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漫手机壁纸

《芭蕾复仇曲》韩国电影界的「金童玉女」,又杀疯了

《芭蕾复仇曲》中,芭蕾舞者是玉珠的闺蜜敏熙,敏熙的离世,使玉珠开启了极富女性力量的复仇之路。

NetSmell 出品

时光撰稿人 | 县豪

  在电影院养生的大龄青年。 

10月4日,第28届釜山国际电影节开幕。

中国影人在本届电影节上的存在感不弱。

刘德华《红毯先生》、许鞍华《诗》、朱一龙《河边的错误》(国内已定档10月21日)等重量级国片,都在釜山放映。

当然,作为韩国主办的电影节,韩影仍占主体地位,其中最受关注的一部,当属开幕片、张建宰导演的小说改编作《我讨厌韩国》。

此外,釜山还会展映包括《毒战2》在内的5部网飞韩片,其中一部已于近日上线。

《芭蕾复仇曲》

作为今年最被期待的韩国动作犯罪片之一,影片上线后,IMDb6.1分,国内评分6.8,但其烂番茄新鲜度却达到惊人的100%(目前评分人数有限)。

那么,这到底是一部怎样的作品?

 金童玉女

《芭蕾复仇曲》由李聪贤导演、全钟瑞主演,两人目前是情侣关系。

李聪贤生于1990年,外形是典型的韩国花美男,被视为能以爱豆身份出道,其电影风格却凶狠、凌厉,与其外形反差极大。

李聪贤

全钟瑞生于1994年,曾从千人海选中脱颖而出,主演李沧东导演作品《燃烧》。

她有一张天生的电影脸,这张脸在文艺片和类型片之间游刃有余。

《燃烧》中的全钟瑞

两人合作的第一部电影是2020年的穿越题材惊悚片《电话》。

《电话》是李聪贤的长片首作,剧本复杂度、摄制成熟度、表演精确度等,在近年韩国电影中都属于一梯队水准。

李聪贤因此被提名青龙、百想最佳新人导演,全钟瑞更是直接拿下百想影后殊荣。

《电话》中的全钟瑞

基于这种创作上深度绑定的情侣关系,李聪贤、全钟瑞被视为“韩国类型片领域的洪尚秀和金敏喜”(从伦理道德角度而言,这两对还是颇有差异)。

除了全钟瑞,《芭蕾复仇曲》还集结了金智勋(《邻家花美男》)、朴有林(《驾驶我的车》)、金武烈(《恶人传》)等韩影熟脸,而且,其中好几位都参演过韩版《纸钞屋》。

韩版《纸钞屋》

同《电话》一样,《芭蕾复仇曲》由李聪贤自己担任编剧,影片灵感源自韩国“N号房案件”。

网飞纪录片《网络炼狱:揭发N号房》

值得注意的是,明年美国将上映一部名为《芭蕾女杀手》的电影,这部电影与《芭蕾复仇曲》英文片名相同,都是《Ballerina》(直译为“芭蕾舞女演员”)。

两部影片既有差别,又有联系。

《芭蕾女杀手》由《虎胆龙威4》导演伦·怀斯曼操刀,安娜·德·阿玛斯主演,属于《疾速追杀》系列的衍生电影(系列衍生剧《大陆酒店》已于近日高分完结)。

《芭蕾女杀手》

两部电影都是复仇主题,且《芭蕾复仇曲》颇有《疾速追杀》系列迷幻、优雅的风格。

但在《芭蕾女杀手》中,安娜饰演的鲁妮本身就是一名芭蕾舞者,而《芭蕾复仇曲》中全钟瑞饰演的玉珠并非舞者。

这是两部戏最大的差异之一。

《芭蕾复仇曲》中,芭蕾舞者是玉珠的闺蜜敏熙,敏熙的离世,使玉珠开启了极富女性力量的复仇之路。

爱意深切

玉珠是一名前公司保镖,本觉人生无趣,在给自己买生日蛋糕时遇见以前的同学敏熙,两人相见投缘,关系日渐亲密。

敏熙是一名业余芭蕾舞者,她决定出国深造之际被黑帮猎中,被迫拍摄香艳视频,从此成为黑帮玩物。

离世前,她留下一双舞鞋、一张字条。

字条上书:请帮我报仇!

玉珠依据敏熙留下的寿司店线索,顺藤摸瓜,将复仇对象锁定为一个名“崔主厨”的人。

于是,一场追逐与猎杀的大戏拉开帷幕。

外媒La Estatuilla评价影片故事虽然简单,但它的氛围、视听和主角都很特别

影评人Rohan Naahar(印度)同样称赞《芭蕾复仇曲》的氛围营造,认为霓虹美学的视觉效果和沉重的配乐提升了这部网飞惊悚片的品质

这部时长仅93分钟的电影,表面看只有视听魅力,其实片中隐藏着不少值得咂摸的爱意。

首先是玉珠和敏熙之间。

片中时间分为“现在”和“回忆”,两种时间被统一在斑斓而阴郁的霓虹影像中。

相比“现在”,玉珠和敏熙的“回忆”时刻更接近亚洲纯爱电影的轻柔滤镜。

比如两人透过蛋糕展示柜玻璃看着对方,令人想到《花与爱丽丝》《燕尾蝶》这类岩井俊二作品;

两人在回忆中奔跑,镜头先捕捉地上成双、跃动的影子,既呈现了导演强烈的创作意识,又叠合了《七月与安生》等作的双姝意象。

玉珠和敏熙不仅是girl helps girl的关系,更是两个孤独的灵魂合成一团自洽的火花,因此,敏熙的死才会令玉珠决绝赴义。

然后是李聪贤和全钟瑞之间。

《电话》中,李聪贤以社会失格的病态刻画,比《燃烧》更加彻底地唤起全钟瑞灵魂深处的演员力量。

到了《芭蕾复仇曲》,李聪贤则彻底沉迷在全钟瑞的外形魅力中。

除了发丝遮脸的湿漉造型、镜头怼死的五官特写(尤其是眼睛)等,李聪贤最浓的爱意,在于全钟瑞头发上的光。

无论她推门,还是伏身探看床底,环境明或暗,全钟瑞的头发上都有独特的光。

仿佛可以看见李聪贤在片场追逐着她的身影,然后告诉工作人员:这里!这里!要有光!

