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离造出iCar,还差一个“马斯克”

文/周雄飞来源:连线出行(ID:lianxianchuxing)苹果造车,已陷入迷局之中。近日,据外媒AppleInsider报道,苹果计划在2024年推出“苹果汽车”,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苹果目前正在访问韩国和日本的汽车制造商,其中就包括丰田汽车。自苹果宣布造车以来,对于造车相关的

NetSmell 出品

  文/周雄飞

  来源:连线出行(ID:lianxianchuxing)

  苹果造车,已陷入迷局之中。 

  近日,据外媒 Apple Insider 报道,苹果计划在 2024 年推出“苹果汽车”,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苹果目前正在访问韩国和日本的汽车制造商,其中就包括丰田汽车。 

  自苹果宣布造车以来,对于造车相关的动向发布向来都是三缄其口的态度,而随着这次透露出时间表和进度,被业内认为是苹果正在加速其造车的计划。 

  但与此同时,苹果也正遭遇造车人才流失方面的困境。 

  据多家媒体近期报道,苹果特殊项目副总裁道格·菲尔德(Doug Field)跳槽到福特汽车担任首席先进技术及嵌入系统官,并将致力于推动“福特+”成长计划的工作,人工智能、软件和硬件均将涉及。 

  由于菲尔德是苹果汽车项目的负责人,这一事件发生后,势必会影响苹果造车的进度。而人才流失,在苹果造车内部已不是首次发生,在菲尔德之前已有三位高管离职。

  与此同时,苹果在造车这些年也相继从车企挖人,尤其是从特斯拉内部已挖来数百人。

  事实上,当苹果宣布造车后,就将特斯拉作为了主要对标对象。而当特斯拉 CEO 埃隆·马斯克听到苹果造车的情况后,也曾多次表示过对苹果拒绝收购特斯拉的“旧恨”。 

  时过境迁,曾被苹果看不上的特斯拉,已成为了苹果遥不可及的车企。 

  特斯拉,如今不仅成为了全球市值最高的新能源车企,并且也走到了全球汽车电动化革命的最前面;反观苹果,从 2014 年“泰坦计划”曝光以来,不仅在造车方面没有太多进展,而且还陷入了人才流失和被传统车企拒绝合作的多重困境中。 

  而这明显差距的背后,很大概率正是因为人才。 

  在特斯拉的发展中,无论是对于品牌的认知建立,还是舆论的引导上,马斯克个人的魅力和形象起到了相当大的有利影响。而苹果造车内部,并没有马斯克这样一位灵魂人物把控全局。 

  七年内,已经有四位汽车项目负责人离开了苹果汽车。目前苹果汽车项目由负责智能手表和健康产品的 Kevin Lynch 接管,但对于苹果汽车来说,更需要的是更懂汽车、有经验的“船长”来掌舵。 

  高薪挖人却留不住,苹果汽车的人才困境

  道格·菲尔德(Doug Field)离职,对苹果汽车的影响有多大? 

  据晚点财经报道,道格·菲尔德曾是苹果的老员工,曾从苹果离职后加入特斯拉担任技术高管,在 Model 3 研发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2018 年他又从特斯拉离开回到苹果,开始推动苹果造车的进程,被视为是苹果汽车项目的转折点之一。正因如此,他的离开,很可能会影响苹果汽车的整体进度。 

  对于这一变动,苹果在之后的电邮声明中表示,感谢菲尔德为苹果做的贡献,希望在下一个人生篇章中一切顺利。 

  这已不是首位苹果汽车项目高管离职。

  自今年 8 月开始,苹果造车项目内部已有四位高管离职,除了菲尔德之外,还有负责自动驾驶硬件的 Benjamin Lyon、工程管理方面的 Dave Scott 和自动驾驶安全的 Jalme Waydo。


已离职的四位苹果造车团队高管信息,数据来源于公开报道,连线出行制图

  苹果汽车人才流失的情况已愈来愈严重,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年苹果也花了很大力气挖人。

  据外媒 Business Insider 报道,早在 2015 年年初,也就是苹果发布“泰坦计划”的第二年,苹果就从特斯拉挖走了 5 名高管,其中不乏有机械工程经理,也有产品设计经理。 

  而到了 2016 年 4 月,苹果成功挖到了当时负责特斯拉工程技术的副总裁克里斯·波里特,这也是苹果挖走的第一位特斯拉高层管理人员。据 CNBC 报道,截至 2019 年末,苹果已从特斯拉挖走了超过 300 人。 

