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死的诺基亚,比OPPO大

文/赵晨希编辑/林文龙来源:燃次元(ID:chaintruth)2013年,对于诺基亚和华为来说,都是很特殊的一年。这一年,早在1982年就生产出第一台移动电话的诺基亚,宣布将手机业务打包出售给微软,此后,诺基亚基本告别了toC的业务,专注于toB的业务,也就是通信设备领域

NetSmell 出品

  文/赵晨希

  编辑/林文龙

  来源:燃次元(ID:chaintruth)

  2013 年,对于诺基亚和华为来说,都是很特殊的一年。

  这一年,早在 1982 年就生产出第一台移动电话的诺基亚,宣布将手机业务打包出售给微软,此后,诺基亚基本告别了 to C 的业务,专注于 to B 的业务,也就是通信设备领域。做 to B 业务的公司,媒体基本不关注,因此,关于诺基亚的消息就越来越少了。

  这一年,起家于通信设备的华为,将荣耀独立,作为华为旗下的一个子品牌。虽然 2003 年,华为就已经成立了手机业务部,但直到 2011 年,华为才开始推出自有品牌手机。此后,华为开始发力 to C 的业务,随着消费者业务越做越好,华为也逐渐成为媒体追逐的焦点。

  几年后,诺基亚与华为的地位,已经不可同日而语。尤其是进入 5G 时代后,诺基亚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近日,中国移动采购与招标网发布了 5G 700M 无线网主设备集采中标候选人公示,华为、中兴等 5 厂商中标。其中,华为所占份额约为 60%,中兴所占份额约为 31%,诺基亚所占份额约为4%,大唐移动所占份额约为3%,爱立信所占份额约为2%。这是诺基亚在 5G 通讯设备上的第一次中标。

  2020 年 3 月,据中移动采购与照标网所示,在中移动 2020 年 5G 二期无线网设备集中采购公告公示中,诺基亚为 0 中标。相比之下,华为、中兴、爱立信、中国信科(大唐)分别以 57.25%、28.68%、11.45%、2.62% 的份额中标。

  据路透社报道,不仅是中国移动,在 2020 年的几轮 5G 竞标项目中,诺基亚都没有赢得中国三大运营商(移动、电信、联通)的任何一个 5G 无线电合同。

  3 月底,上海诺基亚贝尔股份有限公司致信中国联通称,竞标失利是因为“友商在已知绝大多数移动省公司根据其历史表现,不愿意接受其提供 5G 服务的情况下,大幅度降价跳水,造成了我们的被动局面。”

  换言之,诺基亚认为竞争对手们低价竞标,扰乱了市场秩序,导致其在中国市场竞标败北。随后,不少媒体纷纷报道,诺基亚退出了中国 5G 无线市场。

  燃财经就此事向诺基亚官方人士核实,对方以“目前时间节点敏感,正在下一阶段的 5G 招标中”为由,未予置评。

  而多位中国移动员工告诉燃财经,5G 时代,诺基亚在中国很少中标了,运营商也很少采用诺基亚的设备,以至于对诺基亚没有太深印象。一位业内人士向燃财经表示,诺基亚只是在核心网领域有极少份额,在无线网、承载网几乎没有份额。

  “归根结底,是诺基亚产品路线图与国内采集商节奏、步调不一致,并且初期 5G 技术路线选择有误。包括技术误判、产品无竞争力,不重视中国市场的特殊需求。”该业内人士补充。

  一位接近诺基亚的人士认为,诺基亚错失中国市场有两方面原因,一来,受到中美贸易摩擦影响,华为、中兴海外市场受困,国内也会把较少的份额分给外资厂商,二来,在 2.6G 频段时,诺基亚没有太重视中国市场。

  电信分析师项立刚告诉燃财经,中国 5G 市场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数据显示,截止 2020 年底,中国 5G 基站数量达到了 91.6 万个,约占全球 5G 基站总数的 70%;此外,我国 5G 网络用户数量超过 1.6 亿,约占全球 5G 总用户数量的 89%。

  失去中国市场,对于诺基亚的影响很大,据了解,2018 年以来,诺基亚已裁员 1.1 万人。今年年初,诺基亚再次宣布在未来两年内裁员 5 千至 1 万人,腾出约 7.15 亿美元用于研发投资,瘦身后的诺基亚将在全球拥有 8 万至 8.5 万员工。

