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打脸简史

文/小金牙来源/字母榜(ID:wujicaijing)马斯克是科技圈出了名的大嘴巴,怼天怼地,但嘴炮打多了,打起自己脸来也是piapia的。7月12日,股东诉马斯克SolarCity收购案开庭,马斯克身穿黑色西装,打着深色领带,走进美国特拉华州法庭,面对这场长达数小时的庭审——被

NetSmell 出品

  文/小金牙

  来源/字母榜(ID:wujicaijing)

  马斯克是科技圈出了名的大嘴巴,怼天怼地,但嘴炮打多了,打起自己脸来也是 piapia 的。

  7 月 12 日,股东诉马斯克 SolarCity 收购案开庭,马斯克身穿黑色西装,打着深色领带,走进美国特拉华州法庭,面对这场长达数小时的庭审——被告只有自己一个人、输了要赔 26 亿美元。

  马斯克自信发言:我才不想当老板,可是我也很无奈嘛,特斯拉没我要完蛋。他还怼原告律师:你是个坏人。


庭审现场速写路透社

  为什么说这是穿越时空的打脸呢?今年 5 月,马斯克进行了《周六夜现场》(SNL)主持首秀,在那场秀中,马斯克装扮成马里奥出演短剧、讲脱口秀,使出浑身解数。

  然而,这期节目不仅因为马斯克的嘴,引起狗狗币大跌,还被很多网友吐槽不好笑。不止一位网友表示:马斯克这集是《周六夜现场》史上最糟糕的,没有之一。

  难怪庭审后,外媒立即送上嘲讽:马斯克夸自己幽默,恐怕很多看过他那集《周六夜现场》的观众不会同意。

  马斯克认为自己的幽默,对于特斯拉来说是免费的宣传。不过从近几年马斯克的打脸事件来看,这种幽默免费是免费,宣传也到位,但是不是正面的就不一定了。

  马斯克近年来的自打脸现象,频率之高,速度之快,声音之响亮,让人不禁怀疑:这哥们是不是故意的?

  A

  且看自打脸招式之抢跑被摁住,大概是这样的:

  “我们行!”

  “不,我们不行。”

  “好吧,是不行。”

  2018 年 5 月,马斯克作为 CEO,在特斯拉电话会议上称,特斯拉将无须进一步融资。

  仅仅过去五天,特斯拉提交 10-Q 报告,并警告再次融资无可避免。

  同年 8 月,马斯克再次抢跑,这次看起来就更故意了。8 月 7 日,马斯克发推称考虑以 420 美元每股的价格对特斯拉进行私有化。并称“资金已到位”。

  消息一出,特斯拉股价当日大涨超 10%。

  随后越来越多的事实表明,特斯拉的私有化计划并不可行,并且资金也并不像马斯克所说的那样已经到位。

  8 月 25 日,在一片质疑声中,马斯克宣布取消特斯拉私有化计划。从推特发布特斯拉私有化信息再到取消私有化,前后不足一个月时间。

  这场闹剧,惊扰得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亲自出动,起诉马斯克,指控其涉嫌证券欺诈和误导投资者的行为。

  最终,马斯克付出了 2000 万美元的民事罚款代价,特斯拉也向 SEC 缴纳了 2000 万美元的罚款用于和解。

  马斯克长记性了吗?没有。美国《福布斯》杂志当时就指出来,这对马斯克来说不痛不痒,彼时这个推特狂人的身价有 376 亿美元。

  2000 万美元的罚款是他身价的5%。试想你银行里有 10 万块存款,罚你 500 块,你能长记性?何况咱连 10 万都没有

  今年往事重现,马斯克再次抢跑,1 月,又是特斯拉财报电话会议,又是那个一兴奋嘴就没把门的马斯克,说:“非常有信心,该公司的汽车今年将能够自动驾驶,并且可靠性超过人类驾驶员。”

  抢跑的下一集大家都很熟悉了,这次打脸马斯克的也是自家人,表示马斯克说的和显示不符,自动驾驶今年实现不了。5 月,美国加州机动车管理局(DMV),公布了一份 3 月 9 日与特斯拉代表举行电话会议的备忘录,其中显示:“马斯克所说的,与特斯拉 Autopilot 软件主管 CJ·摩尔(CJ Moore)所描述的工程现实不符,特斯拉 Autopilot 目前处于 L2 级。”

  不过都 2021 年了,马斯克早就是打脸黑带选手了,他 7 月在推特上回复网友说:广义的自动驾驶是一个难题,因为它需要解决非常多的现实世界的人工智能问题。此前没想到这么难,但回想起来难度是显而易见的。

  马斯克这个认怂说好听点是成熟了,说难听点是已经打脸打成二皮脸了,我说错了,我承认,下次还敢。

  而且要注意,马斯克说的是“广义的自动驾驶很难”,这么一想,现在特斯拉的“自助驾驶辅助系统”是不是一种狭义自动驾驶呢……

  B

  再看打脸招式之司马光砸缸马斯克填坑。大概是这样的:

  “我要 XXX!”

