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谁能演好大男主?

女观众嫌丑,男观众嫌帅

NetSmell 出品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 (ID:yuleyingtang),作者:谢明宏,编辑:李春晖,题图来自:《雪中悍刀行》

说起大女主,观众多半有个定型想象。杨幂、赵丽颖、迪丽热巴的名字喊出来,脑子里就浮现出她们的古装画面。或是杨幂跳下诛仙台,或是赵丽颖大喊“燕北的将士们,我带你们回家”,或是迪丽热巴带点异域风情的美艳。

 

美丽的脸蛋儿,带着三分血污,罗裙也破了几道大口子。坚毅果决、敢爱敢恨、巾帼不让须眉等标签,演员是有点进入了瓶颈,但很能满足类型剧的需求。可若论古装大男主,概念则相对模糊。小鲜肉被男人嫌弃,低颜值被女人嫌弃,好不容易有个微妙界于丑帅之间的吧,演第二部大家就审美疲劳了。

张若昀演《雪中悍刀行》,被群众调侃一股子《庆余年》味儿。陈哲远和鞠婧祎的《仙剑奇侠传四》2月开机时,还有观众怀念“无胡歌不仙剑”(然而胡歌去了《县委大院》,照样被吐槽不像干部)。在《遮天》公布尹正为男主后,原著作者竟然更新了小说章节——《真人版来了》《细思极恐》。不是针对演员,就是感觉确实不适合角色。

 

此前传出郭麒麟要主演《大奉打更人》,群众更是一万个不乐意——张若昀也就罢了,郭麒麟也要成为大男主专业户了吗?就走轻喜剧路线的《赘婿》来说,跳到《大奉打更人》跨度的确不小。我们是想要大男主界的黑马,但不是谦大爷养的小矮马啊。

三分讥笑,三分薄凉,四分漫不经心。大男主之形象飘忽,就连写小说的人都是云里雾里。更不用说打着灯笼找演员的制作方了,以其昏昏又如何使人昭昭?找出来的嘛,不是太帅没有代入感,就是颜值不行被丑拒。

如此,哪款长相适合大男主、何种表演范式能成功,就成为影视人必须精研苦修的课程。最起码,不能总被“大女主”嘲笑门下无人吧。

大男主,别太帅?

如今大家好像普遍认定,男观众就爱长相平平的男主,顶见不得小鲜肉。其实早年也差不多,白皮古天乐顶着奶油小生的骂名演了《神雕侠侣》《圆月弯刀》。如今的盛赞,更多是互联网对前代颜王的追认,当年的观众可不觉得有那么十全十美。

 

不过替人坐牢外加女友被撬,出狱之后却以旁听生身份参加TVB艺员训练班,出道没两部戏就当主角,古天乐否极泰来的经历倒还挺“大男主”的。而关于大男主需要什么层级的颜值,首先需要区分男女观众的心理。

面对大女主,男女观众的态度趋同,越美越好,毕竟女孩子也喜欢漂亮姐姐。面对大男主则不然,女性观众依旧觉得越帅越好,这样乙女游戏般的幸福感更强。男性观众则不是,太帅会让他们失去代入感,甚至反过来批评男主不够阳刚。

以虎扑用户觉得阳刚帅气的代表——寸头李连杰为例,完美的大男主形象应该是粗犷气质与端正五官的结合体。多几分帅气精致显阴柔,少几分潇洒霸气不爷们。

如是,我们将大男主演员们分成两拨。一拨是特帅型,杨洋、鹿晗、吴磊等都失败了。另一拨是普帅型,张若昀、郭麒麟、陈飞宇,这些演员反而偶有成功。

从扮相上看,前者不适合“扮丑”,即便杨洋在《武动乾坤》里把脸弄得花猫似的,也还是有几分俏皮帅气。

《择天记》里的鹿晗,唇红齿白更适合去演许仙,够软弱够小白,是一张连妖精都能祸害的脸。当年陈长生的定妆照和剧照的评论,很不留情面。“女主真漂亮”“一脸受相”“戴副耳环就更美了”。当剧中所有男性角色都含情脉脉地望向鹿晗,难免不会觉得他是不是拿到了大女主剧本。

至于《斗破苍穹》里的吴磊,18岁的他确实不适合剧中的感情戏。整体造型还残存一些稚气,有点《红楼梦》里说惜春“身量未足,形容尚小”的意思。到了去年的《长歌行》,吴磊褪去稚气但少年感十足,和热巴搭戏就适合了。不少观众表示完全没有年下的感觉,风评的转变其实暗示大男主绝不可“过嫩”。

 

再看普帅型,由于没有绝顶颜值的拖累,反而可以放下身段沉浸在戏中的各色古怪情节里。《雪中悍刀行》里张若昀的乞丐装着实惊到硬糖君了,丑帅的演员认真扮丑,就还挺丑的。当然,人家洗干净换上一袭白衣之后,反而能收获巨大的反差红利,类似短视频卡点变装的效果。

男频小说普遍有一些落后的性别意识,以及欲扬先抑的结构。太帅的扮丑没人信,耍帅的又是“帅而自知”,因而难以取得观感的和谐。以时丑时帅的许凯、邓伦为标准,应该是接近标答的。只可惜后者还没来得及开拓这条路,就收工回家了。

憨夫成龙,摇摆的演技金线

进可文武安天下,退可窝囊待小家。大男主光装疯卖傻也不行,关键时刻要能撑住大场面。要想大男主有人物弧光,还必须包含一种现实的典型性,让观众从看“他”,看“他们”到看“自己”。

