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孙宏斌会被贾跃亭忽悠?

现在看来,这个建议价值不大,因为孙宏斌大概率因为与贾跃亭的分歧以及监管新规无法掌控乐视,所以做了很多与贾跃亭最后争夺控股权的博弈,他们之间已经可以看到分歧,所以这些建议也没有什么价值。

NetSmell 出品

图0:为什么孙宏斌会被贾跃亭忽悠?

文/周掌柜

关于乐视的话题,真的不太想研究了,前两年被炒作的让人有点恶心。

我曾经写过两篇文章分析乐视,《乐视生态的七个战略性风险》《乐视:被梦想腐蚀的竞争力》发表在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批评的很直接,但表达很含蓄,现在看来,自己都觉得有软文嫌疑。

因为乐视根本就不是可以用商业理性去分析的公司,现在看来,乐视的本质就两点:第一是贾跃亭操纵股票牟利;第二个就是利用联合投资的方式圈项目、圈地、圈人、圈关注,制造虚假繁荣。

其中的诸多人才有意无意的成为了这场闹剧的“托儿”。乐视是那个资本疯狂时代叠加监管不作为的历史标本。

很久前,乐视鼎盛时期,乐视高层曾经邀请过和周掌柜咨询团队做交流,我当时没有说太多,只提到一点:不断拉高预期的营销公关会带来断崖式风险,这个被我言中了,但是现在回想起来,基于理性来说这是风险,但是基于骗局来看,这也是规避更大风险的一个方法。

虽然作为战略顾问,不应该过多点评企业家的战略得失,因为我们是“服务员”,但是在这个时间点也有必要分享我的看法:证监会确实需要严查贾跃亭这样的欺诈行为,彻底结束过去若干年中国资本市场的乱象,让企业家吸取教训,老百姓的钱不能这样白白的被糟蹋。

中国企业界,甚至一些曾经支持乐视的行业大佬或许也应该反思他们给乐视站台后被的几个常识性错误:

第一,公司经营一定是基于盈利的持续性行为,用概念速成创新只是资本圈这些年带给实业的思想腐蚀;

第二,枭雄成就不了伟大公司,绿林好汉也不能建立丰功伟绩,“枭雄整合是世界性管理难题”,企业家更多要相信培养人和构建团队的内生性增长思维;

第三,作为管理专家或者行业领袖要研究商业历史大规律,不能作为第三方视角的独立思想者倒成了更激进的“思想义和团”。对于贾跃亭就来说,就没有什么需要劝他反思的了,四个字比较恰当:认罪伏法。

从贾跃亭套现的情况以及乐视的资金黑洞来看,有理由怀疑贾跃亭最近所谓的香港融资很可能是其家族从中国资本市场套现的自有资金(猜测),这个时间点敢于投资他的财团,几十个亿的大钱应该不会有。

只有贾跃亭真正的敢于回国面对法律,我们才可以给他最后一点点信任用商业本身来证明自己。

那么另外一个话题也很有趣,为什么孙宏斌会被贾跃亭忽悠呢?

从孙宏斌投资乐视的那一天起,其身边的朋友有过和我交流,问我什么建议,我的建议有三条,第一个就是砍掉汽车,第二个是砍掉手机,第三个是变卖资产一次性裁员释放利空,压缩成本维持电视和影业的核心竞争力,做小生态。现在看来,这个建议价值不大,因为孙宏斌大概率因为与贾跃亭的分歧以及监管新规无法掌控乐视,所以做了很多与贾跃亭最后争夺控股权的博弈,他们之间已经可以看到分歧,所以这些建议也没有什么价值。

那时候开始,周掌柜咨询的合伙人之间会时不时讨论孙宏斌以及融创,大体总结出几点背后的原因:

第一点是孙宏斌低估了投资逻辑与经营逻辑的巨大不同。

投资逻辑本质是投资人,更多是投资企业家本人,其次才是团队,在贾跃亭难当大任的前提下他的团队也是很难构成“团队价值”,更何况前文提到的“枭雄整合”本身就是管理难题,或许一些人连枭雄也不是,只是机会主义的投机者;而实业的逻辑是价值支撑的内生性增长,这也是融创做大做强的原因,孙宏斌换了一个泥潭也很难成为英雄。其之前基于当时资本市场对乐视的估值现在看来明显高估;

