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再给电竞假赛选手一次机会吗?

文/刘南豆编/张友发来源:毒眸(ID:DomoreDumou)“写再多也是假赛狗,0容忍,滚吧”这是英雄联盟俱乐部FPX老板李淳最新一条微博下的最高赞评论。两年前这支战队夺得S9冠军时,李淳的庆祝微博下评论和转发人数都没有这条微博来得多。这条微博核心想表达的是,希望大家再给FP

NetSmell 出品

  文/刘南豆

  编/张友发

  来源:毒眸(ID:DomoreDumou)

  “写再多也是假赛狗,0 容忍,滚吧”

  这是英雄联盟俱乐部 FPX 老板李淳最新一条微博下的最高赞评论。两年前这支战队夺得 S9 冠军时,李淳的庆祝微博下评论和转发人数都没有这条微博来得多。

  这条微博核心想表达的是,希望大家再给 FPX 的一名曾经打过假赛的选手一次机会,FPX 要“承担社会责任”。

  整件事情得从五个月前说起。今年 2 月 22 日,FPX 俱乐部新引入的选手周杨博(ID:Bo)向俱乐部自首,曾在英雄联盟次级联赛 LDL 参与假赛。而在升入 LPL 之后,曾经的庄家再度找上门“裹挟”他继续假赛,于是 Bo 选择向俱乐部坦白。

  一石激起千层浪,3 月 16 日,英雄联盟赛事宣布 LDL 停赛整顿,并对 LPL、LDL 全体共 43 支俱乐部的全体选手、教练、工作人员进行全面的假赛彻查。

  一个月之后,赛事官方公布了彻查结果,共处罚 40 人,其中 13 名人员被处以终身禁赛。而反观事件的发源者 Bo,只是被处以禁赛四个自然月和罚款。

  这样的轻罚轻判引发了网友的严重不满,加之近期俱乐部老板李淳的微博发言,不免有为 Bo 的复出预热之嫌。尽管 Bo 禁赛期满之后尚未正式登场,但在近期每一场 FPX 的比赛中,仍有不少不友善的弹幕刷屏。


弹幕中不乏“赌王大战菠菜队”、“假赛队”的指责

  在毒眸看来,“对假赛零容忍”的普遍舆论,实质上是在用传统体育的道德评判标准去要求电竞比赛,背后体现的是国内电竞爱好者对“电竞就是体育”的一种价值共识。但事实上,在产业业态方面,二者之间仍有鸿沟,这也是电竞假赛频发的原因所在。

  假赛事件不失为电竞这些年突飞猛进的发展下,一个珍贵的反思时间点。它在告诫我们,或许我们的认知是领先于实际的,或许电竞的下一步“破圈”,需要的不再是布道者而是实干家。

  电竞少年:“单纯得像张白纸”

  在解释为什么不放弃 Bo 这名选手的时候,李淳微博中的原话是“俱乐部一定程度上需要承担他们的监护人角色”。抛开公关的角度来说,这话本身有一定的道理,若与传统体育项目的选手相比,电竞少年们的成长路径确有不同。

  一位电竞选手是怎么沾染上假赛的呢?在B站 up 主电竞考古协会对假赛组织者的一则采访中,我们能大致看出其脉络。


电竞考古协会B站视频封面

  首先,假赛团伙会去寻找一批中间人,这些中间人专门去结识游戏内的年轻高分路人玩家。他们出手阔绰,只为与这些未经世事的年轻孩子们打好关系,甚至有意培养他们大手大脚的花钱习惯。

  等到这些孩子中的一部分人成功进入职业体系,中间人便会在假赛团伙的指示下,试探性地让他们“帮一些小忙”,并许诺以高出他们薪资许多倍的报酬。一旦选手参与过一次,假赛团伙便会利用第一次的证据,不断要挟选手变本加厉地进行假赛,于是有了“裹挟”一说。

  据电竞商业 Meta 的报道,有曾参与假赛的选手表示,在被裹挟打假赛时最关心的甚至不是金钱,而是自己的人身安全。

  不难看出,对大部分电竞选手来说,从玩家到职业选手的身份转换,实际上是乍然达成的,缺乏类似从学校到社会的过渡。往深一步说,这是中国电竞发展在赛事方面的优先级过高,而基础人才培养体系相对滞后的问题,让整个电竞缺乏扎实的青训体系。

  能成为职业选手的大多是年纪较小,花费在游戏的时间较长,导致社会经验、学识水平较浅的群体。去年获得 S10 亚军的 SN 战队选手 Bin 就曾在纪录片里说,“我要是一直打比赛的话,很难变成一个成熟的大人,应该一直都是一个开心的小孩。”