  为了更加顺利地挖走人才,苹果给予的薪水和奖励也很丰厚。

  据媒体报道,苹果一直在向入职公司的前特斯拉员工提供奖励机制,一般为 25 万美元的签约奖金和占签约奖金 60% 的高额跳槽费用。而在薪水方面,基本也是特斯拉的 1.5 倍。 

  其实,这样的挖角在日渐激烈的新能源造车行业中,已不是新鲜事。 

  据 Tech 星球报道,在一些招聘网站或者 APP 中,特斯拉、蔚来、小鹏和理想等车企为了招到相关人才,尤其在自动驾驶、智能座舱等岗位,开出的月薪相比于去年同期上涨了 21.6%。

  与此同时,对于不差钱的小米、百度和华为等入局者,更是拿出了真金白银来争夺人才。 

  未来汽车日报援引一位车企内部人士表示,小米为了从更多车企中吸引人才,开出的薪资基本以“百万美元年薪起步”;而集度汽车 CEO 夏一平表示,从集度宣布造车开始,招人一直没停下,薪资也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面对苹果的挖墙脚,马斯克最终被惹恼了。“苹果总是雇用被特斯拉炒鱿鱼的员工,我们常把苹果称为‘特斯拉墓地’。”马斯克曾这样对媒体表示。这番话不仅确认了被挖角的事实,同时也表达了一种无可奈何。 

  其实,苹果与特斯拉之间的恩怨情仇早已开始。 

  早在 2016 年,特斯拉的 Model 3 项目进行到关键的量产环节,但由于资金问题,让这一环节不得不停下来。彼时,马斯克联系了苹果 CEO 蒂姆·库克,有意将特斯拉出售给苹果公司,不过库克直接拒绝了他的见面邀请。

  这一段经历,在去年 12 月被马斯克发表在其个人推特中后,才被世人所知晓。但鲜为人知的人,对于这一段经历,还有一个版本的描述。


马斯克在推特中描述库克拒绝收购特斯拉,图源马斯克推特

  同在 2016 年,正经历现金流困难的马斯克接到了库克打来的电话,后者表示愿意收购身陷危机的特斯拉。对于这一“橄榄枝”,马斯克给出的回答是:“可以,不过我要做特斯拉和苹果合并后的 CEO。”听罢,库克非常愤怒,直接挂断了电话。 

  上述这一版本,出自华尔街日报汽车和技术记者 Tim Higgins 所著的名为《Power Play: Tesla, Elon Musk, and the Bet of the Century》(权力游戏:马斯克、特斯拉和世纪赌注)书中。 

  五年后,库克或许也没有想到,曾一度陷入生死存亡关头的特斯拉,经过短短几年的发展,不仅已一跃超越了丰田、通用等老牌车企,成为了全球市值最高的新能源车企,同时特斯拉旗下的车型也成为了全球畅销的产品。 

  再来看苹果,虽然也在六年前开启了造车计划,但目前随着几位高管的离职,已陷入人才危机之中。彭博社对此评论称,道格·菲尔德等高管的离职,将会影响苹果汽车的研发进度。 

  就目前来看,虽然苹果从特斯拉挖了很多人,但最后却没有留住人,以至于在造车的竞速赛中,苹果已处于劣势之中。 

  这背后的原因,或许正是苹果造车内部缺少一个像马斯克这样的灵魂人物。 

  苹果汽车与特斯拉的“灵魂”差距 

  要论苹果对造车感兴趣,还得追溯至乔布斯时代。 

  早在 2008 年,在初代 iPhone 卖出 600 万台之后,受到鼓舞的乔布斯畅谈起了他对苹果汽车的种种设想,他认为:“苹果汽车应该由电池、电脑、引擎和机械等结构组成。” 

  在这之后,乔布斯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我们有平台来设计一辆好车,我们将在不久的将来建造一辆车。”由于在乔布斯的带领下,iPhone 已取得了巨大成功,众多果粉们对于乔布斯口中的“苹果汽车”同样十分期待。 

  不过,在同年,另一家公司却率先造出这样的一款车。 

  当年,特斯拉推出旗下的首款车型——Roadster,这款车由电动动力和电池技术所构成,续航里程超过了 320 公里,百公里加速时间不到 4 秒。这样的性能在彼时仍方兴未艾的新能源汽车行业中,已成为了一个奇迹的存在。 


特斯拉 Roadster,图源特斯拉官微

  但在那时,特斯拉也遇到了“至暗时刻”。 

  由于太过于注重技术和性能提升,忽视了生产安排和产品管控,就在距离 Roadster 正式投产只剩 2 个月时,特斯拉依然没有完成核心零部件两档变速箱的研制,以致拖延了该车型的交付,预定车主一度怨声连连。 

