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车三傻”逐鹿港交所,不只是钱的事

封面来源网络文/乔雪来源/Tech星球(ID:tech618)资本不缺少故事,风口早已挤满对手,从马斯克把特斯拉的车钥匙交到中国车主手里开始,新造车,早已成为了最具有话题性的和投资人最放不下的赛道。“造车三傻”的故事起点颇为相同,故事基本发端于2014年,获得财富自由的创始人们不愿深藏

NetSmell 出品


封面来源网络

  文/乔雪

  来源/Tech 星球(ID:tech618)

  资本不缺少故事,风口早已挤满对手,从马斯克把特斯拉的车钥匙交到中国车主手里开始,新造车,早已成为了最具有话题性的和投资人最放不下的赛道。

  “造车三傻”的故事起点颇为相同,故事基本发端于 2014 年,获得财富自由的创始人们不愿深藏功与名,奔赴国产新能源赛道的二次创业,这本身就足够热血。

  2020 年,李斌才从美股上市回来,他就在内部提醒,“现在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因为飞机起飞以后最危险。” 现实是,7 年时间,“造车三傻”已成功转变为“三宝”后,不断输血的现状还未改变。

  7 月,小鹏汽车最先登陆港交所,迎来了“双重二级市场”上市,理想也于 5 月提交申请,紧随其后最早于 8 月上市,据《腾讯一线》报道,蔚来汽车早在今年 3 月就“通过秘密方式”在港提交二次上市申请,甚至比小鹏还早,但目前还存在股权问题,奔赴港交所,应该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不满一年,造车新势力们再次燃起对资本的渴望。

  双重上市的双重意味

  “一个时代结束了”,2018 年 9 月 12 日,蔚来在纽交所上市,仪式结束后李斌回到下榻酒店,忍不住向妻子王屹芝感叹。

  无独有偶,在最近的小鹏汽车港交所 IPO 仪式后,何小鹏回答记者问时也用了一个比喻,去形容此时新造车新势力们面临的节点,“今天我们已经面临一个挑战,就是如何从春秋到战国。”

  港股的回潮发生在 2020 年前后,期间,阿里、百度、京东等十多家企业成功二次上市,纷纷回笼。这其中,有提振股价,也有讲新故事的考虑。但大多数都是上市多年的企业,携程纳斯达克上市 18 年,百度上市 15 年,B站也在美股走过 3 年,基本都符合港股二次上市对其他交易所上市满 2 年的要求,但“造车三傻”显然不足达成这一指标。

  于是,造车新势力们只能放弃二次上市,采取双重上市的策略,这意味着,需要遵守的监管规定更为严苛。同时,双重上市将受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和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SFC)的监管。

  让造车新势力们着急的原因是,新能源的风口箭在弦上,若是等足上市两年后再以二次上市回港,市场的潮头很可能已改变方向,到时候募资将面临更多不确定性。

  回归港股之后,“蔚小理”还更有可能登陆A股或者科创板。因为有很多之前在港股上市的医药企业都成功转战科创板,实现“A+H”的资本市场布局,便于进一步融资。所以,未来很打可能也允许新能源企业分拆至A股、科创板上市。

  中金资本的分析师透露,曾经因A股上市制度限制而远赴美国上市的“蔚小理”,如未来与A股市场的联通,将会为其提升股票流通性,带来的定价权转移。而其更远的野心,还在于抢位,奠定三地上市的基础。

  目前,威马、哪吒、零跑等造车新势力第二梯队成员均有意登陆科创板。届时,将会制造一波造车新势力 IPO 热潮,先占位有助于帮助蔚来、理想和小鹏定下锚点,有利于后续股价的提升。

  一年的时间,登陆双重的二级市场,“蔚小理”的真正核心落脚点其实还是落在了“钱”上。

  从账面来看,3 家都不算穷,截止 2021 年 7 月 20 日,蔚来市值 674.41 亿美元,小鹏市值 280.86 亿美元,理想市值 220.19 亿美元;蔚来、小鹏、理想的现金储备(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受限现金与定期存款和短期投资余额)分别为 475 亿元、362 亿元、303.6 亿元。

  但想要进入下一场争夺战的门票可能还远远不够,何小鹏最近下的判断是这样,“如果从 0 到 1 大概要 200 亿的话,第二步的这个钱肯定超过 300 亿,这是一个基础。”

  画外音是,没 500 亿,别来玩儿。

  卖得越多,亏得越狠

  迈入 2021 年,造车新势力们迎来了丰收年,销量节节飙升,蔚来、理想、小鹏逐渐稳固第一梯队的位置。

  其中,蔚来卖得最好,今年1-6 月累计交付量为 41956 台,已超去年全年交付量的 95%,理想经历了短暂的销量低谷后,6 月销量飙升至中型 SUV 第一,半年交付 30154 台,也超过去年。小鹏也在赶上,月度、季度及半年度累计交付量均创历史新高,半年累计交付 30738 台,已经超过上年全年数。


