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磊已变道,拼多多未偏航

文|财经故事荟,作者|陈纪英在拼多多创始人黄峥,把董事长职位交接给陈磊的那一天,他可能会想起2002年的一场相逢。美国威斯康星州首府麦迪逊,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所在地,即将在此开启硕士生涯的新生黄峥,走出汽车站,钻进了师兄陈磊前来迎新的汽车——此前,陈磊早一年过来读博。四年后,他们再次相

NetSmell 出品

     文|财经故事荟,作者|陈纪英

  在拼多多创始人黄峥,把董事长职位交接给陈磊的那一天,他可能会想起 2002 年的一场相逢。

  美国威斯康星州首府麦迪逊,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所在地,即将在此开启硕士生涯的新生黄峥,走出汽车站,钻进了师兄陈磊前来迎新的汽车——此前,陈磊早一年过来读博。

  四年后,他们再次相逢,成为谷歌同事。2015 年,一起创立拼多多时,黄峥是 CEO,陈磊是 CTO。

  一起同过窗,一起搬过砖,一起创过业,不难理解,黄峥为何敢提前挂印而去——于陈磊,他有足够的信任。

  但正如库克从来不打算成为另一个乔布斯,接过权杖的陈磊,也没打算亦步亦趋模仿黄峥,手握帅印,双方谋局落子,各有千秋。

  拼多多的变化正悄然发生——在三农领域,陈磊前的拼多多重点补贴用户,紧盯餐桌,搭建通路,让地头得以直联餐桌;陈磊时代的拼多多,则把目光上移,紧盯地头,重金打“地基”,成立“百亿农研”专项。

  看似变化,但其实也没变,一条贯通的主线暗藏于下——拼多多的重农策略,并未彻底转向。

  而陈磊迫不及待转道的原因和时机,其实隐藏在财报数据里。当用户红利逐渐到顶,当盈利渐成可主动取舍的新常态能力,当 GMV 的增长主干道变为货品扩容以提升人均消费上,于陈磊于拼多多,变道,都是必然之举。

  相比建通路,投资农业基础技术的难度系数更高、投资周期更长、风险变数更多,新任接班人陈磊 Hold 住吗?资本市场能够容忍这场有点“不务正业”、所需投资不菲、短期回报堪忧的冒进之举吗?

  这些,都是摆在陈磊面前的挑战和拷问。

  拼多多跳“农门”

  “百亿”,是拼多多的一个鲜明符号——此前,是百亿补贴用户,现在,“百亿”又多了一个内涵——“100 亿的农业科技专项”,如此高额投入农业,互联网独一份儿。

  据陈磊在财报会议上所称,该项目已获得董事会的支持与批准,并由他本人直接担任一号位;且立项之后,公司二季度的全部税后利润及未来几个季度可能实现的利润,将首先进入“百亿农研”专项,直至 100 亿池子填满。

  消息一出来,一位投资人告诉《财经故事荟》,“拼多多有点飘了”。

  毕竟,投资农业,从来不算个快生意——尤其是更底层的农业生产研发环节。

  但其实,于拼多多而言,此举并不意外。三农一直是拼多多的基本盘,拼多多也是靠跳“农门”的错位竞争,才从阿里京东布局的天罗地网中,找到空隙,跃上了龙门。

  早在 2018 年,黄峥在谈到竞争生态时,就声称,“他们争的是地盘,我要的是错位”。而重农就是拼多多的错位路线之一。

  彼时,京东和阿里正在主攻一二线,为“消费升级”打得不可开交,无暇顾及金字塔底部市场。

  拼多多则趁虚而入,从五环外市场起步,突袭而上。

  再来看商品端。

  创业早期,二选一高压之下,很多品牌不敢贸然入驻拼多多,而农产品则成为了拼多多的优势品类。

  拼多多财报显示,农产品的 GMV 贡献占比一路上行。2018 年、2019 年、2020 年,其农产品 GMV 分别为 653 亿元、1363 亿元、2700 亿元,每年增长翻番,GMV 占比也在提升,2020 年,农产品的 GMV 贡献占比已达 16%,而国内电商平台农产品占比的平均水平仅为3%。

  今上半年,拼多多的农(副)产品订单量又同比大涨 431%,这一增幅依然远远高于营收、用户、GMV 大盘增速。

  直到现在,“居功至伟”的农产品,在拼多多依然可以享受“零佣金”的优待。

  因此,可以说,跳“农门”,布局三农,堪比拼多多突出重围的生门,进而实现用户赶超的龙门。

  现在,陈磊掌印,同样需要重农——尤其在新兴的多多买菜业务上,这是拼多多的必打必赢之战,但战况激烈,玩家众多,因其高频、下沉等战略优势,被王兴界定为“10 年一遇的优质机会”,滴滴创始人程维也曾豪言投入“不设上限”,等等,巨头悉数入场。

