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看懂了!掰开揉碎的《信条》最全剧透解析

《信条》如果你不想二刷三刷,或者想尽快理解全片的所有情节,大家一起讨论下心中的疑惑,就很有必要。

NetSmell 出品

本文作者是时光编辑部撰稿人@甄甏甏 @洋洋

《信条》你是不是看完第一遍,没完全看懂?

别羞于承认。要相信,有这种感受的不止你一个人。

诺兰的电影肯定不是爆米花影片,但也一直是在商业电影的范畴内探索,并不是曲高和寡的作品。

《信条》的观影门槛之高,确实有些例外。

如果你不想二刷三刷,或者想尽快理解全片的所有情节,大家一起讨论下心中的疑惑,就很有必要。

 

时光君独家整理了《信条》的故事线索如下,供你参考。

相比银幕上不断闪现的画面,停留在屏幕上不动的文字和图画应该更容易理解。

《信条》继承了《盗梦空间》“盗匪片”的形式,进一步放大了《星际穿越》中对时间概念的探索。

不同于其他穿越电影,《信条》直接探讨物理规则在时间维度中的逆向运行。不仅仅通过台词,而且通过视听语言直观呈现“逆行”的效果。

这是其他同类型电影不曾尝试过的,是诺兰对自己的挑战,也是对观众的挑战。

其中最考验观众的,是反常的经验和复杂的逻辑交织在一起时,人脑常常来不及处理当下涌入的全部信息。

所谓当局者迷。跳出诺兰布下的迷局再看这部电影,应该会有新的感受。

剧透预警:下文含有大量剧透内容,请没看过影片的网友谨慎阅读。


请下载后放大观看

第一幕

围攻歌剧院

全副武装的恐怖分子们,袭击了乌克兰基辅的歌剧(opera)院,主角(约翰·大卫·华盛顿饰)身为CIA专员,在乌克兰特种部队的看护下,混在警察中潜入歌剧院,营救一名来自美国的重要人物。

主角告诉这位美国人,“你暴露了”,歌剧院袭击只是为了让他消失的障眼法。主角问到了“包裹”在哪里之后,前往存包处,找到了美国人的包,从中掏出一个中等大小的金属盒子。

主角发现一名乌克兰特警正和恐怖分子一起准备,安装炸弹,他不再完全信任乌克兰人了,主角让自己手下的一个人乔装成美国人,把后者换了出来。

主角正准备拆除炸弹的时候,发现有人用枪指着他,这个人突然被子弹击中,子弹从木头中飞出,飞回到枪管里。

开枪的人穿着类似于反恐特警的制服,头上戴着的头盔挡住了脸。他转身跑掉的时候,主角注意到了他书包上的红色挂件。主角的朋友Timmy(瑞奇·切劳洛·高饰)说,这根本不是他们自己人。

主角把马上要爆炸的炸弹拆下来,扔到了歌剧院高处区域的座位上,爆炸发生的时候,他和装成美国人的Timmy跑到外面,跑上一辆货车。

铁道旁的审讯

乌克兰人意识到Timmy不是他们想抓的那个美国人,他们在一个铁道旁边折磨了主角和Timmy。


主角趁乌克兰人没注意,吃下了氰化物的胶囊毒药,以求自杀。

维克多的汇报

 

 

主角在波罗的海的一艘小船上醒来,躺在医疗床上,睁眼后看到的是维克多(马丁·唐文饰)。

 

身为主角在CIA内部的上司,维克多告诉主角,主角手下的其他队员全都被叛变了的俄罗斯人干掉了,而所谓的“毒药”只会让他失去意识,不会要他命。主角质问维克多,为什么要这样测试自己的忠诚度?

 

维克多在室外的甲板上告诉主角,后者被选中了要参与一项极为秘密的任务,他唯一能告诉主角的只有一个代码:信条(Tenet)


主角在漂浮在海上的风轮机里藏了几天,在此期间,他不断健身,还在演练手枪射击。

逆向熵

主角来到岸上,通过一艘渡轮来到一座北欧城市,见到了劳拉(克蕾曼丝·波西饰)。

劳拉是专门研究“逆向”物体的秘密科学家,她研究的物品当中,就有跟差点在乌克兰歌剧院中击中主角的那枚子弹,相似的东西。

她给主角展示了如何射击逆向子弹,解释说这些子弹的熵,都在未来的某一时刻被逆转了,穿越时间回到了过去。

劳拉还给主角看了好几个来自于类似“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残余物品,她猜测三战发生在遥远的未来。