  在这样错误决策导致的颓势下,原特斯拉 CEO 艾伯哈德被罢免,由马斯克接任,为了保证 Roadster 正常上市,马斯克开始削减不必要的开支,最终 Roadster 得以上市。 

  虽然 Roadster 上市了,但随着 2008 年末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让已陷入困境中的特斯拉雪上加霜,一度处于破产边缘。之后,在马斯克的多方找钱下,特斯拉最终拿到了美国能源部 4.65 亿美元的贷款,成功让特斯拉转危为安。

  到了 2012 年,Roadster 销往 30 多个国家,全球销量约 2450 辆,按照 9.8 万美元售价计算,特斯拉在四年里仅通过 Roadster 就回笼现金流 2.4 亿美元。 

  在这样的成功下,马斯克在当年推出旗下第二款车型——Model S。 

  Model S 定位于中大型豪华车型,续航可达到 483 公里,百公里加速为 4.4 秒,并且还搭配了 OTA 升级。在其推出后,一度在豪华车型细分市场中超越了过奔驰S系、宝马 7 系等车型,被美国权威消费者测评《Consumer Reports》“2017 年度 10 款车主最满意车型之首”。 

  随着 Model S 的成功,作为操刀人的马斯克自然也名声大作。在 2013 年,马斯克一度被一些媒体称为:将是替代乔布斯的硅谷未来领袖。 

  这个名声的由来,也是因为随着乔布斯在 2011 年去世后,苹果也从“乔布斯时代”向“库克”时代完成了更替。但就在库克上任之后,却停止了苹果造车的计划。 

  不同于乔布斯,库克是一个商人,相比于改变世界,他更看重企业的利润增长。因此,为了让苹果维持优秀的销量业绩和利润增长,库克决定暂时不冒险造车,仅开启了车载软件的研发计划。 

  2013 年 6 月,在苹果全球开发者大会上,苹果发布了“iOS in the Car”计划。顾名思义,这个计划就是将 iPhone 的应用功能在车载系统屏幕中实现,让驾驶员可以在驾驶不受打扰情况下,使用地图导航、播放音乐和拨打电话等功能。 

  次年,苹果将“iOS in the Car”计划落地变成了软件产品——CarPlay ,但彼时谷歌和百度也发布 Android Auto 和 Carlife,以至在 CarPlay 发布后,被吐槽与这些软件相比任何新意。 


苹果 CarPlay 展示图,图源苹果官网

  而在同年,在中国的汽车市场上却发生着一场巨变。

  2014 年,马斯克带着十几辆 Model S 来到了中国,并将这些 Model S 的车钥匙亲手交到了国内首批车主手中。自此,国内掀起了一股新能源造车的热潮,蔚来、小鹏和理想等车企相继成立。 

  时任苹果 CEO 的库克大概也感受到了局势的变化,就在推出 CarPlay 后,他又在苹果内部批准了一个代号为“Project Titan”(泰坦)的项目,也就在这一年开始,苹果开始了对特斯拉的挖角。 

  正当众人认为苹果在造车方面要大干一场之时,其进度却无比缓慢。

  2016 年中,据路透社报道,苹果泰坦项目内部出现了分歧,而库克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法是开始缩减团队、并且减缓了整个项目的进度,这之后苹果造车陷入停滞之中。 

  直到 2018 年,由于苹果手机业务陷入颓势之中后,在当年库克重启了造车计划,但不可否认的是,彼时的苹果已经慢了许多。因为在那时,整个新能源汽车行业中,除了蔚来、理想和小鹏这样的新秀之外,特斯拉也已成为全球最受欢迎的车企之一。 

  正因苹果造车已肉眼可见地慢了,据 BBC 报道,到了 2020 年就有一些人评论称“假若乔布斯这样的灵魂人物还活着,苹果汽车可能早已面世了。”此外,甚至还有一种声音表示,如果当初苹果有了马斯克,或许苹果汽车早已成功了。


埃隆·马斯克,图源特斯拉官微

  现在,苹果汽车有了相对清晰的目标,那就是在 2024 年发布首款车型。在高管不断流失的情况下,苹果汽车能达成目标吗? 

  2024 年,我们能看到苹果汽车吗? 

