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共同富裕,腾讯阿里已经先干为敬,接下来怎么办?

文首席商业评论若干年之后回顾2021,这绝对是可以载入史册的关键一年,不仅仅是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更重要的是从宏观到微观,发生了一系列的事件足以对今后中国的发展产生深远影响。当下,共同富裕已经成为一个热词,何为共同富裕,各有各的理解,低收入人群充满期待,而大企业、富豪们则有些惶恐。官方也紧

NetSmell 出品

  文首席商业评论

  若干年之后回顾 2021,这绝对是可以载入史册的关键一年,不仅仅是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更重要的是从宏观到微观,发生了一系列的事件足以对今后中国的发展产生深远影响。

  当下,共同富裕已经成为一个热词,何为共同富裕,各有各的理解,低收入人群充满期待,而大企业、富豪们则有些惶恐。官方也紧接着做出解释:共同富裕不是“杀富济贫”,不是平均主义。

  但总而言之,在中国当下的大环境之下,反垄断,节制资本的无序扩张,一系列政策导向让企业界神经紧绷,它们响应号召的态度更加积极,政治觉悟更加敏锐,行动也更加迅速。

  继腾讯宣布累计投入 1000 亿之后,9 月 2 日,阿里巴巴集团也启动“阿里巴巴助力共同富裕十大行动”,将在 2025 年前累计投入 1000 亿元。

  两大互联网头部企业相继投入重金,接下来还会有谁?企业界助力共同富裕所宣称的资金投入,会如何使用,到底是商业性的投资,还是公益性的捐助,如何考量,谁会收益?

  01 腾讯与阿里的意图

  任何资本来到世间,都带着原罪,这是马克思的断论。

  9 月 2 日,国家新闻出版署下发《关于进一步严格管理切实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这被称为史上最严厉的对网游的限制性管理规定。也就是说,腾讯、网易这些以游戏作为重要收入来源的互联网企业,以后不允许赚未成年人的钱。

  政策出台之前,其实已经有暗示,8 月 3 日新华社旗下的《经济参考报》发表文章,提到网游是“精神鸦片”,让游戏这个话题再次成为公众热议。

  一直以来,腾讯也常常被网友嘲讽,以换皮肤,充值等形式赚小学生的钱。这是腾讯的隐痛,也是无法更改的宿命。

  阿里的问题是“垄断”,在平台对信息和资源掌控之下,对线上引流和部分商户拥有巨大的话语权,近些年通过投资布局对线下商业也有了更多掌控。在被国家市场总局巨额处罚之后,阿里前所未有地低调,前所未有地自我审视(比如说前段时间员工被性侵之后在舆论发酵之下迅速处理当事人以讨好民意),也前所未有地积极响应上层的号召。

  4 月 19 日,腾讯在其官方微信号宣布,再次启动战略升级,提出“可持续社会价值创新”战略,首期将投入 500 亿元,设立“可持续社会价值事业部”,推动战略落地。

  8 月 18 日,腾讯宣布再增加 500 亿元资金,启动“共同富裕专项计划”,并深入结合自身的数字和科技能力,在乡村振兴、低收入人群增收、基层医疗体系完善、教育均衡发展等民生领域提供持续助力。

  9 月 2 日,阿里宣布投入的 1000 亿相对来说,比腾讯的计划更清晰一些,首先有时间节点:在 2025 年之前,也就是三年内投完。

  另外,这 1000 亿用来干嘛也明确了,有十大领域,概括一下主要包括:科技创新、经济发展、高质量就业、弱势群体关爱和共同富裕发展基金。

  无论对于阿里还是对于腾讯,它们一方面促进了技术的进步,为个体消费者创造了更加便捷和多元的生活方式和娱乐方式,但是,另一方它们也集中了巨大的社会财富,如同滚雪球一般成为吸纳优质资源(人才、资金、机会)的“黑洞”,甚至加速马太效应(大的越强,小的越弱)。这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所以,在社会主义的原则之下,企业大了,资金充沛,取之于社会的钱,应该对社会有所反哺。

  人民政协网 8 月 21 日发表的一篇文章意味深长,其标题为《新时代的民营企业家如何理解、落实共同富裕的历史责任?》文中写到:

  天下大势,顺之者昌。民营企业作为社会的一分子,只有把自己置于人民的汪洋大海中,坚持落实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让企业家精神在新时代充分绽放,才能最终实现自己和企业的真正价值,也才能不断推动高质量发展、促进共同富裕。

  02 如何理解共同富裕

  初次分配是按照市场规则,通过勤劳或者智慧实现致富。对企业来说,拥有独一无二的创新、创意(商业模式),构成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从而拥有更高的盈利能力。对个人来说,高学历、能力强,意味着可以进入好的企业,收入更高。

  在整个社会资源分配过程中,初次分配具有决定性的意义。初次分配就是按照亚当斯密所说的市场经济,以看不见的手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

  初次分配是原始化的,以能力为导向,跟森林里的捕猎在本质上没有差别,体格健壮跑得更快经验丰富的狮子才能够捕获更多的猎物。

  初次分配很公平,能者多得,多劳多得,但毕竟缺乏人道精神。所以,二次分配来了。二次分配出现了国家的意志,利用税收、社会保障支出等手段进行干预。二次分配是国家站在公正的角度进行调配,高收入的人就得多纳税,而没有能力养活自己的人,国家给予补贴,设立保障机制。

  对于第三次分配,官方的解读是:不是强制性,而是以“道德原则”,由高收入人群在自愿基础上,以募集、捐赠和资助等慈善公益方式对社会资源和社会财富进行分配,是对初次分配和再分配的有益补充,有利于缩小社会差距,实现更合理的收入分配。

  当下对于共同富裕的解读,似乎更多地聚焦到了“第三次分配”上,希望(要求)更多的高收入人群,以自愿的方式,进行捐赠、资助等慈善公益事业。

  但是从本质上来说,第三次分配并不能稳定有效地助力实现“共同富裕”的目标。

  捐款捐助只是一种“救急”行为,帮助处于特定困难中的人,例如贫困学生,灾区人民,残障人士。俗话说,救急不救穷,共同富裕的目的,是需要可持续性地提升低收入人群的收入水平,光靠富裕人群的捐助,向特定的人群输血,但其自身如果始终没有造血的能力,是不可能登上共同富裕的列车。

  所以,实现共同富裕的重点,依然在于初次分配。需要更加强有力地干预到中低收入人群的机会和待遇,降低他们获得教育资源的门槛,给他们提供更多的机会,同时要鼓励企业合理提升打工者的工资水平。

  任泽平的观点是:

  从民生的角度看,共同富裕要为人民创造机会公平,畅通向上的流动通道,给更多人创造致富机会。保障起点公平,加大普惠性人力资本投入,为不同出身不同背景的人提升人力资本和实现阶层上升创造条件。完善养老、医疗、住房等保障体系,改善民生,减少人们的后顾之忧。

  03 如何监管三次分配?

  这一次,腾讯和阿里先后明确声称,将各自拿出 1000 亿用于共同富裕。

  腾讯的两笔 500 亿元资金,一个着眼未来,一个立足当下。首期 500 亿设立“可持续社会价值创新”项目,着眼于基础科学、教育创新、碳中和、FEW(食物、能源与水)、养老科技和公益数字化等领域的前瞻性探索。8 月份的 500 亿用于“共同富裕专项计划”,聚焦于带动低收入增收、帮助医疗救助完善、促进乡村经济增效、资助普惠教育共享等切实带后富、帮后富的领域,长期、持续提供支持。

  无论腾讯还是阿里,关于这 1000 亿的投入去向,描述得十分宏大而且抽象,外界并不知晓具体如何投入,以及投向哪里,最主要的是,是否符合共同富裕中第三次分配的定义——以非营利性投资或捐助的方式,助力社会发展的方方面面。

  大张旗鼓声称拿出 1000 亿助力共同富裕显然是好事,即使普通老百姓并不能直接受益,哪怕帮助国家开发了一些具有社会效益,或急需的技术工具,或者公益性质的大项目,那也是值得称赞的。但千万不能只是蹭个热点,喊喊口号做做样子搏个眼球,最后在实际行动上却不了了之。

  这两家 1000 亿资金的落实上,谁来监督(至少要真实地投钱了),是个大问题!

