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密文化变泄密文化?库克开展行动找内鬼

10月1日消息,今年9月19日晚间,距离苹果公司的iPhone13发布会过去5天后,苹果CEO蒂姆·库克(TimCook)向员工们发送了一封邮件,主题只有一个“防泄密”。库克在邮件中直接点出了公司的泄密问题。他指出,苹果新一代iPhone13系列手机在发布会举行前

NetSmell 出品

  10 月 1 日消息,今年 9 月 19 日晚间,距离苹果公司的 iPhone 13 发布会过去 5 天后,苹果 CEO 蒂姆·库克(Tim Cook)向员工们发送了一封邮件,主题只有一个“防泄密”。库克在邮件中直接点出了公司的泄密问题。他指出,苹果新一代 iPhone 13 系列手机在发布会举行前就被曝光的差不多了。

苹果保密文化从内部瓦解

  另外,苹果在 9 月 17 日举行了一场全体员工大会,要求对未接种疫苗的员工进行频繁检测,但没有强制要求接种疫苗。不料,这场大会的内容也被泄露给了媒体。

  他誓言要找出“内鬼”,“泄露机密信息的人不属于这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库克的这封邮件也泄露了。

  库克要找内鬼

  这只是冰山一角。苹果员工对于远程办公安排、性别歧视、薪酬差距的不满使得他们难以再保持沉默,纷纷开始发声,在社交媒体上曝光苹果的内部问题。苹果曾经引以为傲的保密文化有从内部崩塌之势。

  远程办公争议成导火索

  今年 6 月 14 日,苹果远程办公倡导组织向库克发送了一封匿名邮件。“我们一致认同,我们在苹果这里工作就是为了开发无与伦比的伟大产品,丰富人们的生活、丰富世界,”他们写道,“我们同样确信,提高复工政策的灵活性也能让我们打造出相同,甚至更好的产品。”

  就在两周前,库克宣布苹果复工政策。从 9 月起,苹果员工需要每周在办公室现场工作三天,周三和周五可选择居家办公。

  这一政策倒是不令人意外。苹果管理层从未假装他们希望完全采用线上办公模式。但是,这一安排并不让苹果员工感到满意。在疫情期间,苹果员工习惯了居家办公,不希望回归办公室。

  双方的紧张关系原本可能没那么快爆发,但是一个名为“拥护远程办公”的企业通讯软件 Slack 频道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拥护远程办公”创建于 2020 年 9 月,提倡更为灵活的办公环境。截至 2021 年夏天,该频道的成员数量达到了大约 2800 人,里面的对话越来越活跃。在库克宣布复工政策后,苹果员工们知道他们必须发声。正是这次小抵制为苹果员工接下来几个月组织抗议打下了基础,或许也会永远改变了苹果职场文化。

  保密文化遭侵蚀

  远程办公争执是苹果内部更深层次变化的一个象征。自 1976 年以来,苹果的运营基本上千篇一律:管理层就公司的运转作出决策,员工要么同意,要么走人。他们有的选吗?苹果目前的市值高达 2 万亿美元,已是世界上最具价值的公司,也是最强大的公司之一。

  然而,过去几个月,这种文化开始遭到侵蚀。随着科技行业员工争取更多权力,苹果自上而下的管理模式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落伍。现在,越来越多的员工在内部建立组织谋求改变,并且在 Twitter 上大声说出他们的工作环境。

  “权力的平衡正在这里发生变化,”前 Macworld 杂志编辑杰森·斯奈尔(Jason Snell)表示,他自从上世纪 90 年以来就一直报道苹果新闻,“并不是所有人都害怕老板会解雇他们。在他们看来,‘我会说出一些苹果的坏事。如果你针对我,那么这会让你看起来很糟糕’。”

  这种改变一定程度上源于苹果已开展两年的激进新试验:使用 Slack。苹果员工此前都是在一个非常孤立的团队工作,没机会碰到当前项目或部门以外的同事。现在,他们可以使用 Slack 与公司内的任何人沟通。员工们已经发现,他们个人对工作的抱怨被人分享到了苹果内部完全不同的部门。

  员工们的抱怨因人而异。一些员工希望苹果对内部工具投资,以保护他们的个人隐私。其他员工则希望苹果在薪酬方面更透明。许多人感觉,苹果员工关系团队在解决他们职场顾虑方面的能力严重不足。从库比蒂诺的资深软件工程师到新泽西的零售员工,苹果员工的最强烈愿望就是他们的声音能够被听到。

