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今日上市,贾跃亭这次能圆造车梦吗?

FaradayFuture官微文/周雄飞来源/连线出行(ID:lianxianchuxing)今天,法拉第未来(FaradayFuture,下称“FF”)终于要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昨日,FF官方公众号发布消息称,有关PSAC和FaradayFuture之间的拟议合并交易全部

NetSmell 出品


Faraday Future 官微

  文/周雄飞

  来源/连线出行(ID:lianxianchuxing)

  今天,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下称“FF”)终于要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 

  昨日,FF 官方公众号发布消息称,有关 PSAC 和 Faraday Future 之间的拟议合并交易全部提案都已得到了 PSAC 股东的支持。据此前公布的公开消息,待股东投票批准合并后,两者合并的公司将登陆纳斯达克。


FF 与 PSAC 合并经股东同意告知声明,截图自 Faraday Future 公众号 

  FF 官方也表示,上市时间定为美国东部时间 2021 年 7 月 22 日上午 8 点 10 分,也就是北京时间今晚 8 点 10 分,股票代码为“FFIE”,这也是 FF 与 PSAC 合并后公司的名称的缩写——“Faraday Future Intelligent Electric Inc。”。

  为了造势,FF 的官微和官方 APP 早在这周一就开始用倒计时的方式来做预告。不出意外的话,今晚 FF 会顺利登陆纳斯达克,并且如愿地拿到一笔价值 10 亿美元的新融资。 

  这一刻,贾跃亭等了很久。 

  还记得六年前,一心要造出“中国版特斯拉”的乐视 CEO 贾跃亭,向彼时还处于方兴未艾中的新能源汽车行业,喊出了一句:“让我们一起,为梦想窒息。” 

  在贾跃亭看来,他要通过 FF 打造出全球最好的电动汽车,担负起颠覆传统汽车行业的责任。 

  不得不说,这一套宣传话术在当时确实有用。很快,贾跃亭的造车项目就与北汽、阿斯顿马丁达成合作,并且控股了易到用车。贾跃亭背后的乐视,股价也受此影响,一度飞涨到了 179.03 元/股的高点。 

  但随着贾跃亭 2017 年以融资为由,前往美国后,众多投资人才真正为他感到“窒息”。 

  然而,看似已处于濒死状态的 FF,竟然在四年后的今天被“抢救”活了。整个过程跌宕起伏,连线出行曾在文章《真实力还是贾跃亭的新故事?揭秘上市、融资消息背后的 FF》有过详细解读。 

  如今,FF 可以说是迎来了一个新阶段,但贾跃亭能松口气了吗? 

  对于目前的 FF 而言,成功上市后虽然可以让投资人对其重新产生兴趣,同时还能借此机会用融资“输血”。但这样的过程并不能一劳永逸,毕竟对于目前仍旧缺钱的 FF 而言,不仅要补上之前的亏损漏洞,同时还要补齐这些年所落下的供应链和制造能力。 

  除了这些,贾跃亭还必须要实现 FF91 的量产。按照 FF 此前的说明,完成上市后 FF91 的量产就会被提上日程,这也是贾跃亭此前做出的承诺。但业内对此却无比怀疑,因为自 2017 年发布后,FF91 的量产就已多次跳票。 

  外界都在时刻关注着,FF91 最终能不能量产,车子的竞争力如何,在激烈的新能源汽车市场,FF 能不能立得住脚? 

  这次,贾跃亭能圆造车梦了吗? 

  FF 的上市路 

  FF 走向上市,无论对于贾跃亭,还是众多投资人和债权人来说,悬着的心总算都落了地。 

  2019 年 10 月,贾跃亭为了还债,不得不在美国申请个人破产。九个月后,伴随着一篇名为《打工创业、重启人生,带着我的致歉、感恩和承诺》的文章出现在其个人微博中,他的个人破产重组终于完成。


贾跃亭公开信,图源贾跃亭个人微博 

  根据重组方案,贾跃亭将无需承担其所负债的 29.6 亿美元的债务,所有债务将装进法拉第未来(FF)股权的信托基金中。即贾跃亭所欠的全部债务,将以 FF 的股权偿还,成功把债权人变成了 FF 的股东。 

