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元宇宙,字节和Facebook踏入了同一条河流

文/李威来源:20社(ID:quancaijing_20she)字节跳动收购国内VR厂商Pico,打响了进军元宇宙(Metaverse)的第一枪。这次收购也被普遍认为是Facebook在2014年收购Oculus的中国翻版,并期待其能够在国内VR领域引领其一波新的浪潮。

NetSmell 出品

  文/李威

  来源:20 社(ID:quancaijing_20she)

  字节跳动收购国内 VR 厂商 Pico,打响了进军元宇宙(Metaverse)的第一枪。这次收购也被普遍认为是 Facebook 在 2014 年收购 Oculus 的中国翻版,并期待其能够在国内 VR 领域引领其一波新的浪潮。

  在 36Kr 的报道中,腾讯也曾有意收购 Pico,但在与字节跳动竞价后选择放弃。算上想在五年内变成一家脱离移动互联网的“元宇宙”公司的 Facebook,三家影响力巨大的互联网巨头都在对元宇宙跃跃欲试。

  VR 及其背后的元宇宙为何会让巨头如此钟情?我们可以从扎克伯格和 Facebook 的一系列动作中找到答案。

  扎克伯格的采访发布后,一些与元宇宙相关的产品正在被 Facebook 展示出来。8 月 19 日,Facebook 开始公测名为 Horizon Workrooms 的 VR 协作工具,为团队提供跨 VR、网页端的虚拟空间,进行联系和协同工作。用户通过 Facebook 的 VR 设备 Oculus Quest 2 进入到一个虚拟会议室里。与真实的会议一样,参与者可以选择站起来,移动到会议室的白板前面,在上面记录下自己的思考,并且可以做出操控键盘、举手、竖大拇指等动作。

  同一天,Facebook 联合创始人大卫·马库斯在一篇博客文章的末尾宣布 Facebook 旗下的加密数字货币钱包 Novi 即将上线。这是一个适用于 Diem 支付系统的新型电子钱包,并被马库斯称作支付行业的挑战者,消费者会更喜欢的免费且更方便的服务。虽然项目在监管压力下几经变化,但 Facebook 要发展一套新的支付服务的目标并没有变。而应用区块链技术的支付服务一直被看作是元宇宙经济系统的基础。

  值得注意的是,Facebook 对这些产品的思考和探索要更早于元宇宙概念的走红。

  Horizon Workrooms 的基础设想在 2016 年的 F8 大会上就有过最初的展示——两个不同位置的人创造出来的简易虚拟形象在虚拟空间中完成了一次合影,并在 Facebook Spaces 和 Horizon 两款产品上不断摸索,最后从生活场景进入到了办公场景中。所谓的 Diem 是由 Facebook 此前引起广泛关注的加密货币项目“Libra”演变而来,只不过从一种超主权币降级为了锚定美元的稳定币。

  元宇宙并不是一个新故事,而是一个持续了相当长时间的故事。Facebook 这个覆盖 29 亿日活用户的庞大社交帝国急需寻找下一个时代中的位置,让 Facebook 成为像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苹果和谷歌一样不可被绕过的一个环节。从 VR 到元宇宙不过是同一个故事内核的表达升级。

  扎克伯格认为,元宇宙应该由一系列标准定义,并具有互操作性和可移植性,让 Facebook 的软件能够在多样化的平台和场景下做到无处不在。

  显然,成为元宇宙的交流基础会更匹配这样的设想。在现实社会中,Facebook 在内的社交媒体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扮演着互联网通用账户的角色。从社交到沟通,再到“瞬移”,扎克伯格正在利用手中的资源奠定未来的基础。但是,对于现在的 Facebook 而言,这个努力方向将面临巨大的挑战。

