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爱奇艺写小说

很多观众大概都记得,《北辙南辕》的全职妈妈司梦、《三十而已》的市场部员工钟晓芹,她们都在原本生活角色外,默默地写着网络小说。写网络小说,给了她们一个新的身份,新的收入,也提供了生活压力下的一个宣泄口。电视剧只是呈现了这个行业的一个切面,真正的网文世界会比剧情来得更立体,更系统。网文行业有一个约定

NetSmell 出品

  很多观众大概都记得,《北辙南辕》的全职妈妈司梦、《三十而已》的市场部员工钟晓芹,她们都在原本生活角色外,默默地写着网络小说。

  写网络小说,给了她们一个新的身份,新的收入,也提供了生活压力下的一个宣泄口。电视剧只是呈现了这个行业的一个切面,真正的网文世界会比剧情来得更立体,更系统。

  网文行业有一个约定俗成的习惯,人们往往会把作者分成两类:流量作者和 IP 作者。前者以追求作品本身的阅读量为目标,后者则更在乎作品是不是能被改编成影视等等形式。因为目的不同,两者在写作中的思路和技巧也有差异,比如流量作者会更注意语言上是不是能感染读者,IP 作者则会花更多心思在故事框架的构建上。

  流量作者看起来是一个比 IP 作者早得多的概念。在网络文学发展的早期阶段,作者们的想法更“纯粹”,那就是怎么让自己写的东西有更多人看。而越来越多作者开始考虑起怎么才能让作品被改编,更像是近几年才有的事。

  2015 年前后,国内大文娱赛道受到资本的大力追捧,视频平台们的影视内容竞争变得空前激烈,这也是 IP 这个词被叫得非常响的一段时间。作为许多 IP 的源头,不少像《老九门》和《盗墓笔记》这样的网文作品被改编成影视后获得了巨大成功,平台们因此都愿意出更高的价格投资和竞争网文 IP,这也让许多作者看到了更适合自己发展的方向,IP 作者慢慢从网文作者当中分化出来。

  “其实好的作者,应该是流量和 IP 兼有的。”将自己归入 IP 作者的程饭饭这样认为,“我把自己框为 IP 作者,说明我在某些方面是有短板的。”

  她所指的短板是自己的语言风格,尽管读了七年文学专业,但专业反而给她带来了另一种“禁锢”——作品虽然有文采但总不够接地气。于是她在一边练习“用最简练的句子把情节描述到位”的同时,一边成为了一名 IP 作者。

  可是 IP 作者很多时候也不是那么好当。IP 作者最大的出路是影视转化,但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一本小说从卖出影视版权,到开发拍摄,再到最终播出,即便是顺利通常也需要四五年时间甚至更久。“如果 IP 作者不能实现影视转化,你靠什么说话?”程饭饭说,“我之前有卖过影视版权的作品,但直到现在也没有开发出来,这会让人觉得特别的心焦、折磨。”

  对于像程饭饭这样刚入行不久的 IP 作者来说,自己的努力怎么才能更快见到成绩,是他们关心的头等大事。然而这光靠作者自己还无法实现,很多时候需要外部力量做出改变。

  渴望回报

  每天凌晨 4 点到早晨 7 点,是程饭饭的固定写作时间。

  这也是她一天中难得能挤出来的给写作的三小时。白天的她在事业单位工作,每天的工作内容是写材料和公文,从早上 8 点工作到下午 5 点。下班后则是分配给孩子的时间,接孩子放学,辅导功课,哄完孩子睡觉,再收拾一下家里,剩下的时间才能真正属于自己。她最担心遇到类似孩子突然生病的状况,这样一来全部的时间都会被打乱,既要照顾孩子,安慰家里人,又要补工作,还要想着自己没写完的小说。

  就像电脑需要重启,人需要睡眠,写小说对程饭饭来说是难得的喘息。

  从本科到研究生,程饭饭一共读了七年的文学专业。现在的工作虽然看似也和自己的专业相关,但比起那些小说里的缤纷世界,写材料显然要枯燥得多,时间一久“工作和生活都少了乐趣”。也是在这样日复一日的生活里,程饭饭重新发现了文学的乐趣,这是她在上学时候不曾体会到的另一种快乐。