  一招“金蝉脱壳”,负债累累的贾跃亭重启人生,继续实现他的造车梦。而对于众多债权人而言,只能陪着贾跃亭一起将 FF 做起来,才能拿到自己的那份资金。毕竟在破产重组方案中,贾跃亭写明了:“只有当 FF 进行 IPO 之后,债权人可以分批次出售 FF 的股权。” 

  与此同时,在破产重组方案中对债权人也有部分约束,其中就包括对贾跃亭的诉讼静止,即在四年内不对贾跃亭本人提起诉讼,如果 FF 成功 IPO,诉讼静止期则自动延长到债务还清为止。 

  就这样,债权人目前只能与贾跃亭目标一致——一起将 FF 送上纳斯达克。然而,这一过程却并不顺利。 

  其实早在 2019 年,FF 就已有上市计划。据相关媒体报道,FF 原本打算通过 IPO 上市,但随着疫情的爆发打乱了这一计划。 

  “法拉第未来在 2020 年的疫情之前,曾与许多私募股权公司讨论,计划使其通过 IPO 上市。在疫情袭来之后,私募股权公司出于对未来的不确定性而纷纷退出。”FF 首席执行官毕福康曾对媒体 Robb Report 表示。 

  IPO 上市走不通后,FF 随即聘用了美国投行公司 Stifel Nicolas & Co。, Inc。(以下简称“ Stifel ”)来为其寻找可能的融资、上市机会。 

  紧接着,FF 又收到了来自 Riverside Management Group(以下简称“RMG”) 的意向书,并经其介绍,FF 接触到了空壳公司 PSAC(Property Solutions Acquisition Corp),并计划共同通过 SPAC 方式进行上市。

  SPAC(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简言之,是美国资本市场中一种特有的上市公司形式。这种形式不同于“IPO 上市”和“借壳上市”,它先行造壳、募集资金,然后再行并购,最终使并购对象成为上市公司。

  这种形式具有资本注入时间短、费用少、流程简单等优势,被视为是 FF 这样经营不善等公司谋求上市的最佳选择。

  这种形式不同于“IPO 上市”和“借壳上市”,具有资本注入时间短、费用少、流程简单等优势,被视为是 FF 这样经营不善等公司谋求上市的最佳选择。 

  一年后,FF 的上市计划有了进展。 

  去年 10 月初,FF 首席执行官毕福康就表示,公司计划很快通过与一家特殊收购公司(SPAC)的反向合并完成上市交易。“我们正在努力达成这样一项交易,并有望很快宣布些事情。” 

  而对于 FF 而言,上市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募资。按照毕福康当时表示,本次上市希望能募集到8-8.5 亿美元资金。但这一消息发布之后,FF 再次陷入沉寂之中,直到今年初有了新的进展。 

  今年 1 月底,FF 再次发布公告表示,宣布已与 SPAC 已就业务合并达成最终协议,交易完成后公司估值约为 34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220 亿元),并计划将于今年第二季度上市。 

  就在众人认为 FF 正朝着上市迈进的时候,半路却杀出了一个“程咬金”。 

  距离今年 FF 公布新进展两个多月后的 4 月初,其宣布与 PSAC 的合并交易即将完成,就此向美国证监会(SEC)企业提交了相关上市文件,根据文件显示,FF 已经通过了 2020 年的财务审计。 

  但就在当月,据彭博社报道,美国证监会修改了部分上市公司会计准则,其中主要包括对 SPAC 的适用方式,彭博社彼时援引知情人士表示,这一准则的改变很大程度会对采用 SPAC 上市的 FF 产生不利影响。

  根据要求,FF 和 SPAC 不得不向 SEC 重申其财务业绩,这也意味着上市进程会遭遇更严格的审查。 

  屋漏偏逢连阴雨。几乎前后脚,中国证监会发布了一份市场禁入决定书,其中就写明了“决定对前乐视网董事长贾跃亭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北京证监会决定对乐视网罚款 2.406 亿元,对贾跃亭个人罚款 2.412 亿元。

  站在上市大门前的 FF,很快开始处理这一波折。

  一个月后,据美国证监会网站披露,法拉第未来上市的合作伙伴 PSAC 已按照新规要求,重新提交了 2021 年一季度财报修订版文件;而 FF 也在 6 月初提交了新版上市文件。

  二次审核最终得到通过。上月底,FF 宣布与 PSAC 的合并计划已被批准,在此基础上才让 FF 踏入了纳斯达克的大门。伴随着上市进程的顺利推进,FF 也将从此前的濒死状态“起死回生”,有望再次成为投资人青睐的对象。 

  FF 走向上市,对于众多债权人而言,算是一种解脱,按照约定他们之后就可以通过卖股权拿回他们的资金。但对于贾跃亭来说,这仅是他实现造车梦的第一步。 

  接下来,贾跃亭需要实现他早已立下的承诺——FF91 的量产。 

  FF91 能实现量产吗? 