  燃财经查询各类在线招聘 APP 后发现,诺基亚贝尔在中国地区依然在正常招聘各类研发人员,包括射频软件、通信研发、5G 软件测试工程师、亚太区贸易合规经理等岗位。

  2020 年 9 月,Pekka Lundmark(佩卡·隆德马克)正式接任诺基亚总裁、首席执行官,其上任后,承认“与 3G、4G 相比,诺基亚在中国 5G 市场的份额很小,原因不在于不积极参与,而在于诺基亚产品竞争力不够”,并对诺基亚 5G 路线进行了一系列调整,包括淘汰性价比不高的 FPGA 芯片。

  据项立刚介绍,一般来说,中国市场会给国外的品牌预留 10-15% 的市场份额。但这属于诺基亚还是爱立信,就看它们的产品竞争力了。

  无论是手机业务,还是通信设备,看起来,诺基亚都已经失去了话语权,但是,作为一家从 1981 年开始,就将业务聚焦在移动通信业务上的老牌公司,其手里掌握的各项专利,依然对行业有很强的制约力。

  移动通信一直是全球知识产权许可的主要市场,由于中国移动通信产业起步较晚,很大一部分 2G、3G、4G 标准必要专利(SEP)集中在高通、爱立信、诺基亚等欧美企业手中。而在 5G 标准必要专利上,华为、中兴等国内企业才迎头赶上。据介绍,30 多年来,诺基亚在研发上的投入超过 1300 亿欧元,拥有约 2 万个专利族,其中超过 3500 个专利族被认定对 5G 至关重要。

  业内人士称,诺基亚拥有的手机专利太多了,不止国内厂商,苹果也绕不过去。

  近日,有消息称,诺基亚在英国、法国、印度等国家地区对 OPPO 发起专利侵权诉讼。据称,诺基亚和 OPPO 之间的授权协议在今年 6 月到期,诺基亚试图更新协议以覆盖 5G 应用,但遭到了 OPPO 的拒绝。据《中国经营报》报道,OPPO 方面称,诺基亚主张极为不合理的许可费,并试图通过诉讼使 OPPO 在许可谈判中做出让步。

  据了解,近几年,专利许可费用已经成为诺基亚的一项重要收入来源。根据诺基亚 2020 年的财报显示,其专利费收入达 14.02 亿欧元。

  而专利诉讼就是创收的方式之一。从 2011 年开始,诺基亚就先后对苹果公司、HTC、三星等公司发起了专利侵权诉讼,结果都赢了,也获得了赔偿。

  国内厂商,OPPO 并不是第一个被告的公司,早在 2016 年,诺基亚就向华为发起了共 4 起诉讼。2019 年,诺基亚又起诉联想,直至 2021 年 4 月,双方才达成和解。

  “专利是国际化的拦路虎,也是国内厂商必须解决的问题。”业内人士说,专利绕不开,诺基亚就绕不开。2017 年,小米在全力国际化之前,就和诺基亚签署了一份多年有效的专利许可协议,其中包括将在移动网络的标准必要专利方面实现交叉授权。此次交易还包括小米收购部分诺基亚专利资产。

  根据财报,诺基亚 2020 年的净销售额为 219 亿欧元。而市场估计,OPPO 的营收在 400 亿美元左右,体量远远超过了诺基亚。但诺基亚有专利在手,OPPO 也不得不伏低做小。

  曾是手机霸主

  诺基亚成立于 1865 年,不过,最开始是一家木浆工厂。1960 年,诺基亚成立了电信部,大力发展通信业务,后来广为人知的诺基亚,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起步的。

  1979 年,诺基亚与彩电厂商 Salora 合资成立无线电话公司 Mobira Oy。几年后,推出世界上第一个蜂窝网络系统,即北欧移动电话网络,在当时可以连接瑞典、丹麦、挪威、芬兰。1981 年,诺基亚收购移动电话公司 Mobira 后,才真正意义上进入手机市场,1982 年,诺基亚推出第一台移动电话,重量达 10 公斤,是个只能放在汽车中使用的移动通信设备。

  1984 年,诺基亚推出便携式电话,重达 5 公斤。三年后,诺基亚推出第一款手持移动电话,重量约 800 克,价格 5456 美元。一系列电话产品帮助诺基亚在手机市场奠定了早期用户基础。