  “写作是完完全全身心的投入,你会发现这是一件特别爽特别幸福的事。”她说,“说得更重一点,写小说就像是一种救赎,把我从琐碎不开心的生活里面解救出来。”

  不同作者进入网文行业的具体原因都不尽相同,对于“斜杠青年”程饭饭来说是为了和枯燥的工作生活做抵抗,而对于全职作者遥淼来说,写网文更多是出于适应大环境的需要。

  尽管在网文行业还是一个新人,1990 年出生的遥淼从事写作已经有超过十年的时间。从中学开始,她便开始给杂志写小短篇“混点零花钱”,进入大学,又开始尝试去写长篇故事。2008 年,遥淼和出版社合作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书,从大学一直到毕业工作后的几年,她又先后和出版社合作出了几本纸质书。

  这十多年的写作经历,几乎都是围绕线下。遥淼觉得自己的风格一直难以适应网文的写作,在她的印象里,网文的篇幅通常都很长,而她很难能支撑起几十万字的写作;并且网文出于吸引读者的需要,常常会去选择当下比较热门的题材去写,情节和语言安排上也会有更多读者喜欢的爆点,但她却“比较任性”,写作内容更多来自个人喜好,“自己想写什么就写什么”。

  转变发生在疫情前后。遥淼最近几年其实已经对纸媒面临的困境有所感知,直到疫情带来更大的冲击,她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也需要改变,去试着接触网文。“我是一个除了写文什么都不会的人,我总要写下去。”遥淼说。大环境改变不了,她只能选择改变自己,也正是从去年开始,她成为了一名网文作者。

  虽然不同作者入行原因有别,但有一点却是相同的:都真心喜欢网文,喜欢写作,并且希望自己的喜欢最终也能得到一些回报——不管是物质上的回报,还是自己的努力被更多人看到和肯定。尤其是在某些情况下,这种希望会变得更为强烈。

  大学毕业后的几年,理科专业的遥淼在一家物流公司干了几年行政工作,同时维系着和出版社的联系。白天的工作很忙碌,写作时间只好被挤到夜里,尤其是在年底的时候,一边是频繁的加班,一忙起来就到晚上 10 点后,一边又到了出版社规定的交稿日,等 11 点回到家,她才有空静下心好好磨自己的小说,一直写到凌晨 4 点。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几年。“后来我发现自己是真的喜欢写。”遥淼说。工作的繁忙没有使她麻木,反而想要写作的心情变得更加强烈。等到几年后她存了一些钱,感觉“不至于饿死了”,她终于下定决心开始全职写作。

  遥淼是那种必须先解决好现实问题,才会去决定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的人,用她的话说,不希望自己“因为梦想过得太苦”。但既然开始了全职写作,新的问题又浮现出来,比如要怎么去找到一个能够接受自己风格的网文平台,怎么去磨合,以及,怎么做出成绩。

  类似的问题,程饭饭也在思考,不过对她来说,还面临着一些更现实的问题。2017 年,她买了第二套房子,家里的经济压力一下变大了,“这时候就会觉得,我是不是要勤奋一点,努力创收一下。”所以程饭饭进入网文行业,除了喜欢,还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能赚更多钱,“贫困让我成为斜杠青年”。

  “这个行业会带来一些奇迹”

  然而想做出成绩,很多时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许多成熟的网文平台往往更看重作品是不是能带来流量,这直接决定了用户活跃度和使用时长等等关键指标,是平台出于经营目的更希望看到的,这种情况也使得流量作者在这些平台更容易获得好的发展。可是对于 IP 作者来说,在平台的生存就没有那么容易,而即便是卖出了作品版权,要看到影视改编的最终成效似乎也是遥遥无期。

