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搜索为重返中国都做了什么?

高管相继离职、Google+频曝漏洞、集体罢工多发、道德指控接连缠身……腹背受制的 Google 能否逆风翻盘?

NetSmell 出品

高管相继离职、Google+频曝漏洞、集体罢工多发、道德指控接连缠身……腹背受制的 Google 能否逆风翻盘?

图0:谷歌搜索为重返中国都做了什么?

美国东部时间 12 月 11 日,Google CEO Sundar Pichai 出席了长达三个半个小时的美国国会听证会,并对众议院司法委员会提出的一系列质询作出回应。事实上,早在今年 9 月,Google 方面曾拒绝参加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位于 Facebook、Twitter 高管旁的一席空位昭示着其“傲慢不屑”的态度,这令委员会方面深感失望,并将其视作 Google 试图逃避监督的佐证。此番听证会再度将矛头指向近来风波不断的 Google,问题内容涉及搜索结果偏见、隐私保护、数据安全,以及长期吸引多方关注的“是否有意重返中国”等。

图1:谷歌搜索为重返中国都做了什么?

2010年,Google 因搜索结果面临审查压力而选择退出中国市场。如今面对甚嚣尘上的“Google 重返中国”论,美国国会方面就 Google 改变立场的原因,及此举是否有违其所宣扬的公司原则进行提问。对此,Pichai 给出了一个更“有余地”的说辞——“当前”没有重返中国的计划,即并未完全否决重返中国市场的可能性。在回应中,他巧妙地将包括蜻蜓计划在内的一切相关举措定位为 Google “试探性的内部努力”,并承诺在推出中国市场专用搜索引擎的问题方面,与美国政策制定者保持“完全透明”。

图2:谷歌搜索为重返中国都做了什么?

撬动百度的支点

今年 8 月,外媒 The Intercept 曝出审查版搜索引擎后不久,人民日报就曾于 Twitter 等社交发文表示“欢迎 Google 回归,但前提是遵守中国法律”,当即引发世界范围内的广泛热议。长期囿于百度一家独大局面的普罗大众们,也终于在一片纷杂中看到了希望。

很长一段时间内,被各方评论视作“占了 Google 退出中国便宜”的百度一贯被打上“劣迹斑斑”的标签,广告收入导向的竞价排名模式更是令其屡次深陷道德谴责。从技术战略误判到陆奇“弃船”,百度的前进路线亦频遭质疑。面对百度主掌下的搜索引擎市场,我们一直在等待一个足以与之抗衡的对手来拨正眼下丛生的乱象。

“市场需要竞争,因为没有竞争意识,没有压力,就不可能有创新”,正如刘强东所言,“作为行业老大,保护好老二老三,就是保护自己”。如今的百度就身处缺乏竞争对标的窘境,发展环境的畸形很大程度限制了用户体验的升级,更有甚者,会加剧产品对用户的不友好程度。因此,Google 面向中国的“特供版”搜索引擎计划或许不失为一条破局之径。

图3:谷歌搜索为重返中国都做了什么?

飞不高的“蜻蜓”

2016 年,包括首席执行官 Sundar Pichai 和前搜索主管 John Giannandrea 在内的少数几个 Google 高管开始讨论有关审查搜索引擎的蓝图。2017 年 2 月,Google 总部举行了第一次关于蜻蜓项目的小组会议,将“特供版”搜索引擎计划提上了日程,并采取了不同寻常的超强保密政策。

据消息人士透露,Google 内部希望蜻蜓项目在该搜索引擎发布当日才会被公众知晓,以此避免任何内外部抗议导致的进展阻碍,但随着 The Intercept 相关报道的发布,关于这一项目的详细信息开始通过各路媒体传得沸沸扬扬,各方抗议接踵而至。

图4:谷歌搜索为重返中国都做了什么?

仅 Google 内部,有关蜻蜓项目的看法便已产生激烈分歧。前有 1700 名员工联名抗议,签署请愿信反对审查版搜索引擎的进一步落实;后有 500 名员工签名表达其对 Google 重返中国的支持,同时强烈反对撤销该项目。

图5:谷歌搜索为重返中国都做了什么?

图6:谷歌搜索为重返中国都做了什么?

一场探索下的实验 or 玩弄话术的谎言?

