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敢拍了,当“奴”的滋味,这片25年前都说透了。

《二嫫(mo)》:太敢拍了,当“奴”的滋味,这片25年前都说透了。

NetSmell 出品

 

“这个月的花呗和信用卡还了吗?”

 

对于这个问题,小编只能回答说扎心了老铁。

 

当今社会,谁还不是“房奴”、“车奴”、“娃奴”……手里那点儿钱被套的牢牢的。

 

要说起当各种“奴”的滋味,这部国产25年前都说尽了。

 

《二嫫(mo)》

 

《二嫫》是第五代导演周晓文的代表作,聚焦于最乡土的中国,最简单的女性欲望

 

同时它又是一部现世寓言,每一个人多多少少都能看到自己的影子。

 

说起二嫫(艾丽娅 饰),也算是个苦命的女人。

 

老公原本是村长,生活还算体面,现在职务丢了不说,还把腰给伤了。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现在一家人的日子只能靠二嫫卖麻花面维持。

 

非但如此,老公那方面也不行了,喝了两年中药,还是死活起不来。

 

虽然有了儿子,但二嫫还是如狼似虎的年纪,遭不了这罪受。

 

每天晚上躺在老公旁边心痒痒,忍不住了就起床做麻花面。

 

和面、压面、煮面、捞面,硬是把身上的劲用完

与他们家相比,隔壁“瞎子”(刘佩琦 饰)家过的就亮堂不少。

瞎子不瞎,人也精明,买了辆货车搞运输,挣的票子房子一样不少。

老婆吃的更是个膀大腰圆,就连喂的猪都比二嫫家的胖上几圈。

谁能想到刘佩琦老师后来会凭小猪佩奇的谐音梗火一把

更重要的他们家还买了电视机,一天到晚看稀罕的人比二嫫老公当村长时都多。

自己儿子也是不争气,整天跑到瞎子家看电视。

二嫫每天揪着儿子耳朵回家吃饭,就要听瞎子老婆的嘲讽。

气恼之余,二嫫只有一个心愿,就是攒钱买上一台比瞎子家大的电视机

但老公这个前村长不愿意,毕竟房子是鸡,电视是蛋

自己婆娘挣的钱,建个房子是关键,茅草屋可装不下电视这只凤凰。

也是,二嫫家屋门裂的能伸进拳头,钉了块破布避风头。

但二嫫来说,电视机就是她的面子,自己可不想每天去瞎子家找气受。

二嫫要买还要买最大号的,就连县长都买不起的那种。

最大的电视要花上七千块,二嫫义无反顾的当起了“TV奴”

每天二嫫坐瞎子的车去县城卖麻花面,顺道去看看电视机。

一次两次还行,次数一多自然村子里传起来风言风语

二嫫自然是怕丈夫误会,瞎子好心请了顿饭,二嫫吃的是满嘴流油。

回到家还是硬往嘴里塞上两碗比天高的麻花面。

为了多攒点钱,二嫫可不管什么闲话,接受了瞎子介绍去县城饭店做麻花面。

不过瞎子也是多情种,嫌弃自己老婆肥的皮宽肉松。

倒是称赞起二嫫长得苗条,吃苦耐劳,关键还能生出男娃娃。

二嫫知道瞎子这话是啥意思,但她可丢不起这面子。

没想到因为二嫫的原因,车撞上了一头驴,张口就讹五百块。

这钱是瞎子掏的,二嫫可掏不出这钱来。

面对瞎子的激吻,二嫫终于无法拒绝,松开了自己的裤腰带

真车の震‍‍

回到家,二嫫丈夫可不傻,看她面色潮红就知道是枯木逢春。

索性药也不喝了,腰也不保健了,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二嫫半夜也不起来做麻花面,而是数起票子来。

等二嫫和瞎子再一起去县城,开心的像个新媳妇。

那方面没能力还没钱的男人,果然在家是没半点自尊。

如今的二嫫就是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学着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

甚至给自己买上城里人穿的胸罩,穿出来给瞎子看。

瞎子也算是动了真情,成罐成罐的买回来雪花膏。

里里外外涂满二嫫全身,想让她没一点皱纹。

二嫫到现在都没忘了自己面子,虽然胜了那个婆娘,心里想的还是电视机。

自从知道卖血挣钱的门道,她就隔三差五往医院跑。

去之前喝上几大碗盐水,仿佛再抽出来的是水。

瞎子自然心疼,二嫫却说女人每个月都要流血,换成钱才不叫浪费。

瞎子恨不得把钱都给二嫫,但也只能委托朋友多给二嫫发点工资

这可捅了马蜂窝,自己可不是卖炕的,彻底伤了二嫫面子

二嫫马上还钱走人,丝毫不顾及两人的情分,一个人拉着架子车卖起麻花面来。

可就算回来,没想到村子里早就传起来二嫫被瞎子金屋藏娇。

为了二嫫清白,瞎子竟然找人打了自己一顿。

说自己在县城搞破鞋搞上了地痞情人。

二嫫是清白了,瞎子老婆也来跟她重修旧好,但这情分也不会再有了。

等到了春节,二嫫攒够了七千块,终于买了全县最大的电视机

二嫫宝贝的是不能行,抱着是撒不开手,甚至连包装纸都不愿意撕。

可他们家哪里有放电视机的地方,最后只能觉也不睡,放在自家的炕上。

没有闲钱买天线,只能架上做麻花面用的笊篱。

可有了电视又怎么样呢,女人有电视就是丢人

长时间的劳作和卖血更是把二嫫榨的一干二净,俊俏的脸蛋早就成了枯树皮。

有了电视的二嫫家是比瞎子家还热闹。

可等到半夜,电视机飘起雪花来,街坊邻居早就走了干净。

就只剩下被挤到门口二嫫一家人打瞌睡。

小编感觉这片有点像《秋菊打官司》,都讲述了一个女人的执拗

二嫫拼了命买电视机的样子,如同小时候缠着家人安装有线电视的自己。

看上去二嫫是见识浅薄,实则就是为了面子,可这张脸是给别人看的。

片中出现的小轿车、电视机、甚至是美女挂历,无不是消费主义向这群乡土深处人们的冲击。

消费时代带来的攀比,没有一个人能逃得出去

二嫫这个“TV奴”,就是消费时代里每一个普通人。

为了面子,拼了命的挣着票子,供着房车,给孩子上着琳琅满目的补习班。

却和二嫫一样,忘记了生活的本初。

所以说这片是对当下中国的现世寓言,毫不为过。

这种消费时代对生活的冲击,片子里还有很多。

讹了驴钱的老农民,开始走街串巷,做起了讹人勾当。

早就忘记驴是用来干活的。

得知卖血能换钱,医院的血站也总是挤满了人。

毕竟这钱可比劳动好挣。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二嫫的人生,仿佛都被这个电视机给摧毁了。

但她的每一分钱都来的清清白白,分外干净。

而在物欲中裹挟的我们,又该怎么办呢?

显示余下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