主角决定,他必须搞清楚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包括是谁制造了这种逆向子弹,以及为什么要这么做。

孟买

主角先来到了孟买,这儿有一位也许能有逆向子弹信息的军火商人。他得到了头脑冷静的英国特工——尼尔(罗伯特·帕丁森饰)的帮助。

简单地互相认识了下之后,两人通过蹦极绳,潜入了当地军火商的家,干掉了几个保安。

主角用枪指着军火商的头,问他子弹是什么回事。

但真正管事的却是他的妻子普里亚(迪宝·卡帕蒂娅饰),她才是知道“信条”的那个人。

普里亚和他俩进行了心平气和的交谈,她解释说,她丈夫公司所生产的子弹,是被安德烈·萨塔尔(Andrei Sator,肯尼思·布拉纳饰)买下来的,主角知道这位俄罗斯寡头,萨塔尔也把钚这种放射性元素给商业化了。

普里亚说,当他们把子弹卖给萨塔尔的时候,都是正常子弹,主角由此开始思索,萨塔尔是怎么逆转了这些子弹的呢?

他和尼尔逃出了军火商的家,在印度警方赶来之前,用蹦极绳把自己降了下去。

迈克尔·克罗斯比

主角来到了伦敦,见到了迈克尔·克罗斯比爵士,他是普里亚的联系人,英国情报组织成员,他手中掌握着关于萨塔尔的信息。

他解释说,萨塔尔成长在西伯利亚北部的一个前苏联小城市中,这地方已经荒废了几十年,但前两天在当地探索到了爆炸波。

克罗斯比提到,接近萨塔尔的最好方式,就是通过萨塔尔的老婆,或者说是他老婆的职业——她是伦敦的一位鉴画师。

克罗斯比告诉主角,她曾经把一副假的戈雅画作卖给了他,这幅画是由托马斯·阿勒波(Thomas Arepo)仿造了原品。

克罗斯比给了主角另一幅假画,让他好有机会与萨塔尔的妻子见面,还跟主角说,他该买件上档次的西装。

遇见凯特

主角在伦敦的一家拍卖行中,见到了萨塔尔的妻子凯特(伊丽莎白·德比齐饰),凯特检查这张假画时,问主角是怎么得到的它,主角回答,“托马斯·阿勒波”。

两人因此约了晚饭,主角说他非常想认识凯特的丈夫,她解释说,卖出去的画她根本就不知道是假的,她丈夫却因此要挟她。

她丈夫是军火商,经常虐待她,她特别想离开他,但为了深爱的小儿子麦克斯,又做不到。

她还提到,萨塔尔特别残忍地处理了阿勒波,所以主角肯定是在撒谎,也知道那张戈雅也是假的。

主角承诺说,如果他成功帮忙毁掉萨塔尔用来威胁凯特的那张画,凯特就会介绍主角认识她丈夫。

萨塔尔的打手这会儿进入餐厅,把凯特送走了,主角轻而易举就在厨房里战胜了这帮打手。

奥斯陆自由港

第二天,主角来到麦克斯学校门口,又见到了凯特,凯特告诉了他更多关于她丈夫生意的消息,解释说,他把那副赝品放在了挪威奥斯陆的“自由港”。

她说萨塔尔的公司叫做ROTAS,可以不受法律制约进行出口和入口贸易,自由港的外观很像五角大楼的形状。

主角和尼尔研究了下怎么才能进自由港的仓库去偷画,尼尔假扮成客户进去参观。

听导游说,如果着火了,通向客户存放重要物品房间的门会自动调回出厂设置,尼尔跟主角解释说,这样他们就可以开锁了!

但封锁区域中的氧气会被抽干,主角还怀疑,这个自由港的最里面,会有像保险库一样的屋子。

尼尔提议,他们应该让一架波音747飞机开上自由港的跑道,撞上航站楼,这样仓库就会进入封锁模式,让他们有机会进入保险库,还能因此吸引别人的注意力,调虎离山。

 