  1992 年,约玛·奥利拉执掌诺基亚,他坚信,未来是属于通讯的时代,他提出以移动电话为中心的专业化发展道路,将 90% 的资金和人力都投入到移动通讯器材和多媒体技术的研发上。随着 GSM 的通讯标准在全球范围内普及,诺基亚意识到手机一定要方便用户携带,并开始了小型化。

  此后,诺基亚手机不断推陈出新,从 1011 型号只能拨打 90 分钟电话,存储 99 个电话联系人,到 9000 Communicator 型号,不仅拨打电话,还可以提供文字、表格功能,允许用户收发电子邮件、传真、浏览网页。

  1998 年,预装贪食蛇游戏的诺基亚 6100 系列一举售出 4100 万部,诺基亚超越摩托罗拉成为全球第一大手机厂商。

  而诺基亚在中国市场最早的历史,可以追溯到 1985 年的在华办事处。对于经历过功能机时代的人,特别是 70 后、80 后,诺基亚就是共同的记忆点。

  数码产品资深粉李亚仁还记得十四年前,在父母一千元预算的支持下,买的第一部手机诺基亚 3110c。拥有第一部手机后,李亚仁和班上其他男生一样,整日沉迷于收发短信,拨打声讯电话。这部黑白屏幕,没有任何高科技产品的非智能手机,却伴随李亚仁走过了整个高中生涯。

  大学毕业后,李亚仁的手机也该换代、升级了。“实习后,我用攒下的工资买了一部诺基亚智能手机 5230,塞班 s60V5 系统,能够使用 QQ。”李亚仁形容当时买下手机的感觉,“用过非智能手机,再用诺基亚第一款触屏手机,就像打开了新世界大门。”

  李亚仁承认,当时夹杂着对诺基亚国际大厂的崇拜心理,并且,诺基亚占据了相当大的市场份额,当时可以选择的手机品牌并不多,买诺基亚成为“唯一项”。如今,李亚仁对诺基亚的感情只剩下了情怀、念旧。“诺基亚 5230 储存了我和女朋友的很多照片和聊天记录,对我而言,意义特殊。”

  诺基亚辉煌时,地位远超过今天的苹果。2007 年 Q4,诺基亚占有全球手机市场份额 50.9%。在中国市场,诺基亚也曾一家独大,最高占据近半数份额,诺基亚几乎成为人手一部的“街机”。

  不过,随着 3G 的商用,尤其是,苹果手机诞生,在全球手机市场刮起了智能手机的“龙卷风”时,诺基亚却逐渐掉队了。在周围人和市场潮流的驱动下,李亚仁也把功能机换代成智能手机。

  “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摸到 iPhone 4,简直惊为天人,太震撼了。当时觉得 iPhone 4 超越其他手机好几个次元,手机能做到这么好看和精致。操作系统也十分流畅,而我的那部诺基亚 5230 电阻屏还需要用指甲戳。”李亚仁回忆道。

  2007 年之前,诺基亚都是手机市场上的“顶流”。2007 年,诺基亚因充电短路过热召回 4600 万台手机电池,一年后,诺基亚业务利润暴跌,当年 Q4 跌幅高达 69%。

  与此同时,因易碎、无键盘而被诺基亚瞧不上的苹果手机销量猛增 330%,三星、HTC、LG、摩托罗拉等手机厂商放弃塞班系统,投奔成立不久的安卓(Android)手机阵营。2009 年成为诺基亚手机的分水岭,此后几年,诺基亚手机份额如“自由落体”般下坠。


来源 / Statista 调研公司燃财经截图

  iPhone 的推出重新定义了智能手机,手机不再只是打电话、发短信的代名词,人们更愿意为苹果封闭的生态系统、触控屏买单。诺基亚也意识到市场的变化趋势,推出功能按键结合触控屏的诺基亚 7710,面向移动互联网,推出 Ovi 商店,收购数字地图 Navteq。但这些变化与 iOS、Android 每年的更新、升级相比,依然缓慢。塞班系统的魔力消退,彻底过时。

  2011 年,诺基亚与微软结为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诺基亚转而采用微软 Windows Phone。与微软结盟并未拯救诺基亚,诺基亚亏损不断,持续裁员。2013 年,诺基亚宣布将手机业务以 72 亿美元打包售卖给微软。

  “两只火鸡结盟成不了一只雄鹰。”2016 年,玩不转智能手机的微软,转手就把诺基亚卖给了富士康富智康和芬兰 HMD Global,如今,市面上还能看到的诺基亚手机,均由 HMD 生产。