  除了腾讯和阿里,其他很多企业也在围绕共同富裕而行动。

  8 月 30 日晚,吉利汽车发布共同富裕计划细则,首批万余员工分享 1.67 亿股股票,按最新市值计算约合人民币 37 亿元,平均每位员工 34 万。

  8 月 31 日,美团半年度财报发布之后,王兴基金会当日完成了约 935 万股(市值约合 29 亿港元)的公益捐赠。王兴称,坚持共同富裕是美团的基因之一,在监管不断加强的背景下,他将要彻底改革公司的做法。

  企业界关于共同富裕的响应,不能只停留在口号,更不能打着共同富裕的口号,将财富从左口袋倒腾到右口袋,甚至变公为私,为企业实现私利而找到借口。

  对于腾讯和阿里大张旗鼓投入的 1000 亿,需要社会、甚至包括监管机构有更多的追问:

  第一、具体的投资计划,明细和时间节点,用于哪些渠道,何时完成投资,是否足额;第二,是公益性的无偿捐赠还是商业性的自我投资,这一点要搞清楚。

  如果是自我投资,追求商业上的回报,那是企业自我发展的需要,或者是风险投资了,也许能帮到一部分人,但你就不能打着共同富裕的大旗为自己的利益呐喊了。

  比如说,阿里的十项投资方向中第五条是:启动年轻人创业扶持计划,提供多样化的职业技能培训等。这里面需要考量的是,什么样的创业能得到阿里的此次资金扶持,有谁来决定以及,扶持是否带有限制条件,例如入股等?

  第三,既然已经向全社会公开了投资目标,由谁来监督和证明,谁获得了收益?腾讯和阿里如何形成在连续分批投资过程当中的公示机制?第四,在第三次分配的过程,更要防止贪污腐败的发生。

  宗旨本是让弱势人群提高福祉,当企业投钱进来的时候,要防止监守自盗,不能最后“帮助”的是某些既得利益者和贪腐分子。

  04 共同富裕,好经不能念歪了

  腾讯和阿里起了头,做了榜样。后期会有更多的头部企业加入进来。但是,共同富裕本是理想的目标,在实现过程中,好经不能念歪了:

  需要强调的是,共同富裕,不能是平均主义,不能是损公服私,不能是大锅饭,更不能是不劳而获。比如上文提到的吉利股权分配,是否合法合规,是否是在吃大锅饭,有没有把公司的利益以冠冕堂皇的理由转嫁到个人头上?

  另外,笔者坚信,第三次分配绝不是实现共同富裕的主要路径。增加中低人群的收入,缩短社会贫富差距,有很多方面需要努力:第一,控制并合理降低全社会的生存成本,尤其是住房,教育和医疗等领域。第二,需要从监管和政策的层面,加大税收调节和社会保障机制的力度,政府在社会不同阶层人群当中进行调配,实现富裕阶层向中低下阶层的转移支付,提高中低端人群的社会福利保障水平。第三,平均主义是可怕的,中国人曾经吃过这样的大亏。

  不能为了共同富裕,而打破“优绩制”(meritocracy),不能扼杀创新创富,能者多得的市场基本规律,理应要保护好高能力和高知人群的合法合规收益。

显示余下内容
相关文章:
  1. 在大城市,怎样避免被卷?
  2. 良心的好功能 12306网站爱心模式详细体验
  3. 理想再回应座椅有水银:系第三方投毒
  4. 谷歌学术公布2021年最有影响力工作,CV顶会论文“夹缝求生”
  5. 阿里淘菜菜新增“找好友微信代付”入口
  6. 马斯克批拜登在瞌睡,因其未祝贺SpaceX里程碑
  7. 通用汽车3亿美元入股中国自动驾驶初创公司Momenta
  8. 家用计算机先驱Clive Sinclair逝世:Linux之父曾受他启发,马斯克悼念
  9. Anonymous曝光域名注册提供商Epik 180GB数据
  10. 科学家造出世界上最小的飞行器,比一粒沙子还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