  大部分 IP 作者和读者之间的联系也不像流量作者紧密,类似于后者建粉丝群、用各种方法和读者互动等等的做法,在 IP 作者身上几乎很少见到。

  程饭饭形容自己的读者都是“野生读者”,而她也很少会去留意自己的读者都有谁,这来自于她一直有的一种观念,“我觉得二次元和三次元最好不要破,你看我的小说就可以了,至于生活,我还是希望能保持一定距离。”遥淼同样也很少会主动和读者做互动,她把原因归结为自己的“社恐”,写作的时候,她也更喜欢遵循自己的内心,“根据自己的擅长和想法去写,自然会有喜欢的读者看到。”

  对于 IP 作者来说,有读者是他们写作的充分不必要条件,但这不意味着他们完全不在乎自己的读者。程饭饭承认,读者带来的正面反馈是她能够坚持写作不可缺少的原因,“本来单机写作就是一件很寂寞、很折磨人的事情,如果没有正面反馈,再加上没有一定的经济收入,很多作者最后就都放弃了。”

  只是 IP 作者们往往会把更多注意力放在怎么去构思一个好的故事上。

  “我觉得很多作者都应该有让自己的作品影视化,或者是二次改编的愿望。”遥淼说,在她眼中,网文行业最吸引人的地方之一恰恰在于除文字本身外,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最初进这个行业的时候,我想不管是大神还是小作者,肯定都不是直接冲着 IP 改编来的,但是这个行业会带来一些奇迹的东西,会让人觉得努力是有意义的。”

  IP 改编的前提,正是有一个好故事。《白昼如焚》是遥淼写的第一部网文作品,因为更偏重故事性,遥淼从写大纲的阶段就已经清楚地知道这不会是一部能够有大流量的作品,相反“在改编这方面可能会比较占优势”。于是她一边写开篇,一边开始物色适合自己的网文平台,并最终选择了爱奇艺小说。

  “爱奇艺小说对于 IP 文的包容度比较高。”遥淼说,爱奇艺小说是她的第一选择,一方面看中了这个平台本身背靠爱奇艺,有大量的影视等内容改编需求,另一方面,她也早已听身边的作者朋友说,爱奇艺小说会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比起许多有着十多年历史的网文平台,筹备于 2015 年、原创业务正式启动于 2016 年的爱奇艺小说还非常年轻。爱奇艺本身的平台属性和基因,决定了所有业务很大程度都是围绕影视展开的,可以说,爱奇艺小说正是为影视改编而生。2017 年,爱奇艺小说推出了专门针对网文作品影视化改编而推出的长期重点项目“云腾计划”,开始将平台上的文学作品择优进行影视化开发,到现在已经进行了十二期。

  某种程度上,云腾计划也和爱奇艺小说的发展历程和方向紧紧绑定在了一起。

  云腾计划成为很多作者来到爱奇艺小说很重要的原因,其中就包括遥淼。“我就是冲着云腾计划来的。”她说。不过,因为是自己的第一部网文作品,没有历史成绩,遥淼并没有对《白昼如焚》的入选乃至中标抱太大希望,甚至觉得随时会被退稿。

  直到投稿之后两个月的一天,她的编辑牛仔突然告诉她,《白昼如焚》中标了,爱奇艺将和香港无限动力实业有限公司合作对其进行电影改编,由陈嘉上监制。这是初入网文世界的遥淼完全没有想到的事,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她又惊又喜,“当时我有点懵,问了好几遍是真的假的。”

  在爱奇艺小说,程饭饭也收获了和遥淼一样的幸运。2019 年,在作者朋友的推荐下,她将自己的作品《春来枕星河》投稿到了云腾计划,虽然心里也很期待能被选中,但因为是第一次参加,自己也没有名气,投稿后她并没有太去关注后续,也没有投入太多精力,“每天写着写着,最后懵懵懂懂就上了”。现在,这部作品的改编影视剧已经上线,目前正在爱奇艺热播中。而程饭饭的另一部作品《毕竟春色藏不住》,也已经入选了云腾计划第九期。

  “本来这个作者在现实生活里只是一个平凡的角色,但网文给了他现实生活之外的另一种机会,给了他人生的另外一种可能性,网文让他变得更好了,还改变了他的命运。”程饭饭曾这样描述她对网文作者的理解,现在,这样的改变正发生在她自己身上,“奇迹”开始出现了。