  成为元宇宙的传送枪

  强临场感的互动是扎克伯格版“元宇宙”故事追求的基础目标。“我认为这是一个持久的、同步的环境,在这里我们可以待在一起,我认为这可能会像我们今天看到的社交平台的某种混合体,但也是一个能让你沉浸在其中的环境。”扎克伯格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同时,扎克伯格也像其他人一样期待元宇宙能够让更多人参与到内容的创造中来,并形成一个巨大的经济生态。“无论是体验、空间、虚拟商品或虚拟服装,还是为人们提供策划,为人们介绍这个空间并确保其安全。坦率地说,我认为需要这样的经济生态。这需要掀起一轮浪潮,带动许多领域蓬勃发展。不能仅仅将其视为我们正在构建的产品。”

  Facebook 正在成立一个专门的元宇宙产品团队来推动这个目标的实现。该团队隶属于 Facebook Reality Lab,负责人为前 Instagram 产品副总裁维沙尔·沙赫(Vishal Shah),曾负责过 Oculus VR 内容开发的贾森·鲁宾(Jason Rubin)被从 Facebook 的手游和页游部门调回,负责元宇宙团队的内容业务。鲁宾曾是知名游戏工作室顽皮狗的联合创始人,2014 年加入 Facebook。

  负责 Facebook AR 和 VR 业务的 Facebook Reality Lab 副总裁安德鲁·博斯沃斯(Andrew Bosworth)在 7 月发布的一篇博客文章中对临场感和 Facebook 即将在元宇宙中扮演的角色做出了更多的解释。

  首先,博斯沃斯认为元宇宙将是众多不同数字世界的集合,每个世界都有自己的物理法则,来激发人们创造各种可能性。其次,需要在这些空间中建立结缔组织,让人们能够像从家里的一个房间前往另一个房间那样,轻松地在不同的世界之间穿梭。最后,这种穿梭需要保证提供一种真实的、与人在一起的临场感体验。

  博斯沃斯提出的结缔组织的比喻可以简单理解为瑞克姥爷手中的传送枪,按下按键即可以打开连接不同世界的通道,将人传送到另一个世界中。而目前 Facebook 所能做到的事通过 Portal 和 Oculus 设备可以忽略距离的限制将人传送或者投影到一个相同的空间里。将 Facebook 正在布局的 AR/VR、AI、游戏、数字货币拼凑起来,可以看到一个可以在数字世界之间快速传送的管道网络的雏形。

  这个管道网络雏形最可能的载体应该就是一直被推迟发布的 Horizon 平台。刚刚公测的 Horizon Workrooms 事实上可以被看作是完整 Horizon 平台中的一个办公场景。从 Horizon Workrooms 的演示来看,Facebook 正在不断优化更具临场感的投射体验,将手势识别等增加临场感体验的技术更多地运用到交互中。但是,也有媒体评测表示,其在电脑与头显之间存在比较明显的延迟,电脑串流的内容也不是很清晰。

  Facebook 更想解决的问题是,与元宇宙的终极目标相比,目前并不存在一个可供数据、数字物品、内容以及 IP 在不同数字世界中顺畅穿梭的通道。进入到大家视野中的元宇宙雏形都有着一个难以被穿透的壁障,所有关于元宇宙的探索都在这个壁障的包裹下进行。《堡垒之夜》的用户不能直接穿越到《和平精英》去观看华晨宇的演唱会,《Roblox》的玩家也不能瞬间移动到 Horizon Workrooms 中开会。

  人们还是只能在一个大的产品中创造和引入新的内容,不同产品之间难以互通。这种隔阂是 Facebook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就试图去冲破的扩张阻力,同时,也成为了 Facebook 在绸缪未来时想要抓住的新机会。

  从这一点来看,Facebook 没有新的故事,它的核心愿景在过去几年中并没有变化,就是扎克伯格在 2018 年 F8 大会上所说的,“重新设计技术以帮助人们更紧密地联系起来”。

  通用账号是价值核心

  对于元宇宙,海外分析师 Not Boring(Packy)的观点是,元宇宙将是许多独立工具、平台和由共享基础设施、标准和协议支撑的世界不断融合的结果。它将无缝衔接我们社交、工作和消费的大量平台,将 AR、VR、音乐、互联网以及真实世界融合起来。