  去年 8 月上线的多多买菜,如今和美团优选,位居行业 Top2 位置,“GMV 和订单量相差不大,是社区团购第一梯队的前两位”,上述投资人告诉《财经故事荟》。

  截至今年第一季度,多多买菜已经进入全国 300 多个城市,但这注定不是一场轻松战役。

  早期,社区团购(尽管陈磊认为多多买菜并非社区团购)赛道上,各家抢人头圈领地的路数,曾是“大撒币”、高补贴。但随着恶性价格战被监管部门叫停,这一赛道的胜负手,已经转移到了生鲜农货品质的确定和优化上。

  因此,陈磊百亿投农研,路线看似偏航,但其实与黄峥的重农路线一脉相承——黄峥即便离任,但依然牵挂农业。他在公开信中,对未来农业有着不失浪漫的憧憬,“我想去做一些食品科学和生命科学领域的研究”“如果以后有一种西红柿,每一颗都含有最适合我们身体的 VC 等微量元素,那我们的生活质量是否就会有明显的提高?”

  上述思考,其实都已深入到了农业基础科学环节——换句话说,陈磊百亿投资农研,某种程度上,是在继续黄峥未完成的使命,以及帮助黄峥把“幻想”落地成真。

  无论是成熟的电商,还是新兴的社区团购,于拼多多而言,三农产业都是当之无愧的基本盘,重农一直是拼多多的主旋律。

  陈磊换道的秘密

  陈磊是继承者,但也是刷新者,其战略重点,战术布局,都有独特差异。而变道的原因,从刚刚发布的 Q2 财报中,可见一斑。

  拼多多当季财报有槽点,也有亮点——槽点是营收不及预期,亮点是用户继续大涨且粘性高企,且净利润远超预期。

  本季度,拼多多年度活跃买家数达到 8.499 亿,单季新增 2610 万,平均月活跃用户数达 7.385 亿,占年活跃买家数的 87%。其中,年度活跃买家数,已经超越阿里,后者同期数据为 8.28 亿。

  但拼多多的营收尽管同比增长 89%,却不及此前市场预期。此外,虽然拼多多没公布 GMV,但不难想象,其 GMV 与阿里应该差距不小。

  用户碾压,营收和 GMV 不及阿里的原因,就在于,拼多多的商品盘是短板。

  而随着用户红利开掘大半,逐渐见顶,未来拼多多 GMV 和营收的持续上涨空间,更多要通过提升货品丰富度,进而提升人均消费额,其战略重点,自然也从引流拉新客,变成了扩大商品盘。

  而百亿投资农研,就是从技术端改变农产品的生产方式,进而重塑产业链,刷新供给端等等。

  黄峥在其公开信中,曾对未来农产品有过想象——比如,去除重金属、提升有益微量元素的马铃薯、西红柿、番薯,提供更绿色更稳定蛋白质供给的人造素鸡,等等,一旦研制成功,都可以扩容拼多多的商品盘。

  这个路径的可行性其实已经初步验证——今年 8 月中旬开始的丰收节活动中,高质量的农产品单日零预售数据同比增长 200%,显然,好产品更受青睐。

  其次,相比于百亿补贴用户,百亿补贴田间地头,见效更慢,投入周期更漫长。为什么陈磊敢于此时拍板?

  原因在于,如今的拼多多,有盈利能力了,也更安全了——拼多多本季度的运营利润为 20 亿元,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 24 亿元,远优于市场此前预期的亏损 28 亿元。

  这不是拼多多第一次扭亏为盈。2020 年 Q3,是拼多多的首度扭亏,当季盈利 4.66 亿。

  再次季度盈利,证明了拼多多已经具备持续盈利的能力,走出了一度高额亏损的危险期,拼多多可以通过调节投入,自由穿梭于盈亏线。虽然看起来百亿投入不菲,但以拼多多目前的盈利能力来看,也就牺牲两三个季度的净利润而已,这个资金压力,拼多多算是 Hold 住。

  因此,过去的拼多多,钱更多花在见效快的引流拉新、补贴用户上,而迈过安全线的拼多多,才有了长线投资、不看短期回报的底气。

  也正因如此,拼多多 CFO 马靖才颇有底气地回应质疑,“在这个百亿农研项目中,盈利以及商业 KPI,并不是我们所考虑的”。

  而在说服董事会后,这一短期看起来“不划算”的百亿投入,还有可能继续获得股东的理解和容忍。

  此外,考虑到拼多多目前手握八亿用户,未来,农业科技的任何一点进步,都可以通过八亿用户盘达成价值最大化,带来规模效应的回报,因此,拼多多“以空间换时间”,可以用大规模应用的价值增量去对冲时间成本。

  如果把视线拉长来看,虽然农业科研投入周期长,回报慢,但长期来看,价值可观。

  中国工程科学康绍忠院士曾撰文预测,未来,智能机器人技术和装备逐渐应用于农业,到 2035 年就将带来约 3000 亿~5000 亿元的市场规模,其他“高科技+农业”板块,也将达到数千亿规模。