  “只要写好内容,大家都有机会”

  如今市面上,爱奇艺小说是为数不多将自己定位成以影视改编为主要目的的网文平台,这样的定位也直接决定了它和其他许多平台决策机制与导向的不同。

  影视改编最看重故事。这个时候,一个作者是不是拥有构思好故事的能力,就成了爱奇艺小说,或者具体到云腾计划在选择作者时最大的考量。

  这一方面体现在筛选作品时不会去过分看重作者的名气。

  “以前人们觉得影视作品经常会改编大神作者的作品,其实未必。在爱奇艺小说,有很多新人作者的小说都是第一次被改编为影视,而很多有流量的小说,反而可能不适合做改编。”爱奇艺副总裁、文学事业部总经理岳建雄谈到爱奇艺小说选择作品的标准,在他看来,好故事面前,作者不分名气大小。

  爱奇艺电影中心网络电影商务经理李洋也表达了相同的思考,“我们最终的呈现是影视作品,小说的精彩核心故事,会给与影视作品很强的助力。”

  而另一方面,爱奇艺小说对好故事的重视,也体现在筛选改编作品时不会去对作品的题材和类型做刻意限定。

  “网络电影注重类型多元,所以挑选作品时,不会对类型加以限制,而是基于 IP 改编为目的,为我们的观众呈现出一部留得下,记得住的作品。当然同时需要符合一定的国家政策规范,我们就会优先选择。”李洋说,之所以会这样决策,一来符合爱奇艺影视内容多圈层多赛道用户观看的特点,二来也可以解决平台影视项目内容储备的问题。

  这同样也影响着爱奇艺影视部门在选择作品时的依据。“我们在评选的第一要务是不以个人的喜好做决定,而是要以观众的出发点挑选。因为如果带入太多个人的喜好因素,女生“可能”会更喜欢古装,男生“可能”更喜欢武侠,其实是会有失偏颇,同时也容易让内容的选择更狭隘,同广阔的市场和观众背道而驰。因此我们鼓励有前瞻性的、大胆创新的内容题材来到爱奇艺小说。”日常会参与到内容评估与策划的爱奇艺戏剧中心分账剧剧本策划王纯说道。

  在这些思路的引导下,过去很多被视作衡量网文是否适合改编的标准,在爱奇艺小说便失效了,比如数据。王纯就表示,“数据是可以做参考的,但是我们并没有把数据作为唯一参考,因为数据代表的是过去用户喜欢的品类,市场在变化,观众也在迭代,用数据来衡量未来的发展,我们会觉得这个在内容的挑选上可能会有失偏颇,而爱奇艺鼓励并一直倡导的就是创新。”

  “时间久了,就会发觉好的内容、创新的内容,很多时候其实真的来源于年轻人,虽然这些年轻人可能没有那么大的名气,但却并不影响他们大胆的想象力。我们实在是不想错过好的内容和有潜力的人才。”她接着补充。

  遥淼和程饭饭正是她口中这样的年轻人。正如她们都是第一次投稿便中标,爱奇艺小说对待内容的策略,和作者感知到的也非常一致。

  “云腾计划对于我们来说,最大的好处是它并不特别看中作者的名气,只要小说的内容好,透明的作者一样有逆袭的机会。你只要努力写好作品就可以了,对普通的作者来说,都是很公平的。”程饭饭说。一度觉得市场太大、并不相信自己能够被看到的遥淼也同样提到了“公平”这个词,“虽然有时候还是需要看一点运气,但至少云腾计划是公平的,只要写好内容,大家都有机会。”

  新的开始

  遥淼和程饭饭在成为“幸运儿”的同时,也在适应和磨合着这个平台的一些工作方式。

  从前和出版社编辑沟通并不多的遥淼发现,在爱奇艺小说和编辑的沟通变得频繁起来。尤其是在作品的大纲阶段,双方会做非常详尽的沟通,会聊非常多内容上的东西。这让遥淼觉得爱奇艺小说的编辑非常专业和尽责。