  首次公开叫板管理层决策

  2021 年 5 月 11 日,一群苹果女员工发现,苹果招来了前 Facebook 产品经理安东尼奥·加西亚·马丁内斯(Antonio Garcia Martinez)。马丁内斯曾出版过一本名为《混沌猴子》的书,他在书中形容湾区的女性“软弱、娇养、天真”。在苹果女员工看来,马丁内斯厌恶女性,是一名种族主义者。

  苹果女员工们开始在 Slack 频道中讨论这个问题,最终决定向苹果服务业务高级副总裁艾迪·库伊(Eddy Cue)写一封内部信。她们并不是一定要求公司解雇马丁内斯,只是希望在第一时间知道他是如何被苹果招来的。

  第二天,就在她们为这封内部信最后润色时,其中一个版本被泄露给了媒体。几个小时后,马丁内斯被解雇。

  对于 Slack 频道中的许多女员工来说,信件的泄露让她们感到被冒犯。他们的初衷是想让信件保留在公司内部,只是想与苹果管理层接触,听听他们的说法。

  但是,从苹果员工组织的角度来说,这也代表着一个转折点。在这封信件曝光后,另外一个员工组织致信库克,要求苹果公开支持被以色列炸弹袭击造成致命伤害的巴勒斯坦。接着,拥护“远程办公”的 Slack 频道发布内部信,抵制复工政策。他们还在公司内部传阅一份调查,询问同事们对于返回办公室工作的看法。这份调查的结果也很快公布于众,接近 90% 的受访者表示,灵活办公选项对他们很重要。

  这些拥护行动让苹果员工参与到了科技行业更广泛的求变运动中。至少自 2018 年以来,这些运动正在撼动科技行业。例如,谷歌员工举行罢工抗议公司对于性骚扰行为的处理,亚马逊仓库工人则试图成立工会,Facebook 员工则把他们的不满泄露给了媒体。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苹果员工首次加入抗议队伍,公开抵制公司管理层的决策或者不作为。

  苹果采取打击行动

  今年 8 月 20 日,苹果宣布,由于新冠肺炎病例反弹,公司将把复工时间推迟到至少 2022 年 1 月。苹果员工支持远程办公的声音迅速销声匿迹,因为他们知道不会很快被强迫回公司上班了。

  苹果开始整顿非工作用途的 Slack 频道。在苹果女员工提交了有关聘用马丁内斯的内部信后,苹果员工关系团队宣布了一系列规定,禁止开设与苹果业务无关的频道,除非它们属于员工俱乐部或多元化小组的一部分。这些规定并不适用于已有 Slack 频道,这导致了一种奇怪现象的出现:苹果禁止开设公司范围内的薪酬平等频道,但却允许讨论阿猫阿狗的频道存在。

  接着在 9 月 9 日,苹果采取了应对员工异议的首次重大公开行动:解雇了抱怨性别歧视的苹果高级工程项目经理阿什利·吉奥维克(Ashley Gjøvik),理由是吉奥维克泄露了苹果机密信息,违反了保密协议。

  解雇吉奥维克可能真正意味着苹果高层开始注意员工的抗议行动。不过,苹果很可能无法阻止员工们互相交流。许多人已经在接触,开始组织行动。一些员工已经加入非工作用途的 Discord 频道,讨论存在于苹果多个团队的薪酬平等和其它问题。

  对于一些员工来说,在苹果工作的条件就是忍受该公司的等级制度和保密文化。但对于那些发起反抗的员工,他们想问的问题是:真的必须这样吗?

  苹果尚未置评。

显示余下内容
相关文章:
  1. 8年12轮融资 商汤科技“流血”IPO是资本没耐心了?
  2. TCL推出9999美元的8K Google电视 内置摄像头和迷你LED技术
  3. 苹果财报强劲,iPhone销售同比激增近50%,为何盘后转跌超2%?
  4. iPhone 13下周三发布,提前看剧透:刘海缩小、120Hz高刷屏、Mini又续一年…
  5. YouTube添加新功能,让用户更加容易搜索到当地语言字幕的视频
  6. 开发者在Mac App Store发布新应用的兴趣越来越低
  7. 高二学生爆肝10个月!在《我的世界》里打造理论最快计算器
  8. 失去“救命稻草”、自身业务衰落,海马汽车何去何从?
  9. 新专利显示苹果手表心电图可能需要一个额外的臂带
  10. Firefox 93 发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