撞机

他们见到了开飞机的联系人马希尔(希米什·帕特尔饰),在准备撞机的时候,主角和尼尔进入了自由港,同一位导游带他们进入了仓库区。

马希尔和他的手下把上百块进口的金砖从飞机上抛到了跑道上,好吸引路人和警方的注意力,飞机撞向航站楼,如约爆炸。

自由港开始进入封锁模式,导游、尼尔和主角所在的房间中,氧气被抽空。导游仓皇逃走。

尼尔和主角开始憋气,他们打开了一些门锁之后,进入了保险库,发现里面有一道玻璃墙,把房间分成了两边,“蓝”与“红”,他们俩一人进了一边。

在每一边尽头,是一个非常大的混凝土旋转门,玻璃上面有弹孔。

尼尔问,“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主角回答,“是还没发生的事情”。

走廊里的打斗

两位身穿类似于反恐特警制服的男性,分别从房间两侧的两个旋转门中走了出来,尼尔这一边的人推开尼尔跑掉了,尼尔紧随其后。

主角这一边,他和刚出现的人打了起来,嵌入玻璃的子弹飞回了枪管。

很明显,这个人所有动作都是“反向”的,他是被逆转的。

主角最终制服了这个人,但还没来得及干别的,这个人就突然倒退着滑出门消失了。

尼尔带主角跑掉,两个人离开的时候,尼尔告诉主角,他已经“处理”了他那边出现的那个人。医疗人员出现的时候,他们假装自己已经晕倒了。

尼尔和主角回到了奥斯陆的酒店,对于刚刚发生的一切很困惑。

主角说他足够信任尼尔,所以可以告诉他关于“逆转”的一切,而尼尔的回应则是,他在理论物理学方面的知识足够让他有资格了。

第二幕

遇见安德烈·萨塔尔

主角回到孟买,再次见到普里亚,她给主角科普了叫做“旋转门”的逆转机器。主角在奥斯陆自由港发现的那一个,现在还没有被发明出来,不过未来会被发明出来的。

她说他们是在“被未来攻击”,萨塔尔是这一切的核心。

她解释说,基辅歌剧院的那些恐怖分子听的就是萨塔尔的指挥,为了得到钚241(金属盒子)。

但是恐怖分子们失败了,金属盒子现在在乌克兰警方手里,他们正准备把盒子从乌克兰运到位于意大利的里雅斯特的核封隔机构中去。

主角来到了意大利的阿马尔菲海岸,他告诉凯特,他必须和萨塔尔见面。主角说,她可以假装他是她去年在外交晚宴上认识的人。

当晚,他们与萨塔尔的很多合伙人一起吃了晚饭,主角终于见到了萨塔尔,萨塔尔怀疑他睡了凯特。

正在主角被拉走,萨塔尔准备杀掉他的时候,他问萨塔尔,“你喜欢歌剧么”?这引起了萨塔尔的好奇心,也救了主角的命。

第二天一早,萨塔尔在他军事化配备的游艇上告诉凯特,虽然自由港出事儿了,但是凯特的那副赝品戈雅画还在,他依然可以继续要挟她。

航海

主角、凯特和萨塔尔坐上了双体船,萨塔尔想知道主角为什么知道歌剧院的事儿。主角说他了解钚是哪儿来的,也知道为什么金属盒子会在歌剧院。

凯特把萨塔尔的安全绳解开了,萨塔尔落水后,主角潜下去把他救了出来。

萨塔尔的游艇

回到游艇上之后,凯特质问主角,为什么要救萨塔尔?

主角说他需要萨塔尔活着才能完成后续任务,他告诉凯特,萨塔尔可不仅仅是个普通的军火商。

凯特责怪他,没有按照自己承诺的那样毁掉戈雅画,也不是真正关心她和她儿子。

主角和萨塔尔一起喝伏特加,还把乌克兰警方要转移金属盒子的事儿告诉了萨塔尔。主角说如果想要偷金属盒子,爱沙尼亚的塔林是最合适的地方,萨塔尔说他在那儿有联系人。

在闪回镜头中,萨塔尔说自己是在前苏联的一个小镇中长大的,他年轻的时候在家乡发现了一个巨大的金属桶,里面有几块金砖,还有一些“说明书”,封面上写着他的名字。

在游艇的卧室中,萨塔尔本来想要用腰带打凯特,但她说,如果她死了或者受伤了,主角一定不会再与他合作,于是萨塔尔收手了。

一架直升飞机停在了游艇的停机坪上,萨塔尔的手下运下来一个又大又沉的包裹,主角在暗处偷偷观察他们卸货,这些都是逆转了的金条。

主角偷窥的时候突然被萨塔尔的手下发现了,萨塔尔没杀他,但对他起了疑心。

塔林追车

主角和尼尔来到了塔林,他们商量要埋伏一下运钚的车队,抢在萨塔尔行动之前把钚偷过来。

主角和尼尔等在宝马车里,准备在高速公路上拦截车队。

与此同时,萨塔尔和凯特在塔林码头ROTAS公司的仓房里等着。萨塔尔冲凯特尖叫,还打她,告诉手下“发生的一切”都必须通过对讲机告诉他,之后在一扇巨大的自动门后面等着。