Pichai 于今年 10 月首次公开为饱受争议的蜻蜓计划辩护,对于为何要回归中国市场以及需要面临的法律法规问题,他回应称:

Google 的目标是把信息传递给每一个人,中国人口占世界总人口的 20%,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可能人们不太了解,每当我们进入一个国家的市场时,都要在不同的价值观之间做平衡,我们要提供简单易得的信息,保证信息的自由传递,保护用户隐私,还要遵守所在国家的法律法规。

中国的情况更加复杂。我们离开中国市场很多年了,现在研发了一个新的项目,中国市场正在不断创新。我们也想了解 Google 在目前中国市场上的情况,我们现在需要解决什么样的问题,能不能解决 99% 以上的问题,我们提供的搜索信息能不能比目前现有的更好,比方说接受癌症治疗,有的人找到的是假的癌症治疗的方法,他们想要找到真正有用的信息。考虑到中国市场的重要性和用户数量,我们必须花时间认真考虑一下。

尽管Pichai 试图将该计划描述为“实验”,并强调最终是否落实尚未有定数,但有内部人士对此反映称,项目组成员这一边得到的指示是 2019 年 1-4 月(或更早)就要启动该搜索引擎。“蜻蜓项目从来都不是所谓的实验,它自诞生之日起便雄心勃勃,怀揣着一百分的落实意图向前迈进”。

据报道,7 月会议期间,Google 为蜻蜓项目的工作人员大致介绍了该启动计划,搜索主管 Ben Gomes 则指示工程师做好准备,搞定搜索引擎并“快速部署”。据 The Intercept 截获的一段之前未透露的记录显示,在此次会议上,Beaumont 对 Google 重返中国的进程做出了相对积极的预估。

图7:谷歌搜索为重返中国都做了什么?

持续水逆,Google 大规模集体罢工事件最新后续

不止于蜻蜓计划所引发的一系列争议,事实上,今年 Google 俨然深陷多事之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早前的 Google 大规模集体罢工事件近日波澜再起,又添新后续。

11 月 8 日,距离最近一次“反性骚扰”联合抗议活动时隔一周,Pichai 就抗议员工提出的部分诉求做出了回应,表明 Google 正在逐步摒弃性骚扰及性侵犯案件中的强制仲裁,并增强相关调查的透明度等。尽管 Google 方面确乎针对此次纠纷采取了一些积极的调整,但并未能满足抗议组织者的全部需求,其中就包括诉求第五条“首席多元化执行官(CDO)直接向CEO和董事会报告,并增设员工代表加入董事会”。

随后,Airbnb、eBay 和 Facebook 纷纷迅速效仿,一个由 35 名 Google 员工组成的团队也开始为进一步促进全行业强制仲裁的废止而联合起来。他们提出,Google 此举仅将可选仲裁权授予全职员工,而公司成千上万名合同工仍被拒于门外;仲裁仍然被强制用于与种族、性取向、性别、性别认同、年龄和能力有关的歧视案件中,因此要求终止全行业范围内的强制仲裁。

展望未来,抗议员工号召其他技术工作者加入他们,为结束一切骚扰和歧视的强制仲裁而斗争,同时还呼吁当选官员支持“仲裁公平法”(Arbitration Fairness Act)以及“恢复工人正义法”(Restoring Justice for Workers Act)。据悉,该团队已与多个组织达成合作,可以通过教育材料和组织资源达成各点间的联系。他们相信,“2019年势必成为私有化司法体系终结的一年”。对此,Google 官方则拒绝给出更多回应。

如今,身处一片 diss 声中的 Google 又将如何在内忧外患夹击下重拾信誉?Google 后院这只飞不高却又野心勃勃的蜻蜓,又将何去何从?

相关链接:

  • https://theintercept.com/2018/11/29/google-china-censored-search/,译者弯月
  • https://www.recode.net/2018/12/11/18134984/live-google-ceo-congress-hearing-china-testimony-house-judiciary-committee-censored-search
  • https://www.theguardian.com/technology/2018/dec/11/google-ceo-sundar-pichai-congress
  • https://techcrunch.com/2018/12/10/google-employees-demand-the-end-of-forced-arbitration-across-the-tech-industry/

免责声明:CSDN 发布此文仅为传播更多信息,文中观点不代表 CSDN 立场。

显示余下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