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漫美女壁纸

《杀手》非爽片就难看?大卫·芬奇从未失

新片《杀手》,便是由芬奇执导Netflix上线的悬疑犯罪电影。该片早先在威尼斯电影节隆重亮相,入围了主竞赛单元。

NetSmell 出品

时光撰稿人 | 南野文

  邪典电影老饕。 

从2013年开始,大卫·芬奇就和Netflix关系密切。后者在流媒体时代先声夺人的《纸牌屋》,便是芬奇操刀定调的代表作。

其后,不管是热剧《心灵猎人》,还是充满怀旧风的《曼克》,都是芬奇在老东家奈飞的支持下,花了大手笔制作完成。

可以说,如今的好莱坞一线大导里,芬奇和流媒体捆绑得最紧。

新片《杀手》,便是由芬奇执导Netflix上线的悬疑犯罪电影。该片早先在威尼斯电影节隆重亮相,入围了主竞赛单元。

《杀手》

普通观众对它并不感冒,IMDb评分和烂番茄的爆米花指数,只有7.1和67%。

但在专业影评人看来,它依旧保持了芬奇一贯的影像水准,烂番茄新鲜度高达85%。

那么,《杀手》到底是一部被众人低估的佳作?还是芬奇荒腔走板的败笔?

一个人的刺杀

或许让很多人意想不到的是,本片虽然打着悬疑、动作的名头,片名也以“杀手”开宗明义,但它并非《喋血双雄》那样火爆四射的动作片,也非《碟中谍》《谍影重重》式的标准好莱坞大片。

男主角,即一位不断改头换面的杀手,从电影一开始,就向我们讲述他的“工作”日常。

对不同城市清晨的观察评价、对生死更新率的新颖看法;如何避免自己被摄像头注意?如何潜伏在人群中不被发觉?

当然,还有对睡眠、心理的长期修炼。甚至在开枪前几分钟,如何保持最佳心态,这位杀手都坦诚交代。

影片前20分钟,几乎都是杀手的内心独白,以及他在巴黎执行刺杀任务时,一系列的蹲守、潜伏和狙击行动。不管是独白,还是行动,都足够写成一本《杀手的自我修养》的指南。

但滑稽讽刺地是,当他准备地如此精密周到,向我们宣讲这门“手艺”所蕴含的哲学伦理、细节规则时,最终竟然失手了!

这是影片的第一次反转,也是杀手的职业生涯中,首次任务失败。他必须面临风险,更得承担后果。

全片一共七个篇章,除了第一部分刺杀失败,还包括杀手的女友遭到报复、杀手一连串的复仇,以及他最终“归隐田园”,享受美好时光的情节。

故事基本平铺直叙,除了杀手命运难以预测,芬奇并没打算构建复杂的杀戮世界。

因此,我们全部的注意力,自然都放在了迈克尔·法斯宾德饰演的杀手身上。

从2019年的《X战警:黑凤凰》之后,“法鲨”就沉溺到赛车运动中,一发不可收,长达4年之久。

《杀手》不但是法斯宾德的大银幕回归之作,更展现了他表演风格的变化:从“优雅的病态”升级为“优雅地杀戮”。

为了演好这个看似不起眼的杀手,法斯宾德花了十个星期做军事和格斗方面的训练,对专业狙击枪的拆卸信手拈来,还对历史上真实的杀手做了细致研究。

按照他的原话便是:“我只是试图去理解一个反社会者的心境。”

或许,这就是为什么,即便《杀手》情节单调,却总能让人看得津津有味,毫无尿点。

极简复古的杀手风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杀手》既有复古怀旧的倾向,却又不乏极简时髦的风尚。