  其实这样的沟通也被写进了爱奇艺小说的工作方法里。“我们在发现有潜力的作者的时候,会在作品创作阶段就开始做一些引导,会在前期做很多沟通和判断,比如这个作者擅长什么题材,适合创作哪些赛道的作品。如果没有编辑跟,他们有时会很难把握一定的方向和质量。”岳建雄说。

  前期沟通过程中,编辑往往给到作者更适合影视改编的方向建议。比如做市场分析,看看有没有同类型的剧、观众接受度如何,以及是不是要去有意识地减少一些大场面、需要拍摄投资很大的设定,转变成现实更容易操作的情节设置等等。

  “云腾计划的影视化改编会特别看重大纲,大纲的构建特别重要。”程饭饭也觉得。光是和编辑确定大纲的时间,有时就需要用掉几个月,从一个一闪而现的灵感,到写成几百字的简短内容概括,再到丰满成几千字到上万字的大纲,编辑会深入参与其中,和自己一起不断打磨。“因为大纲一定下来,故事就差不多也就定下来了,反而在具体的行文上,编辑会给比较大的自由度。”

  在爱奇艺小说,因为最终导向是影视改编,往往也意味着会与爱奇艺其他影视部门有着更紧密的合作。

  云腾计划进行到第十二期,基本在爱奇艺内部从文学部门到影视部门,已经形成了一套系统完善的影视改编流程。文学部门主要负责作品第一阶段的审核和调改及片方招标,影视部门则负责对作品的复审,另外爱奇艺的公共事务部也会依照一些国家政策规范,去对作品进行最终的审核。

  “我们可能更像是一个辅助,因为我们选小说就是希望它能更好地变成影视作品,而我们的部门更对应市场,更对应观众,所以我们更多是从后端市场和观众的实际反馈,以及相关的一些风险问题给他们提供辅助。”王纯这样形容爱奇艺影视部门在云腾计划整个影视改编过程中扮演的角色。

  李洋也表示,“各团队都是改编过程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和项目中的一员,在前期就把可能存在的问题和风险规避掉,给市场挑选出一个改编空间大,质量高,并且有一定的创新类型的项目。”

  因为更接近市场,爱奇艺的影视部门在筛选作品时也会更多考虑最终改编成的影视作品是否有足够的可看性。比如就影视剧来说,小说本身是不是呈现出了一个可延续性的故事,是不是有很多反转,能吸引用户持续地看下去;而就电影来说,小说又是不是有足够的发挥空间,有没有给某个人物、某条故事线留足改编空间等等。

  影视改编流程的完善,一方面使得作者能够把精力专心投入到写作中,就像程饭饭说的,“爱奇艺的其他团队会用自己的专业性帮你实现作品价值的最大化,你只需要好好考虑内容就可以了”;另一方面,也极大地提升了作品改编的效率,比如程饭饭的《春来枕星河》从中标到上线,就仅用了大约两年时间。

  所有这些,在激发作者创作活力的同时,也让他们对未来更有信心了。

  “从前觉得影视化有很多运气的成分,需要很大的运气,才能实现影视转化,就算你卖了版权也未必会开发。”程饭饭说,“现在加入云腾计划之后会发现,作者只要努力写出好的内容,就会有转化的机会,给了像我这种普通的作者很大的希望。这时候就会觉得,当初被 pass 的选题,废掉的大纲,为大纲掉的头发,早起晚睡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显示余下内容
相关文章:
  1. 1Password推出Psst!服务:更安全更便携的和他人共享账号密码
  2. 新证据指向火星上或存在一个巨大水库
  3. 理想ONE车主发声:悬赏一万元寻找类似水银车
  4. 上线一周就下架,虚拟手办是智商税?
  5. 巨头下场,互联网家装市场战事再起
  6. 天体物理学家在追寻 “层次分明”的黑洞
  7. 物理学家发现神秘三角形奇点现象的首个证据
  8. 惠普发送到国际空间站的计算机已成功接入到微软Azure云网络中
  9. “顶”或“踩”:Twitter正在测试推文新回复方式
  10. 为什么“自动驾驶”看不见停着的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