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瘾的人类,正在被算法摧毁

纪录片《监视资本主义:智能陷阱》(the social dilemma)上瘾的人类,正在被算法摧毁

NetSmell 出品

你能离开手机吗?

在今天,几乎没有一个正常人,可以闲下后真正离开手机5分钟。

当然,这也不能怪我们这些正常人。

因为手机上每一个APP,都只有一个共同目的:让你上瘾。

微博热搜不断,抖音推荐有趣,微信熟人圈子,直播无处不在……每个APP都在疯狂争夺用户的时间。

用户停留的更久,对于APP来说就可以接到更多广告,进而换取更多的利益。

所以,在这样互联网竞争机制下的我们,只是等待被贩卖的商品。

过去的十年,移动互联网一路壮大,人们毫不吝啬山呼海啸般的赞美,感慨自己生活在一个美妙的信息时代。

前些日子,一篇关于外卖员的文章开始刷屏,关于科技伦理的议题被重新摆上桌面。

大家开始纷纷同情被“困在系统里”的外卖小哥,他们面临派送时间不合理、规划路线含逆行、超时高额罚款等等问题。

那每天困在手机里的我们呢?

 

其实,更是亟需拯救。

无独有偶,奈飞最近上线的纪录片《监视资本主义:智能陷阱》(the social dilemma),也深入地讨论了这一话题。

《智能陷阱》采访了谷歌,脸书,推特等硅谷大厂的早期员工和重要成员,他们都不约而同的发出来了这样的担忧:

“这些服务正在杀人,也在导致人们自杀。”

这听起来是不是有点耸人听闻?

别着急,看到后面你就会慢慢明白。

首先,我们要搞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当下互联网公司的基本诉求是什么?

简单的归结成三个词就是:

engagement、growth、monetization,即更多的停留时间、更多的用户加入、更多的利润收入。

 

对于任何一个互联网产品来说,这三条诉求都是衡量其成败的最重要指标。

一个成功的产品,当它拥有更多的用户数量,拥有更长的用户时间,也就能拥有更多的资本青睐。

这也是当下这个社会,除了犯法以外,最快且最直接的致富方式。

 

于是,所有的创业者都在努力制作一款让人不断上瘾的产品,比如依靠算法推荐而脱颖而出的头条系产品。

抖音日前宣布日活人数超过6亿人,这意味着有一半的中国人每天都在抖音上消耗时间。

AI清楚地知道每个人的喜好和习惯,几点有空、爱看什么、想买什么……

在复杂的程序运算背后,人性脆弱的简直不堪一击。

在近几年,计算机的运算能力发生了指数爆炸级的增长,然而人脑在进阶演化了60万年之后,已经开始保持常态化平衡。

所以你的手机每天都在变得更加聪明,而你只是一道迟早会被解开的简单数学题。

计算机处理能力变化曲线

试想想,你和十年前的自己相比到底有什么变化?

因为手机,人们可以无限压缩自己的读书学习时间,也可以取消原本丰富有趣的社交活动。

当人们突然惊醒过来时,才发现人工智能已经在运营着当今世界。

你的思想和行为,都已被算法机制所潜移默化的影响着。

当你在社交媒体上点赞认同了某一个观点时,过几个小时后,它又有一篇近似的资讯推荐给你。

你当然会觉得满足而高兴,因为这个世界就是你所理解和认识的样子。

久而久之,“信息茧房”就会逐渐构建起来。

生活在这充满壁垒的网格化社会中,人们失去了互联网世界最初扁平多元的特性。

往往在越大茧房中的人们,就越富有攻击性。

 

他们傲慢、狂热、不可一世,对于持不同观点的人们,轻则网暴,重则人肉。

一只无形的手,在推动着互联网世界的前进,其根源就是人类的欲望和想象。

这两天,关于鲍毓明案件的最终调查结果出来了,结局再次发生反转。虽然鲍毓明确实是个人渣,但网民支持的另一方也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简单。

当初如急瀑一般的舆论攻势,在事实面前迅速塌陷消声。

 

事实一再验证,在微博热搜上经常挂着的不是新闻,也不是真相,只是一种迎合大众的情绪。

在这样无底线的一次次迎合当中,每个人都变成了被利用的工具。

 

他们只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甚至不惜颠倒黑白,混淆是非。

很显然,这是一个真相黯然失色的年代,人们只喜欢追求灵肉狂欢的体验。

没有最扯淡,只有更扯淡。

在美国,有很多人相信地球是平的。

2018年,民调机构YouGov针对美国人有过一项调查,结果显示34%的美国人不确定地球是不是圆的。

 

同时,每50个美国人里面,就有一个是“地平说”的捍卫者。

这里面包括NBA的著名球星凯里·欧文,他也曾经公开说过地球是平的。

在欧美流行着一个“地球扁平协会”,他们不断搜集着各种关于地球是平的证据,而且还赢得了无数的信众。

思想这把锐利的武器,往往杀人不见血。

除了把人变得愚蠢和无知之外,社交媒体的另一危害也正在快速显现。

从2010年的开始,全世界的自杀比例都在逐年升高。

无数人自杀的背后,是抑郁症在背后作祟。

据世界卫生组织给出的报告:抑郁症的最坏后果是可能导致自杀行为,这是目前15-29岁人群的第二大死亡原因。

中国的抑郁症患者现在有多少?

2019年北大团队在《柳叶刀》子刊发表的研究,全球估计预计有3.5亿人患抑郁症,中国患者超过9500万。

 

显而易见的是,强调纵情享乐的社交软件,其实减弱了我们抵抗风险的能力。

我们习惯每次在孤独或害怕的时候,都有手机来给予自己安慰,手机就相当于婴儿的安抚奶嘴。

 

但在过分依赖手机社交媒体之后,我们自己处理情绪危机的能力明显变弱了。

与此同时,社交媒体具有相当的迷惑性,它单一化了幸福的标准,也简化了成功的过程。

动辄一夜暴富的神话,焦躁着每个人的内心。

在这个充满易碎玻璃心的社会里,暴力恶性事件的频频发生,不禁让人们对科技的未来充满担心。

在手机面前,我们都是裸奔的人,没有任何隐私可言。

当这种控制再度上升一个层面,被一个邪恶的政权所利用时,后果就更是不堪设想。

历史不能倒退,时间只能向前。

即使人类走向了错误的道路,也只能等待毁灭之后再一次重新开始。

毕竟我们从历史中学到的教训就是:我们从历史中什么也没有学到。

奈飞的纪录片传达出了对这个过度科技时代的担心,他们甚至说:

“我们可能因为故意无知,毁掉我们的文明。”

 

在这场疯狂的掘金浪潮之下,没有谁愿意停下。

我们过上了赫胥黎笔下“美丽新世界”的生活:人们接受着各种安于现状的制约和教育,所有的一切都被标准统一化。

在这个机械文明的社会中却无所谓家庭、个性、情绪、自由和道德,人与人之间根本不存在真实的情感,人性在机器的碾磨下灰飞烟灭。

 

最讽刺的事情时,当我在看《监视资本主义:智能陷阱》时,也忍不住打开手机,查看社交媒体的最新动态。

我知道,虽然会有灵光乍现的清醒,但所有人都逃不出这个科技的坚实牢笼。

我们就像是生活在《楚门的世界》中,每天都配合着各种社会期待的目光完成表演,然后一直在这个世界里不停地打转。

还会有那个最先找到EXIT的人吗?

显示余下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