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传字节教育将关停瓜瓜龙、清北网校等 接近人士:有裁员,但未全部关停

8月5日消息,今日,有网友在社交平台爆料,传字节跳动将关停瓜瓜龙与清北网校两大业务,裁员范围大概率会集中在一线员工岗位,同时提到字节跳动将裁撤字节教育全部业务。对此,一位接近大力教育人士向网易科技表示,确实存在裁员,裁员为n+2补偿,但有的业务还在调整,并没有关停。目前,字节跳动方面尚无

NetSmell 出品

  8 月 5 日消息,今日,有网友在社交平台爆料,传字节跳动将关停瓜瓜龙与清北网校两大业务,裁员范围大概率会集中在一线员工岗位,同时提到字节跳动将裁撤字节教育全部业务。

  对此,一位接近大力教育人士向网易科技表示,确实存在裁员,裁员为n+2 补偿,但有的业务还在调整,并没有关停。

  目前,字节跳动方面尚无官方回应。(一橙)

  相关阅读:

   教育公司裁员引起监管关注在线教育将减少 70% 上课时间

  来源: 21 世纪经济报道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王峰报道“双减” 落地,多个教育公司掀起大规模裁员。有报道称,“双减”意见下发的第二天,高途集团创始人、CEO 陈向东就召集管理层开会,定下了裁员指标,涉及范围达到上万人。相当于高途1/3 的人会离开。

  “慢下来吧,好好地注重内在。”陈向东 8 月 4 日对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他没有向记者回应裁员的具体数字,但一次大规模的组织架构调整在所难免。高途全国 15 个地方中心,将只留下上海、郑州、武汉、成都、太原五个以及北京总部。

  大量的导流课辅导老师、销售岗位将被裁撤。“但系统课的老师被全部保留,可以说我们留下了优秀的老师和干部,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的能力是提升了而不是下降了。”陈向东说。

  教育公司大规模裁员的直接原因是为转型节约弹药,深层逻辑则是 K12 教育行业的商业模式发生了变化。

  8 月 3 日,北京市委教育工作领导小组召开会议,贯彻落实中央“双减”工作文件和会议精神,明确提出抓好“三限”——限制机构数量、限制培训时间、限制收费价格。以往买流量高增长的模式将转变为教育质量驱动,爆炸式增长将不再。

  “内部的调整变得必然”

  7 月 28 日,高途集团创始人、CEO 陈向东与近 400 位管培生进行了一次面对面的对话和沟通,当场有小伙们问:“公司会裁员吗?我们该怎么办?”

  陈向东回答:“很多外在的变化,我们没有办法改变,我们要做的,就是专注于当下的事情,专注于事情的本质,疯狂地创造价值,唯有如此,才是最好的你,才是最好的做法。”

  陈向东发布了一篇内部长信,明确提出“非常非常难过,我们的不少小伙伴将不得不离开。”

  信里写道,我们之所以做出如此艰难的决策,核心动机只有一个,那就是活下去。我们必须改变我们的运营模式,我们必须聚焦我们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我们必须为未来的发展备好充分的弹药和资金。

  “‘双减’政策公布后,我们对标大的政策方向,全面梳理我们内部的发展逻辑,发现对于在线教育而言,整个的商业模型发生了变化,以前通过投放流量,‘烧钱’迅速做大规模来发展,未来肯定是需要注重品质,回归到教育的本质,踏踏实实去服务学生和家长,通过口碑和教学效果来发展。”陈向东告诉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当商业环境和运营模型发生变化的时候,内部的调整就变得必然了,比如偏向于前端的辅导老师岗位就得减少。”他说。

  《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提出,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占用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组织学科类培训。8 月 3 日,北京市委教育工作领导小组召开会议,贯彻落实中央“双减”工作文件和会议精神,明确提出抓好“三限”——限制机构数量、限制培训时间、限制收费价格。

  目前,K12 在线教育公司的小学、初中阶段秋季课情况分为两种:学而思网校等在售秋季课的上课时间全部为周一至周五晚上 6 点半至 9 点之间,猿辅导、作业帮直播课等则尚未上架秋季课。

  业内对今后义务教育学科类课程如何开展有两种观点:一种是消化掉已经报名的学员后,今后不再开设小学、初中学科类课程。另一种是今后周一至周五仍可以开设小学、初中学科类课程,但招生人数将被限制。

  陈向东认为,经过整改符合规范要求后,在线教育公司仍可以在周一至周五开课,但由于周末、寒暑假禁止开课,这让在线教育公司减少了 70% 左右的上课时间,也会减少相应比例的收入,内部匹配的资源就需要相应调整。

  “从一个组织的发展而言,怎么能够根据外在环境的变化,把一个组织变得更加扁平化,更加聚焦,更加能够实现闭环,更加能够实现无边界的合作,同时能够增厚组织的人才密度,增厚组织的战斗力,这是我们要做的事。”陈向东说。

