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漫手机壁纸

《某个男人》横扫“日本奥斯卡”8项大奖,不愧是年度最佳日影

在3月颁出的日本电影学院奖中,该片一举夺得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编剧、最佳男主角等8项大奖(提名13项)。

NetSmell 出品

今年,这部日本电影赢麻了!

在3月颁出的日本电影学院奖中,该片一举夺得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编剧、最佳男主角等8项大奖(提名13项)。

《某个男人》

日本电影学院奖也有“日本奥斯卡”之称,从学院的角度而言,这是2022年最佳日影

影片在YAHOO!映画网获分3.7,四、五星好评率达65%,在Movie Walker网获分4.1(满分均为5.0)。

日本观众如此评价——

虽然看了之后会变得很痛苦,但是是非常让人思考的好电影。

悬疑之壳

《某个男人》的创作班底非常强大。

导演石川庆和编剧向井康介,曾合作犯罪悬疑片《愚行录》,这部电影开场数分钟的公车戏,通过不断反转,极限勾勒人性龃龉,足见老练功力。

向井康介还是日剧《深夜食堂》系列、日影《向阳处的她》《不求上进的玉子》等作编剧,创作经历丰富。

影片摄影近藤龙人,曾担任《小偷家族》《横道世之介》等经典日影的摄影。

《小偷家族》&《横道世之介》

影片演员除了妻夫木聪、安藤樱这对男、女主角,还包括日剧学院奖年轻视帝洼田正孝(《为了N》《非自然死亡》)、日影学院奖影帝兼老戏骨柄本明(《半泽直树2》《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等。

影片根据日本75后作家、音乐人平野启一郎同名原著改编。

被誉为“三岛由纪夫转世”的他,在24岁便以小说《日蚀》拿下芥川奖(日本纯文学最高奖),其作极具思辨性,这也体现在《某个男人》这一故事中。

平野启一郎

表面上,《某个男人》是一部悬疑片。

失去丈夫,和儿子及婆婆一起生活的武本里枝(安藤樱 饰),经营着一家文具店。

某日,热爱绘画的神秘男子谷口大祐(洼田正孝 饰)进店购物,和里枝滋生了爱情火花。

两人很快确定关系并结婚,婚后又生下一个女儿,生活走入正轨之际,在木业公司上班的大祐却意外被巨木砸中而死。

前来奔丧但此前从未露面的大祐的哥哥恭一,在看过遗照后,却坚称死者并非大祐。

那么,一直以来和里枝共同生活的男人,到底是谁?

为弄清亡夫的真实身份,里枝请来律师城户章良(妻夫木聪 饰),委托他调查真相。

调查过程中,城户逐渐发现,这位自称“谷口大祐”的X先生,或许拥有一段非常不堪的过去,而与他人交换户口、姓名,是为了彻底抛弃往昔岁月,以无瑕的面貌开启新生活。

同时,城户也开始审视自己的律师身份。

在夫妻和睦、儿子可爱、家底殷实的背后,自己会否只是另一个谷口大祐?

从故事情节来讲,整部电影就是在依靠这样的悬念推动。

但悬疑,只是《某个男人》的外壳而已。

日影之魅

导演和编剧的目的,并不在揭晓真相,而是在推向真相的过程中,创造日本电影一种新的表达方式。

这种表达分两个部分,一个部分,是日本电影的常见元素,另一个部分,是日本电影的新鲜元素。

常见元素指的是文具、伐木和拳击。

里枝和大祐因文具结缘。

文具是日本文化中拥有独特细节的部分,每年,“文具界奥斯卡”日本文具大赏都会选出设计奇绝的作品,以匠心应对这个愈发不再需要复杂文具的数字时代。

片中的伐木场景,则令人想起染谷将太主演的高分喜剧《哪啊哪啊神去村》。

《哪啊哪啊神去村》

两部电影对木业的原始呈现,勾连出日本文艺和自然之间的独特“联姻”

至于拳击,熟悉日本电影的观众,应该见怪不怪了。

《百元之恋》《蓝色》《啊,荒野》(前、后篇),以及和《某个男人》在学院奖上同台竞技的《惠子,凝视》,都是拳击题材。

《啊,荒野》(后篇)

日本的拳击电影往往并不外放,反而非常内敛,即便热血,也不喷薄,而是潜流,它们会模糊性别和拳击、以及生活和拳击之间的界限,从而让拳击的日常性更清晰。

所以在日本拳击电影中,角色对擂台的渴望,往往并非输赢,而只是站上去。

《某个男人》中,假的大祐就曾对自己的教练说:那么明亮的地方(指擂台),我真的可以站上去吗?