而在动作戏呈现上,李聪贤同样不遗余力塑造着全钟瑞。

无论是开场便利店中“凤梨罐头一攻一防、slay全场”的逼仄空间打戏,还是情趣酒店尺度飙升、痛感突出的1V1冷兵器搏斗,全钟瑞的魅力都在一招一式间展露无疑。

韩影已完?

显然,《芭蕾复仇曲》整体表现趋近普通。

首作《电话》中,李聪贤曾写出“跨越两个时代的两场追杀发生在同一时间同一房间”这种前所未有的惊悚高潮戏,而在这部新作里,没有任何一处情节值得复盘。

但影片还是隐隐透出文化或艺术上的追求。

比如黑帮老大谈规矩,提到金斗汉、艾尔·卡彭。

前者是比肩杜月笙的韩国黑帮名人,后者是最具影响力的黑手党头目之一。

去年的高分犯罪片《套装》(《模仿游戏》编剧的导演首作),片名及故事便源自艾尔·卡彭1925年起执掌的黑帮集团奥特菲(Outfit)。

《套装》&艾尔·卡彭

金智勋饰演的“崔主厨”被玉珠划穿左脸,以及他走在暗夜街道时倾斜的背影,则是在“致敬”小丑的“笑脸”和“小丑”电影的迷狂犯罪风格。

《芭蕾复仇曲》&《蝙蝠侠:黑暗骑士》

从这里可以看出,《芭蕾复仇曲》作为网飞韩影之一,也不可避免地被并入“韩影逐渐美国化”的2020后潮流中(可以2019《寄生虫》为标志性分界)。

即便李聪贤这种一鸣惊人的韩影天才,也在首作之后,开始直接模仿美国影视的制作手法。

比如玉珠购买武器时,选景在黄色枯草地,再以大景别框出一种地平线风格,这种拍摄方式,是《绝命毒师》的“御用手法”。

《芭蕾复仇曲》&《绝命毒师》

而在罂粟房的打斗配乐中,衬底的电子音又近似于《怪奇物语》的主体配乐。

当然,也能在一些对白、布景等元素中,看到罗泓轸(提及“延边人”,亦即杀手,见《黄海》)、朴赞郁(情趣酒店复古墙壁装饰)等韩国名导影子。

李聪贤身为“美韩边界逐渐模糊的时代”的创作者,也许,他需要抗拒的,比他需要接受的更多。

而对于“韩影是否正在没落”这一老生常谈的话题,其实不必看本土票房异变,只需看一看近几年韩国选送奥斯卡的电影即可——

2020年《南山的部长们》、2021年《摩加迪沙》、2022年《分手的决心》、2023年《混凝土乌托邦》。

2020至2022年品质其实都不错,但与奥斯卡最佳国际影片的总体风格还是有不小出入,而今年的选送作品则近乎摆烂、交差的水准。

《混凝土乌托邦》构建的“大地震独栋公寓”世界非常极端,一向挖掘极致人性的韩影,这次各方面表现却都很温和。

直捣社会和灵魂的程度,远不如《流感》《潘多拉》等此前的韩式灾难片。

《混凝土乌托邦》

个人来讲,导演严泰华曾是朴赞郁、朴勋政(《新世界》)等名导的副导,像几乎所有被扶正的副导演一样,他也透露出一种才华有限、表达平庸的无奈。

集体来讲,2023年的韩国电影,无论艺术片、类型片,时至10月依然没有一部标志性作品,实在令人汗颜。

韩影到底完没完?

只能说,韩国导演们可能是时候对现实做出一些反抗了(尽管很难)。

-END-

显示余下内容
相关文章:
  1. 2024必看神作!《首尔之春》太敢拍了!
  2. 韩剧《共助》从头爽到尾,这部谍战电影帅爆了!
  3. 《杀人者的购物中心》又来一部王炸爽剧,杀疯了
  4. 《荒野》马东锡血浆片,虽烂但爽
  5. 韩剧《观相》豪华阵容 狂飙演技,宋康昊首部古装大片!
  6. 电影「花千骨」怒冲3.5,「开年第一烂」出现了!
  7. 《好久没做》韩国情色片已经进化到地步了吗
  8. 《魅惑之人》王位争夺 一集入坑,2024最新古装复仇大剧!
  9. 《命案》必看的华语大尺度电影
  10. 《好久没做》少儿不宜,这部韩剧尺度也太大了吧
  11. 「临时劫案」超级烂片,天王也救不了
  12. 《请和我的老公结婚》开年第一部韩剧,血压爆表、狗血至极!
  13. 《临时劫案》卡司阵容强大却换来口碑暴跌,谢谢有被雷到!
  14. 《杀人者的购物中心》开年爽剧 一集入坑,2024最新劲爆韩剧来了
  15. 「请和我的老公结婚」救命,太羞耻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