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剧《侵入者》女童失踪25年,归来竟成邪教魔女

在妻子需要沟通与交流的时候,丈夫却始终缺位,这又给邪教趁虚而入的机会。

NetSmell 出品

4月以来,韩国电影院已分阶段复工。

第一部上映的本土电影,是惊悚片《侵入者》。

虽然不是啥国际大制作,但别小看它。

在《疯狂的麦克斯4》《马戏之王》等老片的夹击下,它凭一己之力扭转了整个票房局面。

《侵入者》6月4日在韩国上映,上映首周便拿下单日票房冠军+首周末票房冠军,成为复工后首部夺冠的本土电影

《侵入者》改过两次档期,没想到,不论怎么改,它的票房号召力,还是这么强。

可以说,《侵入者》的成功,给韩国电影人打了一针兴奋剂。

这到底是部什么样的电影?别急,我们慢慢看。

导演孙元平,原是一位作家,写过畅销书《杏仁》。出版不到一年,销量突破300000册,列入韩国高中生阅读书目。

《侵入者》是她执导的长片处女作,讲失踪25年的“妹妹”,突然回归家庭,性情大变的故事。

宋智孝饰演女主角,她凭韩国大IP《女高怪谈》第三部出道,随后搭档朱智勋、尹恩惠出演了大火的热播剧《宫》。

这几年,她在综艺《Running Man》中的表现,也获得了极高的国民度。

在《侵入者》中,她饰演失踪多年的妹妹。

身体单薄、画着红唇、笑容阴森、眼神诡异,与往日的银幕形象截然不同。

男主角是金武烈,他曾在《恩娇》《记忆之夜》《恶人传》中有过不俗表现。

在该片中,他饰演的哥哥书振,拥有极惨的人设

25年前,儿时的书振与妹妹宥珍在游乐园走散。他一直自责,如果当时没有放开妹妹的手就好了。

25年后,长大成人的书振,成了一名小有名气的建筑师。

每天开不完的会、画不完的图,根本顾不上家里的老婆和女儿。

讽刺的是,书振每天给客户设计温馨住宅,但自己的家却破烂不堪。

一个阴暗的雨天,他在赶往会议的路上,眼睁睁看着老婆被车撞死了。

由于肇事司机始终无法找到,这起车祸化作噩梦,缠绕着他。

书振只能定期去看精神科医生,吃药物来治疗。

直到有一天,紧绷的神经,得到了一丝舒缓。

福利院来电,告诉他,失踪25年的妹妹宥珍,找到了。

刚开始,书振听到这个消息,不为所动。

因为25年来,他接到过无数次假电话,靠这个来骗钱的人,实在太多了。

只是,事态的发展,远超书振的想象。

还没做好心理准备,这个妹妹就急着搬进了自己家中,与父母相见甚欢,没有半点生疏。

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份,宥珍还带家人来到了福利院搬家,介绍朋友与哥哥认识。

看着一脸疑惑的书振,宥珍甚至提出了辞掉工作,只为“尽一尽当女儿的义务。”

还别说,这个妹妹,真有两下子。

懂得观察,知道母亲腿疼犯了,睡不着觉。

她就给人揉了一晚上的腿。

厨艺了得,天天变着花样做饭,连家里的保姆都甘拜下风。

会讨欢心,刚来没多久,就把书振那臭脾气的女儿,教育的服服帖帖。

不仅指定宥珍接自己放学,还把从不吃彩椒的习惯,改掉了。

因为宥珍说了,“彩椒有维生素,可以让身体变得更强壮。”

凭着以上优点,这位不请自来的妹妹,迅速俘获了全家人的欢心。

书振的父母开始无条件信任她,她说什么都是对的。

但奇怪的事,开始出现。

一天,书振回家,看到了一个陌生的聋哑人。

母亲主动介绍,这是新来的复健师,宥珍特意雇来的。

当天晚上,书振再次被噩梦警醒。

洗了把脸,刚要往回走,无意中看到了宥珍。

在昏暗的灯光下,他看到宥珍脖子上,有诡异的纹身

书振顿感蹊跷,隔天叮嘱家里的保姆,“给我盯紧这个女人。”

奇怪的事,再次发生。

前天,书振还嘱咐保姆,留意宥珍。

隔日,保姆留下一封信,就辞职了。

理由十分荒唐——因为突然遇到了真命天子……

这保姆可是在家干了保姆5年,为人处世井井有条、十分稳当,从不玩消失。

没多久,家里又来了一位新人。

父亲热情介绍,因为阿姨走了,家里招了一位新保姆。

又是宥珍介绍的

鸠占鹊巢既视感,是不是有种《寄生虫》的节奏?