  而在农业基础科学领域,作为先行者的孟山都、先正达,都是价值数百亿美金的高价值公司。

  或许,未来拼多多有望成为“迪士尼 +Costco+ 先正达”。

  换“枪炮”不换战场

  战略变局,战术自然也要随之变道,陈磊时代的“新气象”已露端倪。

  CTO 出身的陈磊,对技术研发的倾斜力度更高。

  Q2 财报显示,拼多多本季度研发费用为人民币 23 亿元,较 2020 年同期的 17 亿元上涨 40%,从环比来看,本季度的研发投入,高于 2021 年 Q1 的 22.187 亿元。

  其环比和同比增速,都高于营销和市场投入增速,后者同比增长仅 14%,环比竟然下降,Q2 营销费用相比 Q1,大降 30 亿元。而且,营销费用在总收入中的占比也从之前的接近 100%,下降到了本季度的 45.1%。

  当然,马靖也特意澄清,Q2 营销费用下降,是因为当季属于淡季,“我们会在接下来的季度,也就是通常的旺季,加强投资,比如营销费用。”

  但显而易见的是,研发投入,无论淡旺季都在一路上扬。百亿投入农研,也是技术投资的一种——只是,这些投入可能更重,其落点可能不止在一行行代码里,还在一垄垄作物里。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黄峥不重视技术。今年 3 月,在黄峥交棒之时,腾讯科技曾统计过,黄峥接受采访时,出口最高频的词汇就是“AI”。魔量资本合伙人胡泽民眼中的黄峥,也印证了这一点,“黄峥是个典型的理工男,平时非常低调、安静,几乎不怎么社交”。

  因此,投入支出的轻重之别,更多来源于外部客观因素变迁而至,而非人的主观因素——用户红利已经见顶,用户自主粘性提升之后,拼多多对于营销的依赖性自然显著降低。

  但在重农表现上,陈磊黄峥亦有大不同。

  如黄峥在公开信中所言,他操盘时代的拼多多,“对农业领域的贡献主要还是在流通领域。通过提升流通领域效率,去中间补两头来让农民和消费者获益。”

  公开数据显示,拼多多目前已经直连超过 1000 个农产区,覆盖超 1600 万农户,并为其配套“零佣金”优惠政策。

  此外,则是通过补贴用户,来帮助农货供应商提振销售。拼多多“百亿补贴”早期上线时,最初补贴领域并不包括农产品,但随后不久,农产品就被纳入,目前累计上线超 2 万款农产品。

  虽然建通路效果明显,但黄峥并不满足于此,“流通效率的提升毕竟不能从质上提升农产品的附加值。那一步步往纵深走,我们能做些什么呢?”

  这个任务落肩于陈磊——陈磊不止紧盯餐桌,也更关注田间地头,对三农产业的改变也更为彻底,更着眼长期。

  其三,此前的拼多多,其实对于农业生产种植环节,也有过零星研发投入,但偏向于立标杆竖典型,比如,AI 种草莓、AI 种番茄。

  2020 年的 AI 种草莓比赛中,虽然 AI 平均产量高出顶尖农人组 196.32%,投入产出比平均值也高出 75.51%。但在甜度控制上,AI 却略处下风。

  因此,尽管 AI 初试成绩不错,但仅仅在 AI 农业这个赛道上,起码就要过三关——初级 AI 远程控制、高级 AI 无人值守、最高级自主学习进化,目前来看,上述比赛也仅仅突破在第一关。

  此外,由于农作物性能差异极大,并不存在通用的人工智能种植模型,不同作物都要分门别类深达底层,零星的投入草莓、番茄等单个品类,难以触动整个农业大盘,这也意味着,农业基础科学的投入研发,必须体系化,而非局限于单一品种。

  而此次拼多多 100 亿成立“百亿农研”专项,且“一号位”由董事长兼 CEO 担当,则是体系化、建制化的打造农研体系,通过重金投入,建立长远规划,推动农业科技整体进步,达到科技普惠。

  因此,归根结底,陈磊和黄峥治下的拼多多,看似路径迥异,但初心和目标一致,只是阶段不同,战术侧重不同,

  “继承者”陈磊换了枪炮,但没换主战场。而陈磊要接好黄峥的班,恰恰也不应照搬黄峥的战术战略,正如库克之成,恰恰因为他不是另一个乔布斯。(本文首发钛媒体 APP)

显示余下内容
相关文章:
  1. 研究显示Apple Watch Series 6氧气传感器跟医院设备一样好
  2. 马斯克致歉:特斯拉新FSD Beta要推迟到周日或下周一发布
  3. Facebook表示已解决服务大中断背后的问题
  4. 陶大程教授:AI是人性的一种映射,是人类“反思”的机会
  5. 紫光国微首推数字人民币解决方案 已在多个城市试点运行
  6. 为不影响当地交通 SpaceX将在星舰基地挖隧道
  7. 微软面向Beta频道Insider发布Windows 11 Build 22000.100预览版更新
  8. 用人工智能解决社会刚需,科大讯飞上半年营收增长超45%
  9. 45天套现20亿,周鸿祎也缺钱?
  10. 多家教培机构停课家长面临退费难,有机构称筹钱至少要3个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