  Facebook 期待建立的更具临场感的联系将是元宇宙的支柱之一,其背后的核心关键是给每个人一个支持其穿行不同世界的通用账号。这就像一把万能钥匙。

  张小龙在 2021 微信公开课 PRO 演讲中曾经提到过,微信一个很大的价值在于身份或者账号的价值。“有了这个身份我们可以做很多事情。比如微信支付,所有的支付都是跟身份是关联的,就像你可以拿身份证直接去取钱是一样的。这个账号是基于社交和通信领域的,它是私密的,不是公开领域的。”视频号给大家重新提供了一套用于在公开领域对外发声的账号。这种设定帮助同一个人兼顾了公开和私密两个场景。

  这似乎是更适合元宇宙的一种账号体系,但需要有一个平台能够将私密通话和公共表达融合起来,也就是将现实中的人与他在不同世界中的虚拟投射连接起来,来确定每个人在元宇宙中的创造成果、资产、经历的归属。这将成为元宇宙经济体系进行支付和交易的基础,也将是属于传送管道的机会。这也会让 Facebook 更接近成为一个时代基础设施的目标。

  从这一角度看,两条腿走路的 Facebook 将在进入元宇宙的路程上形成合力,帮助其在建设元宇宙的博弈过程中掌握更多筹码。

  一方面,VR/AR 领域将是 Facebook 的桥头堡。扎克伯格相信,当 Oculus 吸引了 1000 万活跃用户时,市场就足够大了,会回馈开发人员。一开始,Facebook 会投入很多资金来补贴优秀开发人员。随着越来越接近(1000 万活跃 VR 用户),更多的开发者也被这个生态吸引。只有 Facebook 的雪球滚得足够大,才能够帮助它在元宇宙中圈下自己的一块试验田,像更多世界展现自身理念的说服力。

  另一方面。在经历了“剑桥分析事件”之后,Facebook 开始有意将自己的定位从信息分发平台向消息应用进行倾斜。Facebook 目前的四个主要 App 中,只有 Instagram 的定位还是激励人们分享生活中的美。其余的三款 App,Facebook 的定位是社区,Messanger 是熟人的一对一聊天工具,WhatsApp 是点对点加密聊天工具。并以社交为支点,尝试进入到电商和支付业务中。

  当 VR 业务趋于完善时,Facebook 上基于现实世界的联系、支付和电商业务注入其中,将能够在一个合适的时间点大大加速其发展。

  通用账号会是将旧时代与新时代连接在一起的核心枢纽。同时在经济利益的诱惑下,也将帮助 Facebook 敲开不同数字世界的大门。一个多元共建的元宇宙环境更符合 Facebook 的利益,就像扎克伯格在采访中所强调的,“询问一家公司是否正在构建元宇宙时,听起来就像询问一家公司如何构建互联网一样荒谬。”

  一个可能不太恰当的类比是,确定一个人身份的不是肤色和外貌,而是身份证。

  老故事难实现

  但是,扎克伯格追求“一个不可被绕过的 Facebook”的固执野心面临着巨大的不确定性。新的计划进展缓慢,新的对手不断出现,还要解答用户和监管机构不断提出的质疑,这一切都将成为 Facebook 进入元宇宙的门槛。

  Facebook 的 VR 业务依然存在很多不确定性。受限于 VR 技术的发展门槛和 VR 设备的低普及度,目前被讨论的元宇宙雏形并没有主要呈现在 VR 世界中,整体的 VR 活跃玩家和内容数量也并不多。

  根据 Steam 平台公布的数据统计,2021 年 7 月 SteamVR 活跃玩家占 Steam 总玩家数量的 2.07%,按照 2020 年公布的 1.2 亿 Steam 平台活跃用户计算,仅有 248.4 万人。在 Steam 平台的 99105 款应用中,VR 独占内容为 4989 款,占比不到5%。

  Facebook 的 VR 业务体量上也相应较小。截止 7 月,在 Oculus 官方测试平台 App Lab 上发布的应用和游戏数量为 459 款。Facebook 的 VR 内容集合中,也还没有出现一个堪比《堡垒之夜》和《Roblox》的产品。