  对于任何一家车企而言,实现量产是证明自身实力的第一道门槛。而就目前来看,FF 仍未迈过这道门槛。 

  据美国商业资讯报道,FF 近日发布公告表示,将在今年 9 月 21 日的投资者日上发布 FF91 的详细信息,并且对外开放这款车的试驾机会。而据此前 FF 发布的公告表示,将在上市拿到融资后,启动 FF91 的量产,预计在 2022 年上半年上市。 

  此外,前日 FF 官方公众号发布消息表示,已推出全新的强交互性的 FF Intelligent App,用户可以在该应用程序上预订 FF91,消费者支付 5 万元预订金即可优先预订未来主义者版(量产版)FF91,并参加“未来主义者体验官”活动。 

  据 FF 此前宣布,已完成对 FF91 预量产车的第二季冬季测试和验证,鉴于这项测试的完成,FF91 也做好了明年上半年上市销售的准备。而在销售方面,FF 的首家体验店也在今年 5 月底落户于美国纽约曼哈顿区。


法拉第未来 FF91 纽约体验中心店,图源 Faraday Future 官微 

  一系列表态和动作之下,FF91 的量产仿佛就差临门一脚,但业内对此却持怀疑态度,因为其此前已经屡次跳票。 

  2017 年 1 月,在美国拉斯维加斯 CES 展上,法拉第未来正式发布了首款量产电动车——FF91。由于该车型性能和续航里程等方面,相较于彼时特斯拉 Model X 更胜一筹,以至 FF91 备受业内关注。 

  当时,站在镁光灯下面的贾跃亭曾自信地对外宣布:两个月后,会发售 300 辆梦想合伙人版本,普通消费者已可以在官网上预定该车型,预计将会在 2018 年实现发售和交付。 

  真到了 2018 年,公众却等来了 FF91 的首次“跳票”。 

  当年 8 月,FF 与恒大宣布原定于 2018 年量产的 FF91 将被推迟到 2019 年一季度实现量产,推迟量产的原因主要是因为 FF 没有资金来支撑量产,而恒大的加入为其带去了希望。 

  但就在两个月后,恒大就单方面宣布不再为 FF 提供资金支持,遭遇“金主”离去后,FF 内部也随之出现了连锁反应,一边是高管的离任,另一边对部分员工采取了停职留薪和裁员,在此困局下,FF91 的量产再次跳票。 

  迫于压力下,已逃亡美国的贾跃亭,申请了个人破产。作为交换,他不得不在 2019 年 9 月辞去了 FF 全球 CEO 的职务,转而担任 FF 首席产品和用户官(CPUO)。而法拉第未来 CEO 的位置由前宝马副总裁毕福康(Carsten Breitfeld)接任。


毕富康接任法拉第未来 CEO,图源 Faraday Future 官微 

  毕福康到任后,对 FF 进行了包括产品交付规划调整、研发及运营成本削减、组织架构调整以及融资策略调整等在内的一系列举措,并且宣布了下一阶段目标——“FF 最重要的工作是聚焦 FF91 量产上市,我们要保证在 2020 年 9 月底前完成交付。” 

  事实证明,FF91 在去年依旧跳票,并未实现承诺的量产。如果对此前几次量产“跳票”进行复盘,在业内看来基本都是由于缺钱所致。 

  而这一困境,现在仍未得到很好的解决。 

  据 FF 向 SEC 提交的上市文件来看,2019 年至 2021 年一季度,FF 的净亏损分别为 1.42 亿美元、1.47 亿美元、7552.5 万美元。截止 2021 年 3 月 31 日,FF 账面上的现金仅有 4752.5 万美元。 

