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手参保职业伤害险,步声已近

文/谭宵寒来源:字母榜(ID:wujicaijing)城镇化是中国发展不可逆转的趋势,而互联网行业——特别是本地生活和电商行业的发展,为进城务工人员提供了无数新型劳动密集型岗位:网约车司机、快递员、外卖员……通过从事这些工作,这些“城市新人”得以扎下根来,然而与此同时,他们在工作保障方面的薄弱与

NetSmell 出品

  文/谭宵寒

  来源:字母榜(ID:wujicaijing)

  城镇化是中国发展不可逆转的趋势,而互联网行业——特别是本地生活和电商行业的发展,为进城务工人员提供了无数新型劳动密集型岗位:网约车司机、快递员、外卖员……通过从事这些工作,这些“城市新人”得以扎下根来,然而与此同时,他们在工作保障方面的薄弱与无助也凸显无遗。在社会各界的关注和推动下,最近以来,各大互联网公司纷纷出台措施,这一问题正在逐步得到改善。

  8 月中旬,滴滴试行司机收入报告,司机可查看乘客支付金额、司机收入金额。

  中通、圆通等多家快递企业宣布,9 月 1 日起全网派费上调,用以补贴快递员的收入。一位接受澎湃新闻采访的广州快递员表示,公司将给他们每票上调 0.1 元的派费,按每天 200-300 的派件数计算,每个月可以多拿七八百元,刚好就赚到了房租。

  此前曾被大众讨论数次的外卖骑手职业保障体系问题,现在也有了进展。

  最新进展是,9 月 10 日,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四部门就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对美团、饿了么、滴滴等 10 家头部平台企业开展联合行政指导。美团在会上表示,将全面落实骑手权益保障工作。

  过去几年,外卖骑手正成为不少进城务工人员的职业选择。据美团发布的报告,2020 年,在美团的骑手群体中有 77% 的骑手来自农村,骑手已成为农村剩余劳动力实现就业的重要渠道。

  工作时间较为灵活、收入不少,是他们选择骑手工作的重要原因。上述报告指出,全国骑手月均收入为 4950.8 元,其中专送骑手月均收入为 5887.0 元。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20 年中国农民工月均收入为 4072 元,相较而言,尽管骑手们的整体收入受到大城市的消费水平、消费频次等因素的影响,但确实实现了明显提升。

  不过,像外卖骑手、网约车司机、快递小哥这样需要常年驾驶交通工具奔波在外的工作群体,长期暴露于包括交通安全在内的职业风险之中,在实际工作中也会遇到矛盾纠纷解决、极端场景风险、生活保障缺乏等各类权益保障问题。

  如何解决这部分新业态新就业群体的职业保障问题,已是全社会无法轻视和回避的现实议题。

  近年来,移动互联网的大潮让网络出行、网络餐饮、网络物流、网络家政等新兴行业逐渐成为我国新消费、新动能、新活力的创新主力军,但行业整体劳动者的职业保障体系却始终存在空白。按照我国此前施行的社保制度,职工只有与特定用人单位形成劳动关系,才能享受工伤保险待遇。

  外卖骑手、网约车司机这些灵活就业人群有相当一部分没有建立劳动关系。《新业态从业者劳动权益保护——北京地区网约配送员职业伤害调查报告(2020)》就显示,不到六成的外卖骑手是专送用工模式,四成多的外卖骑手是众包用工模式。

  没有与平台签署劳动合同,就意味着这部分人群无法被纳入到拥有包含工伤保险、医疗保险、养老保险等社会保障体系中来。

  上述报告指出,一旦网约车司机、外卖骑手、快递小哥等群体遭遇交通事故等职业伤害,就需要通过仲裁和诉讼等司法手段解决问题时,劳动关系的确认,会成为维护权益道路上的第一道关卡。

  值得庆幸的是,现在政策和法律层面的障碍正在逐渐消除。

  今年 7 月,《关于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指导意见》被下发,其中专门针对灵活就业人群增加了“不完全符合确立劳动关系情形”的第三种劳动形态。

  8 月,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副部长游钧介绍,“我国正在制定平台灵活就业人员职业伤害保障办法,拟开展职业伤害保障试点,力争尽早地解决职业伤害保障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

  法规层面定调之后,外卖行业最先出手。美团王兴曾在今年 5 月的电话会上表态,美团在探索平台灵活就业群体的职业伤害保障试行办法,会积极响应政府规定和指导,为骑手提供充分就业保障。近日,美团的财报又再次提及,美团将会给骑手缴纳工伤保险。