  这样的口号,已不是苹果首次喊出了。 

  去年 12 月底,据中国证券报报道,苹果有计划在今年第三季度发布旗下的首款电动汽车 Apple Car,并表示其原型车已在美国加州上路测试。但 9 月都会快要结束了,Apple Car 依然没有露面。 

  如今,苹果将 iCar 的面世时间推迟到了 2024 年。虽然发布了时间表,但在业内看来,苹果有再次食言的可能。 

  一般而言,一家非车企的公司想要跨界造车,必须经历公司选址、确定制造路线和模式、团队组建、车辆设计、软硬件适配、车辆制造、安全测试和量产等多个环节。 

  就此前公开的相关信息来看,苹果通过各处挖人,虽然为泰坦项目组确立了一支由 13 人高管组成的核心团队,但随着其中一些高管的相继离职,毫无疑问地将会对于造车进程造成影响。 

  除了团队组建之外,涉及车辆设计和制造等方面同样存在着问题。 

  对于造车模式的选择,苹果大概率会选择代工模式,已成为了业内的共识,对此苹果也在一直寻求给自己造车的“富士康”。早在今年初,苹果就被传出与现代汽车正在洽谈合作事宜,但最后现代单方面拒绝为苹果代工。

  这之后,苹果还相继与梅赛德斯奔驰、戴姆勒和日产汽车等传统车企有过相似的谈判,但据《日经新闻》报道,这些车企无一例外的都拒绝了苹果造车的合作邀请。 

  “这些传统车企拒绝苹果的代工很正常,因为现代、奔驰和日产这些车企要技术有技术、要资源有资源,没有苹果也能活得很好,再加上假若合作了,这些车企也会担心会影响到自身的业务发展。”某头部车企整车制造负责人刘明对连线出行表示。 

  在多次尝试未果后,苹果并未放弃寻找合作方。 

  据 DigiTimes 的一份报道显示,苹果近日正在与丰田汽车接触,商讨让其成为汽车产品的供应商之一。但在刘明看来,这一合作或许依然很难达成,毕竟在车企实力方面,丰田还要比现代更强一些。 

  基于以上因素,苹果分析师郭明錤表示,iCar 很难在 2024 年顺利推出,可能要到 2028 年或更晚才会推出,更不要说能在短期内在路上看到苹果汽车。

  人们期待苹果汽车能与特斯拉一战,但这种情形恐怕很难出现。

  因为苹果想要对标的特斯拉从 2003 年成立至今,已经构建了一套相对完整的电动车生态体系,不仅已完成了对于 Model S/X/3/Y等系列车型的研发、制造和量产,同时还在中国、欧洲等国家地区布局了本地化制造和电池工厂。 


特斯拉现有产品系列,图源特斯拉官微

  “苹果的核心资源是操作系统、苹果店、AppStore、芯片等方面,而特斯拉已经有长达 18 年的布局,在电池工厂、车辆制造、4S 门店、充电网络、人工智能等多方面的积累,在造车方面,苹果与特斯拉的差距已然明显很大。”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企业管理系教授曾成桦曾这样对媒体表示。 

  这样的差距还在继续拉大。据外媒 MS Power user 报道,特斯拉在多个场合暗示,他们正在开发 Model 2 这款车型。此外,特斯拉中国总裁朱晓彤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特斯拉将在今年 11 月的广州车展上亮相。

  这也意味着,特斯拉或将在 2023 年之前发布上市旗下的新车型 Model 2,而随着这款车型的落地,特斯拉也将完成对于 15-100 万元之间的车型产品布局。此外,按照特斯拉每年发布1-2 款车型的节奏,不能避免的是,在苹果 iCar 面世之前特斯拉还会有新车型发布。 

  在刘明看来,即使苹果可以在 2024 年实现首款车型的发布和上市,与特斯拉的差距依然是存在的,很难能在短时间内赶上特斯拉。还需要注意的是,到时候苹果需要面对的对手不只有特斯拉一家。 

  苹果要面对的对手中,同为手机制造商的小米首当其冲。 

  据前瞻研究院援引一位知情人士消息,小米已计划在 2024 年出车后,此后每一年都会推出一款新车型,三年的总销量要达到 90 万辆。这一目标也符合小米 CEO 雷军此前透露的计划“3 年出车,第一年卖 10 万辆。”


小米 CEO 雷军宣布造车,图源雷军个人微博

  除了小米之外,百度、华为和阿里等大厂都已和车企“强强联合”开始入局造车,而这其中华为智选 SF5 和极狐阿尔法 S HI 版已预售或量产;智己汽车也将在今年底实现量产;集度的目标则是在明年发布首款车型。 

  面对这种即将到来的竞争压力,摆在库克面前只有一条路可走——加快苹果造车的速度,争取让 iCar 早日面世。 

  因为只有这样,苹果汽车或许才有机会在未来的新能源汽车战场上有一席之地,库克或许也才有机会能像 13 年前的乔布斯那样,说出“Apple Reinvents the Car”。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刘明为化名。)

显示余下内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