主角用救火车接近载着钚的那辆卡车,顺着梯子爬上去,把这车的车顶炸出了一个大洞。

他爬进车把门炸开,拿到了一个橘色盒子,回到尼尔的宝马车里,打开之后发现里面的东西,跟歌剧院抢劫案时发现的那个一样。

主角很生气,觉得这根本就不是萨塔尔想要的东西,因为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武器,但尼尔坚持认为这就是。

他们正准备安全逃离的时候,突然看见一辆深色SUV倒着开,追上了他们,车里坐着的是逆转了的萨塔尔和他的手下。

SUV倒着开到宝马旁边,萨塔尔把车窗摇下来,拿凯特当人质。

不过凯特看上去没有被逆转,因为她没戴氧气面罩,而萨塔尔戴了。

他从3数到1,在倒计时结束之前,主角把角色盒子扔给了他。

此时,有一辆在路中间翻了车的银色萨博车,突然翻回到正常状态,开始倒着开,但看不见司机是谁。

萨塔尔从SUV中挪到了另一辆车上,凯特手被绑住,被留在了SUV上,但是这辆没有司机的SUV还在继续倒着开。主角从宝马跳到SUV上,在撞车之前用手按住了刹车。

但萨塔尔把主角和凯特拉走了,而尼尔还在激烈的枪战中。

在萨塔尔的手下把主角拖到码头仓库里的时候,我们看到,逆转的萨塔尔倒着从仓库里走出来,拖着不断挣扎的凯特。

进入仓库后,里面尽头是个巨大的旋转门,中间有玻璃隔开,一边蓝一边红,跟奥斯陆自由港里面的那个房间差不多,但是塔林的这个更大。

主角坐在红色房间的椅子上,逆转了的萨塔尔在蓝色房间,正威胁要杀了凯特。

当逆转的萨塔尔说话的时候,他的语言也是逆序的,主角在红房间中听到的是经过“翻译”的、正序的。

他说如果主角不告诉他把橘色盒子藏哪儿了,他就会杀了凯特。主角犹豫了一下,萨塔尔开枪打中了凯特的肚子,主角说他把盒子藏在了宝马车里。

突然,另一个萨塔尔出现在了红房间中,这个是没逆转的。他给了主角脸上一拳,要求他告诉他盒子藏哪儿了。

主角很困惑,“我不是刚刚告诉你了么?”红色萨塔尔犹豫了下,全副武装的特种部队突然冲进房间,萨塔尔只能退回旋转门,主角得救了。

拯救凯特

接着我们切换到了蓝色房间中萨塔尔的视角,看到他倒着走出旋转门、跟主角说话、威胁对凯特开枪、真的对凯特开枪,然后走出仓库去取盒子。

现在镜头回到了“未来”,救出主角的人是由英国人艾维斯(亚伦·泰勒-约翰逊饰)带领的,他们看来对逆转这件事很了解。

跟他们一起的尼尔说,他们都是受雇于普里亚。像她一样,他们都为“信条”组织工作。

主角问尼尔,为什么他这么了解这次行动,了解追车时萨塔尔的真实意图,艾维斯解释说,萨塔尔刚刚做的叫“时间钳形运动”

意思是说,萨塔尔有一半手下正序执行任务,这样另一半人就能得知刚刚发生了什么,这剩下的一半人逆转自己,成功完成任务。


这实际上是创造了一个自我告知的循环,也就是说,没有人向萨塔尔告密,让他得到信息的就是萨塔尔自己。
主角告诉萨塔尔钚放在宝马车里,让尼尔很不高兴,但主角说他实际上是撒谎了。

他现在想救凯特,但由于凯特是被逆转的子弹击中,艾维斯说这样救不回来的。

尼尔建议说,如果他们带她通过旋转门,伤情会被逆转,她就可以活下来,但可能得需要好几天才能恢复。

主角说他们可以在一周之后用奥斯陆的那个旋转门把自己二次逆转,回到正常,艾维斯和他的手下同意了。

艾维斯、另一个叫Wheeler(菲欧娜·道里芙饰)的特种兵、尼尔和主角一起把受伤的凯特抬上担架,送入旋转门,从红端送到蓝端,他们现在已被逆转了。

主角说他会追踪萨塔尔,阻止自己把盒子给萨塔尔,虽然他此刻也不知道萨塔尔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尼尔看穿了主角这么干就是为了要救凯特。

