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日本寺庙周围风俗区最多?

为什么日本寺庙周围风俗区最多?

NetSmell 出品

经授权转载自:beebee星球

ID:beebeesub

佛门本是清净之地,但在日本,寺庙却与其发达的色情行业有着神秘的联系。

欧美游客都知道,打开日本谷歌搜索寺庙位置,根本就与浏览风俗区指向图无异。

在众多寺庙与神社之间,往往错落着标有“十八禁”的旅馆。

 

当游客向前台询问这里是否能进行违法操作,对方会报以温和一笑,随即叫来年轻貌美的姑娘引你进房间。

 

接下来的事,就是属于扫黄打非范畴了。

风俗区在日本当地说法是“欢乐街”或者“风俗店”。

 

江户时代,政府就开始在规定范围内允许进行风俗业活动。只要是政府机构、学校、图书馆等200米范围以外,任何地方都可以进行从业。

不过单纯的性交易在日本是违法的,所以大量商家打起擦边球。

 

比如店家自称是洗浴中心,因正常工作的肌肤接触导致相互爱慕,之后发生的一切都是人之常情,法律也束手无策。

只有日本男人才能极快分辨出哪些是真洗浴,哪些是风俗店。

 

“有些风俗店看上去像化妆品店,有的看上去像小诊所,让外地人会有一种混淆视听的错觉。”

 

“事实上,风俗店之所以不用露骨的店面,源于她们通常只欢迎本国客人。”

 

“因为语言不通怕麻烦”,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作者告诉记者。

至于为什么风俗区总是在寺庙附近聚集?

 

日本妓过去叫“游女”,风俗区曾被称为“游廓”或“游里”。最初的雏形是“奴婢宿”,实则是工匠们的宿舍。


“奈良时代的养老二年,元兴寺在平城京建成。”

 

“在建造寺院时,为了照顾工匠们的生活和调节他们的情绪,主管者在寺院附近建立了一个‘奴婢宿’,安排年轻女性为工匠提供欢乐服务。”

后来,京都的街头和神社寺庙前,出现越来越多不同叫法的游廓和游里,这种群集最终形成风俗区一条街。

 

从满足工匠需求,转为面向大众,开拓市场,以此谋生。


日本有句话说“庆生在神社,葬礼在佛寺”,神社寺庙对于岛国人民的意义可见一斑。

 

寺庙自古就建在人口密集的地方,与人类的生活息息相关,不少游女会也在闲时,去寺庙神社拜一拜祈求庇护。

 

而寺庙周围的人流量,对风俗区来说才是救命稻草。

十九世纪七十年代,有人曾在晚间对净闲寺南面的吉原(有名风俗区)门口进行过统计。

 

在一个小时内,共有约1900人出入,其中14岁不到的约有50人,18-24岁的约有500人,“逛风俗店就像去一次厕所”。

泛滥的性交易无形之中拉动着日本的GDP,也造成了肉眼可见极高的性病得病率。

 

旧时,妓女死于性传播疾病的平均年龄为23岁,仅净闲寺来说,就埋葬了大约20000名妓女。

 

她们短暂而苦难的一生中,甚至没有几次走进佛堂的机会,只能在死后埋葬在这,在阵阵经声的超度下,得到永恒的安宁。

时至今日,寺庙与风俗区的关系进行了二次洗牌。

 

随着经济的发展,日本的年轻人都涌向大城市东京,小地方的寺庙难以为继,旅游业被视为潜在的救世主。

 

对于东京大学的博士研究生苏晓晨来说,这意味着性旅游。

“鉴于欢乐视频迷愿意花钱在业余爱好上,因此可以想象,许多外国粉丝会想来日本尝试更真实的体验。”

 

“性旅游限制在远离当前热门景点,可以促进偏远地区的经济发展,帮助解决旅客分布不均的问题。”

 

小地方的寺庙与风俗区的关系,更像是唇亡齿寒,没有人气,寺庙也会逐渐消亡。

在风俗区中建造了神社 

而古往今来,性产业总是与作奸犯科密不可分。

 

有数据显示,著名的新宿歌舞伎町中,日本黑帮住吉会及其他的组织的事务所据点有约120处之多,在町内活跃的黑帮成员达1000人。

 

庞大的黑帮的势力,让警方也畏惧三分,风俗区无疑是社会的一个隐患。

新宿歌舞伎町

 

“风俗区正影响社会稳定,政府曾下令要2020东京奥运会之前,对歌舞伎町进行彻底净化。”有关负责人表示。

 

不知道这一阵风波过后,日本的寺庙与风俗区是否会双双走上下坡路。

 

显示余下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