  马斯克爱立 flag 是出了名的,大多数 flag 都极具号召力,热血满格:五年移民火星、解决交通拥堵、用电池给全世界供电……

  这些梦想级的 flag 是马斯克吸引力的开端,每当马斯克发出梦想的声音,粉丝就受不了:哦!这该死的魅力!

  况且他没把梦想装在一个篮子里,这些 flag 哪个成功了不够永垂人类史的?

  把梦想挂嘴边的人多了,马斯克之所以有今天的舆论号召力,主要还是这些看似充满未来感的梦想,马斯克都从当下出发开始做了。

  在马斯克的世界里,打脸虽迟但到,永不缺席。梦想有多大,道路就有多艰辛。打脸翻车现场的帷幕拉开。

  要说马斯克打脸史上最社死、最尴尬、最下不来台的,绝对要数去年 11 月的钢球砸玻璃翻车事件。

  2019 年 11 月,特斯拉正式发布了旗下首款电动皮卡 Cybertruck,在发布会上,马斯克自豪展示了这辆皮卡。正如其名(赛博卡车),这辆车的外观超级锋利硬核。

  现场气氛火热,昏暗的灯光,神秘的配乐,哥特感十足的展示人员,不知道的得以为这是美国达人的舞台。

  特斯拉首席设计师弗朗兹·冯·霍尔兹豪森(Franz von Holzhausen)先用大锤砸“友商”车子的车门,出现明显凹痕,然后砸自家的,一点事儿没有。

  弗朗兹同样用“拉出来溜溜”的对比法,测试车窗玻璃。钢球自由落体,其他玻璃裂了,cybertruck 采用的玻璃没事。

  接着网民的快乐来了,弗朗兹一定不懂见好就收的道理,他紧接着一钢球,扔向发布会上展示的那辆 cybertruck 的车窗上,车窗:我裂了。

  车窗瞬间从钢球着力点向外泛开刺眼的涟漪,这时候现场又有点像郭德纲演出了,台下一片惊呼。

  此时的马斯克也在台上,弗朗兹问老大:我应该再试试吗?马斯克毫不犹豫地指指后车窗,这场社死越走越远了。弗朗兹捡起钢球,一球砸向后车窗,后车窗:我也裂了。

  马斯克当然也尴尬了,不过打脸黑带的反应就是快,当即就说:“至少没打穿嘛(at least it didn’t go through)。”

  发布会至此才进行到一半,接下来的十多分钟,马斯克都站在这辆皮卡和它破碎的车窗前发言。包括邀请观众进行试乘和公布产品价格。

  这场社死,在马斯克的打脸生涯里侮辱性强,代价倒是没有多大。就在 7 月,马斯克还非常直白的表示,cybertruck 这么与众不同一玩意,失败的可能是有的,但“我不在乎。”

  好一招先发制人,自己提前打自己脸,让别人无脸可打。

  另一个讨论度远不及火星移民和电动车的坑,是马斯克的超级高铁(地下隧道)计划。

  2017 年 6 月,马斯克曾表示,他的“无聊公司”(the boring company)已经获得政府相关部门的口头支持下,将在纽约和华盛顿特区之间建造一条超级高铁(地下隧道)。

  话音刚落,媒体就撸起袖子,手往马斯克的脸上抡过克了。

  美国媒体《今日美国》网站(USA TODAY)发文称,以现在的技术和成本,从美国东部的纽约挖到西部的华盛顿,这隧道得挖个 100 年。甚至直言:造火箭都比这容易点。

  杀人诛心啊,你说隧道难挖就说隧道难挖,拉着火箭做比较可太损了。

  100 年就 100 年,这还能吓着马斯克?该项目近两年也在展开,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今年 6 月,在拉斯维加斯建设的地下交通隧道——拉斯维加斯会议中心环路 LVCC Loop,已正式开始运营。

  据悉,无聊公司邀请了约 300 位体验者,但体验者做完了体验居然也撸起袖子里,表示这次体验和预期相差有点远。

  此前马斯克的宏图是 200km/h的时速、完全自动驾驶。但是体验者表示体验的时候车速只在 60km/h左右,体验有些鸡肋。

  网友的嘴不留情:我寻思费这么大劲干什么,单轨小火车不也能做一样的事?难道你马斯克的方案比起单轨小火车,意义就在于多拉仨人?

