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个朋友”黄贺:双11罗永浩甚至想给公司放假

文/一橙10月11日,交个朋友在北京邮电大学开启了秋招校招宣讲。交个朋友公司成立于2019年6月,2021年4月罗永浩在抖音完成直播带货首秀,从创业初期的十几人团队,不到两年时间已经拓展到超1200名员工,旗下拥有多家子公司,并在年底将推出球鞋自有品牌。在宣讲会之后,交个

NetSmell 出品

  文/一橙

  10 月 11 日,交个朋友在北京邮电大学开启了秋招校招宣讲。交个朋友公司成立于 2019 年 6 月,2021 年 4 月罗永浩在抖音完成直播带货首秀,从创业初期的十几人团队,不到两年时间已经拓展到超 1200 名员工,旗下拥有多家子公司,并在年底将推出球鞋自有品牌。

  在宣讲会之后,交个朋友科技创始人黄贺及副总裁李毅接受了网易科技等媒体采访,进一步透露了寻找让公司收入整体上扬的过程和方法,以及今年双 11 罗永浩直播间的具体规划。

  “我们不是一家网红工作室,而是拥有坚实技术力量的科技公司。”

  黄贺透露,目前“交个朋友”已经拥有包括 MCN、整合营销部门、代运营业务等七个核心业务。目前,整合营销和代运营两块业务已单独成立了子公司。

  与此同时,“交个朋友”还自研了直播业务的 SaaS 系统,创建了专业的技术团队,目标是把信息化系统带进直播行业,全面提升行业效率和准确度等。

  一、“双 11 不设销售目标,甚至想过干脆放假”

  Q:今年双 11 老罗直播间有具体的销售目标和规划吗?

  黄贺:不方便透露,怎么说呢,因为受制于我们所在的平台,抖音到了双 11、618 这样的大促节点时,淘系和京东会花很多很多的钱过来流量投放,等于说超级多的流量都被他们买走了,所以越到这个时候老罗越没有什么流量,流量很少的。

  很多人都在说双 11 时薇娅做到了多少亿,李佳琦是多少,老罗怎么才这么少,其实是因为内部没有流量可用。今年 618 流量情况也不理想,我们甚至还想过 618 和双 11 我们是不是干脆放假算了。

  Q:那样或许有人会认为是老罗胆怯了?

  黄贺:我们怕有这样的猜测,所以还是继续正常播了,但我们会把双 11 和 618 看成是日常的时期,不会设置什么目标。等到抖音有自己的购物节的时候,我们会做更明确的目标。

  Q:这种限制会让你们想去探索别的合作平台吗?例如淘宝?

  黄贺:那倒不会。当时我们选择抖音出于两个主要原因,第一个是抖音平台当时并没有头部主播,这意味着抖音会与我们配合度最高,两方愿意一起把这个事情做大。

  第二,在抖音平台上,我们除了能做直播带货,还能够沉淀一些粉丝,它毕竟是一个内容平台,不是单纯的去卖货,所以我们现阶段内还是会在抖音。

  二、七大核心业务形成商业闭环,旗下已有四家子公司

  Q:目前“交个朋友”七大核心业务分别是什么,相互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

  黄贺:公司的七大业务是一个商业上的闭环,是互相藕荷的。第一是外界知道最多的 MCN 机构;第二是代运营机构;第三是主播培训;第四块业务是自有品牌部门;第五是我们自研的 SaaS 系统;第六整合营销业务;第七是多平台营销业务,大家可以拿它对标天下秀。

  我们有 4 个子公司,有一些还没有分拆出去,但是在内部都是独立业务,自己独自结算的,它们之间互相提供支持。

  Q:“交个朋友”组建代运营机构背后的逻辑是怎样的?

  黄贺:我们在直播带货过程中,发现很多品牌想要做直播带货,但是且并不知道这部分业务要怎样展开。发现这个问题后,我们就成立自己的代运营机构,给到一站式商业解决方案,帮助他们更好的对接 MCN。在我们帮助品牌方代运营一段时间后,其实双方关系已经很紧密了,这个产品之后也可以上到我们的直播间来,两边需求相互藕荷,有严谨的内部逻辑。我们的代运营机构目标是做成像淘系的“宝尊电商”一样,成为行业龙头。

  Q:为什么你们要自研 SaaS 系统,这不是件很重的事情吗?