  按照计划,顺利上市后 10 亿美元到账,但这并不意味着 FF 就能快速推进量产。

  据出行一客报道,目前 FF 全球员工只有 288 人,其中多数员工从事研究与开发、制造和供应链等方面的工作。 

  相比之下,仅有理想 ONE 一款车型产品的理想汽车,截至 2020 年年底员工总数就已达到了 4181 人,几乎是 FF 员工总数的 14 倍之多。 

  除了需要重新招兵买马外,FF 生产制造方面,或许同样存在着问题。 

  今年 6 月,FF 发布了其最新的全球制造战略,旗舰车型 FF91 的制造将在其位于加州汉福德的 110 万平方英尺的工厂进行。官方表示,汉福德工厂内的基础设施已经具备了量产能力,这将大大降低生产成本和交付时间。 

  但在今年初,连线出行通过 FF 在社交媒体上发出的 FF91 预量产车视频可以看出,这所工厂当时更像是一个“小作坊”,其中并无自动化装配机械,对于车辆的组装多依靠纯手工完成。


正在进行手工装配的 FF91,图源汽车之家 

  可想而知,虽然 FF 在成功上市后,虽可拿到 10 亿美元,但这笔钱大概率并不能很好地支撑 FF91 的量产。 

  因为 FF 不仅要补上之前的亏损漏洞,还要对供应链和制造自动化方面进行补充。与此同时,还要兼顾 FF91 量产前最后的测试,及 FF 81、FF 71 等新车型的研发工作。

  即使 FF91 明年如约量产,贾跃亭要实现造车梦,依然很艰难。在目前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已经有足够多的实力玩家,FF91 产出后能不能有销量,是贾跃亭要头疼的一个重要问题,而中国市场,必然是 FF 和贾跃亭不能放弃的市场。 

  FF 能在中国站稳脚跟吗? 

  “下周就回国”。

  短短五个字,自四年前贾跃亭离开中国、踏上美国土地后,不仅成了他给众多债权人唯一的承诺,也成为了近些年公众调侃贾跃亭的梗。殊不知,在四年后 FF 或许要先于他回国了。

  这一说法并不是空穴来风,毕竟 FF 早已开始对国内市场进行布局。

  早在去年年底,一家名为“法法汽车(珠海)有限公司”的企业在广东珠海成立,据企查查数据显示,这家公司是被 FF 香港公司全资控股,这也是 FF 在国内除法法汽车(北京)之外的另一家公司。


法法汽车(珠海)有限公司股权穿透,截图自企查查 

  除了建立公司,FF 也在国内积极寻找合作伙伴。今年 1 月,FF 与吉利共同宣布,双方计划在技术和工厂方面展开合作,并探讨吉利与富士康的合资公司为 FF 提供代工服务的可能性。

  FF 曾在提交给 SEC 的上市文件中表示,将会在中国某一线城市(a Tier 1 Chinese City)建立合资公司,支持 FF 中国的生产和建设 FF 中国总部。随着珠海公司的成立和吉利的加入,在业内看来 FF 中国总部很大概率就会在珠海市。

  这一假设在 FF 近期的一次投资者演示中得到验证。据出行一客报道,在演示中 FF 表示会与吉利控股集团,及一级中国城市间拟建立合资企业,而根据出示的地图来看,城市位于珠三角地区,珠海市的可能性得以再次增加。

  而到了最近几个月,FF 对于国内市场的布局更是频繁。

  今年 3 月底,FF 官微发布消息表示,已聘请陈雪峰先生出任 FF 中国区 CEO,之后向毕福康直接汇报。据 FF 介绍,陈雪峰先后在宗申汽车、长安福特马自达、福特、奇瑞捷豹路虎工作,在其加盟后,将助力 FF91 尽快量产、推动 FF 中美双主场战略的全面落地。

  而在他之前,FF 就已从华为和玛莎拉蒂等企业挖来了众多高管,并让其担任中国市场的重要职位,其中就包括担任 FF 中国 CMO 的高孟雄和负责 FF 中国区域商务拓展的叶青等高管。

  次月,毕福康在 FF 投资人说明会上就已表示了对于中国市场布局的确定性,“我们希望和中国地方政府可以签订框架协议,以实现真正的合作和技术与工程支持。”