  而在传统体育领域,运动员们的成长路径要完整且成熟许多。

  以我国为例,运动员的培养来自各级体校。在体校的成长过程中,教练是亦师亦父的角色。并且在如今体教结合的趋势下,运动员的文化课教育也越来越被重视了。比如获得奥运首金的杨倩,同时还是清华学子,这样的“学霸型运动员”,未来会越来越多。

  在美国 NBA 中,运动员的选拔来自高校联赛、高中生联赛等,这些赛事已经是校园文化的一部分,导致少年运动员的成长路径几与平常学生无异。有些球员在进入职业联盟之前,甚至已经是名校的本科毕业生了。


著名 NBA 球星蒂姆·邓肯坚持读完大四再进入联盟

  从这些比较中不难看出,市场化程度极高的电竞,实际上在把这些未经世事的孩子推进“名利场”,而电竞的培养体系还没有成为社会的有机组成部分。

  “学校”和“电竞”,是比较断裂的两个概念。学生不会像在学校操场上打篮球一样,在校园当中进行电竞活动。目前的高校电竞联赛也尚处于起步阶段,既难以提供通往职业的上升通道,也没有被赋予更多的校园文化意义。

  对不少高校而言,一年一度的体育赛事,甚至是一种保持校友之间联络的方式,与校庆等活动具有类似的功能。这是由体育项目在人们日常生活中的参与程度决定的,对于电竞而言,这一社会意义目前还远远无法想象。


白岩松几乎每年都会来中国传媒大学参加广院杯足球赛

  因此,作为一项市场化赛事,电竞俱乐部的确是诸多主体当中最应该承担起“监护人”职责的角色,为选手培养正确的竞赛精神和人际交往理念,在遇到“裹挟”时伸出援手。

  可惜的是,在此之前做到这一点的俱乐部并不多,这也就引出了联盟对待此次集中爆发的假赛事件的重要倾向——“坦白从宽”。

  在《关于联盟反假赛赌赛调查结果与整顿方向》的补充说明中提到,“联盟之前的处罚非常严厉,这也让一些被胁迫的选手有心但不敢主动坦白,从而让问题难以暴露,处罚本身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主动申报政策仅在本次有效,有违规的选手会比较珍惜这个机会好好坦白,能帮助联盟更长远地解决问题。”

  这样的解决问题思路或许在个体公平上难以保证,但体现了联盟对这群少年所处困境的体察,同时也是撬动顽固的假赛利益共同体的支点。

  当然,“坦白从宽”终究只能是事后补救,想要做好假赛的事前预防,必须理解假赛行为的根本利益逻辑。

  商业化是真正命门

  哪两种选手最容易打假赛?一是收入较低,二是前途黯淡。实际上,前途黯淡指向的也是未来潜在收入较低。

  这也是为什么 LDL 的假赛事件远比 LPL 更为频繁。自从联盟取消升降级制度之后,LDL 联赛的商业价值便大打折扣。俱乐部收入来源有限,选手工资也随之缩水,对其中一部分未来无望进入 LPL 赛事的选手而言,假赛之后哪怕被发现并禁赛,其带来的收益也大于正常打比赛之后退役。

  而 BO 的选择也在这项理性经济人假设中得以成立:因为升入了更高一级的联赛,考虑到自己未来潜在的发展空间,假赛不再是一笔划算的买卖,于是选择及时止损。

  不止英雄联盟,久负“盛”名的假赛重灾区 DOTA2 也是这个逻辑。由于 DOTA2 一直以来缺乏联盟化运作,导致商业收入渠道较少,俱乐部们每年都依靠 TI 大赛的高额奖金作为收入。那些缺乏争冠实力的队伍收入来源就成了大问题,并且在 2020 年因疫情 TI 停办的阴霾下,这一致命伤甚至蔓延到了所有的队伍身上。

  曾经的世界冠军战队 NewBee 因假赛被永久禁赛,游戏内的高分路人光明正大地顶着博彩网站的 ID,连版权方对此甚至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DOTA2 知名主播 Zard 前段时间就曾发布微博,直指 DOTA2 的国内运营商不作为,放纵博彩公司游戏内宣传,该微博一度冲至热搜前五。

  在商业的逻辑下,受关注度越低的赛事,越容易因收入问题而产生假赛。但在体育领域,大量的第三方赛事和地区性赛事,强化了中腰部项目的生存能力。

  比如近日刷屏的举重、射击等项目,运动员竞技的目的是为国家、为省份争荣誉,而非纯粹的商业牟利。而以奥运为契机,这些运动员和项目也能获得更高的关注和商业价值。

  而电竞作为纯市场化的产业,在第三方赛事因难以获得版权而逐渐销声匿迹之后,中腰部的电竞项目几无出头之日。

  收入之外,天秤的另一端是违规成本。一旦体育运动员参与假赛,将涉嫌违法违纪,其风险是显著高于其收益的。而在电竞产业中,假赛类事件影响恶劣但却只能依赖联赛自治,缺乏上位惩罚,不免有“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嫌疑。