  硬件销量数据上也并没有扎克伯格预想的那么乐观。根据美国消费品安全委员会(CPSC)公布的召回数据估算,Quest 2 在北美地区的销售数量在 417 万台左右,距离 1000 万的活跃用户目标还比较远。

  从长远来看,VR 业务的前景并不确定。PC、手机和游戏机是否足够在一段时间内支撑元宇宙的初级体验和探索?移动网络的升级和云计算的应用是否会大大简化硬件的门槛?在 VR 方面的领先优势是否能够顺利转化为 AR 方面的领先优势?谷歌、苹果、微软又会如何将自身的影响力延续到元宇宙中?

  在元宇宙这块新的领域中,未知的东西太多,Facebook 需要有更大的确定性作为后备的支撑。

  即便是现有的社交业务也在面临着后来者的强烈挑战。第三方分析机构 App Annie 的数据显示,TikTok 在 2020 年超过 Facebook 及其即时通信平台成为全球下载量最多的 App。进一步拥有了 VR 硬件能力之后,TikTok 已经成为 Facebook 的强劲对手。

  同时,Facebook 还在承受着苹果新的隐私政策对公司营收的负面影响。Facebook 管理层在电话会议上发出预警,广告收入将因 iOS 隐私调整而遭遇更多阻力,三季度所受影响将比二季度更大。尽管 Facebook 拿出了一份远超预期的第二季度财报,华尔街对它的未来依然展现出了担忧。


伦敦,民众戴着扎克伯格面具抗议用户信息遭泄露

  更大的难题是用户从隐私保护层面衍生出的对 Facebook 的不信任感。对于一个期待掌握未来元宇宙连接网络和账户体系的公司而言,失去用户的信任是一个难以解决的致命问题。对于本身就依托用户信息收集提升广告精准度来获得主要收入的 Facebook 而言,这种担忧很难被消解。

  特别是当通用账户在元宇宙中定义了一个人之后,其在不同世界的行为将完全可以被追踪,负责传送你的 Facebook 会完全清楚你在不同世界中的偏好。这种升级版的 IDFA(Identifier For Advertising)也会增加人们被算法“围猎”的担忧。

  就像 Futurum 首席分析师丹尼尔·纽曼(Daniel Newman)在接受《巴伦周刊》采访时曾表现出了对 Facebook 的负面预期,“我们的线下世界和线上世界的融合程度越高,Facebook 就越能理解它的用户,这就为 Facebook 创造了一个很有前景的收入故事——在未来,我们就像是生活在 Facebook 版的《楚门的世界》(The Truman Show)中。”

  来自政府层面的监管也应该会成为 Facebook 未来发展的重要阻力。不但 Facebook 本身依然面临着来自政府层面的反垄断指控,并依然有着被分拆的危险,甚至可以肯定政府机构会在元宇宙的建构中扮演关键角色。现实的情况确定在未来一段时间里,元宇宙必然不会像《头号玩家》中那样由商业组织掌控。

  尽管扎克伯格希望通过元宇宙的构建同时摆脱当前扼住 Facebook 咽喉的苹果和监管,但他需要做好元宇宙由非营利组织运营,但由政府进行监管的准备。

显示余下内容
相关文章:
  1. NVIDIA 471.41版驱动发布:首次支持Windows 11
  2. iPhone 13系列的5个细节:新增亚光黑 可以拍星星
  3. 斗鱼虎牙的钱途陌路
  4. 贝索斯:乌龟越过卡门线
  5. 3年前发布的iPhone XR能卖12万元,这里藏着一个你未曾发觉的苹果市场
  6. Android版Chrome“隐身模式”可能很快就会推出
  7. 下一个贝壳?字节跳动“进军地产经纪”真相
  8. Airbnb.org正在通过提供免费住宿来帮助欧洲洪水灾民
  9. 关于阿里和腾讯的互联互通问题,我想到了武当和少林
  10. 威马EX5被曝锁电 续航暴降至200+KM!官方:偶发个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