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漫手机壁纸

《临时劫案》卡司阵容强大却换来口碑暴跌,谢谢有被雷到!

不过相较于传统意义上的港式警匪片,导演麦启光在继承了银河映像一贯的风格之外,也为影片注入了些荒诞性和港式幽默。

NetSmell 出品

说起港片的黄金年代,警匪犯罪片可谓是一种门道。剧情发展得快,一帮匪徒跟警察玩着捉迷藏,各种飙车追逐,枪战火花,应接不暇。看这种片子,就跟吃了兴奋剂一样,让人血脉贲张,激情澎湃。

而最新上映的《临时劫案》也是这种风格。

《临时劫案》

Rob & Roll

不过相较于传统意义上的港式警匪片,导演麦启光在继承了银河映像一贯的风格之外,也为影片注入了些荒诞性和港式幽默。

01

一场“意外”的抢劫

说电影前,可以先聊聊这部电影的导演麦启光,虽不是家喻户晓的大导演,但在电影界却是资深人士。

(导演麦启光)

从1989年《表姐,你好嘢!》开始,他就开始在这行里摸爬滚打。90年代的时候,他做副导演,跟了一帮大导演,像尔冬升、林岭东、王晶这些人,可不是吃素的,跟他们混,那经验积累得就跟炒菜放盐一样自然。

到了21世纪,麦启光跟银河映像搭上线,成了杜琪峯的“影子”,整天跟在后面。他们那几部片子,像《大块头有大智慧》、《夺命金》、《毒战》,那可都是有点分量的。而到了《临时劫案》,麦启光独挑大梁,他多年的导演功力得到了全面展现。

(《大块头有大智慧》、《毒战》、《夺命金》)

《临时劫案》的故事背景很简单,是经典的警匪对抗,故事聚焦于三个不同背景、身处人生低谷的中年男人:由郭富城饰演的欠债累累的梅蓝天、林家栋饰演的胆小司机阿怂,以及任贤齐饰演的养老院院长慕容辉。

故事以一场荒诞且充满黑色幽默的劫案为线索,将这三个角色的命运紧密相连。他们原本计划实施一次抢劫,以解决各自的经济困境。但事与愿违,他们不仅遇到了姜大卫和姜卓文父子扮演的更加狡猾的劫匪,还被张可颐扮演的警探姜姐紧追不舍。在一系列出乎意料的事件中,这三个男人展开了一场充满挑战和困境的逃亡之旅。

02

成也“黑色幽默”

虽说是地道的港片,但《临时劫案》却巧妙地打破了传统港产警匪片的框架,呈现了一种新颖的叙事风格。诚如我们刚刚所说的,导演麦启光在这部作品中,融合了银河映像的独特风格与荒诞幽默的元素,正是因为它的注入,为角色塑造出“意外”的宿命感。

就拿电影中的三位主角来说,他们其实并非天生的罪犯,而是被生活的重压所迫,被现实的绝望所困,最终选择了铤而走险,却意外地卷入了一场更大的劫案中,这既可以看作是他们的宿命,也可以看作是一连串意外的结果。

而一说起香港电影中的人物“宿命感”,总是会让内地的观众觉得很沉重,而且在现如今如此崇尚合家欢和娱乐的影视行业,它已经太不吃香。

所以,麦启光导演巧妙地利用喜剧元素的目的,也是为了减轻剧情的沉重感,或许把它看成是对传统港式警匪片沉重宿命感的一种调侃也未尝不可。

这种黑色幽默,首先就体现在郭富城饰演的梅蓝天这个角色上。

我们都知道,在以往的银幕生涯中,郭富城饰演的角色多是那些正直无畏,英勇果敢的化身,不论是《寒战》中正义的警察、《全民目击》中坚定的检察官,还是《扫毒3》中深入虎穴的卧底,他总是以一种光明磊落的形象出现在观众眼前。

(《寒战》、《全民目击》、《扫毒3》)

但在《临时劫案》中,郭富城却突然转换了轨道,抛弃了以往的“光环”,化身为一个悍匪,且不仅如此,他还是个造型亮点十足的悍匪——那一排几乎到了滑稽的程度且醒目的大龅牙造型、因为职业原因(剧中梅蓝天最早是摔跤手)而造成的耳末变形,尤其是一张嘴,就能把观众笑出十万八千里的“大舌头发音法”,甚至是他在电影中的言行举止。

这种安排,或许在某种程度上,是导演在告诉我们,在那些看似严肃的命运面前,也许还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用一种轻松甚至于滑稽的方式去对待,甚至去对抗宿命。

然而,这种尝试虽然别具一格,却也难免让人感到一种力不从心的遗憾。因为在这种滑稽与荒诞的表现背后,那些原本应当深刻揭示的社会现实与人性探索,似乎被无形中淡化了。

人们在影片中得到的,可能是一时的欢笑,但却难以从中找到更多关于生活、关于人性的深刻启示。

此外,林家栋和任贤齐的表演,虽说幽默元素略少于郭富城的角色,但也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林家栋在片中扮演的角色,与他过往银幕上的硬汉形象大相径庭,他所饰演的角色既狡猾又机智,甚至带有一定的市侩气息。

例如,在电影中有一幕,他为了赚取额外的利润,竟然在买武器的交易中向已经是十几年铁哥儿们的任贤齐饰演的慕容辉索要高价。

而任贤齐在片中所饰演的角色,也让人印象深刻。他扮演的是一个苦命的好人,一心想要做好事,想要让老无所有的老人们有家可回,却总是得不到理解和认可。

他的表演既有喜剧色彩,又不失角色的深度和复杂性。特别是那句“好人我做不好,坏人我做不到”的台词,道出了角色内心的矛盾和挣扎,也折射出社会对于好人的无情和冷漠。

03

败也“黑色幽默”

诚然《临时劫案》试图以一种新颖的方式重塑警匪片,却在一时的新鲜感消退后显露出其本质的苍白。电影中的逻辑似乎并非缜密,故事的推进几乎全靠巧合,而这些巧合,却又显得过于牵强。

比如最开始扎辫男阿南,拿着一把类似水果刀的作案工具,隔着玻璃威胁店员把钱交出来,都隔着玻璃,为什么不喊人过来帮忙呢?或是从后门逃走呢?

