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验首款Linux消费级平板,原来芯片和系统全是国产

晓查梦晨发自凹非寺量子位报道公众号QbitAI国产OS,国产芯片,号称可以写代码,以生产力平板热议于海外的JingPad……真的有那么神吗?就在上周,我们介绍了由中国创业团队打造的移动操作系统JingOS,以及初代平板产品JingPadC1。(Pad居然可以写代码了?研究完我惊了

NetSmell 出品

  晓查梦晨发自凹非寺

  量子位报道公众号 QbitAI

  国产 OS,国产芯片,号称可以写代码,以生产力平板热议于海外的 JingPad……

  真的有那么神吗?

  就在上周,我们介绍了由中国创业团队打造的移动操作系统JingOS,以及初代平板产品JingPad C1

  (Pad 居然可以写代码了?研究完我惊了,居然是中国创业公司的产品)

  但也有国内读者质疑,为啥国内之前都没有动静,这产品真如 Linux 社区和海外开发者夸得那么好吗?

  确实,中国有古语: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

  这不,我们还真搞到一台,以下(可能是)JingPad C1 国内的第一个买家秀。

  上手体验篇

  首先是最直观的外观:

  11 英寸的大小、窄边框,尺寸和重量跟 iPad Air 差不多,2K 分辨率 AMOLED 屏。

  然后解锁后长这样:

  这 UI、这 Dock,要不说其实也猜不到会是 Linux 系统。

  办公室内给其他人盲测,基本以为是“哪家新出的安卓平板”。

  不过官方资料介绍,JingOS 的图形界面基于 KDE 和 Plasma Mobile 开发。

  在视觉和操作体验上,基本和主流平板系统一致。

  比如应用窗口都直接是全屏显示,返回和切换靠全屏手势滑动。

  这种体验,之前在 Ubuntu Touch 上,是需要用“粗笨”的手指去拖动窗口标题栏的。(是的,Ubuntu Touch 还保留了鼠标桌面的界面。)

  △Ubuntu Touch 界面

  而且 Linux 平板的好处,就是在一些安卓应用体验不那么好——功能不够用或~广告太多~时,是能直接安装 Linux 版全功能应用的。

  比如在这台平板上,预装的安卓 App——WPS,就能体现这种优势。如果安卓版 WPS 用得不爽,可以装 Linux 版。

  但既然是 Linux 平板,做好安卓生态里的办公、娱乐需求只是本分。

  重点还得考察:搞开发

  敲代码体验篇

  系统自带的终端工具长这样:

  界面算不上华丽,但还算实用,还可以方便地左右或上下分屏。

  不过平板搞开发毕竟还是新鲜事,一通操作下来,也有别扭之处。

  比如终端中很常用的上下键定位最近执行过的命令,由于系统自带的搜狗中文输入法没提供方向键,要进到输入法单独的光标模式才行。

  选完后还要再回到普通键盘,才能按回车执行命令。

  英文系统里的输入法就无此烦恼。

  △这下舒服了。

  对于这个问题,鲸鲮团队表示已经在联系搜狗做深度定制版输入法了。

  再接着,重点就可以看敲代码了。

  官方应用商店里,现已有适配好的全能神器VS Code

  跟 PC 上的体验基本一致。

  但如果是装的轻量级编辑器Sublime Text,则需要自己调一下字号。

  整体而言,连上蓝牙键盘敲代码的体验还是可以的。

  △写了一个从任意成语开始接龙到“为所欲为”

  不过大型程序的编译运行方面,现在这个版本的平板,依然有优化的空间。

  主要原因还是在于芯片和内存

  JingPad C1 使用的是国产展锐虎贲 T7510 芯片,主频2GHz,运行内存有8G

  这种配置,用来作为主力开发机,显然还是吃力的——或许你会问为啥不直接用最先进的旗舰芯片,也不要在乎是不是国产……这个我们先挖个坑。

  不过即便是这样的配置,便携应急连个服务器 SSH 修个 Bug 搞搞云开发还是可以的。再加上支持 SIM 卡,出门带着终归要比带笔记本电脑省力一些。

  不出所料,网上对这款 Linux 平板表现出最强烈兴趣的是运维工程师们

  以后大家就不用在地铁上掏出电脑社死了——拿个平板就行(手动狗头)。

  当然,试用几天,这款工程机平板并非没有可完善之处。

  主要有三方面:

  首先是系统不够稳定。有时候来到应用切换界面,才发现之前打开的窗口已成崩溃成了 KDE Crash Handler。

  其次是整个操作体验不够流畅。卡顿、小 Bug 时有发生。官方外接键盘上的触摸板手感也不好,需要用力点击,这时位置就飘了。

  最后就是平板模式下屏幕虚拟键盘要占去一半的空间,留给编辑区域的就此消彼长了。另外横屏下屏幕键盘按键宽度拉大,打起字来也不轻松。

  另外,对敲代码体验提升较大的应用分屏显示和屏幕旋转现在还不支持,官方给的进度表来看,需要到年底。

  以及外接大屏显示器则要到明年 3 月。

  所以整体下来,这款国产 Linux 平板虽然优势显而易见,但待改进的体验也不少。

  于是这些体验,也被一一反馈给 JingPad 开发团队了——毕竟工程样机就是他们真诚相借的,我们直接体验了一把给新开发产品 debug 的参与感。

  做一款 Linux 平板的最大挑战?

  也是在这种使用体验和交流中,我们更加真切感知到了做一款 Linux 平板的真正挑战。

  不光只是中国团队打造、尽可能用国产芯片和零部件那么简单。

  核心挑战在于两大方面:

  软件生态和硬件驱动。

  先讲软件生态

  这里专指 Linux 平板需要解决软件生态。

  Linux 系统本身的软件生态自然不用怀疑,因为 Linux 已经渗透到各个领域,大到超算中心,小到路由器,都在使用 Linux 系统。

  但是搭载 ARM 处理器的消费级平板太少了,Linux 生态还没有做好太多准备,相对不够完善。

  在体验 JingPad 过程中,感受尤其明显。

  凡是支持 ARM Linux 的应用,JingPad 基本都能很好的运行,几乎不存在兼容性问题。

  如 Chrome、VSCode 等都提供了 64 位 ARM 版应用,使用过程十分流畅。

  但问题在于 x86_64 的 Linux 应用更多,在这类应用面前,JingPad 目前只能望洋兴叹了。

  好在 JingOS 之前也适配了部分 x86 架构电脑,如 Surface Pro 6 和 Matebook 14,今后推出 x86 平板,也并非不可能。

  另外,JingOS 团队还披露,也在积极联系国内软件团队,现在 WPS、永中 Office 等办公软件已经适配了 JingPad,相信未来还会有个更多软件加入到这个行列中来。

  另外,JingOS 承诺在今年年底推送版本更新,届时还会通过支持 Android 应用的方式,来丰富软件生态。

  有所参考的是,此前谷歌的平板操作系统 Chrome OS,也是通过该方式扩展生态的。

  只是搭载 Chrome OS 的 Pixelbook,有时也会面临部分 Android 应用

  运行时性能损失的问题,比如微信就有卡顿。

  但 JingOS 团队称,这会是他们的差异化优势,他们使用单独容器运行每个 Android 应用,启动速度快,每个应用都独立,几乎无性能损失。

  这也是 JingOS 核心专利技术之一。

  所以纵观下来,Linux+Android 两个系统软件,是 JingOS 解决软件生态挑战的主要方法。

  第二大挑战硬件驱动方面。

  如果在网上搜索“Linux+Tablet”,得到的大多数问题不是与产品相关,而是平板如何安装 Linux 系统。一些问题甚至能追溯到 10 年前。

  可见,Linux 平板一直以来都有市场需求。而驱动是拦在用户面前的第一道障碍。

  没有驱动,Linux 平板的部分硬件就无法工作。Ubuntu Touch 就是前车之鉴。

  Ubuntu Touch 到现在也仅仅能做到两款官方平板能驱动所有硬件,虽然有开源社区的广泛支持,但没有其他任何一款平板能完美驱动。

  现在两种解决方案,一种是使用非常成熟的工业级芯片

  比如圈内知名的 Linux 平板 PineTab,还在使用 4 核 A53 架构芯片,性能拉胯是必然的。很难想象这是一款 2020 年发布的设备。

  还有一种方式就是为主流平板芯片专门开发驱动,但这条路难度显而易见。

  消费级的平板 ARM 芯片主要由高通、联发科与国产的紫光展锐等提供,这些芯片基本都是为 Android 设计,厂商不提供 Linux 硬件驱动,所以让这类芯片运行 Linux 就要面临自己开发驱动的困难。

