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花1000多万美元买了一个NFT头像

前有亚文化青年在微信群里抢一张虚拟蝴蝶GIF图片,发行艺术家用GAN对抗生成神经网络算法产生源源不断的蝴蝶,这场社交活动的原动力,来自这些虚拟蝴蝶将来会成为价值连城的NFT,他们期待着NFT的“蝴蝶效应”将会引发艺术圈变革。孙宇晨花千万美元买的NFT头像后有买家在全球最大的N

NetSmell 出品

  前有亚文化青年在微信群里抢一张虚拟蝴蝶 GIF 图片,发行艺术家用 GAN 对抗生成神经网络算法产生源源不断的蝴蝶,这场社交活动的原动力,来自这些虚拟蝴蝶将来会成为价值连城的 NFT,他们期待着 NFT 的“蝴蝶效应”将会引发艺术圈变革。

孙宇晨花千万美元买的 NFT 头像

  后有买家在全球最大的 NFT 交易平台 Opensea 上抢一张郁金香的 JPG 图片,最贵的成交价为 2.25 万美元,转头就以 300 多万美元挂出售卖,转手赚百倍。


NFT 郁金香

  在圈外人看来,今年夏天的这场 NFT 热潮犹如四百年前的“郁金香热”,泡沫破裂时,从家财万贯到手中只剩几颗无人问津的郁金香球茎,只需一夜。

  孙宇晨:未来 50% 顶级艺术品将 NFT 化

  花 1050 万美元买一个 NFT 天价头像 Tpunks,是孙宇晨今年的大手笔投资,上一次,他以 457 万美元拍下巴菲特的一顿午餐并打破价格纪录。如今,他的微信头像便是这枚天价头像,而朋友圈封面则是那场天价午餐上与巴菲特的合影。

  Tpunks 是他旗下公司波场 TRON 的第一个 NFT 头像项目,与 NFT 的“开山鼻祖”CrytoPunks(加密朋克)异曲同工,由随机算法产生 10000 个头像。除了外星人、猿、僵尸外,Tpunks 还铸造了 Justin Sun 系列,而孙宇晨拍下的天价头像就出自这个系列,目前仅有 11 枚。

  令孙宇晨出圈的是天价头像,而令他在 NFT 圈先声夺人的是一次拍卖。

  在这场佳士得拍卖会上,他以人民币近 1.3 亿元和 1300 万元的价格,分别拍下毕加索名画《戴项链的躺卧裸女》和安迪·沃霍尔的《三幅自画像》,妥妥成为当晚成交额第二的宝座,第一则被 Beeple 的 NFT 作品《Eve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以 6390 万美元(约合人民币 4 亿元)拿下,这也是令 NFT 迅速出圈的一幅作品。


孙宇晨拍下毕加索名画《戴项链的躺卧裸女》

  很多人都在发问,除了狂热地购入天价头像、“疯狂的石头”、世界名画外,孙宇晨究竟在做什么?

  构建 NFT 的基础设施,是他的答案。借助波场低成本的公链基础设施,开发者可以快速地生产自己的 NFT 作品并存储在去中心化的系统上。买下安迪·沃霍尔的画作后,波场的社群艺术家开始创作安迪沃霍盲盒,Loot 项目走红后,波场在 9 月 24 日顺势推出 TronLoot 作品。这些孵化项目的背后,是波场的首期规模为 1 亿美元的专项基金在支撑,除了 NFT,它还扶持元宇宙、GameFi 等时下热门项目。

  “入局 NFT 领域,我个人或公司并不是来赚取第一桶金,而是要分享这个行业的巨大红利。”采访中,孙宇晨反复强调,“未来十年,全球前 100 名的顶级艺术家与艺术品,将有 50% 会被 NFT 化,这将是一个万亿级别的市场。”

  在孙宇晨看来,NFT 不仅是元宇宙的基础设施,连元宇宙也是被 NFT 催生出来的。

  元宇宙是当下最热的概念,这是一种不同于现实社会的数字社会完全体,最关键的是经济制度和模式。NFT 很好地解决了数字资产容易被复制、丢失的版权问题。在未来的元宇宙中,万物都将被 NFT 化,比如设计、音乐、艺术、文字等都将拥有独一无二的电子标签,拥有流通价值的同时,解决了艺术造假、IP 侵权的问题。