尼尔给他和凯特准备了一个货船中空气密封的房间,这样两个人虽然逆转了也不用戴面罩,这艘船会开一周开到奥斯陆。

Wheeler迅速给主角讲了下逆转之后如何行动,主角走出这个房间,走到室外,他眼中的一切都是“逆转”的,因为在这个世界看来,他是逆转的。

他开上了等在码头的银色萨博车,开到了蓝色萨塔尔的SUV旁边,现在SUV在他看来是在正向开了。

萨博中的主角把橘色盒子扔回给“前一个”宝马中的主角时,萨塔尔看见了萨博主角,满脸惊讶,宝马主角也看见了萨博主角。

在萨博中,金属盒子突然飞出了窗户,回到了宝马主角的手中。这说明金属盒子从头到尾都是在萨博车里,而萨塔尔这一回得到了它。

萨博车这会儿突然撞车了,原来之前主角看到的车祸就是他自己。

蓝色萨塔尔走到翻车的萨博车前,把车给点着了。但由于主角被逆转了,爆炸没有发生,主角差点儿被冻死。

回到奥斯陆

主角醒来的时候,他、尼尔和凯特正在那艘开向奥斯陆的货船上,主角告诉尼尔,他现在理解了,已经被发生的事情是无法被改变的。

凯特的枪伤一路上慢慢在恢复,尼尔和主角讨论了“祖父悖论“——你无法杀掉过去的自己,因为这是悖论。

主角的理解是,他们现在试图想要阻止的事情,一定是做成功了的,不然他们也就不会在这儿了。

走廊里的打斗 2.0

货船停下来的时候,他们往外看到了奥斯陆机场,马希尔的飞机刚刚撞进航站楼,不过他们不在仓库里面,而是在跑道上。

主角穿上了反恐特警部队的衣服,说当尼尔带着担架上的凯特走进旋转门的时候,他来对付萨塔尔的人。

三个人靠近撞机的地方,而一个反向的爆炸波把主角炸飞了,他飞进了一扇卷帘门,发现了过去的自己和过去的尼尔。

原来他就是之前与主角搏斗的那个人,两人打了一会儿,他冲进旋转门,把自己变回正向的,尼尔和凯特照做。尼尔确保躲开了过去的自己,他们坐着救护车离开了自由港。

第三幕

过去的普里亚

主角再一次在奥斯陆见到了普里亚,这次见面发生在俩人孟买的第二次见面之前。

她揭示说,在未来有个“奥本海默”式的科学家,发明了可以逆转半个地球的方法,这被逆转的一半就可以统治世界,毁灭世界了。害怕战争降临,科学家就把这项被称为“算法”的技术分成了9份。

她把这些“算法”反转了,藏在了过去,希望可以安全,然后她就自杀了。

其中一块“算法”就是塔林追车戏中的钚241,主角突然意识到,普里亚之所以让他去偷,就是知道他会失败,钚会落在萨塔尔的手中,这样萨塔尔就能集齐全部9块算法了(就能让主角们找到了)。

她说萨塔尔的计划是不可避免的,因为未来有军队想要用科学家的算法来逆转世界。

未来军队选中了萨塔尔,让他得到了来自未来的信息,通过逆转的金属桶(就是闪回戏份中出现的那一个),向青年时代的他传递了信息。

普里亚告诉主角,要和艾维斯以及他的手下在一艘船上见面,这艘船正准备开向西伯利亚,离萨塔尔想要把算法埋起来的前苏联城市很近(这样未来军队就能在未来知道算法的位置了)。

前往前苏联城中

主角目前身处在一艘倒着开的船上,戴着氧气面罩健身,他看上去现在被逆转了。

他和尼尔、凯特讨论下一步计划,尼尔说萨塔尔有个“死人开关”,意思是说在算法被萨塔尔藏好之前,如果萨塔尔死了,算法的GPS定位就会曝光,未来军队就可以提前找到算法,利用算法毁灭世界。