但《侵入者》意不在讽刺阶级,它比《寄生虫》更邪乎。

三个心怀不轨的人,相处一室,总有露出破绽的时候。

又是一个失眠的夜里,书振同样下楼洗脸,看到了门外站着一堆人。

新保姆突然出现,告诉他看到的都是幻觉。

但一转身,书振却看到了她脖子上,也有奇怪的纹身。

影片进行到这儿,又多了一丝《逃出绝命镇》的惊悚感。

细心的朋友可能发现了,保姆的纹身与宥珍的纹身一模一样。

这是一群有组织、有目标的“侵入者”

为了侵入这个家庭,宥珍先雇人演戏,证明自己的身份。

然后再用迷药混淆父母的心智、让他们唯听是从。

最后再解决掉碍眼的保姆,把自己的人安插进来。

做完这一切之后,宥珍已经操控了整个家。

一直心怀疑虑的书振也没闲着。

顺着宥珍身上的纹身,他查到了一个邪教。

这个邪教认为,一定要找到极其干净的小孩,将其奉为神的“真孩子”,才能洗刷肮脏的罪恶,抚慰灵魂。

而书振的女儿,就是他们要寻找的真孩子。

也就是说,冒牌妹妹的一切行为,都是为了得到书振的女儿。

可怕的是,当书振发现这一切时。

女儿已经被宥珍带去了“神坛”……

时光君先不剧透结局,只能说后面二人爆发了一场极其残暴的争斗,邪教魔女死到临头,依然在迷惑人心,看得时光君细思极恐。

这场戏,跟《隐秘的角落》爬山段落还很像。

《侵入者》的落脚点,是家人关系。

冒牌妹妹为什么能进入书振家,顺利蛊惑心智、拐走女孩。

她就是冲着书振破败不堪、濒临破碎的家庭关系。

父母25年来,一直寻女未果,他们希望找到情感寄托。

书振妻子离奇死亡,悬案未破,他也想找到一个情感出口。

没想到,这一切,却被邪教利用。

更可怕的是,书振妻子的死亡,也是邪教造成的。

早先,书振只知道赚钱。

在妻子需要沟通与交流的时候,丈夫却始终缺位,这又给邪教趁虚而入的机会。

也就是说,几年前,冒牌宥珍早就接触过书振的妻子了。

她利用妻子的空虚寂寞,趁机拉她入伙,想发展成邪教成员。

不料,自己的女儿被选为了“真孩子”,要准备“上供”。

书振妻子发现邪教意图不轨,临阵逃脱。

冒牌宥珍为了避免邪教行踪被暴露,一手策划了书振妻子的车祸。

近几年,韩国拍了不少邪教题材的惊悚片,像《婆娑河》《被神选中的孩子》《救救我》《无人知晓》等等。

确切的说,这跟韩国当下的社会环境,有直接联系。

远的不说,就拿疫情期间的新天地教举例。疫情传播最严重的时候,新天地教依然公开举办露天活动、宣扬不戴口罩,结果导致超4000名信徒确诊新冠肺炎。其中有一位信徒,还是超级传播者。

而更可怕的是,他们渗透在社会的各个行业,有医生、老师、军人、公务员……

《侵入者》在这个时候上映,也给观众敲了一记警钟。

疫情这段期间,暴露了不少邪教的丑恶面孔。

在认清邪教真面目的同时,也不要忘了照顾好家庭。

不要让邪教,有任何一丝,能够趁虚而入的机会。

显示余下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