  6 年前,第一次采访孙宇晨时,他身上的标签还是 90 后创业者。变数发生在 2017 年,虽然他的公司没有如愿迎来上市,当年团队开发的社交软件“陪我”也没有革了电话的命。但孙宇晨却摇身一变成为币圈最有钱的 90 后,在 2017 年 ICO(首次代币发行)最疯狂的时候创立波场 TRON。虽然他在币圈屡受质疑,但如今却靠 NFT 再次来到大众视野。

  NFT 玩家:要花钱的从来不买

  一群玩家来参观一场 NFT 艺术展,当艺术家轮番上场介绍完自己的创作理念后,有一位玩家忍不住提问:“哪一幅最值钱?”

  “NFT 是哪种艺术形式不是重点,钱才是。”在大部分 NFT 玩家的话语体系中,收藏就是为了生钱或是彰显自己的财力和地位,而不是为了艺术价值,一位玩家向《IT 时报》记者一一报价,CrytoPunks 地板价(比低位价更低的价格)达到 100ETH(约合 30 万美元),Loot 地板价也达到 10ETH(约合 3 万美元)。

  讽刺的是,NFT 圈内人不断在强调,这无疑是“区块链+艺术”的一次重大创新,是赋予了艺术品数字生命,让更多人去理解体验艺术,让艺术品收藏更民主。但是天价 NFT 的连番出现,让 NFT 成了少数玩家的圈子,也有人以此为噱头非法牟利,甚至有 NFT 玩家直言:“纯粹割韭菜,而且割大户”。

  篮球明星库里、影视明星徐静蕾等名人的社交媒体账号都换上了天价头像,库里的“无聊猴”就耗费了他 18 万美元。


NBA 球星库里花 18 万美元买下的“无聊猴”NFT 头像

  “很多非法牟利的玩家是这样操作的,用A地址挂出高价,用B地址拍下,造成一种虚假的繁荣来炒热项目。”一位 NFT 玩家向《IT 时报》记者透露,始终不亏的还是交易市场,NFT 交易平台 Opensea 日销售额已经超过 1 亿美元,每笔交易都要收取成交额的 2.5% 作为手续费。

  风投机构 Norther Capital 合伙人李安嶙在 NFT 领域小试牛刀,赚到了第一桶金 5 万美元,在 Loot 项目走红时他作为发行商顺势推出了 Ruling。

  在他看来,NFT 最大的风险来自于缺乏流动性:“交易频次低的 NFT 只能算粉丝经济产物,为了确保去中心化,发行商手里只能留存少量 NFT,而且大多数项目早期都是免费领取,而后形成市场共振的。”

  推动交易的是一种普遍共识,而这种共识大多建立在虚无的炒作营销上,加之现今 NFT 圈的准入门槛已经非常之高,以至于很多从币圈转到 NFT 圈的玩家都表示:“要花钱的 NFT 我从来不买。”

  当外界惊讶于为何最后跟币圈走得最近的竟然是艺术圈时,其实艺术圈早已被熏染,一位接近艺术圈的媒体人告诉《IT 时报》记者,艺术圈用币发工资早已不是稀奇事,以后说不定会用 NFT 发工资。

  同样疯狂的两个圈玩起了击鼓传花的游戏,当鼓声停止时,手里仍握着花的人,只能默默咽下苦果。

  国内巨头克制入场 NFT

  NFT 全称为 Non-Fungible Token,意为非同质化代币,区别于比特币、以太币等同质化代币。NFT 的本质就是一种数字权证,NFT 作品上链后具有唯一和不可更改的特性,也就是代表独一无二的资产。

  出于音乐版权保护的尝试,胡彦斌、阿朵等歌手也在近期推出了 NFT 唱片和专辑,当然这是 NFT 最不失味的玩法。

  但是,NFT 圈在发行方、玩家组织、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这几环外,还出现了推手经纪这样的角色。

