想表达的目的。

有的时候,现实就是这样残酷。

你真的拿它没办法。

毕竟,在被害者死了的情况下,没有谁会交代自己和她睡过觉。

哪怕群众的呼声再高,这个已经搁置了十多年的案件始终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可想而知,背后的势力是有多么的强大。

有关性侵案件的发生,张紫妍不过是其中小小的一个个例而已,在《玩物》的片尾,就有数据表明:

女艺人中有45.3%曾被要求陪酒。62.8%表示曾被节目关联者和社会有权人士要求性陪伴。

韩国女明星自杀事件,算不上是什么新鲜新闻,早在2005年韩国女星李恩珠就因激情戏自杀。

看到这里,小编真的心寒。

但更让人觉得可怕的是,就在张紫妍自杀前几天,她还被迫带去做结扎手术,让她终生无法怀孕。

这也成了压垮张紫妍的最后一根稻草。

张紫妍在遗书中曾写到:

都是罪无可赦的恶魔,我做鬼也要报复到底。

而如今公诉期已到,那些伤害她的人依然逍遥法外。

果然,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后台回复《玩物》获完整资源

显示余下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