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对土耳其外交政策彻底失败

美国政府之所以动辄对其他国家大打出手,是因为朝野各界产生错觉,以为美国仍然是一个独一无二的超级大国,美国国内经济增长让特朗普充满自信,认为国际社会没有任何国家可以挑战美国的利益,美国所向披靡,只要美国提出要求,任何国家都必须满足。

NetSmell 出品


美国6月7日向土耳其发出最后通牒,要求土耳其拒绝购买俄罗斯的S-400防空导弹系统,否则将面临制裁,土耳其政府断然拒绝并明确表示,将继续购买俄罗斯的防空导弹系统。

美国国防部说,如果2019年7月31日之前,土耳其不取消购买俄罗斯防空导弹系统的计划,美国将拒绝向土耳其提供F35战斗机培训服务,已经参加培训的官员将会被美国驱逐出境。而美国将拒绝向土耳其提供战斗机的零部件,土耳其参加F35战斗机研发工作,最终将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是美国外交政策失败的典型案例,同时也是美国炮舰政策难以发挥作用的重要原因。美国总统特朗普对自己的谈判策略充满自信,入主白宫之后先后撕毁一系列美国签署的国际协定,试图通过双边谈判获取更多的利益。不过现在看来,特朗普似乎过高估计了自己的谈判能力,过低估计了自己的谈判对手,因此在双边谈判中根本没有取得实质性的成果。

美国对中国发动贸易战争,试图迫使中国签订城下之盟,中国上下同仇敌忾,已经断然拒绝了美国的威迫。美国威胁对墨西哥出口美国的所有商品增加征收惩罚性关税,墨西哥总统洛佩斯和墨西哥外交部长马塞洛·埃布拉德果然拒绝,迫于美国国内压力,特朗普不得不收回成命。现在美国国防部向土耳其施加压力,要求土耳其放弃购买俄罗斯的防空导弹系统,土耳其断然拒绝,美国的施压政策彻底失败。

美国外交之所以失败,是因为美国所奉行的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无助于国际合作。美国强调美国利益优先,根本不考虑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实际需要,因此,无论是在联合国大会上还是在双边谈判过程中,美国都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如果美国不改变自己的外交政策,美国在国际社会上将会变得越来越孤立。

美国政府之所以动辄对其他国家大打出手,是因为朝野各界产生错觉,以为美国仍然是一个独一无二的超级大国,美国国内经济增长让特朗普充满自信,认为国际社会没有任何国家可以挑战美国的利益,美国所向披靡,只要美国提出要求,任何国家都必须满足。

进入本世纪之后,美国的炮舰政策根本无法发挥作用。美国虽然推翻了阿富汗、伊拉克和利比亚的政权,但是,美国并没有赢得这些国家人民的信赖,相反地,美国大兵在这些国家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美国在伊拉克驻扎的军队,不得不龟缩在“绿区”,即使开展军事巡逻,也必须浩浩荡荡,以避免被反对美国的武装分子袭击。

美国政府试图依靠美国的军事力量,扩大自己的市场占有份额。可是,由于科技创新不足,结果导致美国在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领域落后于中国。为了遏制中国的发展,美国使出浑身解数,不仅要求加拿大政府扣押华为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而且在美国国防授权法案中针对华为公司采取限制性措施,美国政府甚至动用紧急状态法,对华为公司采取制裁措施。

华为公司已经向美国司法机关提起诉讼状,告美国政府的行为违反了美国宪法严重侵犯了华为公司的合法权益。如果美国司法机关作出华为公司胜诉的判决,特朗普将会颜面扫地。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为了对抗苏联,强化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土耳其作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成员,扼守波斯诸斯海峡、马尔马拉海、达达尼尔海峡,战略位置非常重要,因此,虽然土耳其是一个伊斯兰国家,美国仍让土耳其在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内部扮演重要角色。可是,由于美国军事基地为土耳其反政府武装的军事政变提供帮助,因此,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决定倒向俄罗斯,与俄罗斯共同管理中东地区事务。

美国之所以对土耳其施加压力,就是因为美国已经意识到,如果失去了土耳其这个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重要成员,地中海将会成为俄罗斯的海洋,俄罗斯可以通过黑海、博斯普鲁斯海峡直接进入地中海,美国在地中海乃至中东地区的利益将会遭受重大损害。为了遏止俄罗斯在中东地区的军事行动,必须迫使土耳其改弦更张。

可是,拥有奥斯曼帝国情结的埃尔多安不会乖乖就范,一定会与美国讨价还价。一方面要求美国交出土耳其反对派精神领袖穆罕默德·费图拉·居伦,另一方面向土耳其支付更多的费用,因为只有这样,土耳其才能实现自身利益的最大化。但美国没有满足埃尔多安的要求,土耳其一定会继续购买俄罗斯的防空导弹系统,这不是因为土耳其需要俄罗斯的防空导弹系统,而是埃尔多安试图通过这种挑战姿态,让美国乃至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其他成员意识到,土耳其不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可有可无的成员,而是一个拥有独立主权,并且能根据自身利益决定军事外交政策的国家。如果美国继续向土耳其施加压力,土耳其有可能会关闭境内的美国军事基地,到那个时候,土耳其与美国的关系将会彻底恶化。

土耳其只不过是把俄罗斯当作筹码,与美国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讨价还价,这一点美国非常清楚,而俄罗斯政府也非常了解。俄罗斯之所以愿意和土耳其保持现有的关系,是因为俄罗斯希望与土耳其共同管理叙利亚北部地区,如果失去土耳其的帮助,盘踞在叙利亚北部地区的反政府武装以及库尔德人,有可能会成为叙利亚政府的麻烦。

土耳其希望俄罗斯默许它在叙利亚北部地区镇压库尔德人,而俄罗斯则希望土耳其不断压缩叙利亚北部地区美国军事基地的面积,俄土在叙利亚北部地区拥有共同的利益。美国国防部恫吓土耳其,试图迫使土耳其乖乖就范,但美国对土耳其施加的压力越大,土耳其反弹的强度也就越高,美国国防部实际上是以自己的方式,让土耳其和俄罗斯更加紧密地站在一起。

显示余下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