第二点是孙宏斌作为企业家战略思维的路径依赖。

我们认真研究过融创在房地产行业成功的经验,发现这家公司很精通高端产品的运营逻辑,往往能在其他开发商不成功的项目基础上妙手回春。

比如海口的观澜湖项目,融创采用大手笔O2O联动营销预热项目,之后户型设计提供超高性价比,并且高尔夫概念等更好的运用,总之规避了之前项目人气低等热点形成了销售驱动的成功预销售,这样经典的打法既维持了正向现金流,又带来高溢价,同时拿地成本一定不高,利润可观,所以很多房地产公司出手资产愿意找融创,融创不断的妙手回春自然信心爆棚,也成就了今天的融创,融创是潘石屹的SOHO模式升级版。

但也许就是这样无数次的“妙手回春”,让风险偏好高的融创和孙宏斌对乐视和贾跃亭产生了“化学反应”,这背后是有大逻辑的合理性的;

第三点就是房地产等资产运营类行业与高科技制造业的区别,孙宏斌在跨界投资。

本质的区别就是房地产等行业是资金驱动型,卖方市场,支撑点是购买力其次是产品力;而制造业是高度竞争的消费者驱动型的买方市场,支撑点是品牌力其次是产品力。

孙宏斌极大的低估了运营乐视复杂生态的价值,按照之前的生态设想,让乐视影业的内容、乐视网的互联网平台、乐视智家的电视以及院线的影视能够转动起来,这是一个类似迪斯尼的娱乐帝国的基础模型,需要的能力和资金和房地产行业回收周期对比逻辑是完全不同的。

很明显的看出来,孙宏斌虽然对融创“贴近娱乐,贴近旅游”的战略方向是对的,但是一切需要围绕房地产的主业推动,跨入IT和互联网行业与当初他在联想时代的经验已经完全没有可比性了。基于娱乐IP产业的商誉值很高,但硬币的另一面就是对公众信任的巨大需求,所以贾跃亭当初与媒体对抗,本身就是一种匹夫之勇。

第四点不得不提的就是孙宏斌和融创缺乏专业对媒体和公众沟通的经验。

房地产行业消费者需要的是强烈的信心,只要企业家给出这点信心和信任感,一俊遮百丑,消费者不会过多挑剔企业家的某些言行,反而对有个性的“土豪”内心有某种好感。

但是娱乐业与家电行业本身就是媒体的风口浪尖,消费者对标的都是世界性伟大企业,其理性极大的受媒体影响,孙宏斌多次对媒体的表态和沟通还是房地产老板式的简单直接,这让包括我在内都很敬佩他的真实,但是对于提高乐视这样的品牌价值,或许消费电子级别的信任差距蛮大的。

此时,融创的品牌和传播或许也需要反思,甚至提防可能出现和自身业绩相关的恶性共振。因为没有任何一个企业是值得中国这样以自媒体为主导的媒体环境推敲的,企业家最好的方式就是不断通过沟通排除误解、积累信任,过于有个性,哪怕是一种真诚的坦率,也是违背目前大环境的品牌和传播逻辑的。

一切的悲剧其实并不是不能被发现和洞察。

两年前,在和著名管理专家冀强的交流中,除了“枭雄整合”的话题之外,他还提到过一点,认为乐视的战略本身是“摇齿轮”,需要联动起来才可能转动,而成功公司是打拳击,基于大规模长期研发的基础,直奔主题获取商业利益。

现在回想起来,真知灼见历历在目,而贾跃亭身边雇佣了大批智囊都是更有野心,甚至更加好大喜功,喜欢吹捧奉承他的人,慢慢的,也许贾跃亭真的自己相信了自己的谎言。

从孙宏斌角度来看,他的能力和眼光或许可以颠覆房地产,但是对于中国的高科技创新行业来讲,钱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何况要解决的是一个源于谎言的信任问题。

孙宏斌乐视一战,对于中国商业走出草莽或许拥有划时代的意义。如果融创吸取了这个教训,150亿总体看是不贵的!

(完)

周掌柜(微信公众:zhouzhanggui525):北京周掌柜管理咨询有限公司CEO,知名商业战略专家,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显示余下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