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字节取消大小周,大厂告别996,互联网放过打工人?

文/林林来源:螺旋实验室(ID:spiral_lab)最近,互联网大厂接连宣布调整原先施行的超时工作模式。先是6月初腾讯互娱旗下光子工作室规范工作时间限制休息时段加班,再是快手公司宣布7月起取消自2021年1月开始试运行的全员“大小周”工作模式(即一周工作六天单休,称为小周,下

NetSmell 出品

  文/林林

  来源:螺旋实验室(ID:spiral_lab)

  最近,互联网大厂接连宣布调整原先施行的超时工作模式。

  先是 6 月初腾讯互娱旗下光子工作室规范工作时间限制休息时段加班,再是快手公司宣布 7 月起取消自 2021 年 1 月开始试运行的全员“大小周”工作模式(即一周工作六天单休,称为小周,下周工作五天,正常双休,称为大周),后是互联网公司中执行“大小周”工作制的代表字节跳动,宣布 8 月起取消从创业初期沿袭至今的“大小周”工作制。

  此外,美团社区团购业务部门美团优选也取消了大小周。

  是什么让这些公司在近期有了如此统一的行动?会有更多企业跟进吗?或许只有理解为什么“996”“大小周”这种畸形的工作制在互联网行业盛行,我们才能更好地推测它逐渐不再受用的缘由,借此我们也可以对未来行业的工作环境的可能作延展期望。

  不加班,会死?

  为什么互联网大厂广泛采用 996、大小周这类工作制度呢?

  从经济学角度看,资本的天性是追逐利润,原始积累阶段,不少企业通过增加工人工作时间和工作强度的方法“弯道超车”,全员加班成为常态化模式。

  让员工延长工作时间消化超额的工作量,付一定的加班费(甚至不付),比起再招新的劳动力的人力成本更低。这在短期内可以明显增加企业的生产效益,为企业在竞争中谋求一定的优势,进而使企业越发依赖这种工作模式。其他企业在不进则退甚至淘汰的生存压力中,也开始跟风追求这种所谓的“狼性文化”。

  监管较弱和劳动者维权成本高昂的情况下,资本的扩张呈现野蛮生长态势,本来违法的 996 工作制成了资本家可以明目张胆推行甚至引以为傲的企业文化,恶性循环,劣币驱逐良币,市场上往往这类不守规矩者存活下来。

  对于打工者而言,每周 40 小时之外的超时工作很难说是一种多劳多得,它愈发成为一种无可奈何。

  996、大小周下的劳动者几乎没有工作以外的生活,每周一点可怜的可支配时间几乎都用来睡觉恢复工作日疲惫的身体。

  早期劳动者还可以选择离开超时工作常态化的公司换一个正常工作的平台追求生活和工作平衡,而当整体的工作环境恶化,不接受加班便很难寻觅到一份工作的情况下,这就不再是一个自由选择的问题。

  无产阶级经过斗争争取来的双休日和八小时工作制轻易被践踏,21 世纪的劳动者们发现自己越“奋斗”越倒退,被榨取绝对剩余价值后,没有发展其他个人兴趣爱好、维护身体健康和学习技能的闲暇时间,仅仅为了生活就花掉了全部力气,活得心力交瘁,远不如几个世纪前的人活得体面尊严。

  19 世纪马萨诸塞州一个鞋厂监工曾说:“让一个身强力壮体格健全的 18 岁小伙子,在这里的任何一架机器旁边工作,我能够使他在 22 岁时头发变成灰白。”

  而今历史重现,互联网员工不堪加班重负的新闻频现,2021 年 1 月,一名 1998 年出生的拼多多员工在凌晨下班后猝死。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问题。对于企业而言,是否谋生存阶段,不推行 996、大小周企业便无以为继难以生存呢?而对于员工而言,在就业形势严峻的社会里,是否不接受超时工作难以讨生活,而接受了这种无人性的强制加班的工作作息,有什么生活可言呢?

  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告别这种粗暴延长工时增加工作强度拼命压榨人将其工具化的野蛮生长时期呢?发达国家的资本家们通过精细化管理扩大生产力,劳动者依赖工会的力量保障自己的权益,这或许也会成为未来国内互联网行业发展的一大方向。

  不优化,会死?