2021 年1-6 月蔚来、小鹏、理想销量

  尽管目前营收大幅增加,但“蔚小理”的主旋律仍然是亏损。

  分别来看下各家的成绩单。

  2018-2020 年,蔚来净亏损分别为 114.13 亿元、119 亿元和 53.04 亿元,合计 286 亿元,如果加上 2017 年净亏损 50.122 亿元和 2018 年净亏损为 96.39 亿元,亏损高达 433 亿。

  2018 年、2019 年、2020 年和 2021 年第一季度,小鹏汽车的净亏损分别为 13.99 亿元、36.92 亿元、27.32 亿元和 7.87 亿元,三年净亏损已经累计超过 86 亿元。

  2018 年和 2019 年、2020 年,理想净亏损分别为 15.32 亿、24.38 亿,1.52 亿元,成绩相对较好,但经历了短暂上一季度实现盈利后,理想 Q1 又转为亏损,净亏损达 3.6 亿元,超过去年全年,同比扩大 366.9%,累计 44.82 亿元。


2018 年-2021 年 1 季度蔚来、小鹏、理想净亏损

  Tech 星球简单算了一笔账,小鹏一季报显示,公司亏损 7.87 亿元,日均亏近 900 万元。同期交付 1.33 万台,平均每卖一辆车,亏掉 6 万块,以此类推,蔚来每卖一辆车,亏掉 2.2 万元;理想每卖一辆车,亏掉 2.8 万元,每一家都在越卖越亏的路上。

  另一方面,销量暴增的背后是高投入的营销,但营销的费用只会越累越多,开越来越多店,是造车新势力共同的心愿,目前,蔚来有 23 个蔚来中心和 203 个 NIO SPACE,覆盖中国 121 个城市,2021 年计划继续增加。

  小鹏汽车销售网络由 178 间门店(直营店 88 间,特许授权店 90 间)和 61 个服务中心(4 个直营,其它为特许授权)组成,覆盖中国 70 个城市。理想稍逊一筹,但当李想意识到,一个城市有没有理想汽车门店,市场占有率会相差 8 倍,理想的今年门店上升至 200 家,内部还鼓励,不设天花板,能开多少,就开多少。

  各家都在不停地用降价试探消费者,Tech 星球通过各家销售了解到,蔚来通过换电的选配,40 万的区间车型降为 30 万元内的区间,只为让客户享受新能源补贴;理想、小鹏也推出现金 5000 抵 1 万等优惠措施冲击销量。

  但消费者手里的选项正在增多,7 月,特斯拉又祭出一枚杀手锏,Model Y 推出标航版,直接杀进 30 万区间,而一直传闻的更小更便宜的下一款车,也在虎视眈眈地盯着市场。

  “蔚小理”急需更多钱搭基建

  在卖车短时间内无法补充亏损后,面对新造车还在投入期的建厂、建站等基础设施投入。“蔚小理”自然还需要筹集更多的资本,来维持不菲的投入。

  建厂,就是新势力当下必须要搭建的基建。

  理想的常州产能约 10 万辆/年,到 2022 年会增加到 20 万辆/年。据《未来汽车》报道,2021 年 6 月,理想拟投资 60 亿元,在北京建立生产基地。

  小鹏目前有 2 座工厂,分别是郑州、肇庆海马,其中,Tech 星球了解,广州生产基地正在紧密建设,由广州经济开发区将投资 13 亿元建设基地,并提供 12 亿融资用于购买设备,确保在 22 年底投入使用,产能 10 万辆/年,并以租赁的方式提供给小鹏使用,7 年后再由小鹏购置。同时,武汉工厂也在同步建设中。

  目前,只有蔚来,还没有自己的工厂,为了增加产能,蔚来只能与江淮启动工厂的扩建工作,计划到 2021 年底实现单班 15 万,双班 30 万产能;但从 2018 年 4 月投产至 2020 年末,蔚来已向江淮支付超过 12 亿元。

  在造车新势力中,用“代工”模式的已只剩蔚来一家,如果要把建厂的规划提上日程,意味着又是起码 100 亿打底的投入,因为,吉利为推出极氪车型,打造的 SEA 浩瀚架构耗时 4 年,投入超过 180 亿元就是个前例。

  充电站作为必要的基建,也是必须投入的扩张。

  蔚来的换电路线,要求蔚来必须部署更多的换点站,才能享受更便捷的服务,目前已有 301 座换电站。今年的小目标是年底 700 座换电站,每年以 600 座的速度进行新增。小鹏走的是免费路线,加上第三方已拥有 1314 个免费超充站,自营运营 172 座,而其目标是在年底建立超过 500 座小鹏品牌超充站。