查·阿尔特曼在《类型片刍议》中概括了类型片的七个特征,即二元性、重复性、累积性、可预见性、怀旧性、象征性、功能性。事实上,当我们挖掘一些较为成功的大男主角色演绎,会发现他们都具有“家有憨夫”和“雄才大略”的二元复合气质。

以《庆余年》和《赘婿》为例,范闲和宁毅都是在家小家碧玉,被家庭琐事束缚,甚至有一点软弱娇憨的“妻管严”感。他们或与妻妾斗智斗勇,或清查账目,承担着大男主的日常行为。

 

而当他们面对外部危机,则是运筹帷幄,心机权谋一点都不比奸雄差。比如《庆余年》里范闲在祈年殿斗诗这一段,借着穿越者的身份进行九年义务必背诗歌朗诵,演不好会显得非常装。当张若昀的处理方法则是恰到好处的癫狂,一句“纸来!墨来!”有李白呵斥高力士的傲气。接着用醉拳的方式背完《将进酒》,装的感觉减少了,狂的释放增多了,值得大男主预备役艺人好好揣摩。

在张若昀之前,登顶大男主王座的演员是胡歌。如果说《仙剑奇侠传》是靠着少年时期的真实情感张力,那么《琅琊榜》则完全归功于他出色的演技体系。诚如前文所言的二元性,梅长苏也是一个外表虚弱、内里强悍的角色。他深思熟虑习惯隐藏个人情绪,这就要求胡歌必须要有细致的面部表情变化。

 

听到谢家小姐难产而死,胡歌闭上了眼睛,因为他使刚出生的孩子失去了母亲。原本坐着的他,伏在地上咳嗽起来。面对飞流的关心,胡歌眼含泪水笑着说,因为人的心会变得越来越硬。曾经的他是光明磊落的天之骄子,如今的他与阴谋诡计为伍。胡歌通过微表情的控制,将人物特定的心理状态准确地传递给观众。

作为宗主,梅长苏是具有权威性的江左盟领导。作为病号,上到晏大夫的恐吓,下到飞流的担忧,他是弱势的被保护者。胡歌演绎的梅长苏的两种状态,形成一种萌点,增加了角色可爱真实的一面。

大男主的人物气质通常是矛盾的,一旦融合不好必然失败。《武动乾坤》杨洋是耍宝太过雄才不足,《庆余年》张若昀是嘚瑟太过可爱不足。而那些冷脸的大男主,更需要配角调和观感。李易峰在《古剑奇谭》里的百里屠苏虽然木讷,但有其他角色撩拨他,照搬到《镜双城》就不行了。

金庸时代的大男主

胡歌演《射雕英雄传》那会儿,市场还并未流行起大男主的说法。因为女频尚未崛起,男主不管接什么戏,都要承担起如今大男主的职责。戏红了,不会光夸你。戏崩了,男主责任犹大。

回头看,黄晓明的两部金庸剧大男主都崩了。《神雕侠侣》是暗油,搭配清爽的刘亦菲显得杨过看她的眼光很不单纯。《鹿鼎记》是明晃晃的油,不如陈小春那版看着鬼马,倒像是社会经验丰富的官场老油条。

 

李亚鹏出演郭靖的消息传出时,网民普遍不看好。粉丝发帖支持,旋即被滔滔骂帖搞得狗血淋头,只能重新注册改名换姓。战况之激烈,不亚于前几年的流量撕番。

可怕的是,制作方才不管观众觉得合适不合适,拍出来就硬喂给你。尹正参与《遮天》,有一种传言是剧集投资缩水、整部评级都降了,原本接触的小生辞演,尹正也算是救场。而他入组时,恰逢《披荆斩棘的哥哥》热度未退,某种程度上人家还是带流量来的呢,拯救了快要流产的剧组。

 

当年李亚鹏也是拿出勇气,顶了《笑傲江湖》的空缺,勉强演了令狐冲,现在看确实草率了。令狐冲本身就是浓墨重彩的角色,最难演出那一份潇洒。当年的李亚鹏无论从演技还是历练上看,都不可能成功完成这个沉重的角色。正是这种命中注定的失败还勉力为之,惹火了那些金庸迷。

备受关注的《仙剑奇侠传四》,陈哲远饰云天河,鞠婧祎饰韩菱纱,毛晓慧饰柳梦璃,茅子俊饰慕容紫英。按硬糖君的刻板印象,天河应该是傻憨憨的样子,菱纱古灵精怪,梦璃应该温柔高雅。这个选角除了茅子俊,别的都令人迷惑。

已经杀青的《长月烬明》,单看罗云熙饰演的澹台烬故事线,就是一部男频少年成长史。柔弱质子终成魔神将自己曾经的仇人踩在了脚下,设定还挺带感。能否完成大男主的高光时刻,关键在于罗云熙“弱切强”的那一下能否立得住。

当然,如今的演员接受批评的心态也不如李亚鹏那代人了。《玉面桃花总相逢》的男主佟梦实,在说他造型难看的网友微博下面回复“你没事儿吧”。我们之所以产生了那么多失败的选角,部分原因也是批评环境的“失灵”。演员本身不接受,粉丝更不接受,剧方一看还以为自己拍得很好嘞。

或者,本身未到中年就演大男主,就是先天不足的。且看爸爸妈妈们最爱的男频剧是《亮剑》就能说明。但整个市场的选角机制挑不到合适的“中男”,导致男频剧永远处在错进错出的状态。遥想当年陈道明和陈宝国40+了才演《康熙王朝》《大宅门》,那才是真正阅历的拿捏呢!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 (ID:yuleyingtang),作者:谢明宏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显示余下内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