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潮”迭起,这新片来头可不小

《圣人莫德》:“高潮”迭起,这新片来头可不小

NetSmell 出品

恐怖片,一直是很多人的心头好。

心跳加速、神经绷紧、肾上腺素增加、后劲无穷的恐怖片,总能让人在平淡的生活中找到一丝血脉贲张的感觉。

不过看得多了,对于屡见不鲜的题材形式却也难免乏味。

Jump scare、血浆、驱魔、鬼怪、邪灵、丧尸……影视作品年年出新,花样观感却难以跳出巢窠。

但近几年,美国新锐电影公司A24的宗教系列恐怖片却给了很多人以新奇的体验。

《遗传厄运》、《仲夏夜惊魂》……

今天带来的这部《圣人莫德》,同样出自A24。

不是邪教,却同样瘆人——

01

凯蒂曾经,只是小镇医院上一名普普通通的护士。

但一场医疗事故,却突如其来的将她的人生转向一个不可控的方向。

那是她在给一位病人做心肺复苏的时候。

长期缠绵病榻,让病人的骨骼变得纤细而脆弱。

凯蒂几次拼命地按压,并没有让病人的呼吸状况有任何好转,反而因为用力过大直接压断了他的肋骨。

心脏被尖锐的骨茬刺透,鲜血喷溅。

阴暗的小屋只剩两人。

一死,一生。

一个的性命已无力回天,另一个却要因此承受所有的后果。

开除、谴责,血淋淋的场面和失败的惊恐,给她留下了严重的心理创伤。

茫然无措的凯蒂,只能转而投向宗教的怀抱

她成为了一位绝对虔诚的信徒,遵循每一条指引,从不中断祷告,希望上帝能够宽恕她的罪过,接受她的忏悔。

在那之后,凯蒂改名为莫德,同自己的过去彻底挥别,试图开始作为私人护理的另一段人生。

她的第一个服务对象,是一位患有绝症的舞蹈家,阿曼达

艺术家往往特立独行、自由散漫且充满个性。

阿曼达同样。

即使身体已经因为病痛而变得难以自理,头发也掉了大半,形销骨立之下却依旧保持着风韵和魅力。

平时不是在抽烟,就是在点烟。

喝药用酒顺,时不时还会不顾身体状况,招妓春宵一度。

莫德不是很看得过去她的这些习惯。

但。

接近死亡的脆弱病人,日日陪伴的看护者。

虽然两人的性格、生存方式、信仰信念完全不同,莫德和阿曼达之间还是因此非常快的建立了颇为友好的关系。

阿曼达面临死亡难免展露脆弱,莫德便成了那个刚好承接住她的人。

出于感谢和希望,阿曼达将莫德称之为“我的小救世主”。

莫德却像得到了某种允许一样,将自己看做了真正拯救阿曼达灵魂的拯救者。

她开始痴迷于自己与雇主的“拯救”与“被拯救”的关系。

她倒掉阿曼达的酒水,向她宣扬宗教,要求妓女不要再来见阿曼达。

每当做这些事的时候,莫德都会极度愉悦的感觉到上帝近在咫尺。

可这些行为对于阿曼达来说,却是赤裸裸的越界。

后果,一如那场医疗事故之后。

开除、谴责。

莫德笃定的,自己按照神的旨意所开始的行动,却带来适得其反的后果。

这让她的信仰开始动摇。

那么转投于堕落?

烟?酒?性?

她依旧显得格格不入,并且随时会被拖拽回那些不堪回忆的可怖过去中。

绝望之中,莫德的神回应了她。

再次建立了信仰的莫德,开始更加虔诚,更加疯狂的追随她的神。

用钉子穿透耶稣像做鞋垫,时刻在痛苦,“受难”中自豪的感受神的存在。

然后,莫德将床单拽下来套在身上,对照插画中将自己打扮成圣人的模样,再次来到了阿曼达的门前。

她这次,要拯救这个堕落的灵魂。

02

《圣人莫德》是罗丝·格拉斯所导演的长篇处女作。

最初在欧洲上映的时候,便收获了来自媒体的一箩筐好评。

英国独立电影奖24个奖项它提名了17项,并拿下了最佳摄影奖

烂番茄新鲜度93%,Metacritic专业影评人评分83。

但在观众中的口碑却相对差了很多。

IMDB和烂番茄爆米花分数都是68。

豆瓣评分更是刚及格,只有区区6.1

对于更多在乎观感的观众来说,比起《遗传厄运》和《仲夏夜惊魂》,《圣人莫德》显然不太算得上是一部令人满意的恐怖故事片。

全片前大半部分甚少有起伏,大多是讲女主角心理变化。

后边的反转和惊吓,也并不算得上有力。

与其说是恐怖片,它更像一部关于宗教、精神的文艺片。

但如果能够细致的咂摸的话,《圣人莫德》中还是有很多值得一看之处的。

首先便是整部电影的镜头

油画质感的昏黄,表达疏离的冷绿,以及灯光的明暗、镜头的旋转,都很好地服务了人物内心的挣扎。

其次,片中包含了很多的隐喻,如果是熟知基督教的人可能会看出更多层次。

莫德的项链是抹大拉的玛丽亚,阿曼达送了她一本书,书名是《威廉·布莱克》。

(抹大拉的玛丽亚在基督教中曾以妓女的形象追随耶稣,威廉·布莱克是一位疯狂的基督徒)

等等。

影片尽可能地消解了现实与想象,宗教的真与假之间的界限,让观众以莫德的第一视角  看到她与神的连接。

天空中的漩涡、独处时的漂浮、花香上传来的低沉的声音。

甚至莫德口中神与自己无时不刻的相伴与接触,也由导演表现为了一种邪性的“神性高潮”。

03

整部电影中莫德走向自我毁灭的状态,如果站在第三人称来看用一个词就可以概括。

走火入魔。

当她面对一个巨大的痛苦和不时袭来的PTSD时,自己没有能力对抗心灵的溃败,于是选择了宗教信仰作为保护壳。

她希望以这种被允许的方式,来弥补自己以往的过错。

就像她所信仰的抹大拉的玛丽亚,虽然曾为妓女,却依旧能被耶稣接受,成为他忠实的追随者。

在莫德信仰中不可缺少的还有一个元素,那就是苦难

她所信仰的宗教要求信徒们通过苦难赎罪,感受神的存在。

莫德也同样在利用苦难消解自己心理上的失守。

她在被阿曼达拒绝和否认后,将手伸在灼热的铁板锅上将自己烫伤。

她宁愿用布洛芬镇痛也不治疗自己的病。

她还会刻意的将钉子穿在鞋里,创造“苦难”。

莫德痴迷于苦难的圣洁性,甚至刻意等在乞丐身边,只为在施舍后对他说一句话:

愿上帝保佑你,永远不要浪费你的痛苦。

信仰,成为莫德不至于崩溃的支柱。

痛苦,成为她自证的方式。

就像阿曼达说的,莫德是一个空虚、孤独、格格不入的人。

因为心里没有自己的支撑,才只能寻求外在的力量寄托,只能将自我的浮萍缠绕在宗教和臆想出来的神旨上。

最终,信仰变成疯狂的迷信,彻底的迷失自我。

没有了自我,极端的信仰之下,只有悲剧。

显示余下内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