  发生变化的还有 FF 中国区的员工们。“前两年因为资金困难,部分员工都离职了,而随着近期 FF 对国内的关注,许多工作都可以开展了,大家也就忙起来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 FF 中国区员工 5 月底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这样表示。

  无论从建公司和与吉利建立合作,还是招聘中国区高管,亦或者是增加对中国市场的关注,这些布局在业内看来,都是 FF 为之后在中国市场中站稳脚跟做的准备。

  然而,FF 真想实现这一步,并不容易。

  据此前 FF 发布的数据来看,FF91 是一款被定位为豪华纯电动的车型。在外观方面,配有封闭式前脸搭配贯穿式 LED 灯组和流线型的车型框架,极具科技感。内饰方面,据最新资料,后排的乘客通过简单的指令,就可实现对 27 英寸后排乘客显示屏的控制。


停放在美国纽约体验中心中的 FF91,图源 Faraday Future 官微 

  性能方面,FF91 配备了一台高达 1050 匹的驱动电机,0-96 公里加速小于 2.4 秒;此外,由于配备了 LG Chem 公司提供的 130kwh 的动力电池,NEDC 工况下续航里程超 700 公里。

  而在汽车智能化方面,FF 为了实现 2017 年所说的“L4 级别的自动驾驶”功能,FF91 上不仅配备了一颗来自威力登的激光雷达,同时搭载了单片算力达到 200TOPS 的 Orin 系统级芯片。

  如果这一套配置,放到 2018 年,乃至 2019 年的新能源汽车市场中,可以算是个中翘楚的车型。但放到目前的战场中,已时过境迁。

  首先对于消费者较为看重的续航方面,虽然 FF91 有 700 公里的能力,但就业内来看,这一水平已没有多少优势,因为同为主打高端的蔚来、智己和广汽都已推出各自的新电池技术,搭载新电池后车型均可达到 1000 公里,并且在明年就可量产。

  而在自动辅助驾驶方面,搭载激光雷达已不是新鲜事,随着本月 17 日小鹏 P5 开启预售后,这款车也成为了行业内首款搭载激光雷达的量产车型,蔚来、理想等车企也宣布将在之后的新车型上搭载激光雷达。

  车载芯片方面,FF91 也失去原有优势,毕竟特斯拉已实现了芯片自研,而对于蔚来新车型 ET7 的总算力已达到了 1016TOPS 的高度。

  除了硬件之外,在自动驾驶软件能力,尤其是数据方面,已落后特斯拉、蔚来等玩家太多。因为算法数据必须依靠车辆真实的测试来训练,而这对于还未量产的 FF 来说,基本无法做到。

  最后,基于 FF91 高达 100 多万元的售价,即使实现量产也很难大规模走量。

  再加上 FF91 的屡次跳票及贾跃亭个人负面的影响,势必会影响消费者对其的好感度。正如因此,FF 所定下的“在 2025 年交付 45 万辆 FF91”目标很难实现。

  综上来看,虽然 FF 对于国内市场已有许多布局,但在 FF91 产品力不足、自动驾驶算法数据不足和无法大规模走量的制约下,在业内看来,如果 FF91 以目前的性能量产,或许很难在国内市场中站稳脚跟,也无法成为“中国版特斯拉”。

  不过,这些问题或许不是贾跃亭目前要烦恼的,他真正要做的,是不能再让投资人和消费者对 FF 失望,如果明年 FF91 的量产依然“跳票”的话,未来的路会更难走,贾跃亭的造车梦就真该“窒息”了。

显示余下内容
相关文章:
  1. 媒体质疑有损青少年心理健康,Facebook“仓促”换帅CTO
  2. Facebook股东:公司为保护扎克伯格多支付了数十亿美元的罚款
  3. B站焊武帝爆火出圈:纯手工拼晶体管自制CPU 可跑程序
  4. 独立游戏开发者拒绝 50 万加元投资 发文揭露行业乱象
  5. 共建国产化生态丨容联云与中国电子云完成系列兼容适配认证
  6. 快手需要变得更“快”
  7. 北理工硕士“原文照搬”顶会论文,校方通报:学术不端,留校察看
  8. Google艺术与文化再添中国风 长城专题正式发布
  9. Chrome 94稳定版发布:默认支持空闲检测API引发争议
  10. Web Foundation希望各国政府在看到数字性别鸿沟的经济成本后采取行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