  这三条新闻分别指向的是,劳动三分法的出台是在传统的劳动关系、民事关系“二分法”基础上开辟了第三条道路,正式将灵活就业人员纳入国家社保体系;人社部将针对灵活就业人员制定有针对性的工伤保险办法;部分行业和公司已准备为灵活就业人员分步分阶段分类型缴纳社保。

  这场关于平台是否该为网约车司机、外卖骑手、快递小哥缴纳社保、在现行社保体系下如何为其缴纳的大讨论,终于有了结论。可以想见,灵活就业人员无法参加社会保险的情况将成历史。

  A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朱迪曾做过一组调研:在近 1 万位从事直播、外卖配送等职业的青年中,有 25% 受访者表示,他们没有任何社会或商业保障。从业者与用工平台劳动关系边界模糊、城乡户籍限制、“跨平台、多雇主”等情况成为社保不健全的影响因素。

  即便部分从业者有商业保障,也只是保额较低、赔付门槛较高的保障。通常,外卖平台会为骑手代缴每天需缴纳 3 元的商业保险,但相应的,赔付金额也较低。

  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闫泽娟律师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当下外卖人员拥有的保险产品通常都是意外险,个人第三者责任(合法驾驶)其中第三者直接财产损失上限 2 万元,第三者人身伤亡和第三者直接财产损失二者累计上限 20 万左右。但是第三者责任在一些情况下是不赔付的,比如网约车司机、外卖骑手、快递小哥有违反交通规则的情况下发生事故的。另外,交通工具无牌、套牌、人证不一等情况也很难得到赔付。

  去年 12 月,一快递小哥在送货途中猝死,按照保险合同,骑手家人只能得到 3 万元赔偿金。据 IT 时报报道,根据《上海市工伤保险条例工伤保险条例》规定,若灵活就业劳动者与平台存在劳动合同关系,一次性工亡补助金的标准是上年度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 20 倍。2019 年,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是 42359 元,若韩某缴纳了工伤保险,其家人可以一次性拿到近 85 万的补助金,另外还有一笔长期发放的供养亲属抚恤金。

  “尽管多数平台企业都是通过购买意外伤害险等商业保险,初步解决了他们的职业伤害保障有没有的问题。但由于各种原因导致保障水平过低,这些问题单靠市场力量难以有效解决。”8 月,游钧就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表示。

  灵活就业人群的职业伤害保障问题已引起国家重视。去年,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开展新业态从业人员职业伤害保障试点。

  作为平台方,美团、饿了么、滴滴等平台型企业已表态准备为平台劳动者缴纳相关社会保险。在今年 5 月的电话会议上,王兴就提到,政府在工伤保险这方面会有试点项目,这需要平台、保险公司各方参与,为骑手提供更好的职业保障。骑手一旦发生工伤,便可以通过这一保险体系获得支持;另外,配送过程中若发生事故,也有相应的商业保险予以覆盖。

  “我们将骑手视作我们的商业合作伙伴,怎么强调他们的重要性都不过分。” 王兴表示。

  B

  近期,国家密集出台政策,各大互联网公司纷纷采取措施,外卖平台为骑手缴纳社保一事已经被正式提上日程。

  7 月 22 日,国家层面第一个系统规定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权益保障的政策文件出台,《关于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指导意见》正式将“依托平台自主开展经营活动、从事自由职业等”的个人纳入劳动保障体系中,且推出的保障体系更为有针对性。

  这意味着,过去因网约车司机、外卖骑手、快递小哥等群体因未与平台形成劳务关系,而导致的平台无法为其缴纳社保的情况将获得重大政策性突破和改观。

  相比于此前由平台代缴、实际由网约车司机、外卖骑手承担的商业保障,灵活就业人员职业伤害保障是由政府主导的保障制度,在现行工伤保险制度的大框架下建立和实施。“或者你可以理解这就是国家给新就业群体上的社保。”一位常年研究劳动关系和劳动保障的著名学者表示。

  事情的最新进展是,相关部门已开始制定灵活就业人员职业伤害保障办法,拟开展职业伤害保障试点。美团、滴滴、饿了么等平台型企业将会成为首批试点的行业重点企业。

  至于平台和新业态劳动者会以何种比例、何种形式缴纳工伤保险尚无定论。根据人社部 2015 年的《关于调整工伤保险费率政策的通知》,工伤保险税率根据不同行业的工伤风险,划分为 0.2%-1.9% 的八类不同基准费率。

