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用IMF的购买力数据,美国GDP降至全球第2,印度第3,印尼第7

最近两年,全球经济出现了较为明显的三大变化。首先是全球大多数国家、地区的经济因为新冠疫情的影响,在2020年出现了较为明显的下滑后,在202…

NetSmell 出品


最近两年,全球经济出现了较为明显的三大变化。首先是全球大多数国家、地区的经济因为新冠疫情的影响,在2020年出现了较为明显的下滑后,在2021年又迎来了快速复苏态势——波动性较大。

其次是包括铁矿石、铜矿石、煤炭、石油、天然气、粮食等多种大宗商品价格暴涨,再加上供应链受阻带来的影响,使得“通货膨胀走向了全球”——多数国家的CPI和PPI数值接连创新高。

第三个较为明显的特征是多国的货币汇率波动较大——人民币、英镑、欧元、澳元等与美元的平均汇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升值,而土耳其里拉、俄罗斯卢布、白俄罗斯的卢布、阿根廷比索等均出现了贬值。

这使得部分国家的经济明明没有实现完全复苏,但换算成美元后的GDP反而变得更高。而另外一部分国家的经济明明在复苏,却因为货币贬值,使其GDP按美元计算后,却出现了大幅缩减。

这种变化似乎再度告诉我们:采用汇率换算各国、地区的GDP,已经不能真实的体现各国经济发展的“本来面目”了。在这样的背景下,部分经济学者再次表示“采用购买力换算各国的GDP,值得重视”。

按购买力评估,印度GDP高达8.97万亿美元

按购买力换算各国的GDP,较为权威的机构主要是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他们一直都在评估和发布数据。以IMF为例,公布的“以购买力评估的2020年全球GDP高达131.98亿美元”。

其中,我国在购买力评估体系下,我国为24.19万亿美元,位居世界第一;美国以20.89万亿美元的成绩,降至全球第二;印度以8.97万亿美元的成绩,上涨至全球第三名;日本排第四名、德国第五。

俄罗斯以4.1万亿美元的成绩,排全球第六名;第七名是印度尼西亚,购买力评估下的GDP高达3.3万亿美元;之后是巴西、法国和英国——以上就是购买力评估标准下,2020年全球GDP前十强。

用购买力评估各国GDP,其实质是什么呢?

有经济学者认为,采用汇率方式换算各国GDP,其主要的弊端就是:影响汇率变动的因素有很多。如果部分国家的货币汇率被高估,另外一个国家的货币被低估,再加上国际金融资本的影响,失真了。

另外一种办法是:采用各国境内销售的各种商品作为衡量标准。假设在美国,一个巨无霸汉堡包的平均售价的5.6美元,在印度的平均售价为115卢比,那就是1美元相当于20.5卢比的购买力。

可当前的汇率却是1美元能兑换75.9卢比。这就意味着:按汇率计算的印度GDP较低,若按货币的购买力换算,那印度经济总量一下子就扩展好几倍了——IMF给出的2020年数据为8.97万亿美元,稳居全球第三名。

当然了,仅仅以单个商品作为评估依据这显然是不合适的。因此,世行和IMF将数百、上千种商品汇总起来——称为“一篮子”商品,然后按照在各国境内所要支付的金额来考察不同货币之间的购买力比值。

可能有部分网友觉得这样操作也有弊端,比如:中国人爱吃猪肉,美国人更偏向牛肉,印度的大部分人口不吃牛肉……,不同国家居民的消费习惯差异很大,需求不一样,这样笼统的对比并不科学。

是的,世行和IMF也想到了这点。他们会依据各国的实际情况给这“一篮子商品”分配不同的权重,加权后核算。咱们中国人爱吃猪肉,对猪肉价格较为敏感,那就提高猪肉的权重,提升猪肉价格的影响力。

反之,将美国的“一篮子商品”中牛肉的价格权重提升,降低猪肉的权重;在印度的“一篮子商品”中大幅拉低牛肉的权重,给印度居民偏爱的商品赋予更高的权重——以通用商品为基础结合“量身定做”的“一篮子商品”,就更为科学了。

据报道,世行和IMF每隔两年就要进行一次大规模的全球数据收集工作——几乎覆盖全球所有国家的相关商品数据,并计算和公布经购买力平价调整的宏观经济统计数据,以考察各国GDP的实际价值在这种“更稳健的基础上”的变化和比较。

印度、印尼等国的GDP变得这么高,会高估吗?

虽然采用购买力评估的方式能避免汇率波动和人为干扰因素带来的“失真”,但购买力评估体系并未被各国广泛接受。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使用购买力往往会高估发展中国家的经济规模。

各大企业在国际市场采购、出售商品,都是按汇率换算的。如果一个印度企业主要求以卢比与美元的购买力比值,然后购买石油。那这些中东石油大户,显然是不乐意的——购买力在国际市场失效了。

此外,商品放在不同环境下的价格差异是很大的。在普通的乡村或落后小城镇吃一碗面,可能只需要支付10元,但在国际大都市的高档酒店可能就要上百元了。正如Ravallion指出的那样:很多商品需要考虑与消费相关的场景、服务等。

这就意味着,采用购买力会忽视经济发达地区和落后地区的基础设施、配套设施,环境和便利性差异等带来的附加值。使得购买力体系在“收集基本价格数据”时迎来了挑战,可能是高估和夸大低收入国家价格水平的一个因素。对此,网友们认同吗?本文由【南生】整理并撰写,无授权请勿转载、抄袭!

显示余下内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