  此外,智能化也是新造车势力的重要支出。“成立到现在,投入的研发成本大概有 400 多亿元。接下来几年,每年也将保持 50 亿元以上的研发投入”,蔚来夏庆华曾透露。作为小鹏走上了自研的自动驾驶技术,研发费用也在逐年递增,是三家里最多的。

  以一季度为例,蔚来、理想、小鹏的研发投入分别为 6.87 亿元、5.15 亿元和 5.35 亿元,研发费用在整体营收中的占比分别为 8.61%、14.41%、18.13%。据悉,此次港股募资所得款项中约 45% 的资金,小鹏都要投入到开发新技术上。

  造新款车、高额营销、配套电站、换电站、建工厂、研发投入,背后都有一个共同的指向,钱,钱,钱。

  出海 or 下沉,造车新势力都要

  《三体》中,宇宙社会学的两条公理,一是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二是文明不断增长和扩张,而宇宙的总体物质总量保持不变。

  新造车的宇宙还在不断扩张,造车的队伍越来越庞大,在增量的市场上竞争,对手变得越来越多。这份场景,颇与当初智能机百家争鸣时期相似,市面上接连涌现百余家手机厂商,最后留下来的,只有我们现在手里拿的智能机那么几家。对新造车而言也同理,占领更多的份额才能去谈活下来。

  进击的“蔚小理”三家中,小鹏想到的策略是下沉,是面向三四线城市的市场下沉。Tech 星球了解到,小鹏在今年的重点招商城市包括马鞍山、莆田、包头、洛阳、张家口、温州等地区,在做更大规模下沉的增量竞争。

  蔚来选择出海,5 月 6 日,发布挪威战略,宣布正式进入挪威市场,计划今年 9 月将交付 ES8,ET7 将于 2022 年正式进入挪威市场。在挪威,蔚来将采取与国内相同的直营、直销、直接服务客户的模式。按其出海计划,蔚来明年还将开拓除挪威以外的五个海外市场,但李斌坦言,短期内仍会是亏损。

  2021 年一季度,小鹏也收到了来自挪威经销商 7760 万元的货款,出海初见成效。理想还没有公布出海计划,但也紧接表示理想是一个全球性企业,似乎也在暗示,出海已经不远。

  面对愈演俞烈的新造车局势,何小鹏坦诚地说,“今天没有任何一家企业敢说自己已经拿到了先手”。

  但各家的 flag 已经立下,蔚来没公布今年销量目标,小鹏的今年目标是 10 万辆,理想则把目标定的更高更远,在 2030 年要成为全球第一的智能电动车企业,市场占有率达到 20%。按照其预计,届时理想汽车的年销量要达到 400 万辆,而按照理想汽车今年上半年的交付量 30154 辆,2030 年的目标是现在的 66 倍。

  各家早已更懂得,造车,是一个长周期、重资产行业,在激烈的争夺战中,各家短时间内都很难实现盈利,要靠规模优势才能活的更久更好,卖车,卖更多的车,才是活下去的根本。

  李斌曾在 2018 年初就预言,造车新势力在 2020 年汽车销量无法达到 10 万辆,则很难活下去。

  3 年后的今天,除了“鲶鱼”特斯拉,还没有哪个国产新势力能达到这一标准。而特斯拉异常恐怖的制造成本管控能力,继续给予 Model Y 足够的降价空间与可能性,特斯拉 21.32% 的毛利率,50 万辆以上的年销量仍是国产新势力向往的方向。

  国产造车新势力只能卷入这场没有终局的战争中,并深入对方的区间,蔚来首款轿车 ET7 将于明年一季度正式交付,新车定位中型轿车,小鹏预计 2022 年推出新款 SUV,而目前只有一款车型的理想,也要在 2022 年,基于全新架构的全尺寸高端 SUV。

  李斌和何小鹏交流说过:“我们都坐在牌桌边,都正在资格赛里面,还没有到淘汰赛,还没上牌桌”,新能源的无限战争,游戏才刚开始,远未到分胜负的时候。

显示余下内容
相关文章:
  1. 微软高管演示Windows 11全新截图体验
  2. 苹果公司承诺为种族平等倡议追加捐赠3000万美元资金
  3. 8295万元 贾跃亭兄弟所持4410万股乐视网股票被拍下
  4. iPad mini 将为谁「复活」?
  5. NASA招人模拟火星生活:与世隔绝1年、4人住160平基地
  6. Epic要求苹果恢复开发者账号 以便在韩国重新上架《堡垒之夜》
  7. 比亚迪海洋车系发布 首款车型海豚预售价格9.68万元起
  8. 京东物流CEO余睿:投入10亿元,加码绿色低碳一体化供应链生态建设
  9. Keep上线“88K运会” 官宣易烊千玺为品牌代言人
  10. 袋泡茶风云再起:茶里、喜茶们,如何革立顿的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