除了文具、伐木、拳击这些日影常见元素,《某个男人》引入了一种日影中很难见到的新元素。

移民的身份认同

近年,北美影视通过《米纳里》《弹子球游戏》《瞬息全宇宙》《怒呛人生》等作,全方位对美籍移民的身份认同进行挖掘和探讨。

之后也还有《同情者》(朴赞郁导演的越裔间谍题材美剧)这样的大制作跟上。

《同情者》

但日本电影中很少这种题材。

《某个男人》中,城户章良是一名在日韩裔后代,他与一名日本女性组成家庭。

他在片中为数不多的几次愤怒,都是因为对自己的定位,从日本丈夫的身份,滑到了日、韩边界的身份。

编剧写了一个典型情节——

城户坐在沙发上静思,儿子聪太一直在他背后不断重复日语“八嘎”,等儿子不小心将城户的酒杯碰翻,城户终于爆发,对儿子大发脾气。

这种情绪的失控,针对的,并非那个翻倒在文件上的酒杯,而是儿子作为一个没有身份困惑的日本人,那种完全浸润在日语中的自在

过去之痛

除了身份认同,《某个男人》中还有不少其它内涵。

比如片中一名年轻人因工作过劳自杀,城户章良的岳父便点评道——

真觉得工作辛苦的话,选择不做不就可以么?

国家净把钱花在些没用的地方(指自杀者亲属可获得赔偿)。

明明有自食其力的能力却可以依靠税金生活,那他们平常都在做什么呢?光玩老虎机了呗!

社会阶层的既得利益者,丝毫不愿设身处地思考底层年轻人的真实处境,只愿这样高高在上地进行批评与指点。

这其实是整个东亚社会的共同现象。

而在真假大祐的故事中,影片则深刻探讨了原生家庭、父权阴影、伤痛过往的影响。

假大祐真名小林原诚,其父小林谦吉是一起灭门惨案的凶犯。

原诚身为死刑犯之子,受尽了社会歧视,令人想到东野圭吾小说《信》中的兄弟。

弟弟让哥哥别再从监狱写信寄来,就是因为这些信时刻在提醒他、提醒社会,这是杀人犯的亲属。

原诚无法自父亲的阴影中脱离,又映照了近期伊朗电影《金币灰黄》中的表达——

专制的父亲在结尾死去,一直试图将整个家拉出泥沼的女儿含泪而笑,终于,这个家可以相对自由地呼吸了。

原诚离开拳击世界,变身大祐成为伐木工,则令人联想到国剧《漫长的季节》中,沈墨对王阳说的那句——

去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重新活一次。

所以,小林原诚身上,有太多人的影子,甚至可以说,他是一个因困在过去而渴望新生的亚洲人的综合体。

女主角里枝的形象也非常动人。

真相大白后,里枝告诉城户:

在这个城镇和他(假的大祐)相遇、相爱,一起生活,生下小花,都是不可磨灭的事实。

与原诚试图磨灭过去不同,里枝坚定地认同自己的每一段人生经历,这是一种真正的女性主义。

联系前段时间女性先驱上野千鹤子因爆出结婚而被质疑,里枝的回答可谓铿锵有力:结婚、单身、伤痛、幸福,这些都是女性的选择,彼此之间并不冲突。

婚姻与女性主义并不相悖,单身也并非女性主义的旗帜。

重要的不是性别和是否走入婚姻,而是人格独立与否。一如里枝,有力量承担生命中的任何变化。

以上种种,想来便是《某个男人》横扫学院奖的原因。

这部电影或许节奏缓慢,但潜流其中的力量,还是值得细品。

-END-

显示余下内容
相关文章:
  1. 《幽游白书》
  2. 《幽游白书》有生之年!一代神漫回归,杀疯了
  3. 《幽游白书》网飞漫改,不再是魔咒了?
  4. 《绝叫》
  5. 《蓝眼武士》以为一堆人会骂,没想到她都8.8了
  6. 《红猪》宫崎骏最爱的电影,主角竟是一头猪
  7. 日本纯欲女神三吉彩花《反击少女》好美的一张脸
  8. 《进击的巨人 最终季 完结篇 后篇》彻底结束!大结局来了
  9. 「进击的巨人·最终季·后篇」季季9分+,火爆全球,谁敢不服?
  10. 《冥王》网飞9.2!口碑爆表,收视血扑
  11. 日剧《复仇的未亡人》成年人的深夜档,得捂着眼睛看
  12. 日剧《穴界风云》玩的就是刺激!这脑洞开到天灵盖了
  13. 《东京爱情动作故事》今年最大尺度,这剧也太逆天了!
  14. 日本排放核废水!看《日本沉没》,灾难下的生命之歌
  15. 日漫「终末的女武神」全民抵制遭下架,这把尺度玩脱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