  高途如何转型

  陈向东在内部信里写道,“我们账上还有足够我们探索和变革的 3 年到 5 年的现金。”

  高途缩减小学、初中业务后,业务重点将转向高中和成人职业教育。“高中业务一直是我们的优势业务,也是我们的重点业务。”陈向东告诉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陈向东曾在 2020 年 12 月公开披露,高途课堂最大的生源地是北京,而北京学员中很多是高中生。高途 CFO 沈楠曾在 2020 年时介绍,高途课堂部分高中学段的续费率超过 80%。

  高中学科更强调名师,各公司的主讲老师人数可以代表对高中业务的重视程度。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在几家头部 K12 在线教育公司备案的教师总人数中,高途课堂的教师总人数排名倒数第二,但暑假在售课程的高中教师人数却最多,意味着与各公司相比,高途课堂的高中业务收入占比可能更大。

  (来源:公开信息)

  不过,高中市场规模有限,且渗透率已经较高。正因此,在线教育公司普遍把市场重点放在人数更多、续费周期更长的小学生身上。高途课堂的小学生用户也在几年前就已超过高中生。

  总体而言,K12 学科类培训由于受到资本和招生的双重限制,已经宣告将告别高速增长,甚至可能陷入萎缩。

  “高途也会在成人职业教育方面聚焦、发力。”陈向东告诉记者。不过,成人职业教育也已机构众多,作为后来者,高途在过去四个季度中,单季度成人业务的净收入在1-2 亿元左右,付费人次在 13 万左右,没有出现快速的增长。

  “行业现在变化蛮大的,我们也在不断地积累经验,再给点时间看看吧。”陈向东说。

  整个行业都面临转型。“双减”政策严禁聘请在境外的外籍人员开展培训活动,这给在线外教行业带来重大不利影响。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51Talk 将上线新的中教小班直播课产品,还有的机构将推出境内外教直播课。

  裁员引起监管注意

  裁员已在多家教育公司发生。如何做好被裁员工的补偿,备受社会关注。

  在社交平台脉脉上,出现了离职员工的吐槽。有的反映他们未能拿到“N+1”补偿,而是只得到了“N”补偿,有的反映公司降低他们的月收入,从而稀释离职补偿。

  有自称豌豆思维的员工几天前在脉脉上表示,已经有过百人准备劳动仲裁。还有自称豌豆思维员工发出公开信称,“从 7 月 30 日开始,公司各种偷偷摸摸的行为,包括私下约谈,强制签订不合规不合理赔偿方案,到 8 月 4 日还没有正式的离职通知书,回收系统权限,剥夺劳动生产条件等,让每个人感觉到心寒与过分甚至愤怒。”

  8 月 4 日,豌豆思维公司发布公开信回应称,“按政策要求,公司不得不调整业务线,收缩部分岗位。我们认识到沟通中存在问题,由此给伙伴们带来了不好的体验,深表歉意,将会认真改正,持续与员工友好沟通。”

  教育公司裁员风险已引起监管部门注意。北京市昌平区人社局 8 月 3 日发布消息称,该局联合区教委,通过电话沟通和实地走访的形式对区内 42 家培训机构摸排,全面核实当前各机构的劳动用工情况,按照摸排结果区分教育机构的风险等级。建立监控指导工作台账,准确记录机构名称、人员规模、裁减人员数等信息。

  该消息还称,针对存在经营困难风险的教育培训机构,组建工作专班,安排专人指导培训机构通过与职工协商,采取在岗培训、弹性工时、协商薪酬等措施,尽量不裁员或少裁员。针对确需规模裁员的教育培训机构,指导其依法依规制定裁员方案、履行裁员程序,与职工依法解除劳动关系并支付经济补偿金。

  延伸阅读:

  从烧钱到“活下去”,在线教育企业勒紧裤腰带

  在今年 6 月之前,全球最大的教育科技(EdTech)独角兽是中国企业,但隔壁印度的 ByJu ’ s 在F轮融资拿到 3.5 亿美元后,超过中国企业跻身全球最大教育科技独角兽,估值位居国内行业前三的企业今年以来没融到钱。

  随着 ” 双减 ” 要求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严禁资本化运作,在线教育几乎没有机会拿到新的融资。

  ” 现金流 ” 是否充足成为企业保命的生死线。如果说之前在线教育的主旋律是 ” 烧钱获客 “,现在的主旋律就是 ” 活下去 “。

  烧钱大战开始停歇

  据电诉宝统计的数据,2020 年中国在线教育融资总额超过了过去 4 年总和,总金额超 539 亿元人民币,公开融资事件数为 111 起。

  其中,仅猿辅导就进行了 4 次融资,融资总额达 35 亿美元,背后投资方包括腾讯、DST、高瓴等。作业帮两轮融资 23.5 亿元,背后是阿里巴巴、老虎基金、红杉中国等。

  钱花在哪里了?