电影看到最后,我突然有点后知后觉,店员是不是阿南的女友啊?这是情侣合伙作案吗?

也可能是因为我脸盲,要不就是导演塑造的角色不鲜明。从最开始看得我云里雾里的。

比如警察和其他匪徒是靠什么定位到梅蓝天等人的?他们明明已经丢掉了手机等通讯设备。

比如把武器交易地点放在澡堂里,为了图方便不图严谨,这是老手能做出来的事儿吗?又不是第一次的新手?

比如老手把钥匙放在柜子顶端,反侦察力也太差了吧。

比如梅蓝天的抢劫之旅,是因为儿子不幸遭雷劈了,所以他受了刺激决定开始做悍匪吗?如果是的话,这个逻辑很奇怪。

再比如影片后半段,突然强行煽情,三人齐唱学友哥的《只想一生跟你走》,硬转折的尬出天际,导演为什么没有任何铺垫?

比如,最开始任贤齐不是报警说老人失踪了吗?结局老人的事儿就不了了之了?失踪的老人去哪儿了?

等等……

正是因为这种种的巧合和阴错阳差,使得影片在试图展现小人物的无奈与悲情时,反而流于表面的刻意,缺乏那种触及灵魂的真实情感,以至于让观众难以产生真切的共鸣。

我想或许导演是想让黑色幽默的运用原本有望成为其独特之处,但过度依赖于偶然性的情节设计和过度使用,就会使得这种幽默感失去了深度。

尤其是郭富城的口头禅“说谢谢”、“Sorry”以及抛媚眼和亲吻即将挂掉的兄弟,看多了真的会腻,而且表情真的很油。

可以说,电影在追求形式的新颖与趣味时,却忽略了内容的深度与真实,最终使得整个作品陷入了一种令人疲惫的局面。

此外,电影中众多的巧合拼凑,不仅未能使故事线更为紧密,反而使整部影片显得四散无序。在这些巧合中,影片似乎无法集中精力塑造一个核心的人物形象,就拿郭富城扮演的悍匪梅蓝天,这个名字,在《临时劫案》里似乎是戏谑的。

他是一个做事狠辣的悍匪,但他的性格中却隐含着江湖的道义。他不是那种典型的黑白分明的电影角色,而是充满了矛盾和复杂性。他在暴力和侠义之间摇摆,好似一副破碎的镜子。

在电影中,郭富城的表演给这个角色增加了几分讽刺的味道。这样的角色设定,本应是影片的亮点,却因为故事的发展和人物塑造的不够深入,使得这个角色变得有些模糊不清。

至于张可颐饰演的女警,人物塑造的更是扁平到不行,甚至一度让我在电影院里产生层层的厌恶,用台词“包装”自己很有责任心,完全不走内心戏,“Madam,你做乜嘢?”

可以说,电影的叙事结构中,多个支线的插入似乎更多是为了营造所谓的意外和喜剧效果,而非真正为了推进故事本身。这些似乎是刻意为之的戏份,不但未能加强故事主线,反而使得所有角色都显得若有若无,如走马观花般匆匆掠过。

本应栩栩如生、情感丰富的小人物形象,在这样的叙事方式下,反倒变得如一出出傀儡戏般空洞无力。

04

创新值得鼓励

《临时劫案》这部电影,虽然在尝试黑色幽默的过程中未免显得力不从心,好似自取其辱,但它也不可全然否定。

在这部电影中,观众不再只是被表面的飙车和枪战所吸引,而是被那些渗透在角色和故事里的黑色幽默所触动。虽然这种幽默并非尽善尽美,但它至少打破了观众对于警匪片的固有认知,为这个类型的电影注入了一种新的生机和活力。

而每一次的尝试,无论成败,都是对艺术形式的一种探索和拓展。正是这种不断的探索和尝试,才使得电影艺术得以不断进化,不断丰富。

因此,《临时劫案》这部电影,虽然在黑色幽默的运用上尚显稚嫩,但其背后的探索精神与创新意识,却值得我们给予肯定和尊重。

显示余下内容
相关文章:
  1. 电影「花千骨」怒冲3.5,「开年第一烂」出现了!
  2. 《命案》必看的华语大尺度电影
  3. 「临时劫案」超级烂片,天王也救不了
  4. 《临时劫案》「当帅哥当吐了」,郭富城扮丑来打劫
  5. 《金手指》梁朝伟刘德华合体,疯得不像港片
  6. 吕克·贝松《狗神》观众来说,都误解了这部电影
  7. 电影《照明商店》吓尿了!这也能上映?
  8. 《涉过愤怒的海》卧槽,国产18禁冲出一部「年度最佳」
  9. 《河边的错误》飞升的朱一龙,这是要爆的节奏啊!
  10. 《繁城之下》起猛了,这国产禽兽一夜霸屏
  11. 《为有暗香来》爆红出圈,这才是爽剧天花板
  12. 《仿生人间》起猛了!宋威龙成了男小三
  13. 《河边的错误》好哇,余华都给朱一龙新片点了赞
  14. 《梅花红桃》神剧又来了,这回给我气笑了!
  15. 《为有暗香来》「恶女」演成这样,周也你认真的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