他们相信萨塔尔的这个“开关”,就是他手上一直戴着的运动手环。

主角、凯特、尼尔和萨塔尔此时此刻都在倒着回到他们需要去的、“过去”的时间点。

凯特说萨塔尔会回到距离现在的10天之前——2月14日情人节,他当时正和凯特在越南度“蜜月”假期,然后准备自杀(这样算法位置就曝光了)。

他早就患了不可治愈的胰腺癌,所以他想要拉整个世界陪葬。

主角三人组的计划是,和萨塔尔一样“回到”2月14日,拿到萨塔尔手下守卫的算法。

萨塔尔他们打算通过利用一枚炸弹,把算法埋在前苏联那个城市的中心。他们告诉凯特,她的任务是要把萨塔尔在越南拖住,看住他,让他别在主角他们拿到算法之前自杀。

算法之战

在艾维斯的军队中,一半人用普里亚在船上的逆转装置逆转了自己。主角与凯特道别,给了她一部手机,说如果她感到不安全的时候,可以给他打电话。

 

一正一反两支部队被直升飞机吊着运到了这座前苏联城市中,逆转的蓝队装在蓝色集装箱中,正向的红队装在红色集装箱中。

 

艾维斯跟红队解释说,两支小队会进行超大规模的时间钳形运动。


尼尔和Wheeler等人所在的蓝队,会在1小时之后开始进攻,从后往前,他们届时会得到红队已经有的信息,反之亦然。

艾维斯和主角在红队,但两个人会组成自己的小分队,从城中拿到算法。

红蓝队同时开始行动,一正一反,与萨塔尔的军队战斗。


他们在手表上设置了10分钟的倒计时,好沟通什么时候发生了什么。

5分钟的时候,艾维斯和Wheeler会通过炸到一栋建筑来吸引注意力,这会让艾维斯和主角有机会偷偷进入城中。

 

他们进入了地下,发现有个已经死去的蓝队成员,躺在通往炸弹的一扇门之后,萨塔尔的一位手下正准备把算法往地心深处送,而埋掉算法的炸弹也正在倒计时。

萨塔尔之死

 

这一切发生的时候,马希尔把凯特送到了越南的游艇上,这艘游艇上的萨塔尔,并不是当时/10天前的萨塔尔,而是电影主线剧情线的这位(也就是“未来”的萨塔尔),凯特假装她是10天前的自己。

 

萨塔尔通过无线电告诉主角,他唯一觉得愧疚的,就是让儿子在这样一个毫无希望的世界中出生,他觉得神永远不会原谅他。

 

 

凯特愤怒地用装了消音器的枪杀了萨塔尔,而这比主角他们的计划要早。她把萨塔尔扔下了游艇,他的尸体默默地沉到了水中。

 

前苏联城中地下里,躺在门后的蓝队成员突然站了起来,他显然是被逆转了,此时萨塔尔手下、守卫炸弹的人,开枪射中了这位蓝队成员的头。

 

主角又一次看到了这个男人背包上的红色挂件,这就是基辅歌剧院救了他的那个人。这个逆转了的男人把门锁打开,跑到地面上,而主角打倒了萨塔尔的手下。

地面上的尼尔离开蓝色小分队,用城市中的一个大旋转门,把自己逆转回到正常状态(因为蓝队此时已经是逆转态了)。

 

他开着悍马前往主角和艾维斯下到地下的位置,把他们用钩子救上来,也拿到了算法。这样凯特虽然提前杀了萨塔尔,但是没有严重后果,炸弹安全地爆炸了。

任务完成

艾维斯告诉尼尔和主角,他们应该每人拿一块算法,把它藏好,藏到世界上任意一个地方。算法的位置不可以告诉任何人,怕旁落他手。

现在确定的是,萨塔尔不可避免地总会找齐9块算法,再落在主角手中,一次又一次。

主角也很奇怪,为什么整部电影里面尼尔都知道这么多,是因为尼尔已经认识主角很多年了。

未来的主角会成立“信条”组织,招募年轻时(也就是相对来说“过去”)的尼尔。

他看到了尼尔书包上的红色挂件,尼尔在基辅歌剧院救过他,几分钟之后尼尔也会死去,正如他刚才看到的那样。

也就是说,每一件发生过的事情将会发生,也注定终将会发生。

在伦敦,主角拦住来暗杀凯特的普里亚。凯特此前看见普里亚的车在等她的时候,感到不安,就用主角给的电话,打了电话。

普里亚说,正是未来的主角成立了“信条”之后,招募了那时的普里亚。她让他动手,接受了自己的宿命,主角杀了她。

“任务完成了,”他说。

他接下来就要着手开始创立“信条”了。

凯特和她儿子平静地走在大街上,终于不再受萨塔尔控制了。

-END-

显示余下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