  2020 年,教培机构的广告占领了各大 app、公交站台、电梯广告、综艺节目 …… 几乎无孔不入。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统计,2020 年电梯 LCD 刊例花费 TOP20 名单中,有三家在线教育公司,且均为首次上榜。

  去年全年,高途营销费用占总营收的 81.6%,是研发费用的 8 倍。同期,51Talk 的这两个数字分别是 50.4%、6.4 倍;掌门教育的这两个数字分别是 64%、8 倍;有道这两个数字分别是 85%、6.4 倍。

  今年一季度,高途的销售费用甚至超过了营收,是其 1.18 倍——全部收入都不够用来销售和打广告。

  此外,在去年 9 月 2 日的二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陈向东还透露了一个数据:在线教育头部 10 家机构仅仅7、8 月的暑期市场投放量可能就超过了 100 亿元。

  自今年 3 月央视悄悄撤下在线教育广告后,在线教育的广告大战开始停歇。

  先是高途集团创始人、CEO 宣布将停止信息流广告投放,而据盒饭财经报道,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教育机构基本在四五月左右就暂停、延缓甚至退档了信息流投放的项目。

  此外,作业帮等机构将部分广告投放员工 ” 优化 “。

  监管也在收紧对教培机构广告的管控。根据 ” 双减 “,主流媒体、新媒体、公共场所、居民区各类广告牌和网络平台等不刊登、不播发校外培训广告。

  开始勒紧裤腰带

  如果说 ” 烧钱换回报 ” 是在线教育去年的主旋律,” 双减 ” 落地后,这个主旋律变成了 ” 活下去 “。

  在政策监管下,薪资成为了在线教育企业的一笔大负担。

  根据猎聘发布的《2020 在线教育中高端人才就业报告》,去年1~8 月,在线教育领域中高端人才的平均年薪为 17.50 万元

  而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20 年全国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为 97379 元,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 57727 元。

  尽管在线教育从业人员平均薪资在互联网行业并不算突出,但和大环境的平均薪资相比已算高薪。

  难以靠 K12 学科教育业务开源,便只能节流。裁员是节约成本最直接的方式。

  上周,掌门教育员工排队办理离职的照片在微博引起热议,排着长队办理离职的员工,头顶天花板还挂着 “7 周年 ” 纪念海报。

  图源微博

  职场社交平台脉脉一位认证为 ” 掌门教育 ” 的员工称,掌门教育裁员 70%。

  当晚,掌门教育 CEO 张翼在朋友圈回应称:” 不得已送别一些业务的伙伴。资金充沛健康。”

  同样官宣开启大裁员的还有高途。

  ” 核心动机是活下去。” 高途集团创始人陈向东 7 约 30 日深夜的全员信上如此解释 ” 裁员 “。

  据晚点 LatePost,高途将关闭全国 13 个中心,仅留下郑州、武汉、成都三个辅导老师中心,涉及上万人,相当于1/3 高途员工将被裁员。

  此外,作业帮、好未来等企业也相继传出裁员消息。

  值得一提的是,如此大规模的裁员,若严格按照《劳动法》进行裁员补偿,企业也将迎来一笔巨大的开支。

  配合裁员的还有 ” 福利缩减 “。

  7 月 23 日,” 双减 ” 落地前一天,作业帮人力资源部发布《关于取消读书福利健身福利的通知》,目的是 ” 降本增效 “。

  ZAKER 新闻注意到,在去年的秋招宣传中,作业帮表示公司福利包括 ” 管吃饭、管运动、管学习 ” 等。目前,后两项福利已被取消,只剩下 ” 管吃饭 “,即三餐。

  此外,另有头部在线教育企业或将停止零食等员工福利。

  根据脉脉发布的报告,工作幸福度最高的三个行业分别为教育 / 科研 / 培训,福利缩减势必降低在线教育员工的幸福感。

显示余下内容
相关文章:
  1. SpaceX首个全平民太空任务定于9月15日发射升空
  2. 哈啰科技发布新款助力车“白鸥”、小哈能量站等多款新产品
  3. 我国成功发射通信技术试验卫星七号
  4. 大环境变了,阿里巴巴也变了
  5. 微软Windows Hello曝漏洞!外接一个USB摄像头,分分钟破解你的电脑
  6. 付费用户突破5000万,YouTube Music能改变全球音乐流媒体格局吗?
  7. 山西为何出现极端降水天气?
  8. 机密文件概述了谷歌将游戏带到Mac等全平台设备的计划
  9. Jolla 发布 Sailfish OS 4.2
  10. 价值观不是夜壶:真正让阿里危险的不是下面,是上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