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花记》(2021):这部聊斋,拍出了《今日说法》的味道

除了剧情和立意方面可圈可点,《奇花记》的硬件实力也不输于之前的《聊斋》系列。特效舍得砸钱,大场景不拉胯。

NetSmell 出品

关 注 电 影 派,和 片 荒 说 拜 拜

电影派

Vol.2876

荒郊野岭,

有位女子,正仓皇逃跑。

一时不察,脚下一绊,摔了,

于是逃跑不成,险被强暴

刚巧,三个过路书生把人救了。

然而,鬼使神差,

三个救人者,变成了施暴者。

一时间,

场面香艳,而又暧昧了起来。

下一秒,

头给你咬掉。

施暴者与受害者的身份瞬间对调。

刺激吗?

开头不到三分钟,反转再反转。

这就是最新上线的电影《奇花记》,改编自《聊斋志异·葛巾》。

《奇花记》(2021)

离乡七年未归的常在田(茅子俊 饰)衣锦还乡。

满面愁容,没一点志得意满的气象。

他还未进村,消息就传遍了四方。

“常在田回来了。”

赶集的妇人停下脚步。

“常在田回来了”

打铁的铁匠停下活计。

“常在田回来了”

村子的里长愣在当场。

所有人见了他都满脸堆笑,礼貌周到。

所有人见了他也都噤若寒蝉,拔腿就跑

“常在田回来了”,这句话像是诅咒,让这个偏僻的村子变得不同寻常。

当晚,村里摆酒设宴,

常在田独自留在房中,画一幅画像,一个已死之人的画像

下一秒,一个长得和画中人一模一样的女子出现在他身旁。

这就是片中的另一位主角,玉版(徐沐婵 饰)

《聊斋》系列总少不了人妖之间缠绵悱恻的爱情,《奇花记》也不例外。

玉版是牡丹花妖,对常在田一见钟情,用她的话来说就是:

“我对他有种说不出的熟悉”

为了成功魅惑常在田,她努力练习“勾引技巧”,可惜效果不太行。

她在自认为“学习成功”后去找常在田,这表现,又纯又欲说的就是玉版了。

就问常在田你感动吗?

常在田:不敢动,不敢动。

玉版还有个姐姐葛巾(吴佩柔 饰)

比起爱情线,姐妹情其实更加好嗑。

妹妹玉版天真烂漫,姐姐葛巾妖冶冷酷

葛巾的温柔全都给了玉版,只有对着妹妹的时候她才会宠溺一笑。

玉版对姐姐全然信任,任务失败回来直接撒娇,把头靠在姐姐身上。

这行情,谁看了不说一句kswl。

其中最戳人的点就是姐姐知道玉版对常在田动心后打了她,

打完后葛巾身上也出现了一模一样的伤痕,葛巾抱着她说:

“你我一体双生,你受的每一次伤,我只会比你更痛”

“我不会让任何男人伤害你”

她对玉版的心疼和保护显而易见。

但是玉版和葛巾对常在田的态度截然相反

常在田回村的第一天,葛巾想的就是杀了他,

和单纯天真的玉版不同,葛巾显然知道的更多,也背负着更深刻的仇恨。

这种不同也注定了后期两姐妹的对立。

所以,常在田为什么引人忌惮?

玉版跟死去的女人有什么关系?

葛巾为什么想杀常在田?

看到这里如果你满头问号,那说明《奇花记》是个成功的《聊斋》系列,

它延续了《聊斋志异》一贯的悬疑诡谲。

《聊斋志异》各位应该是不陌生的,它可以说是人妖虐恋的开山之作

蒲松龄可能也没想到,他出于爱好搜集的志怪故事,到现在成了挖掘不完的宝藏IP

《倩女幽魂》《画皮》都由《聊斋》改编而来。

只不过一个故事火了,一模一样的翻拍就一茬接一茬,也一茬不如一茬。

咱们都说饮水思源,翻拍的时候别光盯着“倩女”和“画皮”,

《聊斋志异》全书故事将近五百个,要拍就拍之前没有的,未知的东西才有可能是金矿

《奇花记》翻拍的《聊斋志异·葛巾》,就是之前从未翻被拍过的故事

但是《聊斋》这个IP真的历时太久,几十年了还有人翻拍,为什么?

为了恐怖悬疑的情节?为了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

这当然是原因,但又不只是这些原因。

郭沫若评价《聊斋志异》,说它是:

“写鬼写妖高人一筹,刺贪刺虐入木三分。” 

可以看出《聊斋志异》的亮点不只是精怪故事,还有对现实的探讨。

这一点《奇花记》也做到了,片中除了观影体验极佳的悬疑和爱情,

对于人性的弱点的揭露也是至关重要的。

对比原文《聊斋志异·葛巾》来说,《奇花记》改编了不少情节。

比如常大用(原著中的男主名),是爱慕葛巾的美貌,“但珍藏如意,以冀其寻。”

意思就是偷了葛巾的东西换来与她的再次相遇。

文中男主的软弱只体现在禁不起美色的诱惑

但到了剧中男主直接是入赘了相爷府,抛弃原配

因而被质问“荣华富贵您享着,相府小姐的床您睡着,您敢说这不是你的选择。”

确实是官方吐槽最为致命,小厮虽然只是个仆人,但是看的比谁都明白。

不过有人说这就是被富婆支配的恐惧?这位朋友你很不对劲。

原著中常大用只是怀疑了葛巾花妖的身份,导致葛巾认为“今见猜疑,何可复聚!”,于是离开。

而剧中人们对花妖的态度,是找来除妖师,将原文中的怀疑变成了除妖行动。

这段引起了很多人的感慨,剧中的花妖不是天灾,实为人祸。

明明是自己造的孽现在被报复,最后却能振振有词地喊口号,好像自己是占理一方,果然:

“最可怕的不是鬼怪,是人心啊”

可以说《奇花记》所有改编的情节,都是放大了人性的弱点,是对人性的讽刺。

没有还原情节,而是还原了人性,这其实是一种非常高明的做法。

另一方面《奇花记》并没有将善与恶完全割裂开来,毕竟人性本来就是复杂的。

比如剧中男主虽然抛弃原配,入赘相府,但他也一直心怀愧疚,愿意以死谢罪。

一直试图掩埋自己恶行的村民,临死前也会幡然醒悟感叹着:

“难道这是报应啊”

这一段我就不该开弹幕,请问是走程序还是直接笑。

一直明哲保身对他人情况视而不见的小厮,

当自己爱的人遭遇危险,他也会选择挺身而出。

人的复杂性就在于此。

弹幕非常给面子地嗑起了cp,祝你俩有情人终成眷属。

两姐妹一体双生的设定更是将这一点表现地淋漓尽致。

双生花妖其实都由常在田死去的恋人曹玉所化,

姐姐葛巾继承了所有痛苦的记忆,对常在田是刻骨铭心的恨意。

妹妹玉版,忘却了一切重新爱上了常在田。

她们最终的对立,其实一个人心中爱与恨的交锋。

这种难以具象化的感情冲突,被编剧用这种方式表现出来,

实在是让人拍案叫绝。

除了剧情和立意方面可圈可点,

《奇花记》的硬件实力也不输于之前的《聊斋》系列。

特效舍得砸钱,大场景不拉胯。

拍摄场景的审美在线,媚而不俗,直撩拨到人的心里去。

光冲这绝美的镜头,入股不亏。

至于最后两姐妹命运如何,男女主的爱情线会不会继续发展……

再说那就真剧透完了,还是留点悬念各位自己去看吧。

显示余下内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