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影《火车》金敏喜一部打开她忠武路大门的影片

韩国演员金敏喜,一直颇受争议。当年靠着《小姐》爆红韩国娱乐圈,

NetSmell 出品

韩国演员金敏喜,一直颇受争议。

当年靠着《小姐》爆红韩国娱乐圈,

但在《独自在海边的夜晚》中插足导演婚姻,被观众唾骂“小三”。

几年过去了,她对“小三”事情几乎闭口不谈,一直在输出作品。

被韩国著名导演朴赞郁称为:韩国忠武路导演最想合作的女演员。

但是今天我们不讨论她的绯闻。

从某种程度上说,演员的专业性和她的私德无关。

今天,小编就来推荐一部打开她忠武路大门的影片——

《火车》

本片讲述了一个女子假借别人身份生活的故事。

张文浩(李善均 饰)和姜善英(金敏喜 饰)即将步入婚姻殿堂。

婚礼前几天,张文浩带善英回家见父母。

在车上两人有说有笑,善英甚至还在担心未来婆婆会不会喜欢买的围巾。

张文浩安慰她,只要是你买的,她都开心。

善英害羞的笑了。

走到高速公路休息站的时候,她让张文浩给她买一杯饮料。

张文浩面带笑意,乖乖地下车帮她买咖啡。

只是当他再次返回车内,善英不见了。

她找遍了休息站所有地方,毫无收获。

回到住处,依然不见善英的任何踪迹。

很显然,在他之前善英已经回到家里拿走了所有属于自己的东西。

除了一张两人的合照,她没留下一丝痕迹。

好像她从未出现在他的生活里,好像是张文浩虚构出来的人物一样。

一瞬间,张文浩崩溃了。

他的未婚妻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消失了——没有前兆,没有暗示。

就在他伤心欲绝的时候,在信用卡中心工作的朋友告知他一个重要信息:

以前善英曾经信用破产,现在她可能又要面临一次这样的窘状。

而且善英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恰好就是张元浩买咖啡期间。

对张元浩来说,

不管是善英的突然消失还是她信用破产,这里面可挖掘的信息似乎很多。

于是,他找到曾经做警察的哥哥帮助他寻找善英的下落。

估计张元浩怎么也想不到,他的人生从那杯咖啡开始便进入了一个恐怖局面。

而他在宠物店门口遇见的清冷系美女,其实是他人生噩梦的开始。

在哥哥的调查下,才发现善英用来办理证件的身份证是假的。

她租住的房屋登记信息也是假的。

她留下的工作履历同样是假的。

似乎只要是和她沾边的一切都是假的,都是伪装出来的。

很显然,她给自己制造了一个可以瞒过所有人的身份。

这个假身份就是善英。

张文浩得知他认识的善英不是真善英,他要结婚的老婆也不是身份证上的善英,他疑惑了——

她究竟在隐瞒些什么?

为什么要借助别人的身份信息呢?

如果她不是善英,那她又是谁呢?

好多好多的疑问,困扰着他。

警察哥哥推测,很可能是她杀了真善英,然后拿着别人的身份生活下去。

张元浩不相信哥哥的推测。

毕竟他们曾经两人躺在一张床上睡觉,他还算了解她的秉性。

她不会是杀人凶手,心地不会那么狠毒。

于是,他一边上班,一边拿她的照片到处寻人。

终于,在一家化妆品公司会员登记册上警察哥哥发现了她的踪迹。

原来她真名叫车琼善。

离过婚、生过孩子、被追过高利贷、被人暴打过·····

顺着车琼善的信息,张元浩找到了她的前夫。

前夫说,小时候她家里是开工厂的。

15岁那年,工厂倒闭,家里欠了一屁股债。

她被送养到孤儿院教堂一个人生活。

妈妈临走前曾对她说,找到贷款后会来接她的。

结果她没等来妈妈带来的希望,反倒等来了她的尸体。

此时,前夫向她求婚,两人登记结婚。

她本以为从此将告别噩梦般的生活,开启新的篇章。

但没想到,生活刚平静几天,高利贷就追到了她家。

深夜趁着她的前夫睡觉的时候,潜入卧室,冷不丁的带着一帮手下从暗处忽然出现。

前夫不仅受到了惊吓,连他经营的店铺也维持不下去。

高利贷连续多日的追债恐惧,也拖垮了她婆婆。

无奈之下,前夫和她离婚。

她离开了从小长大的地方。

从此,再无音讯。

再次出现是在她表姐家。

表姐说,一年前她就说要来,不料隔了一年才来。

身上到处都是伤痕,鼻青眼肿,腿上布满淤青。

后来她还在医院生下了孩子,但不知生父是谁。

由于孩子患有先天性疾病刚出生就没了。

车琼善在医院走廊绝望的蹲在地上,不吃不喝,不说不问。

直到拖垮了身体,住进了病房,修养了几天,才重拾生活的信心。

根据医院记录,当时她住院的那天,和真(真假的真)善英奶奶死亡是同一天。

这才暂时洗脱了她杀人的嫌疑。

警察哥哥也承认自己冤枉了车琼善。

如果警察哥哥和张元浩对车琼善的调查到此为止,那么她的杀人嫌疑会被洗清。

或许她还能找到另一个身份,在世界上某个角落继续生活。

但车琼善身上还有谜底。

比如,真正的善英是谁?

车琼善又是如何拿到她的身份信息?

警察哥哥继续查找线索.

然后,在化妆品公司会员登记册上他找到了真正的善英。

两人都持有会员卡,真善英又是独居,也没有家人,所以车琼善就瞄准了对她下手。

为此她常常悄悄地跟在真善英后面,模仿她的一举一动,摸清她的社交空间,深入对方的住处。

然后,在悄无声息的夜晚,她潜入住处,杀死了真善英,窃取了她的人生,开启了自己的全新生活。

女主善英,谜一般的女子,背负着沉重的过去。

她原以为隐藏过去就可以重新开始,但是过去的阴影原来一直围绕着她。

为此她不断用极端手段偷取别人的人生,维持自己的生活。

她本想奋力一搏,摆脱过去,却依然跳不出深渊。

片中,导演为了展现车琼善力不从心的生活,用一只孔雀蝶来完善补充她的形象。

孔雀蝶的翅膀上,有个像眼睛一样的花纹。

遇到危险时,它就会把翅膀张开,花纹看上去就会显得特别大。

那是为了让它显得更恐怖,以此来保护自己。

当初在沙发上给文浩讲这个蝴蝶的时候,文浩笑的没心没肺。

他根本想不到背后的意义,只是有心地送了一只幼虫给她。

了解之后,才发觉她说的是自己。

片中,在车琼善濒临崩溃的时候曾出现过孔雀蝶的身影。

她第一次杀人时,穿着内衣,满身是血,地板上都是血,颤抖的身体,血泊里一只蝴蝶。

这个场景一直在我脑海里浮现,第一次觉得杀人的恐怖气氛不是靠血腥的场面杀人者的无情来体现的,杀人者的恐惧让整个气氛有了异样的感觉。

第二个是最后在被警察追时,她脱下高跟鞋奔跑的镜头。

她就像一只被逼到末路的蝴蝶,让自己变得再恐怖也无力保护自己。

最终,她在他的哭喊声中跳下高楼。

这是她对自己能做的最后的保护。

可怜之人终有可恨之处,而可恨之人呢?

他对她一见钟情,给了他想结婚的安全感。

可是在她最孤立,最无助,最脆弱的时候,未遇到他。

或许一起都是定数,破茧的时候遇到他也不会有交集。

(后台回复片名获取资源)

显示余下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