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家开发商向苹果索赔2000亿美元,指控其限制免费应用推广

7月22日消息,美国当地时间周三,两家开发商声称,苹果在其应用商店中不公平地限制免费应用推广,并代表他们自己和其他受到类似影响的开发商向苹果提出2000亿美元的损害赔偿。苹果公司和新冠病毒病患跟踪应用CoronavirusReporter开发商之间的长期法律纠纷在2021年7

NetSmell 出品

  7 月 22 日消息,美国当地时间周三,两家开发商声称,苹果在其应用商店中不公平地限制免费应用推广,并代表他们自己和其他受到类似影响的开发商向苹果提出 2000 亿美元的损害赔偿。

  苹果公司和新冠病毒病患跟踪应用 Coronavirus Reporter 开发商之间的长期法律纠纷在 2021 年 7 月初达到高潮。当时,这家开发商撤回了针对苹果的反垄断诉讼,并宣布与其他开发商联手,重新以集体诉讼的方式起诉苹果。

  Coronavirus Reporter 开发商和日历标识符计划平台 Calid 现在已经联合起来,代表“他们自己和所有其他遭遇类似情况的开发商”,向美国加州北区地区法院提起了针对苹果的新集体诉讼。

  这份文件称:“这起集体诉讼旨在纠正苹果对开发者群体的不公正待遇,而开发商群体正是苹果垄断地位赖以存在的基础。本案主要针对已经成为苹果规范的反竞争商业行为,以及它们如何损害 Coronavirus Reporter、Calid 以及应在快速发现中识别的无数其他类似应用。”

  这份文件与美国司法部曾针对微软提起的反竞争诉讼有相似之处。诉讼指出,尽管微软没有拒绝接受应用程序,也没有向注册开发者收取费用,但微软还是受到了指控。

  该文件继续写道:“相比之下,苹果打着帮助提高知名度的幌子和确保质量的承诺,犯下了多项反竞争罪行,从而确保了自己作为全球最富有公司的地位。毫无疑问,通过在苹果凭借 iPhone 获得成功后不计后果地追求利润,蒂姆·库克(Tim Cook)正试图弥补失去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及其创新天赋后的巨大损失。”

  Coronavirus Reporter 和 Calid 开发商都描述了苹果正在发生的“隐形转变”,即从“过去关注创意”到“现在如何作为隐形垄断者秘密运营”。这起诉讼的关键仍是垄断问题,他们希望能将应用商店纳入《谢尔曼法案》(Sherman Act)的管制之下。

  诉讼文件称:“苹果控制着这个设备类别(智能手机)近 80% 的商务交易。在这种情况下,苹果向消费者销售捆绑的硬件和软件。如果开发者没有得到苹果的认可和推广,消费者就不会意识到他们的存在。所有 iPhone 应用程序购买量的创纪录商家确实都是苹果。”

  文件指出,其他案件忽视了“制定同样适用于免费应用的谢尔曼定义”。Coronavirus Reporter 和 Calid 开发商希望重新修订《谢尔曼法案》,让应用商店承担责任,因为免费应用程序代表着“生态系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Coronavirus Reporter 开发商重申了此前的诉讼理由,即苹果屏蔽了其应用程序,苹果称这些抱怨“毫无根据”。苹果以开发商的医学背景不足为由屏蔽了这款应用。但 Coronavirus Reporter 开发商称,其团队中有 NASA 的首席心脏病专家,但苹果选择了推广另外的免费应用来取代它。

  Coronavirus Reporter 开发商称:“在拒绝接受我们的应用大约一个月后,苹果允许伦敦一家教学医院的几名员工在其应用商店上发布一款功能与 CoronaVirus Reporter 几乎相同的应用。这款与之竞争的应用获得了所谓的先发优势,目前每天有 500 万人使用。”

  这份文件没有提到与之竞争的应用程序名字,但称其是“由一家机构赞助的”,“主要是几个人的开发努力”,就像 CoronaVirus Reporter 一样。诉状称,批准一款这样的应用是苹果“执行武断标准”的典型例证,并称屏蔽 Coronavirus Reporter 是“故意的、公然的交易限制行为”。

  因此,诉讼要求对据称被“禁止或拒绝”的大约 500 个应用程序中的每一款都要求至少 9000 万美元的损害赔偿。如果算上 10 年开发者费用(苹果每年收取 99 美元),总赔偿金接近 2000 亿美元。(小小)

显示余下内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