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天才初中生炒股、编程、创业的故事

Soroush是位异常有才华的少年。这不仅体现在他能以如此泰然自若的语气,发送一封淡定到几近完美的公关pitch信,而且在整个会话中,你会完全忘记自己在跟一个刚迈入青春期的少年在讨论整个世界。

NetSmell 出品

今年13岁的Soroush Ghodsi,在本该青葱的岁月里,重新定义了13岁…

Soroush曾匿名发布过一个名为Whispererly,可以在Twitter上定时发推的小插件,当我第一次通过邮件跟他聊起这事儿时,我根本没感觉自己正与一个如此年轻的初创公司老板聊天。

网站Slik——他真正的初创公司上,你可以基于投融资、员工数、页面访问情况等信息来检索、筛选、追踪公司。

你之前因为Whispererly的事情接触到了我,所以我认为当我的初创公司正式上线时,应该知会您一下。为了以防你不太记得我了,以下是我的一些基本信息。

我叫Soroush,今年13岁,是Slik的创始人。Silk网站致力于帮助投资者找到最好的公司及其相关信息。你可以根据投融资信息、员工数、页面访问数等信息区检索、筛选、追踪到公司。我12岁时开始着手开发Slik,虽然过程不易,但如今我终于发布了Silk的测试版。

你认为这会是你的读者感兴趣的信息么?

我很欢迎您对我及公司做更深入的采访(Skype,邮件及Twitter联系方式在下方)。

多谢您

Soroush

Soroush是位异常有才华的少年。这不仅体现在他能以如此泰然自若的语气,发送一封淡定到几近完美的公关pitch信,而且在整个会话中,你会完全忘记自己在跟一个刚迈入青春期的少年在讨论整个世界。

以下是他对于Slik起源的解释:

我过去热衷于投资炒股。我的一位在金融街上班的叔叔跟我介绍了彭博终端机。这之后天真幼稚的我决定要借此有一番作为。于是我就用Scraper(译者注:一款由麻省理工学院设计开发的一款面向少年的简易编程工具)开发了一个类似于彭博终端机的东西,但是显然这是无法实现的,因为彭博终端机的成本是数以千计的,搜索速度也是以毫秒为单位的。

我投资过一阵子炒股,感觉它的确蛮有趣的,但是去年十月份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当老板才是在自己真正想做的。我意识到我可以利用彭博终端机做很多事情,我可以通过编程出有用的软件,更好地利用彭博终端机上提供的信息。

然而,这位13岁的创业者也的确面临着那些比他年长的竞争对手不需面对的困难:

Slik是一个非常依赖后台开发的初创项目,每个月我会投入数百美元用于项目开发。我过去其实是个对钱很着迷的人。我会把每年圣诞节和生日时得到的钱都藏起来,也会把我从炒股上赚到的钱存起来,还会购买些黄金作为商品期货。

但是这些积蓄在创建公司面前是不值一提的,无论是创建公司邮箱,建立CRM(译者注:客户关系管理系统)还是实现一个用户注册页面都是烧钱烧得极快的…为此,我还进行了‘亲朋好友’轮融资,但问题是如果我用他们的钱初创,公司就不会按照我的意愿发展。

意料之中的是,他的父母——一位机器学习教授和一位数据科学家——都对他的项目表示了理解和支持。而Soroush从事技术开发已经有相当长一段时间了:

我从八岁就开始学习使用Scratch了(译者注:前文提到的简易开发软件)。我用我每月的零花钱试着在Scratch上面开发游戏,并将游戏放在网站上面出售。但由于Scratch并不十分兼容,所以靠游戏赚钱的路子失败了。我很快就将目光转向了JavaScript和Python。

关于他的同学们是如何看待他作为公司创始人的第二身份时,他是很乐观的:

在我们大部分人看来,开公司可不是件小事情。因为初创者很过能会改变世界,就像曾为初创公司的谷歌那样。但其实初创者是个很小的群体,我们学校的大部分人都对创业并不感兴趣。

他除了在试图改变我们对于初创公司的看法,Soroush也会做很多‘正常’的孩子会做的事情。比如他非常喜欢下国际象棋,也喜欢踢足球。

正如你所想到的那样,数学是他在学校里最喜欢的科目,但却对科学、英语、法语、音乐不感兴趣。Soroush这个谦逊的少年,对于自己各科能力的描述是“不算好,但还算均衡”。

那么对于大学他有何期待?他既然开始开公司了,还会重走Peter Thiel(译者注:Peter Thiel也是年少成名,12岁时获得国际象棋天才称号,全美排名第七;最终毕业于斯坦福法学院;如今被成为硅谷的天使,投资界的思想家)的老路么,念大学最终会有利于他的公司么?他还不是很确定:

我认为上不上大学取决于我现在做的事情和整个世界的变化,对吧?去读大学,基本上说会改变你。统计学已经证明,大学毕业生往往可以在职场上有更好的表现。

现在有太多人都说‘大学是件愚蠢的事情,’但是我认为那是教育体系的错。一个理想的教育体系,人们会百分百的投入学习。尽管教育还不完美,但我仍相信对大多数人来说,大学会是他们一生中最美妙的时光。

好在,Soroush很清楚他此刻需要做什么。他在滑铁卢时,深受企业家文化影响,这影响主要来自Kik的创始人Ted Livingston,同时也是Soroush的导师。在未来,他们应该会有很多的合作空间。

在电话的另一头,正是这位最聪明的少年初创者。我问他,‘社会上很多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总要对“零零后”如何使用科技发表高谈阔论,对此你怎么看?’他的博客中曾有这样一段对此的回应。

他有个不错的观点:

你唯一要做的就是思考,我认为我们需要把“零零后”对科技的影响捋清楚——现在8、9岁年纪的人,都是在通过手机接触到的互联网世界。这是我和他们的不同之处。这会建立一种完全不同的文化,他们与人与机器的所有互动都会首选手机设备。

或许他下一个使命将会是重新定义教育:

学校的关键问题所在并不是它们没教什么,而是整个系统该如何建立。改善教育系统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如果能把教育以最简单的方式呈现出来,教育系统才会真正为学生所用。

此刻,检验Slik的时间到了,如果你足够机智,请密切关注Soroush接下来的动向。我预测一定会有大事发生。

显示余下内容
相关文章:
  1. 刘强东一夜白头,任正非半夜哭醒…茅侃侃自杀背后,是无数创业者的生死挣扎
  2. 如何熬过创业最痛苦的第二年
  3. 你不是 Google,不要试图模仿它
  4. 创业编程七个错误认识
  5. 创业就像划着一条船底好多破洞的船? 我对创业的九个比喻
  6. 避开这7个陷阱,让你创业路上更进一步
  7. 经济学家不建议上班族炒股,网友:知道了,马上辞职
  8. 当技术变成兴趣,谈谈我的一些近况
  9. 秦奋炒股内幕交易被罚上热搜!这是哪个秦奋?
  10. 技术创业失败的7个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