  也曾是通信设备大厂

  诺基亚放弃手机业务,淡出C端用户视野后,就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B端市场,也就是通信网络设备,这个领域虽然听起来不如手机业务“性感”,盈利能力却不容小视。

  据《连线》报道,2013 年,诺基亚将手机业务出售给微软的前一年,诺基亚净营收 143 亿美元。而 2015 年,诺基亚剥离手机业务之后,通信网络设备业务为诺基亚带来超 140 亿美元的净营收。

  2016 年,诺基亚在通信设备领域,还有很强的话语权。一位创业者回忆,在广州的一个竞标评审大会上,某运营商集结了众多国内拔尖的大数据管理公司展开 PK,胜出者将成为这家运营商的供应商。这场 PK 的起因源于该运营商遇到的一个棘手难题:原有传统 Oracle 架构已无法高效低成本的处理现有数据规模。这场强者如林的大会上,不乏诺基亚、华为、星环这样的大企业和明星创业公司。

  这位创业者说,诺基亚是个强势的合作伙伴,在审核供应商时有 100 多条审核条例。“在合作前,我们接受了诺基亚一系列的审查,从财务到技术,事无巨细。能成为诺基亚的供应商,最终依靠的还是技术服务的专业性、稳定性和可靠性。”

  值得注意的是,诺基亚的通信设备业务,由多家通信企业整合而来。

  2010 年,合资成立的诺基亚西门子通信并购了摩托罗拉的无线业务,此后,诺基亚开始加速通信业务的转型,先后收购了整个阿尔卡特朗讯,三分之一个西门子、摩托罗拉。但这些都是上个世纪 90 年代在全球有头有脸的通信巨头厂商。

  而华为在中国异军突起,在 2013 年超过爱立信,成为全球第一大通信设备厂商。一系列”大鱼吃小鱼“并购后,2016 年,诺基亚超越爱立信,成为全球第二大通信设备厂商。

  不过,在 5G 时代到来后,诺基亚的优势开始消失。一直以来,爱立信与诺基亚市场份额不相上下,业务类型相似,70% 业务来自于向欧洲、美国市场的运营商销售电信设备。2016 年前后,受全球 4G 部署减少、无线接入网络市场接近饱和等因素的影响,两家设备商营收持续低迷,增长乏力,出现不同程度的亏损。在 4G 市场红利将尽,通信网络技术向 5G 切换时,两家设备商都面临”改善盈利能力“的业务转型。

  “通信设备市场在不同阶段,客户需求、市场变化不同。比如,很早以前华为只给运营商提供服务,现在需要面向云厂商、终端厂商,还有行业用户提供 5G 技术。设备商需要根据不同市场需求,调整业务方向。”电信分析师刘启诚告诉燃财经。

  爱立信、诺基亚通过裁员等方式降低运营成本,又通过对研发持续投入,为运营商降低 TCO(总拥有成本)。全球调研机构 Gartner 曾认为,爱立信的 5G 产品与技术解决方案处于领导地位,包括动态频谱共享 (DSS) 和上行链路增强技术的改进,无线接入网(RAN)设备仅通过软件升级,即可更新到 5G NR(新空口),比竞争对手部署 5G 网络更灵活、更快速。2020 年,爱立信重新回到全球第二,诺基亚退回第三。

  “我们要做 5G 市场的老大。”一位诺基亚中国区员工曾对燃财经如是说。可惜的是,诺基亚的转型之路走得并不顺畅。

  2013 年,诺基亚经历一系列合并、收购之后,员工多达 9.8 万,成了一个部门臃肿、协同性差的庞大组织。同时,也因为收购,直接导致诺基亚在集成阿尔卡特朗讯的技术时,错误押注 5G 路线,造成设备制造成本增高,与竞争对手相比,诺基亚 5G 设备无价格优势,削弱了业务部门的盈利水平。

  尽管,诺基亚在转型过程中提出虚拟无线电接入网络(vRAN) 、云 RAN、开放 RAN 几种不同路线,有别于其他通信设备厂商。但 Gartner 认为,诺基亚的 5G 产品和服务,包括性能、响应能力、产品质量、软件稳定性、错误修复服务、进度等都不如竞争对手。