  在韩国,电子竞技协会 KeSpa 作为有官方背景的行业协会,一直规范着韩国电子竞技市场的发展。2010 年 4 月,韩国星际争霸选手马在允被曝出假赛,当即被 KeSpa 永久除名,并被法院裁决 18 个月有期徒刑,缓刑两年执行。


马在允

  在行业协会甚至司法机关的介入下,选手假赛的成本将大大上升,不再是简单的利益考量。不过,以我国电竞产业发展现状,想要达到韩国的严苛程度不太现实。

  一是目前行业协会林立,并没有哪一家具有绝对的管辖权;二是目前法律对电竞假赛行为尚无明确界定,哪怕是在《体育法》中,“弄虚作假”的行为性质也是被界定为“违反纪律和体育规则”的,只是按协会章程处罚。

  但目前公安机关也关注到了电竞领域的假赛状况。据玩加电竞采访表示,其已与全国多地公安机关合作制定电竞反假赛解决方案,借助 AI 技术训练选手模型,并以此在比赛中对选手进行异常特征识别,来捕捉选手的作弊行为。

  这些方案有助于及时发现假赛,但如果要从根本上进行预防,还是得一边解决收入,一边抬高违规成本。

  听听观众的声音

  除了对选手成长考虑,对俱乐部收益考虑之外,一个商业赛事品牌,最应该考虑的还是自己的观众。如果赛事运营的思路违背了观众的意志,只是组织者的自嗨,那么对于一支联赛的品牌效应而言,是得不偿失的。

  仍以美国 NBA 为例,在 20 世纪初,NBA 球员盛行嘻哈风格的着装,令许多国际观众对 NBA 印象不佳。为了推动 NBA 国际化,前 NBA 总裁大卫·斯特恩在 2005 年颁布着装令,严格规范场边着装,违者可能面临禁赛。还有诸如对“奥本山斗殴事件”的严惩和频繁的吸毒检测等等,都是为了树立赛事品牌的举措。


“艾弗森规则”即 NBA“着装令”

  而对于 LPL 联赛来说,相比起“拯救失足少年”的品牌策略,显然是“对假赛零容忍”更符合目前国内观众的舆论趋势。

  不过,不同地区的受众由于文化背景不同,对于同一事件就很可能有完全不同的看法。李淳的微博被搬运到国外论坛 Reddit 之后,国外网友的留言中不乏支持 Bo 重新上场的声音:他们认为中国网友对待假赛的态度“过于严苛”,许多 CS:GO 假赛选手在 Valorant 比赛中又再度复出。


Reddit 论坛截图

  而前文提到的韩国星际争霸选手马在允,在假赛事件的 7 年之后,在直播间当众下跪乞求原谅,却仍然不能让韩国观众买账。原因在于当时韩国正处在讨论电竞选手免兵役的节骨眼上,而假赛事件让这一讨论就此终结,这相当于累及了整个韩国电竞产业的利益,自是骂声如潮。

  类比到国内,去年电子竞技正式入亚,许多地方政府正不断推出扶持电竞产业的相关政策,中国的电子竞技正在逐渐规范化并融入城市文化。在这个转折点上,不但出现了大规模假赛事件,部分假赛选手甚至还有重新上场的机会,这对于电竞形象的转型无异是一次巨大伤害。

  因此,假赛惩戒的严重与否,实则要因时因地制宜。并非要因为某种无上的道德准则将人一棒子打死,而更多的是从利益权衡的角度来决定惩罚轻重。

  但至少从目前的情势来看,继续坚持“好家长”的人设,并不像是一个好的品牌策略。

显示余下内容
相关文章:
  1. 高通第2代屏下超声波指纹传感器将于下半年推出:识别面积增1倍
  2. 韩国首个月球轨道探测器有望于2022年8月发射
  3. 网易云音乐打造“追光的人”开学季乐评路灯
  4. 京东徐雷:无所谓,也无所畏
  5. 每个人都能听懂你的话:Google为语言障碍者开发专属ASR模型,错误率下降76%
  6. 小米与华为的十字路口
  7. 中通快递成立房地产公司:注册资本2亿元
  8. 阿里、腾讯等巨头被罚:国家为什么重拳出击反垄断?
  9. 拒绝巨头招安,自动驾驶玩家无法成为“特斯拉”的每一天
  10. Google Fit健身活动追踪应用已在官方Play商店迎来1亿安装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