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总统大选白热化 科技圈大佬支持谁?

技术界的不少权威人士都站在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一边,但是他们并未向希拉里提供多少资金援助。与美国总统奥巴马在2012年大选时从硅谷获得的350万美元资金相比,希拉里在本届总统大选中从硅谷获得的政治献金只有130万美元。以下就是技术精英们在本届总统大选中的立场以及他们支持的候选人:

NetSmell 出品

技术大腕们不仅会资助最有发展前景的初创公司,他们还会拿出数百万美元的资金以及自己的影响力来支持政界人士尤其是总统候选人。尽管硅谷以崇尚自由的精神著称,但是得益于几笔不菲的政治献金,技术精英们投入总统大选的大部分资金还是流向了共和党。

技术界的不少权威人士都站在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一边,但是他们并未向希拉里提供多少资金援助。与美国总统奥巴马在2012年大选时从硅谷获得的350万美元资金相比,希拉里在本届总统大选中从硅谷获得的政治献金只有130万美元。

以下就是技术精英们在本届总统大选中的立场以及他们支持的候选人:

到目前为止,来自技术界的最大献金出自甲骨文创始人拉里·埃利森(Larry Ellison)之手,他向共和党候选人马克罗·鲁比奥(Marco Rubio)慷慨解囊500万美元。自2015年以来,埃利森向支持鲁比奥的“保守党解决方案政治行动委员会”(Conservative Solutions PAC)提供了超过500万美元的资金援助。但鲁比奥在佛罗里达州初选失利后于2016年3月16日宣布退出竞选。

数据存储公司RagingWire的首席执行官乔治·马克里科斯塔斯(George Macricostas)拿出210万美元支持兰德·保罗(Rand Paul)。乔治·马克里科斯塔斯2000年创办了RagingWire,他通过建设数据中心积累起巨额财富。他为“美国自由政治行动委员会”(Americas Liberty PAC)和“相关美国选民”(Concerned American Voters)捐献了210万美元以支持保罗的竞选。但保罗在2月初退出了竞选。

Paypal创始人兼技术投资者彼得·泰尔(Peter Thiel)捐献了200万美元来支持惠普前CEO卡莉·菲奥莉娜(Carly Fiorina)竞选。传奇投资者泰尔向“为你及美国人民服务的保守、真实、负责任的领导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Conservative, Authentic, Reponsive Leadership for You and for America super PAC)捐献了200多万美元资金。这个政治行动委员会的首字母缩写就是“Carly for America”,实际上它最初的名称就是后者,后来在联邦选举委员会的命令下修改成现在的名称。菲奥莉娜于2016年2月10日退出了总统竞选。

天使投资人斯科特·巴里斯特(Scott Banister)为兰德·保罗提供了超过200万美元的资金,但他后来转向支持泰德·克鲁兹(Ted Cruz)了。巴里斯特是PayPal和Zappos等许多著名技术公司的早期投资者,他还是兰德·保罗的强力支持者之一。在保罗竞选议员期间,巴里斯特就一直在支持他,后来还支持保罗竞选总统。巴里斯特为支持保罗的“相关美国选民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Concerned American Voters super PAC)提供了超过200万美元的资金。保罗退出竞选之后,巴里斯特发表推特声称支持克鲁兹,到目前为止他已经捐献了1.5万美元给支持克鲁兹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

芝加哥风险投资者J.B.普利兹克(J.B. Pritzker)捐献了190万美元来支持希拉里。普利兹克代表整个家族向支持希拉里等民主党候选人的“美国优先行动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Priorities USA Action super PAC)捐献了190万美元资金。

技术界很多权威人士也都提供了数目不等的政治献金,金额大多在数十万美元。Greylock前合伙人霍华德·考克斯(Howard Cox)捐出50万美元支持杰布·布什(Jeb Bush)。考克斯早在1971年就加盟了Greylock,现在担任特别有限合伙人。他向支持杰布·布什(德州上任州长,布什总统的亲兄弟)的“美国崛起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Right to Rise USA super PAC)捐献了50万美元资金。杰布·布什在2月20日退出了竞选。

西恩·帕克(Sean Parker)捐献了29.8万美元支持希拉里,这比他以前提供的政治献金少多了。Napster创始人帕克曾经是硅谷最活跃的政治献金捐助人之一。在2014年选举中,帕克为共和党和民主党双方的候选人都提供了资金援助。但是他今年投入到总统大选中的资金明显少多了,只有一笔还比较可观,那就是提供给“希拉里胜利基金”(Hillary Victory Fund)的29.8万美元。

其他技术领袖也都公开表明了自己支持的候选人,但是并未提供(至少没有公开提供)太多的政治献金。长期支持民主党的Salesforce CEO马克·贝尼奥夫(Marc Benioff)支持的是克林顿。

被收入《名人录》中的硅谷高管个人提供的最大数额的政治献金只有2700美元,支持的对象是希拉里。很多技术高管比如eBay CEO约翰·多纳霍(John Donahoe)和Theranos创始人伊丽莎白·福尔摩斯(Elizabeth Holmes)都为克林顿办过筹款活动。个人为克林顿竞选提供过资金援助的还有:桑德伯格(Sandberg)、马斯克(Musk)、Box CEO亚伦·列维(Aaron Levie)、Dropbox CEO德鲁·休斯顿(Drew Houston)、YouTube CEO苏珊·沃基西奇(Susan Wojcicki)和谷歌首席传道者温特·瑟夫(Vint Cerf)。

杰布·布什的硅谷之行确实帮助他赢得了不少技术领袖比如雅虎首席财务官肯·高德曼(Ken Goldman)和凯鹏华盈合伙人玛丽·米克尔(Mary Meeker)等的支持。凯鹏华盈合伙人米克尔向支持布什的“美国崛起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Right to Rise USA super PAC)捐献了2.5万美元资金。雅虎首席财务官高德曼只是个人捐出了2700美元。

惠普企业CEO梅格·惠特曼(Meg Whitman)一直在政界比较活跃,她之前一直力挺新泽西州州长克里斯·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但是当克里斯蒂宣布支持特朗普(Trump)之后,惠特曼毫不犹豫地抽身走开了。除了是惠普董事长兼惠普企业CEO之外,惠特曼与新泽西州州长克里斯蒂也保持着密切的关系。当他决定竞选总统的时候,惠特曼担任起他竞选活动的财务副主席职务。但是当克里斯蒂决定支持特朗普的时候,情况就变了。惠特曼在2月份表示:“克里斯蒂宣布支持特朗普让我大吃一惊,这明显是一种政治机会主义行为。特朗普不适合担任总统。”据联邦竞选委员会公布的数据来看,惠特曼至今尚未向任何一位候选人捐献过资金。

我们尚未发现著名技术高管向特朗普的竞选活动提供过资金援助的记录,但是据Crowdpac称,在所有的总统候选人当中,特朗普从技术行业获得的政治献金是最少的。他从技术行业获得的资金援助总共才1.4万美元。

显示余下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