  “诺基亚合并好几家公司,合并后还需要转型,这些都需要过程。”刘启诚说。

  专利才是王牌

  多位行业人士向燃财经表示,”诺基亚会回归中国市场。“

  从 5G 设备市场份额分配规律上看,通信行业资深从业者老解认为,国内市场,会照顾国内厂商,但又需要给外商一定份额,所以,诺基亚肯定会回来。

  而诺基亚的优势在于,“跟华为比,它是欧洲公司,和爱立信比,它又有央企合资公司背景。”老解说。事实证明也的确如此,7 月 18 日,中移动公布 5G 700M 基站采集结果显示,除了华为以中标 60% 份额成为最大赢家,诺基亚获得4% 正式回归中国市场,爱立信获得份额最小,为2%。

  截至目前,诺基亚在全球共获得 166 个 5G 商业合同,而爱立信则获得 143 个。据外媒披露,诺基亚是全球唯一一家同时为美国四大运营商、日本三大运营商、韩国三大运营商提供 5G 网络技术的电信设备商。诺基亚在 4G 领域拥有 350 多个客户,前 63 个客户占全球无线接入网络业务的三分之二。诺基亚也是唯一一家涵盖 5G 网络全元素,包括无线电、核心网、云、管理、自动化等端到端产品组合的设备商。

  一方面,诺基亚趁华为业务受困,稳固美国、欧洲市场,抓紧回归中国市场。

  2019 年起,美国以国家安全为由,将华为等中国公司列入实体名单,先后三次对华为进行封锁。涉及操作系统、芯片代工、第三方芯片厂商供货等多个环节,对华为终端业务影响至深。与此同时,华为运营商业务也受到不同程度影响,北美市场大门至今对华为紧闭,欧洲市场“半开半闭”。

  比如,据 BBC 报道,迫于美国压力,英国政府推动从 5G 网络中,彻底清除华为等”高风险供应商“设备,在 2020 年底后,禁止购买新的华为 5G 设备,并在 2027 年之前清除所有华为 5G 设备套件。西班牙、葡萄牙、卢森堡、奥地利和荷兰等国家则态度较为中立,没有明确以法律形式禁止华为。

  “华为、中兴在欧洲市场、美国市场受到一些限制,这些市场没有太多选择,只能在诺基亚和爱立信中间选择,所以,事实上对诺基亚、爱立信发展还是比较有利的。”项立刚说。

  另一方面,为了获得更好的营收,诺基亚对专利积累不深的手机厂商重拾专利大棒。

  2020 年,诺基亚全年营收 258.07 亿美元。尽管国内手机厂商 OPPO、vivo 未公开营收数据,但从手机年出货量预估,或与小米营收相近。2020 年,小米总营收 379.38 亿美元。

  尽管诺基亚的营收逊于手机厂商 OPPO、vivo、小米,但从全球 5G 专利排名上来看,IPlytics 统计数据显示,诺基亚在 5G 必要专利方面排名仅次于三星。原则上,只要诺基亚不放弃这块营收,手机厂商们绕不开诺基亚。

  “OPPO、vivo、小米等厂商与诺基亚没有办法专利交叉授权,专利授权也有授权周期,主要看通信企业是否向手机厂商要。比如,华为即便有很多专利积累,以前也没有和手机厂商要专利费。”通信行业分析师黄海峰说。


来源 / IPLytics 燃财经截图

  当然,和高通专利授权的商业模式不同,包括诺基亚、爱立信、华为等通信厂商,专利授权营收仅占据总营收较小份额,2020 年,诺基亚专利营收占总营收6%,爱立信仅有4%。但这笔钱,都是利润。

  对于诺基亚来说,2021 年依然是艰难的一年。

  “从全球 5G 市场来看,诺基亚技术水平与爱立信相比略差一些,与华为相比也有一定距离。”项立刚说。

  印度《经济时报》预测,受到缺席中国无线网络市场,全球货币“反周期”,以及竞争对手设备价格低等因素影响,将进一步导致诺基亚在 2021 年市场份额、设备销量下降。通常情况下,诺基亚在北美地区的设备价格高于世界其他地区,”没有中国厂商的竞争,诺基亚设备价格是欧洲市场价格的三倍“,一位海外业内人士向燃财经透露,一旦在北美市场出现出货量下降,价格下调,市场份额减少,也将导致诺基亚在电信市场举步维艰。

  老解表示,诺基亚的问题主要是和阿尔卡特的合并没做好,包括 5G 研发的整合等等,所以竞争力受到影响。刘启诚说,“通信巨头北电、摩托罗拉因为转型慢了,跟不上市场发展需求,都死掉了。现在摆在诺基亚面前的是同样的问题。”

显示余下内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