  在国内,阿里巴巴、腾讯、网易等互联网巨头已经开始布局 NFT 的一级市场,但因为没有放开全面交易,二级市场不曾完善,大多交易产生在闲鱼等二手交易平台或社交媒体上。

  阿里今年 5 月率先推出 NFT 数字艺术专场,又在 6 月限量发售“敦煌飞天”“九色鹿”两款付款码 NFT 皮肤,售价 9.9 元,各限量 8000 份。秒光后,“敦煌飞天”皮肤很快被挂上闲鱼,一度飙升至 150 万元的高价。


阿里“敦煌飞天”“九色鹿”两款 NFT 付款码皮肤

  舆论在国内点燃,最终闲鱼紧急下架了所有 NFT 相关商品,如今直接搜“NFT”关键词已被屏蔽。但是阿里也发布了“NFT 不是虚拟币”的声明,这次事件也给国内受众做了一次科普。

  如今,阿里在 NFT 上的尝试多为公益性质,《IT 时报》记者花 9.9 元收藏了一幅心智障碍者/乡村儿童的画作。

  8 月,腾讯上线了国内首款 NFT 交易软件“幻核”App,首期发售的是 300 枚有声《十三邀》数字艺术收藏品 NFT。第二期《万华镜》数字民族图鉴更是被一分钟抢空。

  在此之前,网易也为旗下游戏《永劫无间》IP 发行了系列 NFT 盲盒,15 分钟售罄。

  跟海外 NFT 交易平台使用的以太坊公链不同的是,国内巨头推出的 NFT 项目无法用于二次销售等商业用途,只能收藏或转赠亲友。

  近日,蚂蚁集团旗下蚂蚁链再次发表声明,明确其 NFT 业务底线:坚决反对一切形式的数字藏品炒作,抵制价格恶意炒作,抵制权益类交易、标准化合约交易等违法违规行为,反对数字藏品金融产品化。

  “大厂推出 NFT,主要目的是推广区块链应用”。币圈人认为,过去几年,区块链从污名化到被正名,但没有足够的应用来支撑。

  李安嶙也认为,根据国内政策来看,互联网科技巨头大举进入 NFT 的可能性很小,国内开放交易的可能性也很小。

  近来,全球最大 NFT 交易市场 Opensea 高管涉嫌内幕交易,处于早期的 NFT 再被质疑监管空白、缺乏规则,随着更多玩家加入,更多的问题将被暴露。艺术家直播烧毁自己的作品《白痴》,但 NFT 化后这幅被烧毁的作品身价却增值 3 倍。这幅作品讽刺了 1987 年拍卖梵高向日葵创纪录的成交额,书写着“我真不敢相信你们这群白痴真的会买这个”。


艺术家直播烧毁《白痴》

  阳光下并无新鲜事,“圈内疯狂营销,圈外急红了眼”,像极了当年炒币的景象。等这把火再燃烧一会儿就能看清,NFT 是蝴蝶效应还是郁金香热,是艺术普世化还是割韭菜。

显示余下内容
相关文章:
  1. Google因Play Store隐性收费问题在英国面临大规模集体诉讼
  2. 清华教授领衔发明塑料垃圾“升级回收”技术,净收入达350美元/吨
  3. 比尔·盖茨分享大女儿詹妮弗与纳耶尔·纳萨尔婚礼上的照片
  4. 阿斯麦的新一代EUV光刻机:造价1.5亿美元 公共汽车大小
  5. 阿里系突然清仓芒果超媒:买入不到一年从赚25亿到浮亏23亿
  6. 蓝色起源起诉NASA、SpaceX案推迟 原因是司法部无法为大量文档添加页码
  7. 微信聊天记录付费云存储服务 iPhone还比Android贵50元?
  8. 泡泡玛特、中文在线投资两点十分动漫,后者为动漫创作公司
  9. [图文直播]苹果2021年秋季发布会 iPhone/iPad/Apple Watch齐齐登场
  10. 喜剧小品《互联网体检》火了,讽刺了谁?编剧曾跟随罗永浩多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