它的复古在于抛弃了花哨虚假的打斗,也放弃了悬念丛生的背景。

《杀手》里最精彩的部分,不是杀手如何掏空心思,像郑保瑞的《意外》中的暗杀组织那般,给目标精准下套。

芬奇学得是梅尔维尔的《独行杀手》,情节简单到令人发指,但角色的内心活动异常复杂。

杀手在尚未装修的毛坯房里锻炼监视,自得其乐,恰如《独行杀手》里,阿兰·德龙饰演的杀手对金丝雀的观察。

两者都一脸禁欲相,努力做到不被世事干扰。

芬奇用丰富的声画效果,不断塑造杀手心境的“动”与“静”。

譬如他在开枪之前,想借助音乐降低心率,镜头不断在主观视角和客观视角之间切换,声音则在内心独白和耳畔音乐间来回转变。

刺杀行动中,擦拭指纹的每一个细节,处理证据时的每一处手法,都精确细腻。而到了处理尸体时,杀手却又突然冒出一句冷幽默:彻底清理干净,是个重体力活。

某种程度上,你可以将其比作《寿司之神》里的小野二郎。

说白了,芬奇既用精准熨帖的镜头和剪辑,让杀手的每一次行动宛如艺术,但又将工匠们哼哧哼哧的埋怨、苦恼在不经意间抛出,用以解构我们耳熟能闻的特工、杀手这一固有形象。

但《杀手》里的男主角,并非只是个口嗨脑暴者,真要动起手来,它又像极了科恩兄弟的《老无所依》里,那位最让人不寒而栗的杀手。

面露苍白的微笑,邀请将死者来到面前,再用高压气罐轻轻一点,对方立马魂飞魄散。

不少人应该记得哈维尔·巴登饰演的杀手,所留下的这经典一幕。

法斯宾德在此诠释的杀手,同样不落下风。不管是用气枪射出钉子,封住目标气管,还是当目标想要还击时,立马将其击毙。

这位杀手的凌厉手段,宛如《伸冤人》里的丹泽尔·华盛顿,力求简洁高效;但影片在呈现他一路过关斩将的手法上,又明显能看出《疾速追杀》的影子。

杂糅的风格,并没有让《杀手》沦为一锅粥,显得不伦不类,而是自成一体,借杀手这一行当,道出当代人内心的空虚乏沓,却又不断赋予自我价值的有趣现象。

芬奇的实验

和芬奇所执导的很多电影一样,《杀手》并非原创故事,而是改编自法国同名漫画。

原作于1998年便已发表出版,芬奇在2007年接触这一项目,原本为派拉蒙影业和皮特的PLAN B影业执导拍摄。

此后,项目兜兜转转,最终在2021年,芬奇拿给了老东家奈飞合作拍摄,还请到了《七宗罪》的编剧安德鲁·沃克操刀剧本、老搭档特伦特·雷诺(代表作《社交网络》《龙纹身的女孩》)谱写配乐。

对芬奇有所了解的影迷都知道,新世纪前后,他被视为和诺兰同等地位的好莱坞新秀。

彼时,《七宗罪》《搏击俱乐部》《本杰明·巴顿奇事》和《社交网络》,无一不是分量十足的经典影片,足以和诺兰的《记忆碎片》《黑暗骑士》《致命魔术》和《盗梦空间》相媲美。

但从《消失的爱人》之后,芬奇逐渐从大银幕转战小荧屏,成为奈飞的高级参谋和麾下头马。

人们渐渐忘记了芬奇曾经的传奇履历。

没错,和当下如日中天的诺兰相比,芬奇似乎有些黯淡,不再那么开拓进取。

新作《杀手》也放弃了他在多线叙事上的拿手好戏,失去了对“不确定主题”的一贯探讨。

要知道,芬奇和诺兰的电影,之所以为行家里手所称道,根本原因在于,他们都吃准了新世纪以后,人们在现实世界中巨大的惶惑心理,且对人际关系存有莫名的不确定感。

直到《奥本海默》,诺兰依旧聚焦这一主题。但芬奇似乎已经转向了,他想试着用极简复古的叙事,探讨现代人的精神危机。

杀手为什么会在开始时,失手毁了任务?又为什么在最后,收手饶了他人性命?

这前后呼应的两处情节,自然不能用巧合与心软加以解释,它指向的是现代人潜意识的反叛,对命运的玩味自嘲。

芬奇的水准从未下降,只不过他不再那么光彩夺目,形式出众罢了。

正如《杀手》走得不是爽片套路,但它值得玩味之处,完全可以挤进年度十佳。

显示余下内容
相关文章:
  1. 「无敌少侠 第二季」开播100%新鲜大爆,神剧复活!
  2. 「美国恐怖故事集 第三季」开局限制级,结尾却萎了
  3. 网飞《尸体》一个人死了四次?这剧谁能看懂?
  4. 《万神殿》第二季9.3分神级续作,这剧太烧脑
  5. 《当邪恶潜伏时》高能预警!很下饭,但请慎点
  6. 《拾荒者统治》豆瓣9.4!今年最牛X的神作就它了
  7. 《上载新生》第三季R级科幻剧回归,别只看到露肉
  8. 《拾荒者统治》开播冲上9.6,HBO又出神剧,太顶了!
  9. 《美国恐怖故事》她火了,却还被人惦记着子宫
  10. 《电锯惊魂10》狂赚70亿的神作,这次终于雄起!
  11. 《驱魔人》20世纪第一猛片!果然名不虚传
  12. 《间谍过家家》第二季回归直接9.2!霸权社年度力作,口碑逆天!
  13. 《万神殿》第二季9.8分!凭实力封神,科幻大作来了
  14. 《坠楼死亡的剖析》这场全民审判后,才发现夫妻之间没有真相
  15. 《厄舍府的崩塌》9.5跌到7.7,神剧毁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