  然而意料之外的是,JingOS 选择了这条更难的路。

  这也是为什么 JingPad 使用了国产芯片的原因,紫光展锐有意愿联手——他们有国产 OS 的情怀原因,也看到了平板“生产力化”的趋势,以及商业前景。

  在有芯片厂商支持之下,JingOS 团队现在实现了 Android 系统的驱动为 Linux 所用的可能性和可行性。

  所以从另一个层面来说,Linux 平板驱动的问题,JingOS 团队也初步给出了可行方法。

  并且从他们成功获得认证的 XX 项专利来看,也是在这种解决挑战的过程中实现的。

  实际上,之前 Linux 平板的问题并非隐秘,就是能否与时俱进,而不是让开发者守着古董设备做开发……

  于是 JingOS 团队针对痛点,迎难而上开发驱动程序和触屏应用,无疑是踏出了勇敢的一步。

  剩下的主要矛盾,其实就是生态了。

  本质上,这是 Linux 多年不重视平板,导致的体验真空造成的,但 JingOS 既然“头铁”,要走通 Linux 平板之路,就必须继续披荆斩棘。

  那么问题也就来了——

  为啥一个创业公司,要以一己之力去做一个国产 OS 和 Linux 平板?

  为何要做国产 OS 和平板?

  在此次“debug”交流中,JingOS 团队也分享了初衷。

  一方面是看到趋势。

  无论是苹果 iPad 的进展,还是微软 Surface 的努力,还是华为鸿蒙 OS 的雄心,都在提升平板的交互地位。

  更加直白来说,平板及其配套的操作系统,有可能成为统一手机和 PC 两大生态体系的中枢交互终端。

  加之 AIoT 加速实现的万物互联,平板的价值更加不言自明。

  所以从大趋势来说,谁能赋予平板更强的生产力,谁就有可能站上浪潮之巅。

  这也是 JingOS 团队基于 Linux 打造平板的天时原因。

  其次,还有地利——国产可信。

  更为大众熟悉的叫法是国产可替代

  拜近几年的太平洋形势所赐,国产芯片、国产系统、国产可替代方案,正在悄然形成刚需市场。

  越来越多中国公司,特别是政企客户,都因为安全和稳健经营考量,把国产自主可控的方案纳入必备供应之列。

  如 PC 上的统信 UOS、麒麟,份额都在不断上涨。

  但在移动端,除了全平台的鸿蒙外,几乎没有适配方案。

  所以 JingOS 既是看到了这种机遇,也看到了国产 PC 系统基本都基于开源的 Linux——打造基于开源 Linux 的移动 OS,也就能实现基础生态上的更广泛连接。

  更何况平板上的 Linux 现在几乎是一项空白,而很多运维工作、户外安装工作,又都离不开平板。

  这也就能解释,为何 JingPad 的国产化程度如此之高。

  也同样能解释,核心 SoC 的提供方紫光展锐,为何愿意与这样的“非主流”新物种联动和适配。

  未来 JingOS 以 100% 国产开启可信产业商业化之际,也是紫光展锐高歌猛进之时。

  这俩“绑”在一起,不就是国产版 Wintel?不就是国产领域的 Android+ARM?

  最后,天时地利之外,还有人和

  开源社区对 Linux 呼声很高。

  于是策略上,JingOS 首先选择了从开源社区打响第一枪。

  在 2021 年,一个中国创业公司如果一开始就标榜要打造国产 OS,放话自主可控……

  几乎难逃“被口水仗淹没”的命运。

  所以 JingOS 很聪明,选择了率先在程序员群体中赢得信任,并且还是海外论坛上获得开发者认可,先谈技术能力,再表露情怀和发展方向。

  而今年以来,JingOS 在 Hacker News 上多次热榜第一、YouTube 视频 70 万播放量的成绩,无疑就是技术性上最好的证明。

  这种热情,也让 JingOS 团队更加认定:Linux 平板哪怕只聚焦于开发者群体,也不愁没有市场。

  如果需求验证到最后,被衡量的只是做得够不够好而不是是不是真需求,那基本就能莫愁前路无知己了。

  所以再回过头来看,都 2021 年了还有移动 OS 能火,确实不在意料之内。

  但 JingOS,借助天时地利人和,不光头铁有,还有精确制导般退可守进可攻的,引发热议也就情理之中。

  并且这种勇和谋,也是其创始人在连续创业中获得的“时间的馈赠”。

  所谓一切过往,皆为序章。

  JingOS,就是他回到中关村创业大街翻开的全新序章。

显示余下内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