  施行 996、大小周的企业出于利润最大化,那接连宣布取消大小周是否亦是出于经济利益的考量呢?还是互联网企业感受到政策风向和政府监管力度加大而开始规范发展呢?

  二者兼而有之。

  从经济角度看,企业的发展脱离早期追求扩张的时期,如果不追求向精细化管理转型,很难在市场竞争中保持优势。取消大小周,对于现阶段一些互联网企业而言,成了降低人力资源成本的减负之举。

  根据法律规定,企业加班需要支付给员工加班费,周末加班企业支付员工双倍加班费,而周末加班能否带来双倍的工作效益?是否企业注意到员工得不到正常休息导致的工作效率低下亦是一个不得不正视的隐性成本?此外,是否企业的业务体量真的需要依赖这种常态化的超时工作才能消化?

  与谋生存阶段相比,进入谋成长阶段的互联网大厂不再是不扩张不加班面临被淘汰,而是不优化不调整难以维持体量难以寻求进一步增长的问题。取消大小周,增加“加班”门槛,是互联网大厂们向摸索高效运营工作模式的开始。

  从社会角度看,对超时工作常态化的反对声成了普遍的社会情绪,加班盛行的互联网企业面临越来越大的舆论压力。2019 年在互联网上发起的“996.ICU”活动在各行各业间引发广泛讨论,人们开始探讨如何建立对企业具有实质监督作用的约束机制。

  此外,普遍存在的超时工作制大大缩减人们的休闲时间,它引发的负面作用已经危及到的社会长期发展,比如它危及人们的身心健康;单身员工连自身基本的休息都难以保障,拥有正常的恋爱关系成了一种奢望,结婚率持续下滑;双职工家庭很难照顾好子女的生活,生育率难以提振,同时,感情的维护也成了难题,离婚对数和离婚率长期持续攀升;另外,人们没有时间消费,对刺激内需亦成难题。

  凡此种种,长期超时工作弊大于利,是一种粗暴而短视的发展策略。政府对此的不干预将导致社会的畸形发育。

  举三胎政策为例,政府出台三胎政策意图刺激生育率应对人口老龄化,而进入社会的年轻人却在经历 996 和大小周,不接受加班极大可能找不到可以供得起房贷的工作,在这种生活压力面前,什么可以给年轻人结婚生育的安全感底气呢?

  全国政协委员李国华在今年两会上提出:目前企业超时加班的情况已经处于企业失控、监管失序、工会失灵的状态,应当引起重视和关注,建议对这种工作制进行监管。

  7 月 13 日,人民政协报发文,称:“平台经济要在发展中体现和贯彻以人民为中心、以人为本和共同富裕思想,坚决防止和避免囤积式垄断、割韭菜式竞争和无休无限地榨取剩余劳动力及其高额剩余价值。”

  有理由相信,头部互联网大厂们近期接连宣布规范工作时间的行动和响应上层动向有关。

  怎么走,能活?

  取消了大小周,企业员工就能远离加班常态吗?

  一些人对此悲观,认为取消大小周,是取消加班费,而工作量并不减。这使得公司取消大小周并非全员欢欣鼓舞,而有一部分甚至提出反对声音。

  字节跳动在宣布取消大小周前内部调研时,大约有三分之一的员工反对取消大小周,理由是收入会因之锐减,一些出于钱而选择加班公司的员工甚至考虑跳到其他依旧推行 996 和大小周能够给得起高薪资的企业。

  几家互联网头部企业行动了,是否有更多企业跟进施行工作时间制的规范化?是否后续政策会有切实的干预行动?这值得期待。

  总体来说,规范工作时间制度是一个向好的信号,员工可以探索努力工作和认真生活的平衡,企业刮去虚假繁荣泡沫追求高效发展的长远路径,社会拥有更良性的用工环境,长期来看,维护一个健康正向的工作环境,也会吸引人才减少高端人才向海外流失。

  996 和大小周非长远路径,但要建立一个长效健康的职场生态,确实是路漫漫其修远兮。

显示余下内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