  黄贺:因为我们前面所说的所有业务流里面,每一个都需要走大量系统化的流程,比如说 MCN 机构,我直播间上一个产品,我们需要一个特别完善的选品系统,在选品过程中,它要对产品质量、商家资质进行多轮的验证,去审核这个产品有没有正确的授权链路,有没有完整的食品安全证,有没有生产许可证,我们希望录入我们系统里的产品都是合格的,用信息化的方式提升大家的效率。

  选择自研是因为行业没有能满足我们需求的产品,除了自研以外没有别的选择。我们一直说要做一个长远的生意,前期重投入也意味着我们拥有了一支很强的研发团队,我需要的不仅是一个产品,而是一个懂得直播行业的技术团队,未来他们还会做更多的产品创新。并且,我们是把这块业务往独立分拆上做准备的,一开始就已经布局了。

  三、未来老罗 GMV 占比 10%-15% 最理想,年底推出自有球鞋品牌

  Q:从营收来看,现在“交个朋友”的营收结构大概是怎样的?那一部分业务营收占比最大?

  黄贺:现在还是 MCN 机构,然后第二块大的是我们的代运营,然后第三大的应该是我们的自有品牌。

  Q:目前这个状态理想吗?还有没有可以调整的空间?

  黄贺:我们最终目标是 MCN 机构可能只占到我们总营收的 40% 左右,然后这个里边老罗的 GMV 占比大概是 10%-15%,这是我们最后理想的状态。其实大家可以发现,老罗距离他之前的上播已经很久了,前段时间我两一起去考察供应链,去了莆田找一个鞋厂,年底想要推出自有的球鞋品牌,然后我们两个要深度隔离,时间加起来一共 20 多天,这些天他都没有直播,但对直播间销量一点都没影响,刚好印证了其实我们公司是完全可以离开他的,不像一开始对他个人依赖那么强。

  Q:所以我们正在进行“去老罗化”?

  黄贺:并没有刻意去做“去老罗化”。我们认为人是有很大变数的,比如说达人有可能被别的机构挖走,李佳琦和薇娅也都因为各种原因,导致直播间直接停播,所以我们认为以人为主是低效且不稳定的

  所以交个朋友选择了去做账号体系,比如未来老罗的直播间会改成为交个朋友直播间,目前来看大家感知并没有那么强,账号之间可以实现平稳过渡。我们接下来会做各类垂直账号,

  就跟百货商场一样,地下一层是食品,一层是奢侈品,二层是美妆,三层是服饰,我们想用一个个这样的号来实现我们的增长,老罗在这里面是占很大的一部分,但是他的 GMV 占比会不断下降,公司整体营收会更健康。

  Q:这样的策略会不会影响到品牌方,未来要靠什么让它们持续选择“交个朋友”?

  黄贺:因为我们能够给品牌方提供脉冲式的带货。第一,我们的合作是连续的,跟很多品牌方都是很好的合作关系,都是直接签年框的,一年帮他播多少次,这一次受流量影响卖得少一点,下一次就会给他补回来,所以我们给他们提供连续脉冲式带货。

  第二,我们能够提供的服务更多元化,可以各种“打包”,比如我们拥有很多的达人,品牌方不满意这个达人,我们还有更多可供其选择的达人资源。除了头部达人,还有很多中小达人,能够帮品牌方消耗很多中长尾的源。

  与此同时,我们还能够提供给品牌方自播支持,辅导他们从零粉怎么去起号,怎么去做短视频的运营,怎么在直播过程中去投流,怎么去找更合适的主播。甚至有品牌方会直接把抖音的直播业务交给我们来做,我们做抽佣。只要他们想做直播带货业务,我们能够提供一站式的解决方案,所以品牌方对于我们的依赖是逐渐加强的。

显示余下内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