  C

  说到这里为止,马斯克的打脸看起来还都不算可恨,虽然任性,但任性得邪魅狂狷。

  这么任性,就没人管管他吗?有啊,但是效果嘛,好像也就那样。毕竟马斯克头铁。

  在特斯拉私有化风波时,SEC 除了要求马斯克交罚款之外,还明确提出要特斯拉替换董事长,不仅要马斯克 45 天内卸任,还限制他三年内不能当特斯拉董事长。此外,马斯克的推特必须要经由特斯拉律师审核。

  马斯克的确告别特斯拉董事长之位三年,于 2020 年股东大会上再次当选归来。

  至于在推特,马斯克就没有消停过。

  根据华尔街日报 6 月消息,SEC 去年就已经给特斯拉递信了,信中说马斯克已经两次违法和解协议。

  其一是 2019 年一条推文中,马斯克未经允许透漏公司的太阳能屋顶产值;其二是 2020 年抱怨特斯拉股价太高,这条推文随后造成公司股价下跌,市值损失逾 130 亿美元。

  马斯克的任性也慢慢显出霸道甚至可恨的味道来。

  去年 3 月,美国疫情极具恶化,16 日加州政府宣布居家停摆,非民生必须行业的工厂一律停工。

  工作狂马斯克才受不了这个,他指示特斯拉硅谷弗里蒙特(Fremont)继续开工。直到被媒体曝光、郡政府公开警告下,才被迫停工,比其他企业晚了一周。

  同月,他发给员工的内部邮件还说:“根据疾病控制中心的最新数据,确诊的新冠肺炎病例不会超过美国人口的 0.1%。将来我们回顾 2020 年时,我认为造成死亡或严重伤害的因素与 2017 年相比不会发生太大变化。”

  2020 年 5 月初加州陆续复工,但是企业要接受安全评估,合格了才能开。打脸的是,特斯拉工厂没通过。马斯克又坐不住了,强行复工。

  根据阿拉米达郡政府公布的特斯拉工厂的疫情统计报告,从 5 月复工到去年 12 月,特斯拉硅谷工厂总计有 450 名工人感染新冠。

  马斯克对于全美疫情的预测也乐观得离谱,别说确诊比例了,据约翰·霍普金斯冠状病毒资源中心的数据,美国因新冠疫情死亡的人数已于 6 月达到 60 万。以美国人口 3.3 亿粗略估算,这个数量占全美人口的 0.18%。

  一个讽刺的打脸事件是,马斯克在 2020 年 9 月接受采访时,曾标识自己和家人均没有感染新冠肺炎的可能,也不会注射疫苗。11 月 15 日,马斯克发推特说自己可能感染,但是测试结果两次阴性两次阳性,他大喷测试很可疑,并对全美的新冠测试可靠性提出质疑。

  11 月 18 日,经由瑞典电视台报道,确认马斯克感染新冠病毒。

  今年,马斯克的打脸事件也多有沉重的意味。

  在中国市场遭遇车主维权事件,最初特斯拉中国表示“绝不妥协“,在央媒发声,郑州市监局、国家市监局介入后,特斯拉态度发生了 180 度大转变,在官微致歉,并表示成立专案小组,全力满足车主诉求。

  另一方面,三番五次为狗狗币站台、直接导致狗狗币一路飙升的“狗狗币之父”马斯克,却直接打起来自己和自己“信徒”的脸。

  还记得开头所说马斯克参加《周六夜现场》(SNL)的事吗?就是在那场秀中,马斯克面对主持的追问,承认狗狗币是骗局。

  真的,对话就是这样的,绝无虚言。

  “那么,这是一种骗局(hustle)吗?”

  “嗯……好吧,它是骗局。”

  虽然在一个喜剧综艺节目中,笑着进行的这段对话,显然有玩笑的成分在里面(至少马斯克是这么认为的),但是这句话随即就让狗狗币跌了 40%,下了节目后,马斯克又连发三条推文向狗狗币“表忠心”,让狗狗币 24 小时涨幅超过 20%。

  左右横跳,反复作妖,马斯克这个行为算不算得上搅那什么棍?

  这番骚操作也损害了马斯克的形象。当这个心怀梦想的偶像,站在人们面前时,展示他的热情、执行力和略带古怪的行事风格时,人们被他的光芒迷住了。

  但当他贯彻自己“不怕打脸”的行为模式,让股市、虚拟货币市场起起伏伏的时候,真金白银投进市场的普通人,心脏就不一定受得了了。

  更残酷的是,就像 SEC 对他和特斯拉总计 4000 万美元的罚款一样,对他来说并不伤筋动骨。马斯克依旧嬉笑怒骂,打脸不断,

  如果这就是马斯克在法庭上所说的幽默,这样的幽默,还是少一点吧。

显示余下内容
相关文章:
  1. “果链”企业需要新故事,新能源汽车是“救命草”吗?
  2. 一块自制自行车码表从B站火到GitHub 网友催量产
  3. 深度学习正改变物理系统模拟,速度最高提升20亿倍那种
  4. 小鹏P5,能否救主?
  5. 我在大厂,“共同富裕”与我无关
  6. NASA摄到一个遥远的黑洞周围的巨大环状物
  7. 齐向东:电商APP成隐私数据泄露重灾区
  8. Facebook Reels正式在美推出:为优质视频创作者支付奖金
  9. 美的格力相爱相杀20年 争出两个“老大”
  10. 苹果:绝不会扫描iCloud中的非CSAM图像 会拒绝政府的监控要求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