  一家平台企业的策略分析师这样理解,“不管之前的工伤规定如何,感觉这次依然会根据新业态平台企业和劳动者群体的实际情况去划定职业伤害保险等险种的缴纳比例和存缴模式。让这套模式更能符合这个业态的特点和规律,也更能让新业态劳动者的社会保障工作行稳致远。”

  近日,作为率先表示要给外卖骑手上工伤保险的企业,美团董事长王兴在本季度电话会议上的那段对美团名字的阐释广为传播。这次会议上,王兴的另一段话也同样值得关注——美团正在政府部门指导下,探索更符合骑手群体特征和群体利益的社会保障方式,已响应国家号召推动落实骑手的职业伤害保障计划,参加政府试点并推动加快全面建设,解决骑手工作的后顾之忧。

  不过,先行先试仅是一种现实意义上的开始。游钧提及,推动落实职业伤害保障计划的具体方案之一是试点先行,选择部分工作基础较好的省市先行试点,运行成熟以后再推开。

  C

  显然,外卖骑手的工作环境和职业保障正在得到改善,而且不止停留在缴纳工伤保险这一点上。

  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教授、社会法研究所所长娄宇曾指出,如何保障骑手个人安全问题也应引起重视,要正视骑手的职业特点,在引导其更加注重自身安全的同时,推动平台制定合理的工作要求、工作规范,并予以工伤、养老等保障。

  7 月发布的《关于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指导意见》就指出,要完善休息制度,推动行业明确劳动定员定额标准,科学确定劳动者工作量和劳动强度。

  这意味着,网约配送员、网约车驾驶员、货车司机等新就业形态劳动者们的劳动条件将得到改善。

  平台方已经有所行动。今年 7 月,美团成立了骑手服务部。王兴近日表示,将升级智能订单调度系统,优化外卖骑手的工作时间,提高工作效率,并且在长时间的工作时长后给予外卖骑手充足的休息时间;将通过提供如智能头盔等设备和电池更换服务,确保骑手人身安全,提高工作便利性。

  除了职业安全和保障问题,收入和职业上升路径问题,同样是不少外卖骑手较为关心的话题。

  一位饿了么骑手此前接受《人民日报海外版》采访时曾表示,刚开始最骑手对业务不太熟悉时,平均一个月大概三四千元的收入,但在随后的两年间,他陆续当上了小队长、站点管理人员,如今收入已翻倍。

  为网约车司机、外卖骑手、快递小哥等劳动者群体提供顺畅的职业上升路径,同样是平台企业需要思考和解决的问题。

  近日,饿了么发起网约配送员职业培训,完成培训的配送员每人将获得现金培训补贴。更早之前的 4 月,美团发起了“站长培养计划”,调整了骑手晋升和转岗机制,开放配送站站长、合作商管理岗、客服、培训师等岗位。

  据美团公布数据,2020 年,已有超 2000 名骑手晋升站长等管理岗。河南郑州一名普通骑手陈永林,在三年多时间里,由一名骑手先后晋升为站长、城市经理、美团合作商的公司副总经理,如今管理着近千名骑手的日常工作。

  除内部晋升外,对想要转行的骑手,美团也开放了转岗通道。“目前已有超过百名骑手转岗客服、培训师等岗位。”美团外卖一位相关负责人此前表示。

  “对于骑手来说,这份工作不仅是稳定的收入来源,更是他们融入城市,打开职业道路的通道。”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研究会案例研究中心研究员孟泉博士表示。

  显而易见的是,外卖平台、出行平台、物流平台等的用工成本将相应增加。

  以美团为例,其二季度财报显示,平台骑手成本由 2020 年第二季度的 101 亿元增加至本季度的 155 亿元,同比增长 53%,刨除订单增长因素,从平台的具体动作也可看出,平台正努力改善骑手的工作环境。

  无论是为骑手缴纳工伤保险,还是提供其他福利,无疑会提高美团的成本压力。美团 CFO 陈少晖在电话会议上也指出了这一点,未来美团在外卖骑手福利方面支出会增加。但他同时提及,“我认为这也会让外卖骑手的留存率更高,长期来看有利于外卖行业的健康发展。”

显示余下内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